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是国防军还是雇佣军——三论军队国家化/吕耿松
(博讯2007年4月30日 转载)
    
    前段时间,笔者所在的社区里的老百姓在纷纷议着一件事:军队离退休干部每月加薪1700 元,外加一次性领取住房装修费10万元。百姓们为此忿忿不平,大骂这批祸国殃民的贪官污吏又在巧立名目吸吮老百姓的血汗。笔者经过多方了解,证实确有其事。联系到以前媒体披露的胡锦涛给军官大幅度加薪的报道,看来共产党为了挽救摇摇欲墜的统治,正在大力收买军队,要把中国军队变为雇佣军了。
     (博讯 boxun.com)

    雇佣军与"党军"
    
    雇佣军最早来源于古希腊。古希腊人曾雇用强悍而好战的马其顿人保卫自己的首都,后来罗马人也从日耳曼部落招募雇佣军打击来自东方的侵略者,保卫自己的帝国。 15 世纪以后,一些西欧国家出现了较发达的工商业,国王通过税收得到了雄厚的财源,开始雇用国外的军人建立听命于自己的军队,于是雇佣军在欧州盛行,比较有名的是意大利雇佣军、瑞士雇佣军和南德意志雇佣军,在东方还有"雇佣军专业户"廓尔喀军团。雇佣军有两个特点:一是"为金钱卖命、为战争卖命",打仗是一个谋生的职业,谁出钱就给卖命。二是不分国籍、不分阶级,没有政治目的,通常情况下雇佣军大多是外籍人。共产党的军队从理论上来说是"无产阶级军队",是政治性最强的军队,跟雇佣军根本沾不上边。但随着共产党的腐败与日俱增,军队的腐败与也"与时俱进",这支党军也差不多变得跟雇佣军一样,极其贪婪,以致中共只好抛开"党性",用钱来喂养。
    
    综合各种媒体的消息,中国军队自1993 年启动军队薪资改革以来,第七次进行加薪。6 月9 日中央军委召开会议,通过了2006 年解放军工资调整方案,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装备部及总后勤部已联合发出《军队工资制度调整改革方案实施办法》,军队 各级干部最低工资( 不包含地区补助) 如下:排职2241 ,副连2380 ,正连2590 ,副营2840 ,正营 3232 ,副团3684 ,正团4268 ,副师4969 ,正师5674 。另外从明年1 月份开始执行新的地区补助标准:主要分两类,一类是艰苦地区驻军补助增加;另一类是发达地区驻军补助增加。如北京、 上海 、广州等特大城市的地区补助将调整至每月1100 元。解放军现役军官的工资主要由基本工资和津贴两部分组成,其中基本工资由职务工资、军衔工资、基础工资和军龄工资四项组成。据了解,这次加薪军龄工资由原来的每年增加1 元调整为每年增加10 元,基础工资由原来每月230 元调整为600 元,军衔工资则平均增加约三倍,职务工资则平均增加约两倍。另外,正师离休增加 2400元左右(事实上比杭州老百姓听到的要高得多)。消息一出,一些青年军官欢呼:" 党中央、中央军委英明!感谢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关怀和厚爱!"仔细分析一下这个工资调整方案,不难看出,解放军和武警士兵在这次加薪中没有受到多少实惠(一年军龄 10 元,三年军龄只有30 元,五年也只有50 元),受惠的是那些高级军官,而在中国军队师以上高级军官中,大部分是太子党成员。特别是那些离退休的高级军官,不劳而获地要多拿每月两千多元的薪水,还要一笔拿走10 万元的所谓住房装修费(其他地方可能是另外名目)。这些青年军官如果冷静地想一想,就不会盲目地高兴了。因此,确切地说,共产党此招不是在收买雇佣军,而是在收买"雇佣军队长"。历史证明,一个政权要靠雇佣军来维持,这个政权肯定是不长久的;一个国家要靠雇佣军来保卫,也是保卫不了的。而一个国家要不受侵犯,一个政权要长治久安,唯一的选择是军队国家化,军队受国家的节制而不是受政党的节制,受典章制度的调度而不是受"雇佣军队长"的调度。收买"雇佣军队长"的做法,实在是下下策。
    
