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以事实再论“言论自由”
(博讯2007年4月18日 来稿)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发稿前致大陆强国论坛深水区和海外博讯新闻网版主或编辑先生:
     (博讯 boxun.com)

    出于毫无谋个人利欲的私心,以及经过实践检验证明正确有效的新理论(新人类社会学)支持下,所获得的无所顾虑的自信。笔者从回到大陆后,除了在自己的新里程碑网站(http://www.newmilestone.org/ 可惜现在已被国内有关部门屏蔽,只能从海外浏览)发表文字外,还多次公开声明,会将文字同时上传到强国论坛(深水区)和海外中文博讯新闻网,以示客观和没有偏见的坦然。更有借这两个知名网站来接受历史考验并“立此存照”的用意,以及和自己的网站一起,“三点成一面地,完成作为“试金石”的使命。
    
    而现在之所以再一次强调这一点,是因为这篇文字有可能创下第一次被双方都拒登的“记录”。我怀着既兴奋又担心的复杂心情来等待最后结果的揭晓,甚至期望出现被双方都列为“焦点新闻”或“重点推荐阅读”的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而有特殊意义的“第一次”!但是不管结果如何,都可以提前庆祝新理论理论系统的胜利。因为无论结果如何,对包括“言论自由”在内的所有社会问题,都是已经可以用新理论来认识和解释的。欢迎任何除肉体以外的方式挑战质疑!
    
    顺便告知,为了防备可能出现的各种不测,我已经破例抢先(16日)上传到新里程碑网站和博讯新闻网的“潘一丁文集”上,以便留下立此存照的证据。不过遗憾的是,就在我准备上传到博讯网“潘一丁文集”时,却发现那里的“游戏规则”已经被修改,而这篇文章也传不上去(可能“纯属巧合”)。只好留待确认以后,再专门为文加以评论了!潘一丁 于2007年4月17日)
    
    笔者自从十余年前去到美国,要亲身体验那里的社会生活。并以“自由攥稿人”身份,在各大中文平面媒体(如纽约世界日报、明报和侨报等)和网站(如“多维”和“博讯”新闻网以及个人网页)开始发文以来,曾不止一次地(起码不少于五、六次)探讨过有关“言论自由”这个题目。原因无它,完全是因为深深体会到,这是文化绝对领先、且功能强大的中国社会,只要有一点“开放”的松动征兆时(比如五十年代的“反右”前夕,还有六--七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以及“六四天安门事件”和所谓的“八九民运”之前),就必然要被包括学生在内的读书人,拿来大作文章、甚至付诸行动的问题(现在也不例外)。但是结果总是要被新一轮的“言禁”所取代,周而复始却乐此不疲地、重蹈历史的覆辙。于是产生了要深入探讨的冲动,决心按照毛泽东的经验“世界上最怕认真二字,而共产党就最讲认真”的结论,以非共产党员和没有预设立场的身份,靠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所赋予的能力,在被认为是世界“民主、自由楷摸”的美国“认真”了一回。果然尝到“甜头”,总结出几点绝对经得起事实推敲、检验、甚至挑战的结论:
    
    1,迄今为止的人类社会,还不能对“言论”给出一致公认接受的定义,也分不清言论和“鸟啼、蛙鸣、虎啸、狼嚎”之间的区别,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社会,整个就像一熙熙攘攘、购销两旺的大集市,居然没有统一标准的尺或秤,就敢说进行的是“公平交易”一样。结果让已经懂得从偏旁的提示中,悟得出区别来的中国人,糊里糊涂、莫名其妙地,跟着本来就分不清这种区别的西方和全世界一起,嚷嚷着要争取“鸟啼、蛙鸣、虎啸、狼嚎”般,只要有“口”就可以想说什么说什么的“言论自由”来,结果可想而知(比如把台湾女教授带头上街喊“要性高潮”,或大陆性学教授公开正面谈论“换妻”和“乱伦”,也算作言论自由,受到要其“闭嘴”的压力时,居然还感到“委屈”)。这只要设身处地地想想:一群有中国文化赋予的语言文字能力的猴子们,会给“猴子社会”制造出什么样的灾难后果就知道了。这应该是历史上所有的“少数精英统治集团”都心知肚明的事。也是在野而有后台,想要取代现有统治集团的精英们,为什么哭喊着要争取这种想说什么说什么的“言论自由”,以及历代形形色色的统治集团,总是跳不出轮回“宿命”的根本原因。因为包括毛泽东时代在内的中国社会历史,从来就没有改变过自己的“以鼓励(言论自由)始、打压(言论自由)终”的运行模式。不是不为,是不能为、不敢为也,既然连有如此领导能力和魄力的伟人毛泽东,都只敢仅仅给自己一个人以“言论自由”(副主席刘少奇都没有),我们怎么可以奢望后来的中国,其任何一个统治集团或领导人,会给民众这种没有定义域限制的“言论自由”呢?因为后果是明摆着的,那就是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现在所谓的“民主社会”,全部都是“假冒伪劣”的货色(笔者对这个结论负完全责任,欢迎公开“打诬陷官司”)。因为根据在科学《认识论》基础上建立起来、并已经经过许多实践检验,证明正确的《新人类社会学》理论,认为从人类进入自己的人造“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起,“民主”就是一个像空气般客观存在的事实。而且进一步发现,检验“民主社会”真伪的唯一标准,就是看有没有真正、绝对、但必须遵守科学而正确“定义域”限制的“言论自由”?详细阐述请查阅拙文《构建真正民主社会的两要素》http://www.newmilestone.org/06/czl61224.html)
    
