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楚廷:《雅尔塔协定》是助纣为虐的万恶之源
(博讯2007年5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布什在拉脱维亚共和国首都里加的演说中承认,"雅尔塔"继承了"慕尼黑"和莫洛托夫——里宾特洛夫条约的非正义传统,是通过大国强权之间的协议牺牲小国的自由。布什说:"这是历史上最大的错误之一,我们不会重犯这样的错误,为追求假稳定而姑息暴政、强权牺牲自由。我们已经上了一课,任何人的自由都不能牺牲。我们长远的安全和真正的稳定取决于其它人的自由。"
     (博讯 boxun.com)

    布什总统为推进人类自由的使命,勇敢地承认美国六十年前的历史错误,并承诺"不会重犯",令人敬佩。但为了避免姑息暴政、强权牺牲自由的历史悲剧重演,还必须对雅尔塔的历史教训作更彻底的分析。
    
    一、大国协定牺牲小国自由的理论根源
    
    姑息暴政、牺牲自由的非正义传统为什么得以在历史上不断延续?制造"稳定"假象的大国协议从来只是给人类带来压迫与战争灾难的悲剧反复重演的原因何在?其根源就是大国政治中长期居于统治地位的"均势"或"力量平衡"(Balance of Power)理论。
    
    
    "力量平衡"理论,就是说,只要大国强权之间保持"力量平衡"也就是"势均力敌",世界就可以保持"稳定"的假象,给世人一种暂时"和平"的心理安慰;为此而牺牲小国的自由,则是获得这种假象和安慰必需付出的代价。布什指出"雅尔塔协议"继承了"慕尼黑"和莫洛托夫-里宾特洛夫条约的非正义传统,正是这种理论支配下的历史产物。
    
    
    慕尼黑协议牺牲小国的自由
    
    
    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欧洲四大国领袖张伯伦(英国)、达拉茅(法国)、希特勒(德国)、墨索里尼(意大利)在德国纳粹党发源地慕尼黑集会,签订了出卖欧洲民主小国捷克给纳粹德国的《慕尼黑协议》。根据《慕尼黑协议》,捷克的三分之一以上领土(苏台德地区)划归了纳粹德国;而当事国捷克政府的代表竟由于希特勒的反对被拒绝进入会场。捷克政府代表呆在会议厅附近的一个房间里,直至午夜后才被告知这一出卖捷克的"最后决定","捷克政府无权做任何变更"。张伯伦从慕尼黑返回伦敦时,还大肆吹嘘他"带回了我们时代的和平"。
    
    
    丘吉尔在十月五日议会发言中指出:"慕尼黑协议不会如张伯伦所说减少欧洲紧张局势,现在所有东欧国家都将尽其所能与纳粹德国妥协。英国民主与纳粹强权之间不可能存在友谊,纳粹德国宣扬野蛮的种族观,从迫害中获得力量与乐趣,以残酷的暴力相威胁,这样的国家绝不可能成为民主制国家的朋友。"
    
    
    当时流亡在丹麦的德国诗人布莱希特写道:"当领导人谈论和平时,民众知道,战争就要降临。"
    
    
    "慕尼黑"的假和平,只是侵略与战争灾难的一小步。不到半年,一九三九年三月十五日,德国军队开进捷克首都布拉格,捷克武装全部缴械。当天德国政府发表公报称:"元首在帝国外长里宾特洛夫陪同下,应捷克的要求会见了捷克总统和外交部长,他们满怀信心地将捷克人民和国家的命运交付给德意志帝国元首。"在捷克成为"保护国"几天后,数以百计的捷克人被捕入狱;成千人被强制送往德国做劳工,大学被关闭,所有捷克文化宣传遭到压制。
    
    
    下一步,就是希特勒和斯大林瓜分波兰的《莫洛托夫——里宾特洛夫条约》。一九三九年八月二十三日,里宾特洛夫从柏林飞抵莫斯科,条约在当天签署。其序言称「基于加强和平事业的愿望,两国同意不使用武力或其它侵略行为进攻对方,两国同意通过友好协商调停事端。」条约有效期十年。条约所附的解释性条款规定:「一旦德国入侵波兰,苏联将占据在地图上划定的边界线以东地区。」
    
    
    一星期后,一九三九年九月一日凌晨五点四十五分,德军入侵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了。作家威廉‧夏伊勒在一九四一年回忆道:「我目睹了欧洲民主国家如何先后一个个地动摇、瓦解了。它们的判断力受到了麻痹,信心和意志被摧毁,只好一步步撤退,丧失了立足之地,最后使纳粹的第三帝国成为欧洲大陆的军事主宰,将大陆上大部份不幸的人们变为它的奴隶。」
    