    触目惊心的腐败
    
    1993 年我被开除工作后,一位朋友介绍我认识一个浙江省军区的连级军官。这位军官说他认识浙江省政府杨秘书长,让我去找杨秘书长,进浙江省参事室工作。我说,象我这样的异已分子,被公安机关开除,怎么能进省政府呢?他说他与杨秘书长关系很好,有办法。于是我们两人约好一起到杨秘书长家里去。碰面时他见我空着双手,十分吃惊,说:"怎么,你没有带礼物?!"我说:"我一向没送礼的习惯,再说现在共产党正在宣传反腐倡廉,如果送东西,反而害了杨秘书长。"他说:"你们教书的人真背时,这样两手空空人家怎么帮你办事?"接着他给我上起"课"来,说他如何从一个初中毕业的农家子弟混到军区后勤部的连级军官。在认识他以前,我的朋友曾向我夸口说他多少能干。接触后我才知道,所谓的能干,就是会送这送那,把老父亲在田里挣来血汗钱都送光。他告诉我,在部队里,不会送东西的人是没有"前途"的。这使我想起一位派出副所长跟我聊天时讲的一件事。这位副所长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原是个营长。他说,现在去当兵,口袋里得起码揣上五千元,否则的话,轮不到好差使,也入不了党。当两年兵,吃两年苦,不如不去,他绝对不会让他的儿子再去当兵。从这两位基层军官的谈话中可以得知,"人民军队"的腐败跟地方上一样,甚至超过地方。
    
    关于军队的腐败,中国媒体是从来不披露的。但近年来随着网络的发展,在国内的一些论坛上,在海外媒体上也可以看到有关中国军队腐败的报导。6 月29日,新华社破天荒地发布消息,证实了海外报导的原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已经被拘捕的消息。中共官方对王守业的指控,包括"道德败坏"、"利用职权索贿、受贿"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据多维新闻网报导, 北京军方消息人士告诉《多维月刊》,王守业贪污和挪用以及受贿的金额,其实不止一亿六千万,而是高达三亿元,而他的直接后台和拍档,其实就是身居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高位、兼任江泽民办公室主任的贾廷安中将。该消息人士说:"王守业的钱,其实也是贾廷安的钱,没有贾的支持,王守业敢这么大胆吗?而贾廷安背后,显然就是江泽民"。 据透露,王守业案涉及解放军高级军官多人,包括少将四人,大校七人。目前这些涉案的高级军官,已有五人被责令退伍,六人遭降级处分。根据中共官方媒体香港《文汇报》透露的消息,单从王守业在其北京、南京两处寓所,查抄到人民币现金就达 5,200万元,美元现钞 250万。在其办公室发现的私设小金库帐号内,有存款 5,000余万元。据称王守业交代,他还以福利为名,给同僚分发近 2,000余万元。
    
    且不说王守业贪污受贿3亿元,成为中国最大的贪官这件事,单就王守业在五个单位包养五个情妇,最后又抛弃情妇,被情妇们联合起来举报 58次这件事,就足以说明军队的腐败触目惊心。最早揭发王的情妇姓蒋,她和王守业发生关系生下一名男婴后,王令她谎称与他人所生,并叫蒋退伍。据说蒋提出要数百万补偿,王只答应给一百万。二人因此决裂后,王又威胁蒋的安全。蒋就到中央军委、海军司令部上访告状,但一直未被受理,拖了两年多。蒋又串联王守业另二名情妇,联名给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主席、副主席写了 58封举报信,每天风雨无阻地站在北京海军司令部大院门口附近散发传单。事件终于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军委纪委、军委法制局联合对王守业展开调查。王守业犯案时间是从 1995年至 2001年之间,当时他担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和全军房改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守业在这段时间,主持建造了耗资十多亿元的中共中央军委办公大楼,他每年进帐数千万元。而正是在这段时间,竟有四年被评为"优秀党员"、"优秀干部",还立过两次三等功,并在 2001年升任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军衔从少将晋升为中将。也就是说,这段时间,王守业是在犯罪中升官、"立功",又在升官、"立功"中犯罪( 这是也大部分中共官员的成长过程)。面对这样一个炙手可热的人物,身为机要员、秘书之类小人物的王守业的情妇们,要想扳倒王守业谈何容易?知情人士分析,要不是江泽民不识相,赖在中央军委主席的位置上不肯走,要不是此案涉及到贾廷安,胡锦涛还不至于出此招,因为象王守业这样的人,在军内决不是少数。前几年有个资料说, 中国军队各级大小贪官,窃走公款三千亿元。前不久有媒体报导说,目前解放军有1700 名军官因贪腐受到审计。从王守业案子看,这个数据应该不会虚假。
    