    那么,美国真的有完全意义上的“言论自由吗?绝对没有。它充其量最多只不过是“盗版”了中国古代韩非子等人的“知识产权”,利用西方文化的特点,按“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结论以及和韩的“下下禁其行”策略来个“反其道而行之”,取“放任其行(动)”为上策,来规范政府政策和社会行为。然后再靠参加统治的财团的“金钱之手”(多数民众看不见),通过旗下媒体,来制造和操控对自己最有利的社会舆论而已。这并不是笔者想当然的胡说八道,而是有亲身经历过的事实为凭的,不信请看:
    
    笔者旅居纽约期间,曾分别给当地较有影响力的中文媒体(如亲中的侨报、亲台的世界日报、和后来标榜客观中立的明报)投稿。并先后有一百余篇被采用(具体清查阅“已发表的稿件目录”http://www.newmilestone.org/gjml.html), 起码可以证明自己的文笔,是有资格拿得出来见人的,甚至开始时还被某报的编辑标上带有某种“专栏”性质的“图标”,而令自己感到兴奋和鼓舞。决心将实践进行到底,以便作总结时,对预设的一些可能未必正确结论,加以推翻或修改。但是接下来却逐渐发现他们都有自己的选择规律。那就是各报在选稿时,都有自己各取所需的不同政治倾向性,所以总是采用跟自己的倾向性吻合的稿件,而弃持不同、甚至批评意见的稿件,让笔者终于弄懂在标榜“言论自由”的“民主”社会里,民意是如何蜕变变成“帮派之争”的?时间一长,笔者这种因为对所有国家(包括中国)和社会制度没有任何个人“恩怨情仇”,所以坚持客观就事论事,而不可能“一边倒”的风格,逐渐就成了“爷爷(祖父)不疼,姥姥(外婆)不爱”的纯粹“边缘野人”,直到几乎发不出稿。特别是一家开始对笔者很“器重”的报纸,曾到几乎有投(稿)必发(表)的程度。但时自从该报转载了一封“(无理)指责”笔者(一定是踩了他的痛脚)的所谓台湾读者来信后,就慢慢冷淡下来,直到断绝了往来。虽然笔者一时没有他们受“金主”制约的证据,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从来没有接受过来自任何方面(比如大陆、台湾方面或美国“民主基金会”之类)的分文赞助而“吃人嘴软”地、改行写起违心文章来!
    
    而且不仅付稿费的媒体如此,连无偿白登的网路也一样。笔者开始是在一家比较知名的海外新闻网站发稿,后来他们甚至在一个观点栏目下,为笔者设置了一个可以供读者集中阅读的“潘一丁专页”,可惜好景不长,最后也因为笔者反对编辑们以自己的政治倾向,利用权力来无理对笔者的稿件决定取舍,不能全面代表笔者完整意图,已经破坏了真正本质意义上的“言论自由”,和笔者坚持的原则底限,所以不得不公开正式宣布“告别”。后来才开始尝试向另外一个“新闻网”发稿,并承蒙他们抬举,在百家争鸣栏目下专设了一个“潘一丁文集”至今。更在没有获得任何(如民运或其他异见人士享受到的)刻意宣传炒作的背景支持下,累计读者点击已达48万人次之多,让笔者一直有意将其作为一个正面事例,成为“(由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中国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种很好的注释。可惜的是,最近笔者几篇批评台湾民主或台独、以及美国民主或言论自由的文章,竟然被一向开绿灯放行的编辑扣下了,没有给出任何理由或说法。让笔者暗自庆幸没有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自打耳光!
    
    但是与此同时,过去曾因为经常扣发笔者自认为经得起一切挑战质疑,和文责绝对自负的贴文,而被自己公开“叫板”挑战、批评过的大陆强国论坛(深水区)。最近却有了明显的转变,笔者的那几篇被博讯编辑拦下的文字,竟然在那里一篇不少、一字不改地发表了(读者可以以“老潘一丁”为关键字查询题名,并拿来到博讯网的“大众观点”栏目下查找对比,因为笔者曾多次在文前或文后声明,所有文字都会同时上传给两家发表,目的就在于可以相互佐证)。没有想到的是,不是“强国论坛”,而是标榜公开公正的海外“博讯网”,先抢着出来为笔者“现在还没有真正的言论自由”的结论作“背书”了!
    
