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改的两大基础——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一)/周巨川
(博讯2007年4月13日 来稿)
    王力雄更多文章请看王力雄专栏
     (注):文中问答仅为一种写作方法,并非真实对谈
     (博讯 boxun.com)

      问:你怎想到和王力雄先生交流?
      答:记得几年前和王先生曾有一面之缘,后又偶有电话简谈。对王先生的了解,主要还是通过网上,王先生的小短文,实为一篇篇浓缩的精品,令我受益多多,在这里真应该首先对王先生表示感谢!
      我一向自信观念比较超前(也可能是偏执,究竟如何,只好让时间来鉴定了),自上网八、九年来,绝少遇到知音,看到王先生在相当多问题上和我想到了一起,自然很感兴趣,于是便产生了和王先生进一步交流的欲望,试看目前和王先生有分歧的地方,日后是否也能达成共识。
    
      问:既如此,你何不找到王先生私下交流?
      答:由于所要讨论的问题,也是目前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所以公开出来,大家一起探索嘛。
    
      问:若看不到王先生的回应呢?
      答:在学术上,谁也无权要求对方一定回应自己,若王先生觉得我之所论不值一顾,一笑了之也就是了。
    
      问:与人交流,最应严防还没搞清对方就乱放一通,你觉得已理解王先生了吗?
      答:人与人相互理解(尤其在学术上)是相当困难的,我们只能尽力减少偏差;另外,在交流过程中,一旦发现有误解对方之处便应尽快矫正,也只能如此了。王先生的文章,我每篇必看,有的已看了几遍。我在自己的网站(http://zxwh.cc333.com 21世纪新共产主义者俱乐部),收集了王先生许多文章,如有谁想找王力雄全集(http://zxwh.cc333.com/cgi-bin/index.dll?column6?webid=cc333&userid=2242535&columnno=4&pageno=0),到我的网站来看,兴许比别处更要齐全一些(顺便在这里为王先生和我做个小广告)。
      由于需要和王先生探讨的问题较多,涉及面也较广,一次完成太长,故决定以随笔方式,分成一篇篇小短文来写,这一点也是受王先生启发。
    
      问:这开局第一篇你想和王先生讨论什么?
      答:讨论一下政改的两大基础。
    
      问:依你看来,这两大基础是什么?
      答:其一是:探索并制定出由现存专制政体和平、稳定、安全地转型到民主政体的总体方案;其二是:酝酿并建立起和转型后的民主政体相适应的意识形态系统。
    
      问:前面一条容易理解,这后一条也是必须要完成的吗?
      答:必须完成,否则转型后的民主政体“立不住”。
    
      问:此话怎讲?
      答:这些年,人们多在谈论传统马克思主义这有错、那不对,却对马学中的一些精辟思想鲜见提起,比如——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必须相适应——的原理......
    
      问:那么在你看来,什么样的意识形态和民主政体相适应?
      答:应该是一种:倡导人权平等的、统一的信仰。
    
      问:民主不就是人民大众当家作主吗,与人权平等何干?
      答:民主是人民大众当家做主不假,但要分怎么做主了,若是那种多数人对少数人操“生杀予夺”大权,还是民主吗?如果一种制度,多数人认可是民主,少数人视之为专制,还叫民主吗?所以说,只有那种人权平等、“谁也不专谁的政(制)”的社会,才是人们心目中的、真正意义上的民主社会。
    
      问:统一的信仰是否指信仰一元化?
      答:不错,比如有些国家全民信佛,是佛教信仰一元化;我国改革开放前一直是全民信仰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信仰一元化;此外,如果一个国家绝大部分人持一种信仰,少部分人持多种信仰,比如美国百分之九十五的人信奉基督教,也可看作信仰一元化国家(也即“有主流信仰的国家”。在这类国家中,少数人持有的非主流信仰受着主流信仰的制约,对政治格局产生的影响有限,因此可以忽略不计)。
    
      问:信仰本身也有专制和民主之分?
      答:当然,比如儒教中有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说,为封建等级制提供依托,属专制信仰;马克思主义赋予了无产阶级对非无产阶级实施专政(制)的权力,是一种宣扬人权不平等的学说,也属一种专制信仰。主张人权平等,是民主信仰的标志,比如“目前”西方国家的基督教信仰(在历史上,基督教曾有极端专制的一面,比如迫害伽利略、烧死布鲁诺等。经过几个世纪的演变,如今西方的基督教已为其民主政体提供了很好的意识形态依托,但在对待异端——比如伊斯兰世界——的态度上,至今是否还存在专制倾向,尚需讨论,此问题非几句话能说清,这里暂不多论)。
    
