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贵州陈世杰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博讯2007年3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尊敬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博讯 boxun.com)

    我是陈世杰,女,1946年7月25日生,汉族,退休职工,住贵州省毕节市新生路33号。
    
    贵州省毕节地区地方政府玩忽职守,有法不依,有令不行,枉法行政,怠行法定职责,该作为而不作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国发(95)28号,黔府发(95)48号等国家法律、法规,侵犯我儿申健的合法权益,致使一个光荣的退伍军人流落社会七年之久。敬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敦促中国政府从速解决问题。
    
    
    一、我儿申健工作安排及事实经过
    
    我儿申健1992年12月应征入伍,在贵州省武警总队三支队一中队服役,历任战士、副班长、班长,1993年荣立个人三等功,1995年12月退伍回原籍。根据国务院、中央军委国发(1995)28号文件和黔府发(1995)48号文件,黔劳局发(1996)第36号文件之规定,毕节地区退伍安置领导小组下发了毕地退安(1996)15号文件,将申健安置到贵州省交通厅毕节征费稽查处工作,毕节征稽处也于1996年6月10日出具接收函同意接收申健到毕节征费稽查处工作,申健接到文件后按时到单位报到。但是万万没有料到,申健到单位报到后,单位一直不安排上班,其理由是申健不属于本系统职工子女,不同意他到毕节征费稽查处工作,申庆林(毕节征费稽查处处长)指示其下属靳天祥、胡家春、王海华把安置文件退回安置办,安置办接到文件后,1997年5月14日作出了"关于退伍军人申健同志安排工作的情况反映"。
    
    根据文件精神和有关领导的指示,要求毕节征费稽查处接收安置申健,但毕节征费稽查处仍拒不接收,为此,申健的合法权益就因单位领导的原因而被剥夺,被毕节征费稽查处拒之门外长达七年之久,其间,毕节地区退安办曾在二00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作出证明,关于退伍军人申健同志安置工作的问题,毕节地区退安办以毕地退安(1996)15号文件安排在毕节征费稽查处工作,至今未作另行安置。但申健依法享有的权利被剥夺,毕节征费稽查处简直就是把法律当儿戏,视我国的《兵役法》为一纸空文,认为其权力大于法律,有法不依,有令不行。作为一个无辜的受害者来说,想当初保家为国,而如今却被拒之门外。对毕节征费稽查处这一不作为行为的违法、抗法行为,我们多次向省政府、向中央及有关部门反映,1998年1月9日时任贵州省省长吴亦侠也亲自签字作出批示(见1998年元月4日批示),要求有关单位按规定解决,但毕节征费稽查处认为"天高皇帝远",视上级的批示为耳边风,唯所欲为,使申健的合法权益被剥夺了整整七年之久。
    
    
    二、申健安置工作的法律依据
    
    根据国务院、中央军委国发(1995)28号文件和黔府发(1995)48号文件的有关规定,"任何用人单位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接收当地政府分配的安置任务。特别是中央和省属有关部门,不允许限制下属单位接收安置任务。"省劳动厅、人事厅、省安办文件,黔劳局发(1996)第36号文件指出"对没有下达任务的中央、省属企事业单位,由所在地的劳动局、退安办统一下达接收安置退伍军人任务;中央、省属企事业单位除接收本系统职工子女外,还应积极为当地政府承担安置任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家居城镇的义务兵退出现役,由县、自治县、直辖市的人民政府安排工作,也可以由上一级或者省、自治区的人民政府在本地区内统筹安排。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不分所有制性质和组织、形式,都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安置退伍军人的义务。…"
    
    
    三、毕节征费稽查处权大于法,有法不依,据不接收退伍军人而于1997年至1998年间无数次安排外来人员调入征稽处工作,其依据如下:
    
    毕节征费稽查处于1997年12月从毕节地区印刷厂调进的汪义康(申处长儿子的战友)、从何官屯调进的吴春江(申处长儿子的朋友)、从大方畜牧局调进的李昌军(申处长的侄儿)、1998年4月从毕节制药厂调进的何玲(毕节地区公安处处长朱世光的儿媳)是否本单位的职工子女,这该作何解释呢?真让人不解,只能说毕节征费稽查处原领导的权力大于法律,是我个人关系没走到,导致我儿子申健从1996年起没有上过一天班,没有领上政府的分文生活费。
    
    
    四、当地政府有法不依,执法不公,视法律法规而不顾。
    
    我与家人于2000年4月向贵州省毕节地区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贵州省毕节地区复员退伍军人安置小组、贵州省交通厅毕节征费稽查处。贵州省毕节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于2000年7月11日下达了(2000)毕行初字第4号判决书,由被告毕节地区复员退伍军人安置领导小组在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三个月内安排申健工作,但没有判贵州省交通厅毕节征费稽查处补发工资问题。我不服,又依法上诉到贵州省高院。贵州省高院于2001年5月22日下达了(2004)黔行终字第10号行政裁定书,撤销贵州省毕节地区中级人民法院(2000)毕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驳回申健的起诉。理由是:申健起诉的贵州省毕节地区复员退伍安置领导小组安置申健到贵州省交通厅毕节征费稽查处工作的行政行为不属于法院的受案范围。就这样使我儿子申健从1996年7月以来没有领上政府的一分一厘生活费。为此我又多次上访到贵州省委、省政府、中纪委、国务院、中共中央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法院均无果。
    
    因贵州省的司法腐败和枉法制造冤假错案导致冤民上访,上访的冤民没有人权,告状无门,法官点火坑害中国贵州省的百姓,上下串通,说假话办假事,心黑手辣,无恶不作,互相包庇和推脱责任。毕中院用压制、剥夺控申权来欺上瞒下计功隐过,恶毒把冤民从经济上拖穷,时间上拖老,精神上折磨垮,最后来个不了了之,让冤民劳命伤财,如此循环。法院是聚宝盆、害人坑,他们串通一气,上级法院要维护下级法院的利益,制造社会不稳定,逼使冤民与政府不和谐的对立局面,逼迫上访多。上访的冤民喊天天不应,叫地不灵,他们祸国殃民,同流合污,黑白颠倒,黑上加黑。
    
    
    敬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敦促中国政府从速解决上述所述问题为谢。
    
    此致
    敬礼
    
    呼吁人:陈世杰
    2007年3月3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