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副部级”的大学,当然没有世界级的
(博讯2007年4月11日 转载)
    
    
     今天,人民网有《我国无一所大学排名进世界前100》的文章,和一位大学毕业的同事聊到此事,该同事立即脱口而出:“中国的大学,最高级的才是副部级,当然不可能是世界级的!” (博讯 boxun.com)

    
    细想这话儿也对。中国大学关注的是自己的级别,被学者们指责的“大学衙门化”现象不仅在计划经济年代有“合理”存在的依据,就是改革开放这么多,市场经济虽然搞了“教育产业化”却没有减慢“大学衙门化”的步伐,据今年两会传递出来的消息,许多代表委员还要求将教师正式列入公务员队伍,据称这才是重视教育。重视教育叫了这么多年,中国的大学还像是个娃娃与别国大学争座次,只可惜不能动用中国的行政国力量来排个中国大学都在前面的座次。
    
    大学最高就是副部级,能能像机构扩超编、官位膨胀一样也搞多个副国级呢?(当然,搞国际级我们一国的行政权力可能难以定夺)有人也许认为这就可以提高大学的竞争力。但是,为什么偏偏没有行政级别的大学都是世界级的?这个问题难道不值得我们反思?我们高校的管理体制难道就非得要搞副部长、正厅级这样的官本位的东西?如果搞了有益处,为何大学却至今还不能进入“世界级”呢?重视教育难道就非得将教师列为公务员吗?
    
    事实上,中学和大学的老师与同等资历、级别、工龄的公务员相比,收入明显会多,只要家庭中双方一方是教师、一方是公务员的都不会否认这个事实。当然,公务员中一些人有“灰色收入”或可以更多的贪污受贿,但是,学校全部列入公务员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可以这样说:“大学行政化”或者说是“大学衙门化”是中国的大学缺乏竞争力的根本原因。
    
    应该说,上周中国科学评价研究中心发布了“世界一流大学竞争力排行榜”,也仅是一家之言,也不能算是最权威的东西。但问题是,那一家搞的世界大学排行榜,有中国大学进入前三名甚至前10几名的?没有!为什么没有,就是中国的大学搞的是大学行政化,行政完全操纵了学术,学术论文、职称评定、科研经费的划定,都得讲究“官本位”,都得有行政操控,因此,大学根本出不了真正的大师!
    
    没有大师的关键又是没有大师级的校长。大学行政化,校长是由官方任命,他只对官方负责,捧的是铁饭碗,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你爷,爷还可干公务。在上个世纪50年代未期,就有人提出过外行不能领导内行,被斥为右派言论。当然,一概貌而论地说外行不能领导内外是不对的,但是,大学校长都是行政官员来当,熟悉了,内外了又换个外行来,这领导的能力就这么神?这学校还经得起这样的瞎折腾?
    
    大学有了副部级而没有世界级,但是大学中的人却不用担心,因为连教育部都一再重申,大学不会是第二个国有企业,不会破产,即使是无法偿贷款了,他还会说固定资产新增了多少多少,国家还要承诺加大投入。即使教职员工相当于学生数量了,他还在搞行政扩编,增加工资和福利收入。你想想,任何事物都有从小到大,生长壮大到死亡的过程,惟独中国的大学都没有一个“死亡”,都千秋万岁,你叫他如何有危机感、如何有忧患意识,如何有竞争力?
    
    大学有了副部级,大学就少了人文气息、科研气息和学术气息,就多了官本位意识,多了急功近利和行政化、衙门化、等级化,教师们还会坚持去更好地教书育人,坚持正派做人,默默无闻地做学问,那就只有是凭自己的良心了!
    
    大学都行政化了,大学生们的毕业有没有工作,它还能不像衙门一样,将他们这个衙门推向别个衙门了事?“找政府去”---此事不归我管;到西部最艰苦地方去- --那里最好找工作;自谋职业去---应该转变就业观念。一个大学的名气,它的竞争力,不就是靠培养出的一届又一届的大学生来说话的吗?
    
    大学都副部级了,你叫他的学生有几个能干到副部级的?!
    
