[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河清:农民说话了!
(博讯2007年5月11日 转载)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黄河清 (博讯 boxun.com)

    
    50年前反右运动,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工人说话了!”这是毛泽东利用工人打击、整蛊知识人。工人无论从表面还是内心,都心甘情愿被欺骗、被利用;被利用欺骗的很成功。50万知识人被打成右派,成了人见人厌避之唯恐不及的瘟神。
    
    50年后,在维权运动中,农民说话了!为了一个知识人的人权,自发、自动地说话了。这是浙江台州温岭县的农民王妙增、仇万明等128人为画家作家严正学鸣不平。严正学多年来,一直为受尽欺凌的农民和底层民众号呼、著文、告官府,被官府以煽动国家政权罪投入大牢三年。农民看不过眼,王妙增等128位农民挺身而出,写告状、按指印,向当地官府、向上级官府、向国家领导人、向全世界发出了中国农民明确地为一个知识人人权的第一声呐喊。
    
    50年的光阴亦短亦长。苦难的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人数最多、处在最底层的农民一直象阿Q、祥林嫂式地生活,却在近十年的维权运动中醒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王妙增等128位农民为知识人严正学的呐喊怎么评价也不过分,将载入新世纪的史册。
    
    50年的光阴亦短亦长。可怜的当代中国知识人,承载着几千年中华文化的精华,却一直匍匐在皇帝文化、党文化的脚下;从50万右派的“吾皇圣明,臣罪当诛”的山呼,到“第二种忠诚”的鸦片麻醉,到全面的帮闲帮忙、卖身投靠的彻底堕落,遥遥无有醒期。
    
    “中国的良心”刘宾雁在生前最后一次演讲里曾感叹中华民族的堕落和遭受的劫难,十分愤激地说:“该!”
    
    彻底反叛者王若望在九十年代后期,针对同一营垒中人纷纷转向的现象哀鸣道:“唉,中国未来民主哪,至少还得五十到一百年方有起色。”
    
    农民王妙增们为严正学的呐喊,则向世人向历史展示了另一番气象。这一声呐喊,不是响应党的号召,不是听从毛泽东的指示,不是官府运动的,不是毛泽东指令的;恰恰相反,正是明着与党的号召、毛泽东们的指示对着干、逆来不再顺受,对错误对罪恶不再害怕麻木。这一声呐喊,是农民受尽欺凌后的忍无可忍。农民是最能忍的,饿死也能忍(59年至61年饿死了3千万农民至人相食的地步,农民也忍了下来),但欺死,却可能不忍。这是人性的基因,人性的必然。历史上的农民造反几乎全都是因“欺死”而成为导火线的。这一声呐喊,是农民对知识人中的勇敢者仗义执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壮举。这一声呐喊,是农民向知识人发出的无声处的惊雷!从工人的被挟持被强奸的“说话”打击全体知识人,到农民的自发自觉从人权的高度为一个知识人“说话”,这是一种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是一种质的变化!这是一种尽管无比艰难,历史总在一寸一寸往前挪进的气象。
    
    知识人,一贯以代言人自居,一贯比农民承受了无数方便和好处的知识人,我们鸦雀无声,我们充耳不闻,我们处之泰然,我们大言炎炎,我们轻搔细挠,我们拿捏分寸,我们莺歌燕舞,我们醉生梦死,我们与时俱进,我们歌舞升平,我们上体圣意,我们下责妄动,我们成精成怪,我们输赢通吃,我们悠哉帮闲,我们精心帮忙,我们暗输款曲,我们明码卖身,我们投靠帮凶,我们歌功颂德,我们无耻无尤,我们粉墨男旦…… 在王妙增、在严正学面前,我们捏紧鼻子,头钻到裤裆里,脸还要红上三百年!
    
    农民说话了!相对50年前,毛泽东挟持强奸工人,替工人喊出了威胁知识人的“工人说话了!”,这“农民说话了!”有一位台州的吴高兴象这些仗义执言的农民一样,在互联网上作了报道。为此,我们知识人全体,要向吴先生鞠躬,为他给我们堕落殆尽的知识人稍稍挽回了一点面子致谢。说吴高兴象毛泽东,吴高兴一定不高兴,但是说吴高兴书写的“农民说话了!”的大块文章,与毛泽东的“工人说话了!”会作为正反、真假、善恶、美丑的两大标志载入史册,吴高兴一定会颔首称是。不是吴高兴代表了正、真、善、美,而是王妙增诸128位“农民说话了!”代表着正、真、善、美。王妙增诸“农民说话了!”是50年前“工人说话了!”这根历史耻辱柱对面耸立起的直指云天的华表。
    
    前年广东汕尾村民抗暴被镇压的事报道后,朋友与我感叹:这开始杀老百姓了,以老百姓为敌,你也就完了。不管警察,不管黑社会流氓打手,甚至不管军队,你能多过老百姓?老百姓一起来不让你杀,你就完了。
    
    知识人,在这个当口,像吴高兴,开口说话,加入到农民、老百姓的行列中呼号呐喊,不要为十年改为三年鼓舞,不要挖空心思为此喋喋辩解辩护,要把处心积虑、千方百计的时间与精力,要把站在一旁看戏的悠闲,要把自以为是的高处俯视,要把明知错了还撑着做不知所云解释的自尊化为为农民、为老百姓、为严正学们说上片言只语。知识人的一支笔、一张嘴,负有不可推卸的使命。
    
    07年5月7日听朋友电话转述吴高兴报道了台州农民王妙增等128人为严正学说话的新闻后急就。
    
    
    首发: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严正学案反思之二
  • 黄河清:从王实味、右派到王若望——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六
  • 黄河清:被枪毙的右派有多少?
  • 黄河清: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
  • 黄河清:“九叶”诗人右派唐湜之诗与死
  • 黄河清:海外知识人,请立即声援右派,谴责重庆警方威胁恐吓右派公民!
  • 黄河清:读铁流,道晓枫,泪血写史唱大风——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一
  • 谢选骏:圣人出而黄河清
  • 黄河清:六十一人齐声喊,百千万众紧跟上!——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三
  • 黄河清:严正学无罪赋
  • 黄河清:彻底反叛王若望——纪念王若望逝世五周年
  • 黄河清:最年轻最积极最专注最职业的老右派,邓焕武!—— 纪念反右运动之二
  • 黄河清:咏严正学六首
  • 黄河清:坚决支持章诒和!
  • 黄河清:如何评价“一二·九”——何家栋余英时歧见浅析
  • 黄河清:余英时先生的独到见解——《士与中国文化》读后感
  • 黄河清:阴盛阳刚澳洲美 ——澳洲行(之3)
  • 黄河清:耄耋老人高唱怀旧金曲——澳洲行之二
  • 黄河清:墨尔本拜谒杨小凯墓记
  • 黄河清:05年4月12日与欧阳懿妻子罗碧珍通话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