      问:信仰多元化是什么形态?
      答:多种持不同信仰的群体在人数上、政治力量上以及社会影响力上相差不甚悬殊,为信仰多元化,目前我国恰好正处在信仰多元化时期。
    
      问:信仰多元化一定和民主无缘吗?
      答:未必,如果各信仰群体能在人权平等问题上有很好共识,也能和民主政体吻合,但“质量”应该说“远逊于”民主信仰一元化;如果缺乏共识,则注定与民主无缘,因为一个国家如同一个人一样,只能朝一个方向走,不能多路并行,见解各异的诸信仰,每种提供一条路,多种信仰就是多条路,听谁的?于是“只好听权力中心的”,这就好比一群人,大家七嘴八舌、无一定见,就只好违心听一人的,因此可以说,信仰多元化(且无人权平等共识)是民主的大敌,如果在此种情况下硬要弘扬民主、放松约束,结果只能导致国家分裂。
    
      问:目前有些人,主张宁愿国家分裂,也要推行民主,对此你怎么看?
      答:在一定历史时期内,一个国家或民族追逐自身利益最大化,是“社会规律所致”,不失为是合理选择,而国家统一甚至版图扩大,才能代表利益最大化方向;反之则反,主张为实现民主不惜国家分裂,是一种违逆“天道人心”之论,必遭普遍唾弃。
    
      问:还有一种思潮认为,自由化必将使信仰呈多元状态,因此为捍卫自由必须坚持多元化,这对吗?
      答:我国改革开放前一直实行的是马克思主义专制信仰一元化(无产阶级对非无产阶级的专制),民主人士高举着信仰自由大旗,冲破了这种一元化,实现了多元化,算得上是一丰功伟绩,但目前的多元化绝无给民主政体提供依托之功能,维护这种多元化,相当于“维护一盘散沙状”,无意中帮了民主的倒忙。目前需要做的,应该是尽快“超越”这种多元,在坚持信仰自由的基础上,向着建立统一信仰(实现民主信仰一元化)的目标挺进,或至少也要在各信仰群体间努力“整合人权平等观念”,以期尽快达成共识。
    
      问:听你话里话外意思,好像民主肯定优于专制,而且没的商量,实际是这样吗?
      答:不尽然,其实民主与专制不是先进与落后的标志,只不过是治理国家的两种方法,就好像哲学上的唯物与唯心不是先进与落后的标志一样......
    
      问:怎么,难道唯心能比唯物更先进?
      答:当然啦,如果拿现代的唯心思想体系和古代的朴素唯物论相比,那个先进?反之亦然,我们今天的唯物论思想,也肯定比人类早期的唯心思想先进,不是吗?
    
      问:你的意思是说,先进的民主当然优于落后的专制,但反过来,先进的专制也能优于落后的民主,是这样吗?
      答:是的,比如把我们中国今天的专制和古希腊的奴隶主民主制相比,那个先进?
    
      问:要这么说,你若能想出个好办法,现在就把我们中国的专制体制改造成优于目前西方民主的政治体制,那些热衷于专制的人们一定会高兴得不亦乐乎,肯定大力支持,实现起来会容易得多,岂不美哉美哉!?
      答:这不现实,因为“目前”整个人类历史发展的大趋势是民主战胜专制,世界各国都在朝这个方向转变,岂能违背之!
    
      问:那么优于民主的专制何时才能出现?
      答:那得等到“遥远的将来”,在全世界都实现了民主后,民主,将作为全人类统一的政治制度而走向极度辉煌,到那时,人们生活得太自由了!太幸福了!但“无可奈何”的是,辉煌的顶点将注定是衰落的起点,就好像一个人爬到山顶无处可去,只好选择下山一样。过度的自由、幸福,将使未来人的“整体素质迅速蜕变”,变得“目空一切”,变得“无法无天”,整个社会秩序大乱,到那时,哪里实行了专制,哪里就能安定、祥和,人民就能幸福,于是乎,为了人民大众的利益,不惜抛头颅撒热血的“专制斗士”们就会纷纷出现,和我们今天的“民主斗士”们一样......
    