    中国军队的腐败,除了贪腐外,还有经商和走私。任何一支军队,都是以军为本,以武为本,但中国的军队却以商为本,以教(即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和胡锦涛的"和谐社会"、"入荣八耻"等说教)为本。我前面提到的那个浙江省军区的军官,在部队是负责经商的,所以他的"满腹经纶"都是行贿受贿。据一些复员回来的军官和士兵的看法,在部队里最红、最吃香的人是替部队搞创收的人,这一情况跟我原来所在的单位差不多。在军队里,练兵的不吃香,在学校里,教书的不吃香,反倒是那些"不务正业"的人即搞创收的人吃香,这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怪胎。
    
    在远华走私案中,大家都知道有"红楼"这样一座建筑,那是中国腐败的象征。另有一座与"红楼"相媲美的云南省军区招待所,它的名气没有"红楼"那么大,但也曾红极一时,可以说它是中国军队腐败的象征。该招待所设在昆明西南郊西山风景区,占地三万平方米,是1993 年建造的。招待所内有大小舞厅10 个,酒吧、餐厅16 个,有两栋古色古香的住宿大楼、20 多幢独立别墅,是军官和省高干及其子女吃喝玩乐的"黄窟"。全国各地的军官出差到昆明,也都要求到西山区开开眼界,享受一番。省军区招待所聘用了两百多名貌美的未婚女青年担任服务员,有来自艺术院校的、来自省军区卫生学校的,也有从学校刚毕业或刚参军的女青年中挑选出来的。这些服务员被分为三个档次作"五陪"(即陪舞、陪酒、陪游、陪休假、陪作秘书),月薪三千至八千元。来招待所玩乐的军官,按级别由不同档次的服务员陪伴。该招待所由省军区从经营经济实体中支付,再加上省政府从税收中拨给军区参加城市建设的经济补贴,每年开支达一亿多元。也就是说,军队经商办实体得来的钱,除被贪官中饱私囊外,还用来逍遥快乐。这样的军队,一旦有战事,如何担得起保卫国家的重任?
    
    说到走私,有人形象地把"人民军队"称为"人民商队",军队动用它的飞机、舰艇进行公开走私。据香港媒体报导,上世纪90 年代,在黄海海面上曾发生过公安、海关缉私人员与军队走私人员的"黄海炮战",造成87 人伤亡。一百年前,中国军队在黄海海面上与日本军队进行过激烈的交战,虽然战败,但以邓世昌为代表的中国军人在日本侵者面前视死如归,在炮弹用尽的情况下,用"军舰拼刺刀",将日本旗舰"吉野"号撞沉,在中国战争史留下了气壮山河的一页。一百年后,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军队却因走私与政府的缉私艇在同样的地方进行炮战。据说公安和海关缉私人员 13名阵亡者中,有一位是邓世昌的嫡玄孙。如果属实,邓世昌他老人家岂不要在九泉之下哭泣?
    