    
    根据萨缪尔‧亨廷顿在全球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一书的记录,为同希特勒维持「力量平衡」的假和平而牺牲小国自由导致的第一波民主化退潮,使当时三十三个自由民主国家的三分之二,即二十二个都变了天,沦于奴役制度统治之下。
    
    
    罗斯福「四大自由」的和平哲学 在反法西斯战争初期,美国总统罗斯福认识到古老的「力量平衡」理论不能收获真正的和平反而带来自由的丧失与战争的灾难。他提出了新的和平战略,即一切地方、一切人的自由才是世界和平的根本保障。罗斯福在一九四一年一月六日向美国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演说中第一次指出:反法西斯战争结束后将建立在四项基本自由之上的世界: 「第一是在世界的一切地方,一切人都有言论与表达意见的自由。 第二是在世界的一切地方,一切人都有以自己的方式信仰宗教的自由。 第三是免于匮乏的自由,保证世界一切地方,每一个国家的居民都能过一种健康的和平生活。 第四是免于恐惧的自由,使世界上一切地方,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向任何邻国发起侵略行动。」
    
    
    罗斯福说:"这不是对遥远未来的黄金时代的幻想。这是我们所追求的世界必须具有的基础,这世界可以在这个时代,由我们这一代人赢得。我们追求的世界,跟独裁者企图用炸弹炸出来的所谓新秩序的暴政正好相对立。"
    
    
    这"四大自由"的和平哲学,在七个月后载入了罗斯福和丘吉尔共同签署的《大西洋宪章》(The Atlantic Charter)。《大西洋宪章》还宣布战后"被剥夺主权和自治的人民,得以恢复主权与自治。"这个《宪章》的自由价值与自决原则,动员了自由国家和殖民地、附属国的广大人民,奠定了反法西斯联盟胜利的基础。
    
    
    然而当反法西斯战争接近胜利的一九四五年二月,罗斯福、丘吉尔同斯大林举行了雅尔塔战时会议《雅尔塔协议》退回到非正义传统的"力量平衡",即由自由制度大国与奴役制度大国共同瓜分战后全球势力范围。这是对《大西洋宪章》自由价值和自决原则的背叛,使战后苏联共产奴役制度的版图,扩展到欧洲的柏林墙与亚洲的蒙古和北韩;整个东欧、波罗的海和亚洲,十几个国家惨遭共产奴役制度统治的巨大历史灾难。
    
    
    六十年后的今天,布什么向全世界承认"雅尔塔"的错误,承诺"不会重犯",也就是宣布美国已摒弃从"慕尼黑"到"雅尔塔"牺牲小国自由的非正义传统,回到《大西洋宪章》自由价值与自决原则的正义传统。
    
    
    二、奴役制度国家分裂自由民主阵线的新战略  
    
    
    打破雅尔塔"力量平衡"的主要力量,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叶开始的全球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在这股浪潮冲击下,全球奴役制度国家如多米诺骨牌般一个个倒下,从南欧、拉丁美洲、非洲,到亚洲。全球民主化浪潮排山倒海继续前进。它绕过中国的长城进入东欧,直捣柏林墙。庞大的苏联帝国顷刻瓦解。雅尔塔建构的"力量平衡"失去"平衡",倾向自由了。
    
    
    然而当时克林顿的美国,仍然是死抱住古老"力量平衡"教条不放的基辛格-布热津斯基学派支配着国家安全战略与外交政策,看不到世界历史潮流的巨大变动,看不到旧雅尔塔架构已经崩裂。可笑又可悲的是,克林顿的战略家们不愿意看到由蓬勃发展的自由民主国家去填补他们所谓苏联瓦解后的"权力真空",而去扶植另一个大国--中国去填补,以符合他们的"力量平衡"教条。这就是美国同中国缔结"走向二十一世纪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的克林顿战略。布热津斯基说:"美国应视中国为稳定欧亚大陆的远东之锚,如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为稳定欧亚大陆的西欧之锚一样。"
    