      问:你是说,若按我们今天的眼光论,那时便是“反历史”?或者说,整个过程是“天道大轮回”?
      答:不错,我们是生活在这个大轮回圈里的生物,不可能超越其外。好了,这个问题到此为止,不然就跑题了。
    
      问:好吧,言归正传。那么在你看来,目前中国的各信仰群体在人权平等问题上是否有共识?
      答:这个问题不难搞清,你亲自去问问当下的各家各派便知道了。可以这么说,如果我们把有比较成熟民主信仰国家的意识形态比作大人,那么我们中国目前的情况恰似一群幼儿园的孩童,只要稍微放松管束,就会乱跑、乱闹,惹出事端,这是专制制度在我们这个国度里还能继续苟延残喘的重要原因之一。
    
      问:你是说,我们的民主意识形态还很欠成熟?
      答:是的,十分的欠成熟。
    
      问:那么问题如何解决?
      答:只有一个办法,即是:在此基础上,探索更高级、更深刻的新信仰(民主信仰),为日后建立民主政体奠定基础。
    
      问:目前西方诸多国家已经有了很成熟的民主信仰,我们“全盘”引进来,行否?
      答:如果能行,当然这是最抄近、最便捷的了,只可惜不行。
    
      问:为何?
      答:我们打个比喻。好比说西方人的大脑是个容器,里面满满装着核桃(基督教、天主教信仰),而我们中国人的大脑容器,里面却早已装着栗子(易学)、枣子(道学)、花生(儒学)、杏子(佛学)以及李子(马克思主义),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多少空间再装核桃?就算有的人装下了,而且核桃数量达到和西方人一样多,就能产生同样的效果吗?
    
      问:你是说,就算有的中国人对基督教的理解已经达到了西方人的水平,也还是和西方人不一样,因为我们脑子里还有其它诸多学问?
      答:一点不错,而且这其它诸多学问和基督教思想还不是天然就能“融通”的,这么一来麻烦可就大了,不把这些林林总总的宗教、主义充分“梳理”好,那更高级、更深刻的民主信仰体系也就甭想整出来。
    
      问:照这么说,我们的大脑比西方人丰富许多,反倒成麻烦了?
      答:这一点不奇怪,世间万物都有这种“相对性”,比如说财富能给人带来幸福,但你看今天的人们能比财富很少的原始人幸福多少?同理,知识能给人带来智慧,但如果知识很多,而各个“知识系统”间不能“融汇贯通”,照样会把大脑搅个一团糟。
    
      问:我认识一位“狂热的基督徒”,他认为基督文化已经涵盖了中国传统文化所有的优点、精华,只要掌握了基督文化,就没必要再提中国传统文化了,好像他的大脑在装核桃的同时,把原有的中国传统的东西统统挤出去了,对此你怎么看?
      答:这样的人我也认识几位,不过是些极其肤浅的人,他们原本就对中国传统文化没多少理解,此等人不足与论。
    
      问:既然我们的大脑不能完全被基督文化占据,那我们建立民主信仰体系,就只有“奋力”把我们已有的全部知识系统充分梳理好这一条路了,这么一来难度也忒大点了吧!?
      答:没有别的好办法,也没有什么捷径,而且谁也帮不了我们(西方人不可能有这种能力),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问:这老天爷不是成心难为我们吗!?
      答:这确实是历史给我们中国人出的一道“天大的难题”,不过也似乎同时预示着,这是“天道”要求我们中国人必须完成的“重大历史使命”,这是挑战,也是机遇,此举决定着中华民族的未来。
    
      问:如果我们完成了这个使命,当如何?
      答:中华民族将成为当今世界上文化最先进的民族,未来“世界的中心”将因此而发生由西方向东方(以我民族为核心)的转移,全人类也将最终统一于华夏文明......
    
      问:打住吧你!越说越没谱了,难道西方人就不能迎头赶上?
      答:几乎没有希望,因为他们没有我们的文化传统,而这不是一时半时能改变的,就像我们现在没有他们的文化传统,很难一下子掌握他们的文化一样。
    
      问:你先前好像写过一篇名为“历史只给中国人留了一条出路(http://zxwh.cc333.com/cgi-bin/index.dll?page6?webid=cc333&userid=2242535&columnno=1&articleid=395)”的文章,里面说的也是这个内容吧?
      答:是的,那大约是两年前的事了。
    
      问:完不成这个使命,中国就真的没希望吗?
      答:没有民主信仰体系,民主政体就没有精神依托,怎能立得起来?就算人为立起来,又怎能稳定得住?搞不成民主改革,那中国未来的希望又能在哪里?
    