    军队、武警、公安经商和走私之风在朱镕基当政时被压了一下,后来江泽民跟军队上层作交易,据说收敛了许多。但实际上,军队、武警、公安的收入不仅没减少,反而是"与时俱进",这里面到底有多少黑幕也只有天晓得。 四川军阀刘湘说过:"商人怕军人,因为军人有枪杆子。其实,军人也怕商人,因为商人有洋钱。商人没有枪杆的保护,便感到有生命危险,而军人没有洋钱,也就没有饭吃,同样有生命危险。所以,我希望枪杆子与洋钱合作,把市面搞好,彼此都有利。"中国目前的情况,就是"枪杆子与洋钱合作",如今军队的首长,和老板没有什么区别。
    
    刘湘说"希望枪杆子与洋钱合作",理由是"军人没有洋钱,也就没有饭吃"。但今天中国的军人决不会没有饭吃,特别是那些高级军官,不少人是巨富。如原 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董良驹一个人就拥有豪华轿车15 辆,在全国名胜之地有豪华别墅9 幢。1998年 11月中旬,中央军委、中央军纪委在北京西山召开的军委生活会上,国防部长迟浩田说:"从 94年以来,军队所办经济实体的资本、收入,有百分之八十被高中级干部私人挪走,每年军费中有百分之五十以上,是花在高中级干部吃喝、外游、修建豪华住宅、购买轿车等上"。可以说,如今中国军队的领导人,比刘湘要富有。
    
    平心而论,中国军队的士兵和下级军官是苦的。在《 中国将军政要网》上,一位网友说:" 现在当兵多苦啊,不过跟偏远山区普通工人比肯定还算可以。每年休假,外出,探亲就象蹲监狱放风一样。当了一辈子兵最后连个窝都搞不定。还想建设强大的军队,要是还不长工资我想没几年没几个来当兵了,真正愿意在部队工作的也就是那些农村大学生吧。"这位网友看来是个基层军官,他要求增加工资的要求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合理的。另一位网友说:" 偶是29岁副营转业的,在部队仕途还算顺利。促使自己要求转业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面临军地收入的差距,心态不能平衡。回来后虽然工资单上拿2500多,但奖金、补助加起来,每月5000有余,已经买了 30W的房子,再努力几年,车子也会有的。想想还在部队奋斗的弟兄们,应该加薪了。"从上面两位网友反映的情况来看,军队要求加薪的理由是两个:一是士兵太苦,二是基层军官工资与地方上公务员或企业的白领的收入相比,心态不能平衡。这主要是个社会公平问题。当前,工农兵仍是社会上收入最少的人,国家应当提高这部分人的收入。至于那些高级军官收入本来就已很丰厚,不应该再加薪了。但事实却相反,官越大,加得越多,差别越拉越大。如果说将军和士兵的收入原来是十比一的话,那么经过加薪后变为一百比一了。军队加薪后,地方公务员也忙着加薪了。这样一来,有权力的阶层都利用权力来给自己加薪,官越大加得越多。这些薪水从哪里来,当然是纳税人的。因此,从实质上来说,军队干部和公务员的每次加薪,都是在喝兵血和民血。
    
    被抛弃的雇佣兵 ——中国的退伍军人
    
    有观察家认为,中国军队这次加薪,动因来自近几年来退役军人的不但上访。当局借口安抚退役军人,给予一点点小恩小惠,随后顺着这个借口,自己趁机大大捞一把。由于共产党把军队当作自己的雇佣军,所以普通军人在退役后,共产党就不管他们的死活,特别是士兵和下级军官,根本就不管。这就激化了当局和退役军人之间的矛盾。中国军队以前实行军官
    "转业"制度。军官退役后,政府会为他们在地方上安排工作。但在上世纪90年代,解放军总政治部出台了一个军官退役办法,让退伍军官领取退役金之后自谋职业,身份等同于普通工人和农民。到了21世纪后,中国军方对这种把退役军官完全推向社会的政策进行了修改,保留退伍军官的干部身份,退伍军官不仅可以享受医疗、养老保险以及住房方面的福利,还能领到一笔可观的退役金。但是,这使在这个政策出台之前的退伍军官感到很不公平。目前这批退伍军官在全国大约有两三万人。可以预料,这次加薪后,感到不公平的人会越来越多。
    