    
    江时代中国的军事崛起,正是美国克林顿政府提供商业、财政利益,俄国叶利钦政府提供军事装备的产物。
    
    
    布什的"自由战略"将移至远东
    
    
    布什的历史贡献,在于他不但掌握了苏联奴役制度瓦解后世界历史潮流的前进方向,而且检讨了从慕尼黑到雅尔塔固守大国"力量平衡"战略,牺牲自由价值的历史错误。布什在二○○二年九月签署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文件,首次提出"有利于自由的力量平衡"(The balance of power that favors freedom)新战略。经过反恐战争与阿富汗、伊拉克等国战后民主进程的验证,布什的"自由战略"在他的第二任期更加明确坚定。在那篇被称为「自由演说」(Freedom Speech)的第二任期就职演说中,布什向世界宣告: "自由能否在美国存在,正日益依赖于自由在全世界的扩展。美国的政策是关注每一个国家、每一种文化中民主运动与民主制度的成长,实现在这个世界上终结暴君专制统治的目标。到那一天,不可熄灭的自由之火将抵达世界最黑暗的角落。" 从全球自由民主浪潮行进的路线来看,布什"自由战略"的下一个重心,必将从中、近东转移到远东。因为奴役制度最黑暗的角落在远东,因为暴君专制统治最巨大的中心在远东。不久前,三月十九日,美国国务卿赖斯在日本东京上智大学的演说中指出:"自由的思想——而不是强权——将为二十一世纪的亚洲定格。"她说: "亚洲国家最终证明了自由确是人类精神的共性。民主制度在以佛教徒为主的泰国、以穆斯林为主的印度尼西亚和以天主教徒为主的菲律宾都已兴起。民主制度在日本这样的君主立宪国家和蒙古这样的前共产党国家都能运作。民主还在韩国这样的种族单一化国家和马来西亚这样的种族多元化国家繁荣发展。"
    
    
    三、终结暴君专制统治的关键是自由力量的团结
    
    
    在今日世界,自由民主制度的力量已经大大超越暴君专制奴役制度的力量。
    
    
    今天可以肯定,二十一世纪必定是终结全球奴役制度,自由之火抵达世界最黑暗角落,即自由在全世界战胜奴役制度的世纪。
    
    
    雅尔塔的历史教训是:自由民主力量不能在奴役制度的欺骗和压力下,为追求"力量平衡"的假稳定而姑息暴政、牺牲自由。只有自由民主力量的团结,才能终结奴役制度,如《大西洋宪章》所揭橥的,在世界的一切地方,让一切人享有自由与和平。
    
    
    布什先生对历史的深刻反省是非常必要的,也是及时的很有意义的。
    
    
    暴政和恐怖主义,为什么现在仍然有那么大"市场"?难道欧洲美国不应当检讨检讨?!这其实都是那些理性主义的左派民主人士惹得祸,美国的民主党和欧洲的左翼政党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就美国的民主党总的来说,他们倾向于"选择"和理性主义。他们会选择不恰当的"爱"和投机,在短期看,他们的成功效率要高一些也快一些。但他们造成的后遗症很大并且回过头来看他们当时的进步是表面的、物质层面的,在本质上往往是倒退了。这也印证了先知们的预言,自以为是聪明反成了愚拙,自己掉进了自己算计的陷阱里。远的不说,就那民主党人总统卡特,他在就任总统前曾经做过神职工作,侍奉过上帝。他担任总统后显得很软弱,选择不恰当的"博爱",违背了宗教不能世俗化和宗教与世俗不能混淆的原则。因此他在任期间做了很多不应该的妥协和让步,不管是对当时的伊朗还是苏联等共产国家。
    
    
    而基辛格则更相信自己的智慧,从当时的情况看,他的投机多半是成功的而且很体面。但从长远看他仍然是失败的,从他身上我看到了犹太人的固有弱点...。
    
    
    布热津斯基显然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他不愿意走"十字架"的硬道路,他更愿意逃避和自我选择。并且还有一套理论,什么"威慑下的和平"啊,"力量平衡"中获取最佳利益,甚至把世界看成是封闭的一盘棋子。不过这只是他的一相情愿,拉登你"威慑"的了他吗?世界的事物从本质上都是非此即彼,不是东风压制西风,就是西风压制东风。当然我们现在还是应当听听布什先生的:"已经发生的事件和我们的常识引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自由领土上的自由要得以持久,越来越取决于世界其他地方自由的成败。世界和平的最大希望是自由遍及全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楚廷:纪念1894年日本制造的“旅顺大屠杀惨案”
  • 楚廷:1999年“921全台大地震”是台湾衰亡的开始,不可逆转?
  • 楚廷:宋太宗的后代为什么都很悲惨?
  • 谢楚廷:托克维尔的法国革命论适于解释中国社会的走向
  • 谢楚廷:计划生育是中华民族的自杀!
  • 谢楚廷:社会主义国家与美国奴隶制相似
  • 《河殇》的梦想:当中国称霸海上时……/楚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