      问:东欧诸国以及前苏联没经此事,不也实现民主了吗?
      答:这些国家的文化传统,原本就和民主没有太大抵触(前苏联人先前信奉东正教,属基督文化系列;波兰人原信奉天主教,也属基督文化系列;其它东欧诸国也大抵如此,不细谈),而这样的先天条件,是我们中国所没有的,我们有的,却是极其厚重的专制文化传统。
    
      问:就中国民主信仰的“初建(我国始终没有民主信仰)”问题,王力雄先生的文章里可否有过论述?
      答:据我所知没有(一些文章里有类似的零星表述,给人的感觉不是很明确,这里不详细列举),当然,也可能是我还没发现。
    
      问:他的“递进民主—中国的第三条政治道路”里主要讲了什么?
      答:按我理解,主要针对的是中国如何民主转型,他的“递进民主”,是一种“精致”的转型设计方案。
    
      问:也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政改两大基础中的第一条了?
      答:基本是吧。
    
      问:这第一条和第二条相比,难易如何?
      答:我以为,第二条(民主信仰建设)比第一条(转型设计方案)难度要大得多,甚至用九比一形容亦不算夸张。
    
      问:就是说,即使王先生的递进民主设计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也不过是完成了政改准备工作的十分之一?
      答:我是这么看的。
    
      问:那么在你看来,民主信仰建设达到什么程度,才能确保转型顺利成功?
      答:如果“新的民主信仰”能够普及到全民,是最最理想的,可以说万无一失。
    
      问:次之呢?
      答:普及到知识阶层也可。
    
      问:再次之呢?
      答:知识精英阶层要达成共识,这是最低底线,不能再低了。
    
      问:若这些都没能实现,会怎样?
      答:那就相当危险了,只能“侥幸企盼”在转型过程中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不可思议(希望极其渺茫)”的大转变了。
    
      问:假如这种大转变最终也没出现,如何?
      答:那就必须赶紧“收手”,退回到未改革前状态,否则就要面临失控。
    
      问:失控会如何?
      答:在中国,恐怕没有人比王先生更清楚改革失控的后果,我这里就不多说了,有时间你看看王先生的有关文章,以及他写的《黄祸》。
    
      问:管他呢,先把民主政体建起来,而后用武力强行维持秩序,等着人们思想观念慢慢“适应”,不行吗?
      答:意识形态混乱导致的动荡、冲突,绝不会仅仅发生在政党间、民众间,军队也在其内,如何能保证有一支始终如一的、忠实维护大局的武装力量存在?
    
      问:这么说别无选择,只能事先做好意识形态的准备工作了?
      答:这应该是推动政改最主要的工作,比设计民主转型方案重要得多。
    
      问:先不奢望太高,就拿最低底线来说吧,如何才能使新的民主信仰诞生并在知识精英阶层达成共识?
      答:假如有那么一天,我国那些一流的易学家、道学家、儒学家、佛学家、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左派、右派)、基督学家、伊斯兰学家们能够聚在一起,目的不是为了宣扬自己的宗教或主义,而是专题探讨一种让大家都能接受的新的学说或曰思想体系,那么无论其结果如何,都可以说是“我国民主改革史上一重大里程碑”式的事件。此路虽然极其艰难、极其漫长,但只要我们开始走了,迈出第一步了,成功就有了希望。
    
      问:达到这一目标就能保证政改成功?
      答:万事没有绝对,还要看其它方方面面做的如何,但有了这么一个由先进信仰武装起来的、代表中国最高权威的、代表中国最高智慧的“政治核心”群体,中国人就有了“主心骨”、“定心丸”,“歪门邪道”就不会得逞。
    
      问:但愿能成功吧!总而言之,你的看法认为,王先生的递进民主设想太过于偏重民主体制的构思,对意识形态因素考虑严重不足,而缺失了这一块儿,无论构思得如何完美,如何天衣无缝,最终也难成大气,是这样吗?
      答:我是这么看的,不一定对,不妥之处还请王先生指正。
    
      问:还有其它要说的吗?
      答:这一章就到这吧,其它还有许多问题要和王先生讨论,好在不急,慢慢来。
    
    
    作者:周巨川
    网址:http:zxwh.cc333.com(21世纪新共产主义者俱乐部)
    通讯地址:北京海淀区香山北营七号
    邮政编码:100093
    宅电:010-62592474
    手机:1312024699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梅西的学术讨论会到蜂巢的绿色对话(王力雄访问纽西兰之二)
  • 王力雄:我要走出大山(图)
  • 王力雄:拉萨到上海的火车(图)
  • 王力雄:为何民对官一味唱反调
  • VOA专家评论:台湾是大陆的民主课堂/王力雄
  • 民主键盘:回复王力雄先生有关“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 王力雄:文化大革命的启示
  • 王力雄:中国从文革得到什么?
  • 民主键盘:读王力雄“以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 王力雄:松赞林寺见闻(图)
  • 王力雄:达赖喇嘛呼吁扭转恶劣风尚
  •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 王力雄:枪杆子已经不能出政权
  • 中国著名作家王力雄 :《新疆追记》
  • 王力雄:赵紫阳的等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