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金芳:為什麼住房是一個“政治問題”
(博讯2007年3月29日 来稿)
     林金芳(南昌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供原創來稿海外首發)
    
     廣州市市長張廣甯在近日召開的廣州市政府常務會議上強調,現階段房價偏高、增長偏快已經成為群眾關注的焦點之一。住房問題已經不單純是一個經濟問題、社會問題,更是一個政治問題。他表示,廣州市將採取綜合調控措施,堅決抑制住房價格過快增長,廣州將不斷改善群眾住房條件出發,努力穩定住房價格,使“居者有其屋”。(《新快報》3月28日) (博讯 boxun.com)

    
    房地產問題是個什麼問題?不管是在學界,還是在輿論,都有許多爭論。比如,北京師範大學教授董藩就曾打出旗幟,聲稱反對將房地產問題政治化;此外,評論者盛大林也認為,不能將經濟問題政治化。房地產市場中的諸多亂相,只是一種單純的經濟問題嗎?
    
    什麼是政治?安德魯•海伍德寫過一本著名的教材叫《政治學》,在書中,作者把政治林林總總地分成了四類:作為公共事務的政治;作為妥協和共識的政治;作為權力和資源分配的政治;作為政府藝術的政治。房地產雖然不是一件純粹的公共產品,但不可否認,住房有著強烈的“外部性”,老百姓只有“居者有其屋”,社會才能長治久安,經濟才能持續發展。住房的這種外部性表明,住房不是簡單的商品,它有著相當的“公共產品”屬性。因此,首先,住房是一種作為公共事務的政治。
    
    一般來說,房地產是一個區域性很強的問題。但是,儘管如此,對於房價,中央政府仍不會坐視不管。這幾年來,從一次調控到二次調控,從國八條到國六條,中央在房價問題上可謂費神費力。但是,中央政府採用什麼調控措施卻一定程度上取決於地方政府。對於中央的宏觀調控,許多地方政府出於自身經濟利益,在執行過程中故意慢半拍,或者乾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地方政府在房價中與中央政府“掰手腕”用得太大,中央政府自然也會進行反制。早在2004年,央行吳曉靈就曾表示,“地方不要和中央博弈,否則會導致更強硬的措施,對大家都不好”。後來,房價問責制度出臺,也正應了他這句話。
    
    可見,在住房問題中,還存在明顯的地方與中央博弈。這種基於不同利益的對抗或妥協,難道僅僅是一個經濟問題?
    
    此外,在目前的房地產市場中,並不是所有的資源都是以市場方式配置。以土地為例,儘管土地出讓存在招、拍、掛等方式,但對於一些帶有福利性質的住房,卻並不一定完全以市場價格出讓。比如經濟適用房,它的建設用地就是以行政劃撥的方式供給,批准的收費專案按國家規定減半徵收,而且,也不是有錢就能住上經濟適用房,經濟適用房的銷售實行的是“定對象、定價格、定標準”。這些都表明,房地產市場不是一種純粹的商品市場,住房資源的配置,不是單純的市場方式,這裏面,還存在國家的政治考量。
    
    居者有其房,這是政府對公眾的起碼承諾,將房地產問題“政治化”,其實,這也不是中國特色,全世界幾乎所有的政府都把房地產當作政治問題來對待。中國社會院金融所博士尹中立曾舉例指出,一些國家甚至把享有住的權利寫入了憲法,如西班牙、荷蘭、葡萄牙、法國等國家的憲法都明確規定,政府應該確民有階層都能獲得住房,並規定政府各部門必須有責任制定住房計畫,以保證下層人民的住房權利。□
    
    (新聞鏈結:http://news.qq.com/a/20070328/000246.htm)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