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姚国祥老师来信
(博讯2007年4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编者按:征得同意后发表,略有删节)
    
     虽然已经一周多没有收到“博讯”了。但偶尔也能打开博讯网站的主页,知道我发去的一些材料,尽管同博讯报导内容不尽一致,但还是给我发表,为我呼吁。真是非常感激! (博讯 boxun.com)

    
     不仅如此,最近博讯收不到,但美国之音的chinese网站,每天都发来新闻,让我这个老人,能多了解一点情况(但近两天又打不开了)。我想,这可能也是你的帮助。
    
     1930年,我出身在浙江杭州的一个铁路职员家庭里。抗日战争爆发,我随家庭逃难,颠沛流离。逃难途中,母亲病死、妹妹累死。国民党节节败退,我是身临其境的。1943年春,经人介绍,我到江西赣县(现赣州)基督教联合中学(从江浙到后方去的教会中学和赣州青年会举办的青年中学合并而成)初春一班上学,后来赣州失守,又随校到寻鄥,最后又到瑞金,学校宣布解散。我从1943年起即和家庭失去联系,靠学校救济、生产互助维持学习。平日从不上街,连买双草鞋的钱都没有。李政道先生也是从这所学校高中毕业的,当时他高三,我初一,校长顾惠人先生是一个爱国教育家,可惜解放后也遭到了不正确的对待。在赣州联中的母校秀州中学百年校庆时,我们赣联中校友,为他在嘉兴秀州中学(这个中学出了包括陈省身、李政道、程开甲、钦俊德等十二位科学院的老院士)校园内树立了一座铜像。
    
     正当我举目无亲、走投无路时,抗战胜利了,我借了路费,回浙江找到了家。1946年,考上了北平铁道管理学院(即现在的北京交大)中等技术科,到北京上学。1947年,到冀东解放区参加革命。转眼间六十年过去了。
    
     一生坎坷,一言难尽。随信附上《我的回忆》。韦石先生如有空余,可以随意看看。没有时间,就不必费心了。
    
     在中学阶段,我就接触高尔基、鲁迅、茅盾、艾思奇。。。。。。等的著作,追求进步、理想。但我的学历不高,根底较浅。参加革命之后,从事过农村工作、青年工作、党的工作、学校工作等,从1957年起,就担任几所中学、中专的校长,。。。。。在担任校长时,还坚持为学生讲课。为部分领导干部讲课。靠的就是学习。在离休之后,仍然不敢有所松懈。退下来之后,还用上了电脑,现在我基本上能熟练地在电脑上寻找资料,下载,编排,输出,印刷,以及扫描,设计封面,处理图片等,。。。。。。和我同令的老人,能做到的确实不多。古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我却认为读书方知天地宽,当然也要勇于去实践。
    
     六十年的革命生涯,没有多大业绩,但问心无愧。我也担任过领导工作,一生正直,从不随波逐流,从不整人。1955年,“反胡风斗争”,我就对把胡风说成“反革命集团”,并且牵累一大批人,深表怀疑,结果可想而知。后来经安子文推荐成了赵紫阳总理秘书的鲍彤同志,当时刚从大学毕业,分配到中组部工作,根本不了解情况,但却不影响他充当批判我的急先锋。有些同志如果不身处逆境,而是担任现今领导人的秘书、亲信,他们一样会随声附和,充当打手。这就是我虽然十分同情鲍彤的处境,却仍然不敢苟同的原因。我担任团辽西省委学校工作部长期间,同省委、省厅的同志到新民师范处理部分学生罢课(因为抗美援朝参干回来待遇问题),省委、省厅同志主张按反革命镇压,而我却坚持疏导、教育,正确对待,为此而引起了有的领导的反感,。。。。。。由于“宁折不弯”,我在文大中吃尽了苦头。其中有一次痛打,半个月后下半身都是青紫的。种种折磨,仍然不能改变我的初衷。也就是屈原所说的“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吧!
    
     我们这一辈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大概不会有所改变了。从中学时代开始,就逐渐树立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并且为之奋斗不懈。对人生的感悟,马、恩、列等革命先哲的“道德文章”的感召,加深了对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理解和信仰。“痴心不改”吧!现在不少人称斯大林、毛泽东为“恶魔”等等,而对于赫鲁晓夫那样刻意奉迎、推波助澜的小人却轻松放过。而且,实事求是(现在善于添油加醋、无中生有的人太多了)地讲,斯大林、毛泽东也有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斯大林拒绝用德国元帅换回自己的儿子,现在的领导人都能做到吗?斯大林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贡献,难道能抹杀吗?。。。。。。
    
     噜噜嗦嗦说了很多,耽误了你的宝贵时间,心里不安。祝愿你工作顺利,事业有成。
    
     我不会打字。这封信是请我的学生帮忙打的。我的学生对我都很好。
    
     一个支持博讯的老人----姚国祥
    
     2007年4月13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的回忆/姚国祥(方法)
  • 抚顺市公办幼儿园的一场灾难——再一次上书抚顺市领导、国务院办公厅以及中央十部委/姚国祥
  • 姚国祥:从两则新闻说起
  • 民心不可侮!——介绍有关教育部张保庆副部长的一组材料/姚国祥
  • 前高级讲师姚国祥:请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再说我国教育
  • 陈至立国务委员、周济部长:你们能为困难群众做什么?/姚国祥
  • 一个高级讲师的呐喊:但愿不要走过场─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姚国祥
  • 给《再谈我国的教育》补充两份材料/姚国祥
  • 前校长、高级讲师姚国祥:再谈我国的教育(触目惊心)
  • 高级讲师姚国祥为教育投入等问题上书温家宝总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