     科技时空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世界一流大学排行榜:别总打着大旗唬人
  • 新手酿悲剧 杭州19岁女大学生撞死一男生母亲
  • 十字路口的中国大学体制
  • 大学的责任在于塑造有思想的公民
  • 我养不活自己,该去卖身还是自杀?/女大学生自述
  • 南京大学教授景凯旋:金牌不等于奥运精神
  • 张鸣:大学校长就是县太爷
  • 张鸣被撤职凸显的是中国大学的堕落和悲哀/亦忱
  • 北大教授:大学就是大学,没什么副部、正厅级大学 (图)
  • 钱倒是小事,作为教授的于丹和我们时代大学的耻辱
  • 并非危言耸听:中国哪所高校会成最先倒闭的大学?
  • 张亦忱:鸣现象:中国的大学里能容得下有风骨的人吗?——关于张鸣在人民大学呆不下去的感想
  • 南京中医药大学贪污:大陆向港澳输出腐败
  • 张鹤慈:仍然是清华大学政治辅导员的胡锦涛
  • 打扫卫生是当代大学生唯一技能
  • 大学成本核算不能是教育部的独角戏/邓海建
  • 余杰:大学的危机与人文教育的缺失—在斯坦福大学中国学生会的演讲
  • 一个大学老师眼中的中国法官:他们令人厌恶!
  • 知识时代的挑战vs大学的传统价值/肖雪慧
  • 一周新闻聚焦:张鸣事件暴露了中国大学是行政化、官僚化的衙门体制(图)
  • 赖昌星想打工当农民 三子女均在上大学
  • 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女子坠楼身亡 上身只穿文胸
  • 北京大学否认每年接待费相当于一省规模
  • 中国许多大学拖欠巨额贷款或面临破产
  • 一缺钱就贷款——吉林大学欠贷30亿事件调查 (图)
  • 高耀洁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演讲(图)
  • 加广新闻:人民大学政治系主任张明被解职
  • 华南理工一大学生猝死 疑因熬夜疲劳所致
  • 中国教育部长否认部分大学将破产
  • 厦门大学20名研究生被勒令退学
  • 西北工业大学副校长17岁儿子遭亲戚绑架
  • 南昌大学“中比文化交流中心”隆重揭牌(图)
  • 内地与香港一流大学之比较——以人大和科大为例
  • 台湾政治大学研究员: 胡锦涛讲话让台湾汗颜
  • 疯狂贷款建大学 大陆教育实堪忧
  • 17年大陆大学收费提高了25到50倍
  • 胡锦涛在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的演讲(全文)
  • 我的"公民表达" / 贾西津(清华大学教授)
  • 盐城杨集镇惊天丑闻:大学生女志愿者惨遭凌辱
  • 一个女大学生致胡锦涛的血泪控诉信
  • 山东师范大学克扣学生助学金
  • 湖北荆州醉酒警察将大学生脑浆打出死亡,引发学生暴动
  • 山东大学附中遭遇暴力拆屋,师生和家长怒不可遏/李昌玉
  • 一个女大学生跳楼自杀-家长的血泪控诉!
  • 潍坊警察打残就餐的12名大学生:图片(慎入)(图)
  • 潍坊警察打残就餐的12名大学生,警方颠倒黑白
  • 系列奸杀案-救救山东理工大学!
  • 辽宁师范大学法学院教师对江必新等19位人大代表的质询
  • [求助]村委会乱收费百般刁难,大学生被逼无奈上吊自杀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华北电力大学(保定)假期宿舍楼停止供电
  • 控诉云南大学的无耻罪行
  • 严正控诉云南大学的无耻罪行
  • 教育部文件暴露惊天骗局:大学在如何非法牟取暴利!
  • 南京大学女研究生被省外办主任王华强奸后反被诬陷,受害人生命受威胁
  • 天津大学房管科长卢绍棠说:在天津市没人告得了我,没人管得了我。
  • 家产被夺,一个女大学生的悲哀呐喊!!!
  • 大学生杨涛在“严打”被抓打死在派出所
  • 李奇观:致上海师范大学师长和学友的一封公开信
  • (找到新浪及评论地址了)兰州大学生被保卫科长枪击身亡 父母寻访三年无果
  • 兰州大学生被保卫科长枪击身亡:新浪网留言
  • 兰州大学生被保卫科长枪击身亡 父母寻访三年无果(图)
  • 大学生孙志刚命丧收容所 警方送2000元家属未接受
  • 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就孙志刚被毒打致死事愤而撰文
  • 大学毕业生迫害致死, 甘肃警察伪造自杀假象
  • 大学生命丧收容所后续:家属追问死因连遭碰壁
  • 一大学毕业生因无暂住证被收容并遭毒打致死 (图)
  • 痛苦的广州中医药大学教职工—孩子入学要高价赞助
  • 一流大学(清华)的禽兽教授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李少民:大学校长是学术领导还是投机政客?
  • 天理何在!? --警察和黑社会一起对大学教师施暴令人发指
  • 大学生也是人,谁不想同居 ?
  • 美联社关于被迫还的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的追踪报道(一)
  • 对被迫害的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的采访
  • 来自一名受迫害的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的求救信和声明!!!!
  • 大学生被冤入狱28天 经受非人折磨
  • 民办大学生被冤入狱28天 瞌睡时刑警竟用针扎
  • 一个可以合法歧视残疾人的国家:考生怀揣录取通知书却被大学拒之门外
  • 上海交通大学招生黑幕被国内媒体报道
  • 上海学生愤怒揭露江泽民母校-上海交通大学黑幕(2)
  • 上海学生愤怒揭露江泽民母校-上海交通大学黑幕
  • 给江泽民的公开信:我的儿子在兰州大学宿舍被保卫人员枪杀
  • 清华大学藏污纳垢外地学生杯葛
  • 大学生求职路上遇尴尬:我的隐私必须告诉你吗?
  • 大学教师的悲惨命运
  • 小学生冲击政府事件透视:小学学费不合理 大学更离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