    3,其实现在的人类世界,本质上只不过是一个被“物质文明”垫高了的“动物世界(丛林)”,毫无真正的“文明”可言。理由既简单而又充分,完全符合科学的真正理工科思维。因为我们至今都还分不清“天性”和“人性”的逻辑区别,甚至将两者混为一谈,以假乱真。这种层次上的文明概念,也可以用到“猪文明”“狗文明”甚至“微生物文明”上,所以人类一点也不值得为之感到自豪。而且根据“水往低处流”的科学原理,当然只有“人性”向“天性”靠拢、接近甚至同化的一种可能,“天性”是绝对不会“见贤思齐”的。事实正是如此,因为我们在大唱“人性赞美诗”的同时,却不遗余力地嚷嚷着要“认祖归宗”、哭着喊着说自己就是如猴子般的“高等动物”,鼓吹“按只有还生活在原始丛林里的动物、才必须遵守的”丛林法则”作为指导我们社会行为的准则。把好端端一个明明通过集体分工合作才完成的、绝对“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用包括绝对原始野蛮、残酷恐怖的动物般肉体战争在内的,“窝里斗”式的“竞争”,糟踏成一幅客观惨不忍睹的今日之画面(如巴勒斯坦和伊拉克、阿富汗人民的悲惨现状)。怪不得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中,早有“衣冠禽兽”之说,成了“达尔文进化论”最恰如其分而又形象生动的结论般注释。原来早就预见到人类社会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般的必然下场趋势。因为我们在真正文明合成的“平行四边形”图中,一味地重视物质“标量”,却喧宾夺主般,完全忽略掉那个最关键、重要的精神“矢量”了(详细阐述,请查阅拙文《文明的图解》http://www.newmilestone.org/02/czl0222.html)!
    
    如果以这样的观点来从本质(而不是表象)上,认识今天人类社会遭遇到的一切天灾(如环境污染或气候暖化)人祸(如贪污腐败或世风日下以及各种肉体战争)的表象,就没有任何解释不了的问题,而跟那些以数量充质量的“法制”,或“七要八不要”之类的(治标)方式、有天壤之别的(治本)解决之道,当然也就“呼之欲出”了。这难道不也是中国人可以用自己的文化和精神,来突破西方以及所有“红眼病”国家对中国形成的压力和围攻,带领世人完成告别高等动物的阶段性进化,开始人类进入真正文明社会新征途的契机吗?为什么非要靠制造出口廉价裤子或衬衫乃至鞋的方式,来在WTO里面和其它高等动物们“抢饭碗”呢?甚至可以预言:未来的现代化传播条件下,害怕真正而绝对的“言论自由”者,一定是进化“尚不到位”的社会或群体。跟社会制度无关!
    
    这更是为什么今天人类不管什么制度下的社会,都全部存在“树欲静(社会要稳定)而风不止(各种矛盾引起层出不穷的动乱不安)”现象的深层本质原因,无一例外。而且只要认真思考下来就不难发现,那些自诩或被有意吹捧出来的国家如挪威、丹麦之类国家,其实都只不过是对全人类社会整体“无足轻重”的弹丸之地,是从世界民族之(森)林中,刻意挑选出来供研究观赏,却绝不能“克隆”的无公害标本“树”而已,就像在中国大地上刻意挑选出来的“雷锋”标兵一样。对试图推行这种类似的良好愿望企图的评价只有一个,那就是“蚍蜉撼树”--不可能。也正因为如此,任何代表人类真心期盼的诸如和平、和谐、稳定之类的美丽愿景,到头来都只能像“地平线”或“镜花水月”般可望不可及,始终伴随人类的,就只有一个“事与愿违”。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并坚决付诸实行那种有科学定义域限制、却是真正而绝对的“言论自由”。甚至可以断言:在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之前,任何这方面的尝试、努力,都只不过是缓兵的“权宜之计”,结果只有一个适得其反。而考虑如何既不“矫枉过正”、又不“物极必反”地对待“言论自由”问题?就是考验中国当政者真正的“政治智慧”的权威测验题!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于丹做得不错,但是还远远不够
  • 潘一丁:安乐死立法将体现人类社会真正的文明
  • 潘一丁:确保打工者的收入是最大的“物权”
  • 潘一丁:人类靠错误理论创造了事与愿违的历史
  • 潘一丁:人类怎么会变得越来越没有出息的
  • 潘一丁:从老鼠肉事件看西方社会之矫情
  • 潘一丁:就马英九之被起诉看“劣币”逐“良币”
  • 潘一丁:“我坑人人,人人坑我”--理工科单向思维的辩证恶果
  • 潘一丁:普遍的“窝里斗”是人类进化不到位的证明
  • 潘一丁:法律是道德的孙子
  • 潘一丁:中国成语是文化先进的证明
  • 潘一丁:“科学家”是一个毫不科学的定义
  • 潘一丁:科学、不科学和“伪科学”
  • 潘一丁:入常?德国可以,日本免谈!
  • 潘一丁:布什看阿扁--对眼
  • 潘一丁:新年献词--人类必须走出“不要脸”的误区
  • 潘一丁:毫无自信的卑劣伎俩
  • 构建真正民主社会的两要素-毛泽东诞辰113周年祭/潘一丁
  • 潘一丁:时代杂志为我们提供的榜样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