    上世纪 80年代,戍马边疆20年的正营级军官王龙智复员回到河北老家,上级安排他到一家国营企业工作,为此他去找国营企业主管局的办公室主任李世一。李世一暗示要他送三千元。王龙智送了一千多元,并请李世一到自己家里吃饭,李世一带了姘妇到王家一起吃。在王龙智去厨房拿菜的时候,李世一对情妇说:"今天我们吃了他的,要是他不给我们三千元,我们就把他的档案放到柜子底下去。"王龙智正好把菜端上来,听到这句话后,气得发了疯,他大喊大叫地跑出去,爬到一所中学的房顶上,准备往下跳,幸亏好多人围过来,把他劝了下来。但李世一并没有受到处分,继续勒索王龙智。一个月后,王龙智终因无法忍受李世一的勒索和污辱,爬到高压线电杆上触电身亡。这是一起比较典型的中共地方官员廹害退役军人事件。 中共内部资料表明: 1999年复员、退伍、转业军人因对安置问题不满而上访、闹事的就有 73200 多人次,其中包围、冲击地方政府的有73 次,而导致流血冲突的多达27 次。
    
    2000 年3月,河北省发生过2000多名退役军人暴动事件。3月 16日,河北保定、衡水、邢台、张家口、承德等五个地区共40多名复员、退伍、转业军人代表到达石家庄,向河北省安置办公室请愿,要求当局立即落实有关文件中关于复员、退伍、转业军人的安置事宜。出面接待的河北省办公厅副主任不但不承诺解决问题,而且趾高气扬地用语言相威胁,说这些退役军人是"非组织活动"。这些退役军人代表听见那个省府官员张嘴就用" 非组织"活动相威胁,全都怒火攻心。有人立即冲上前去,揪住这家伙的脖领质问:"你坐在办公室里舒服,一手拿公家的,一手拿私人的,说话不知道牙痛!可我们还得养家,还得吃饭,逼到老子们没路走了,就只好拼命啦!"代表们吵嚷著"见省委书记、见省长! "很快,该官员招来了武警,想用枪杆子镇住请愿者。可这些老兵又谁没见过真枪实弹,几个武装警察的枪立马就被下掉了。双方在省政府办公厅展开了一场肉搏战,当场受伤的有11人,其中五人是武警。3月22日,事态进一步扩大,河北省九个地区 800多名复员、退伍、转业军人赶到石家庄声援。尽管省委、省政府提前获得情报,派员赶赴各交通路口、车站"劝阻"、拦堵,但请愿队伍最终还是闯进了省军区大楼。中共河北省委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安排一名省委常委、副省长出面接待,美其名曰"听取意见 "。请愿老兵都集中到了军区礼堂。 官架十足的副省长意见还没听进完,就给请愿行动定了性:一、这是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非法上访集会,已经造成了一定的政治影响。会后必须立即解散,今后绝对不允许搞类似非组织活动;二、要警惕上访代表中有别有用心的人制造事端、激化矛盾,其矛头是对准党和政府的,是有意挑拨军队同政府的关系;三、要求请愿者相信党、相信政府是能够解决安置问题的,不得再做出有损政治稳定和社会稳定的事。副省长的一通官腔和一顶 "动乱"大帽子,立即激怒了上访的复员、退伍、转业军人。他们当即将这个省领导人团团围住,质问他:"这是中央的意见还是省委的意见?""宪法哪一条规定不能上访、不能集会?""你们是不是想官逼民反? "已经领教过老兵动刀动枪架式的河北省的官员们,这次不敢招武警逞威了,他们赶紧簇拥着副省长逃跑。3月24日、25日,从河北省九个地区,分乘旅游车、军车到达省军区大楼的复员、退伍、转业军人一拨接着一拨,最后聚集了两千多人。他们在军区礼堂开会,宣布 3月27日从铁路公路双路并进进军北京,发誓要从党中央国务院那里讨回公道。消息传到了中南海,吓坏了江泽民。他赶忙紧急致电河北省党政军领导,责令"省委、省政府、省军区主要负责人星夜赶赴现场了解情况,控制事态发展,立即缓解已经恶化了的矛盾"。面对复员、退伍、转业军人不解决就造反的坚决态度,中南海指示: "立即答应复员、退伍、转业军人的一切要求,要认真、切实解决、落实复员、退伍、转业军人的安置问题,不能拖,不能把问题上交到中央,更不能让事件风波扩大到其他省去。"为此,中央有人还专门电话叮嘱河北省委书记:"你要亲自下去处理,不要拖拖拉拉的,要放下架子,绝对不准把矛盾上交到中央。 "3月26日上午,中共河北省委书记、河北军区党委书记与从北京匆匆赶来的国务院副秘书长一道来到了河北省军区,向复员、退伍、转业军人明确宣布,接受他们的全部要求。
    
