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书中自有余秋雨?!/少不入川
(博讯2007年3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喜欢一个人可以没有理由,不喜欢一个人可以有无数个理由。和很多没文化的人一样,俺一向看余秋雨老师不是很顺眼,理由一抓一大把。随便列举几个理由和大家来分享一下:
     (博讯 boxun.com)

    首先是余老师一直喜欢摆出各种悲天悯人的样子。我们都知道,悲天悯人这种姿态,除了少林寺方丈和国务院总理,世界上没有几个人可以随便摆的。余老师的这种悲天悯人,背后的意思我总觉得就是:唉,你们这帮不如我有文化的傻逼,要我怎么说你们才好呢......
    
    与之相对应的是,余老师总是喜欢用一些居高临下的说教口吻来批评他眼里那些没有文化的人,比如说在某歌唱比赛中皱着眉头批评一个放羊的民歌手:你怎么连国旗都不认识?我靠,要是他问你母羊怀孕要几个月,你也一样回答不上来。
    
    再有一点,余老师总是浑身上下充满了传承中华文化唯我一人的使命感和醋酸味,动不动就能把身边吃喝拉撒的琐碎事情都联想到中华五千年文明身上去。如果你K歌结束带妞回家,余老师在旁边看见了,多半会和嵇康弹完《广陵散》然后慷慨赴死的样子联想到一起,随之而来就要开始反思魏晋风骨,卖弄历史文化。这要有多累就有多累,要有多煞风景就有多煞风景。
    
    当然我们也可以随手找一些无厘头的理由来不喜欢他,比如象韩寒说的那样,总觉得余老师每天都是在用油条洗脸......
    
    最近余老师有一套理论说是反对一些以作家为主的人大代表提出的设立全国阅读日的提案,并且认为阅读基本上是浪费生命。
    
    其实我看到那些靠纳税人的钱养活的作协作家们也是觉得相当的不顺眼,所以对于这些寄生虫一样的人的提案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感,所以说,有一点我是和余老师比较一致的:没有必要设立什么狗屁阅读日。
    
    问题是余老师出来混这么多年了,自然有其过人之处,趁大家一不注意就偷换概念,把反对阅读日变成了反对阅读,并且一如既然的用一堆看上去很美的理由和术语来论证自己的观点,最后得出一个阅读浪费生命的惊人结论出来。以下是其觉得阅读浪费生命的主要论据,以及大烟贩子俺的反驳。
    “对文化见识而言,更重要的是考察、游历、体验、创造。”
    (你丫有钱到处瞎游历,俺们没钱出去游历体验就只能注定没有文化了?)
    “身在信息爆炸的今天,如果把网络阅读也包括进去(当然必须包括),阅读早已不是一种欠缺,而是一场灾难。”
    (基本上没有看懂丫说的是什么意思?是说可以读的东西太多了还是大家花太多时间阅读了?还是这样读下去就有灾难发生?)
    “孔老墨庄比我们伟大,因为他们的阅读量不到我们的万分之一。”
    (我家有个邻居不识字,阅读量也不到我们的万分之一)
    “我们当代人的脑子已被文化垃圾塞满,即便拥塞的全是精华,也必然导致交通堵塞、营养过剩的死疾”
    (你说的才是精华?别人说的都是垃圾?我就爱看三级片不爱看你这些假清高的书,那又怎么样?)
    
    只有靠写书挣钱的人才会把别人的阅读兴趣上升到一个事关生死存亡的高度,并且要堂而皇之推出一个阅读日。也只有象余老师这种已经在多年前通过卖书赚到了第一桶金的既得利益者才会鼓吹不要读书改玩别的,并且要旗帜鲜明反对设立阅读日。
    
    其实我们这种没有文化的人才不会在乎是阅读重要还是日重要,我们不管那个叫阅读,我们管那个叫翻书。翻书的目的无非是这么几个:解闷,长见识,增加吹牛的资本,了解一下别人的观点,找一些人来骂。书中就算没有一个颜如玉来让我们意淫,我们至少还可以在书中找一个余秋雨来骂上几句解闷。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秋雨:如果中国人都穿汉服那就成了民族主义(图)
  • 余秋雨博客呼吁:请大家帮帮忙,别增加“国家阅读日”了
  • 欲说还休的“余秋雨现象”,折射出某种深刻的悲哀(图)
  • 从余秋雨的嘴硬到于丹的硬嘴
  • 杨明:懦夫余秋雨
  • 亦忱:余秋雨擅长鞭尸,也喜欢为当代中国文化抹“口红”
  • 余秋雨這種中國文化人的政治潔癖/姜澤宇
  • 穷人才骂余秋雨?
  • 胡适一亲属列举事实斥余秋雨
  • 古远清:余秋雨“文革”年谱
  •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陆德明嫖娼 余秋雨剽窃
  • 中国作家富豪榜出炉余秋雨二月河韩寒位居前三(图)
  • 纪念胡耀邦 余秋雨:体现中国良知
  • 胡适一亲属胡子暄列举事实斥余秋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