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莫以統獨論英雄——商榷曹長青先生/李大立
(博讯2007年4月21日 转载)
     (紐約)李大立
    
     (博讯 boxun.com)

     儘管在「台灣問題」上筆者和曹長青先生持不同觀點,但因其文章常有獨到的見解以及條理分明的闡析,反令我喜歡閱讀。尤貴刋一月號「台灣民主道路的獨特性」一文裏說到國民黨時代的「種族壓迫」(竊以為稱「族群歧視」更恰當——筆者註)、「外省人」、「眷村」等,無不令我這個五十年代初隨父母從香港回大陸「參加革命」的當年的小孩,想起那時充斥廣州官場的大小「南下幹部」和「機關大院」,新出拙作「中國——一個普通家庭的故事」已略有提及,有關的見聞和感想足可以寫成一篇專題文章。唯貴刋三月號「李登輝為什麼大轉彎?」一文,令筆者覺得曹先生的觀點和論據難以接受,祈借貴刋一角向曹先生請教,也請廣大讀者討論。
    
     曹先生在該文中說,因為李登輝最近否認主張過台獨,否認是台獨領袖,「批評台獨是退步的、危險的」而「令我不得不檢討以前對他的認識和評價」,言下之意昨天他主張台獨是英雄、今天反對台獨就是狗熊了。其次是曹先生花了很大篇幅論証李登輝之所以大轉彎,是因為他「終究沒能夠真正放下對權力的貪戀」。在這裏,筆者有兩個問題想請教曹先生:主張台獨與否與贊成民主與否有何關係?如果李登輝貪戀權力,當年他又何以主動結束一黨獨裁,推動總統直選呢?
    
     關於第一個問題,筆者一向認為統一和獨立,專制與民主是兩對不同性質的矛盾,不可混為一談,民主不一定非要獨立;反之統一也不等於必然專制。因此筆者於2001年6月在紐約的「世界日報」上發表過「民主之爭,非統獨之爭」和「民主統一中國」兩篇短文(筆名郭偉榮),其後又在「議報」196期發表「棄台獨、爭民主」一文,呼籲陳水扁先生要有政治家遠大的胸懷,不要偏安一隅,不但要堅守台灣的民主,還要把民主帶向中國大陸,在全中國要求民主和全世界愛好和平的力量支持下,實現一個民主統一的中國,做一個民族英雄。
    
     眾所周知曹先生是支持台獨的,縱覽曹先生的大作,其理由不外乎:一,大多數台灣人主張獨立;二,衹有獨立才能確保民主;三,台灣人民有權獨立。
    
     先說理由一,曹先生引用的民調數據是大多數台灣人贊成台獨;筆者一向看到的民調結果卻是贊成急統和急獨均佔少數,大多數人主張維持現狀。姑勿論哪一個民調代表主流意見,我相信大多數台灣人主張維持現狀是出於現實的考慮:如果將來中國大陸也民主化了,也自由富強了,他們就會贊成統一;如果將來中國還是專制獨裁,還是貧窮落後,但已經無力威脅台灣了,他們就會贊成獨立。而在目前中國大陸去向未明,還以武力威脅台灣的情況下,他們選擇維持現狀無疑是明智的,台灣人很聰明,我們不需越俎代庖。
    
     二,並非唯有獨立才可確保民主,筆者的看法剛剛相反。台灣人民面對著的是一個靠暴力奪取政權,武裝到牙齒但已日漸走向途窮末路的獨裁專制政權。大陸強行通過所謂「反分裂法」,煽動狹隘民族主義情緒,用數百枚導彈對準自己的同胞,朱成虎等戰爭瘋子叫囂核戰,兩岸關係已經陷入危險的僵局,正如呂秀蓮所說,現今海峽兩岸已經處於「準戰爭狀態」。在此情況下,為什麼還要用台獨去刺激這條瘋狗呢?筆者認為,民主自由具普世價值,人心所向,大勢所趨,假以時日,一定可以最後戰勝專制獨裁,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應該用理性的態度對待統獨問題,不給強暴者任何機會,讓這條瘋狗在發作之前潰爛死亡,這才是政治家所為,也是民族之幸。
    
     三,針對中共和大陸憤青認為台灣無權獨立,因為「大陸人民不答應」,筆者完全同意曹先生認為台灣人民有權獨立的觀點。但是,有權做某事不等於應該做某事。正如香港近期立法通過擴大公眾場所禁煙範圍的法例引起的爭議一樣,任何人有權吸煙,但是不等於在現代醫學已經証實吸煙有害健康的情況下還應該吸煙,更不等於可以妄顧其他人士的健康而在公眾場所吸煙,因此筆者認為台灣有權獨立,但是不應該獨立。
    
     第二個問題,曹長青先生認為李登輝大轉彎放棄台獨,「究其深層原因,則是對權力光環的爭奪。」、「則和他做過威權人物所形成的的心理有關。」然後舉出很多例子論証。筆者覺得曹先生這種推測過於武斷,所舉的例子也與事實不符。
    