    胡锦涛上台后,退役军人上访事件有增无减。据西安转业军人田 宝兰在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中透露 ,全陕西109 个市县均存在多年上访一直得不到解决的军人上访案,上访军人涉及从抗美援朝,到对越自卫还击战,到现在的各个年代的各种问题。因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上告无门,近两年来陕西各地的军人上访迅速朝组织化态势发展。 2004年 10月19 日,四川绵阳、南充、内江、广元、宜宾、眉山等17 个市县近300名落难待救的军转干部,代表着分布在全省各个角落的 86000余名退伍军人,冲破重重阻力,从四面八方按约定的时间、地点,云集到成都市督院街,向省委、省政府讨说法。 2005年 4月,陕西省政府门前连续爆发了几起大规模对越自卫还击战老兵静坐示威的事件。与此同时, 4 月11 日,位于北京西城区南、北西什库街之间小红罗厂的中央军委信访接待站,2000 多名身穿军装的复员、转业军人集体上访。事件引起北京当局的极度恐慌,调集了北京西城区全部警力和全副武装的防暴队包围现场。2005 年6月 20日,广东省政府门口西侧《伟大的抗美援朝胜利万岁》的横额下陆续集结了上千名广州市省、市属企业军转干部,包括抗美援朝的老转业军人来到广东省政府上访,要求落实解决企业军转干部生活困难问题。 8 月1 日建军节那天,有上百名退伍老兵,到北京的解放军总政治部前静坐示威。据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柯华2005 年11 月7 日报导,深圳5000 多名由解放军转业的建筑公司职工,因不满公司在国企改民营中未能兑现对工人的赔偿承诺,怀疑赔偿款项被侵吞,在该市福田区发起集体抗议行动,造成局部交通堵塞。上世纪80 年代初,中国当局将2 万多名基建工程兵集体转业来深圳开山修路,是深圳当年的首批建设者。近年来这些工程兵所在的四家建筑公司由国企转变为民营,之后大量裁员并大幅削减工人福利。按当局相关规定,公司须向这些有20 多年工龄的职工发放每人11000 元人民币的补偿金,但职工只拿到4000 多元,其余的福利和退休金也一并取消。两年前这些工人开始向市政府上访请愿,但一直未能得到解决。这5000 多名转业军人就是这2 万多名基建工程兵中的一部分。
    
    2005 年8 月,中央军委颁发《军队贯彻执行<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的补充规定》,不许军人私自参加社团和宗教活动,禁止军人组织、参与游行示威和串连上访。但是这个规定并不能阻止退役军人继续上访。今年 5月 11 日上午,七百多名退伍军人到解放军总政治部上访,他们穿着绿色的解放军军装,整齐的列队坐在门前四米宽的马路附近。警察出动,对现场进行了戒严。7 月10 日,近千名当年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到 陕西省 政府门口请愿,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这些请愿的退役军人中,还包括烈士遗孀。有位曾经立过两次二等功的老军人童友财每个月领取 164 元抚恤补贴无法糊口,现在身体残疾,多年生活陷入困境,寻求政府协助,包括民政部、国防部、解放军总政治部,但是都求告无门,现在打算网上拍卖勋章和纪念章。在部队服役 10多年的一名退伍军人指出,他们一家三兄弟都是转业的退伍军人,在回乡后遇到许多问题,政治上的、生活上的和工作上的问题都无法获得解决,他们的伸冤也都没有受到中央和地方重视,让他们感到很失望。
    