     曹先生認為事情的起因是二千年總統直選,李登輝是真心誠意期望連戰當選,繼續由國民黨執政,並不準備把政權交給民進黨。但是,當年台灣輿論普遍認為李登輝明挺連戰,暗助陳水扁,所以國民黨一旦敗選,全黨一致認為責任在李登輝身上,有黨員向他潑墨水。其實,筆者認為由此反看出李登輝先生的破斧沉舟,為了台灣政治民主化,既決心放棄總統權位、也決心放棄國民黨主席權位,這是非常值得稱讚的,可惜曹先生卻稱讚錯了他的台獨主張。曹先生認為李登輝離開國民黨後,「台灣人民熱烈地擁抱了他,……一下子從中國國民黨主席,變成了台獨運動精神領袖,台灣人民給了他近乎個人崇拜的歡呼和榮譽。……其聲望達到任何台灣人都無法企及的高度。」如果照曹先生這種描述,李登輝及其台聯應該在其後的立法會選舉和總統直選中大獲全勝才是,何以一敗塗地甚至被邊緣化了呢?所以筆者認為,當年李登輝主動放棄權位,推動民主憲政是得人心的;但是主張台獨並不得人心,台灣人不理會他的「戒急用忍」,蜂擁到大陸投資,立法院選舉藍營席位過半等等都是例証。曹先生的這種描述令人想起似曾相識的中國大陸對毛澤東的肉麻吹捧,動輒「人民」、「熱烈」、「崇拜」、「歡呼」……,凡事不要看絕對了,更不要說到極端,凡是喝狼奶長大或是喝過狼奶的人,共產黨的思維方式已經深入血脈,不知不覺就會表現出來,我們都應該一起共同努力來克服它。
    
     曹先生說李登輝之所以否定台獨,是因為「不甘寂寞,想繼續指點江山,要和陳水扁爭光環。」、「幾十年來一直在國民黨內做官,並做過八年的威權總統,……被前呼後擁,任何一個想法,下面都有人立刻去執行,那個感覺實在太好了。……現在忽然沒有當年那麼可以指點江山,感覺一定很難受。」曹先生甚至說李登輝「目的也是促使陳水扁下台,因為陳水扁下台,民進黨就可能內亂,他就有組第三勢力再左右政壇的機會。」筆者認為,以此來解釋李登輝放棄台獨,不合邏輯,也太看低了李登輝先生了。如果照曹長青先生的說法,李登輝單純為了權位,他根本不需要繞一大個圈子來達到自己的目的,當年李登輝完全有權力和機會維持他的總統權位,他可以修改憲法延長總統任期限制,也可以推遲開放總統直選,在他有生之年反對派還沒有足夠的力量推倒他。(胡溫第四代了,不是還在獨裁嗎?)何苦當年主動放棄,而今才又重新苦苦追求呢?這是解釋不通的。筆者認為,誠如曹先生以前所說,李登輝先生在最高權力任上推動總統直選,主動放棄既有權位,以換取推動台灣政治民主化,很明顯出於政治理念,而非私利。在中國五千年歷史上尚屬破天荒之舉,理應記下最偉大最光輝的一頁,絕非毛澤東、鄧小平之流可與之相比,胡溫等更難望其項背。
    
     筆者認為,李登輝先生既有如此高尚的思想境界,就絕不會再走回庸俗的峽谷,為了再「指點江山」而從頭來過。 竊以為,李登輝先生之所以最後放棄台獨的理念,修改黨章,更改黨名,注重民主民生,特別關注弱勢群體的利益……。很可能是出於他的政治理想,也可能出於民族大義。很可能李先生認識到光是帶領台灣人民「出埃及」還不夠,更需要帶領全體中國人民「出埃及」,光是給台灣人民帶來民主還不夠,還應該為大陸人民也帶來民主。認識到走台獨的道路不但對國家民族沒有好處,對民主自由也沒有好處,所以才會選擇這樣做。而外人卻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從他個人利益得失出發去揣測他的動機。或許筆者也錯了,和曹先生相反,把李登輝先生看得太高了。但是筆者寧願這樣看待他的最後選擇,而不願意往一個曾經主動放棄最高權位的高尚的人身上潑污水。其實,筆者認為揣測李登輝先生的動機意義不大,他為什麼這樣做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與其揣測他的動機,不如分析他的結果:是對還是錯?是否有助於社會進步?是否有利於國家民族?如果是的,我們大家都應該擁護他,而不是指責他。中共官方和大陸憤青對李登輝先生破口大罵,可是你們之中有誰曾經會想到為了民主憲政而放棄最高權位呢?你們之中有誰有資格責罵李登輝先生呢?他過去主張台獨,或許是因為想堅守台灣的民主;如今他放棄台獨,或許更是想把民主帶向中國大陸,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筆者為李登輝先生的轉變歡呼,期望他的心願有實現的一天。以上僅是個人見解,很可能有誤,期望曹長青先生及廣大讀者指教。
    
    
     (16/3/07紐約)
    
    
    (該文摘要以「為李登輝先生說幾句話」為題刊於四月號「開放」雜誌,此處是全文)
    
    
    (10/4/07「觀察」首發)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看到了邪惡——讀「曾志回憶錄」有感/李大立
  • 共產革命也是邪教大騷亂——致李普先生/李大立
  • 王敏剛令人不齒/李大立
  • 請用事實說服我——致陈子明先生/李大立
  • 由萨达姆想到毛泽东/李大立
  • 周恩来也有“思想”?/李大立
  • 让人民审判「政治杀人犯」/李大立
  • 从内部攻破堡垒--读张戎女士《鲜为人知的毛》有感/李大立
  • 千万不要忘记被暴政残杀的同胞--姚祖彝的故事/李大立
  • 国民党给共产党做了个榜样--比较“二二八”和“六四”/李大立
  • 把土地换给农民--解决“三农问题”的唯一出路/李大立
  • 从“三垂岗”到“大凤歌”--毛氏王朝胎死腹中/李大立
  • 李大立:黑龙江洪水-牺牲103条学生性命的「决定性胜利」
  • 李大立:弃台独,争民主?
  • 邱实:恭答李大立先生
  • 李大立:从点滴不同看社会巨大差异
  • 李大立:新时代的“五子登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