    退役军人上访已成为中共政权的一个很大的包袱,也可以说是它身上的一个背痈。今年8 月,解放军四总部又出台了一个《军队信访条例》,于 9月 1号开始施行。这是中共颁布的第一部《军队信访条例》。该条例一方面称" 坚持以人为本,维护信访人员的合法权益;坚持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坚持依法、及时、就地解决问题与教育疏导相结合",一放面又强调"把依法、有序进行 信访活动作为对信访人的基本要求","限制上访人数,禁止非正常上访行为",对围堵、冲击军事机关,拦截公务车辆等6 类行为作了禁止性规定。条例还规定"现役军人采取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应当遵守军人外出管理的有关规定,不得采用多人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从本质上看,这是一个限制、剥夺军人(包现役军人和退役军人)上访权利的条例。
    
    共产党把军队当作自己的雇佣军,这就决定了它无法解决军队的腐败以及它和退役军人的矛盾,那种收买"雇佣军队长"的做法更是饮鸩止渴。解决这些问题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实行军队国家化,使军人为了荣誉和责任安心服役,而不是用金钱来刺激。对于退役军人,应建立一个完善的安置机制,国家应当充许退役军人建立类似"退伍军人协会"的工会组织,保护退役军人的合法权益。
    
    原载《北京之春》5月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莫名其妙的“反革命分子”的控诉/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7年2月20日至3月20日/吕耿松
  • 杭州市人大召开,人民代表拒绝为下层人民说话/吕耿松
  • 池建伟案:一场没有法律的审判/吕耿松
  • 惊天奇冤,网评如潮——关于裘金友案件的网评/吕耿松
  • 希腊侨胞到法院讨公道被强行遗返/吕耿松
  • 毒打徐江姣凶手在家“拘留”/吕耿松
  • “上海帮” 与“江苏帮”/吕耿松
  • 关注程云惠事件/吕耿松
  • 《满江红·春节咏怀》/吕耿松
  • 一纸是非颠倒的判决书——评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对昝爱宗的行政判决/吕耿松
  • "人民政府"实施法律居然还有五年的"过渡期"/吕耿松
  • 明火执仗的抢劫——杭州市清河坊强迁记/吕耿松
  • 我所知道的林炳长/吕耿松
  • 赵紫阳与薄一波:留芳百世与遗臭万年/吕耿松
  • 吕耿松:丁有根贿选与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
  • 胡锦涛在二OO六/吕耿松
  • 是人民法院还是权贵法院?/吕耿松
  • 关于民运与维权的思考/吕耿松
  • 苦命女朱爱银劳教始末/吕耿松
  • 财产被呑,侨胞称中国法院不如慈禧太后/吕耿松
  • 女访民上访遭污辱,区委书记调动防暴警/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7年1月20日至2月20 日/吕耿松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五)/吕耿松
  • “两会”期间杭州访民北京历险记/吕耿松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四)/吕耿松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三)/吕耿松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二)/吕耿松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吕耿松
  • 池建伟案庭审旁听侧记/吕耿松
  • 弱女子惨遭毒打,凶手逍遥法外/吕耿松
  • 政府无法无天有人保,农妇有冤有恨无处伸/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11月20日至12月20日/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06年10月20日至11月20日/吕耿松
  • 吕耿松、朱虞夫安全回家/贺伟华
  • 朱虞夫和吕耿松被抓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9月20日至10月20日/吕耿松
  • 拆迁与栽赃——李丽娟案件始末/吕耿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