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河清:海外知识人,请立即声援右派,谴责重庆警方威胁恐吓右派公民!
(博讯2007年3月24日 转载)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博讯 boxun.com)

    黄河清
    因搜集反右50周年纪念文章看到李昌玉先生写的“重庆警察四人登门警告右派签名领衔人蒋文扬”,惊骇莫名。海外知识人应立即声援大陆右派,谴责重庆警方威胁恐吓右派公民!发出声音,动员可能动员的力量,支持帮助大陆右派上书、要求中共认错道歉赔偿。
    
    反右10周年,正值1967文革,右派不可能有声音;反右20周年1977,国家百废待兴,右派也无声音;反右30周年1987,刘宾雁带头为右派正名呼喊,被扼杀于萌芽,胎死腹中;反右40周年1997,右派冤主邓小平去世,国家一片肃杀,右派没有声音;反右50周年,2007,幸有不死的右派老弱病残任众、杜光、许良英等61人发出声音,要求中共认错道歉赔偿。大陆右派响应者众,有浙江、山东、上海、重庆等地右派跟着集体上书。海外《观察》首倡支持,开辟专栏,号呼签名;廿一世纪基金会转载上书签名信,提供便利。但是海外个体知识人,应者寥寥,较之大陆心有余悸的老右派们似乎更加冷漠,令人惶然呆然凄然。
    
    再过10年,反右60周年时,不会有右派折腾了!即使今年,大陆折腾的右派们就说,再过两三年,想折腾也折腾不动了。时不我待,时不再来!值反右50周年之际,逢大陆政改迹象重现之机,有逾古稀愿折腾能折腾的右派在折腾的时刻,我们海外的知识人不要袖手,国际社会关心中国的人士不要旁观,投入到支持右派的行动中来。首先声援重庆右派上书带头人蒋文杨老先生,谴责重庆警方违法违宪、威胁恐吓公民。请诸位联署,请联署时仿效右派写上真名、身份、地区。我们把这份联署信送达重庆警方。不要让威胁恐吓产生连锁反应,形成习惯。“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阿斗尚且记得乃父遗训,况我们乎!不要以为签名没有用,是瞎折腾,对于垂垂老矣风烛残年的右派老人,对于荒漠里的呐喊者,没有回应是最大的悲哀,无异于第二次扼杀。请诸位号呼呐喊,写文章,哪怕一二百字,几十人几百人几千人来写,就会汇成洪流,就会产生影响,就会发出力量。人人沉默、个个闭口——不少我一个,那么,那段人人耳熟能详的名言“ 他们先是来抓共产党,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他们接着来抓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他们又来抓工会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他们再来抓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他们最后来抓我,这时已没有人还被留着给我说话了。 ”就会继续下去!
    
    愿签名者请上签名网:http://www.qian-ming.net/gb/
    
    签名联署者:
    
    刘国凯 文革研究学者、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 美国
    徐 沛 诗人、作家 德国
    胡 平 学者、《北京之春》主编 美国
    陈迈平 作家 瑞典
    徐文立 美国布朗大学教授 美国
    郑钦华 商人 法国
    孙 丰 作家 法国
    郑 义 作家 美国
    鲁德成 (天安门三君子之一) 加拿大
    廖亦武 诗人、作家 中国
    袁红冰 中国流亡作家、法学家 澳大利亚
    王 策 中国自民党民联阵主席 西班牙
    羊 子 妇女运动者、右派王若望遗属 美国
    刘晓波 学者、作家、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中国
    黄河清 自由撰稿人 西班牙
    
    2007、2、21
    
    【首发:《观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姚晓衡:右派的代价--22年任职住院医师创造世界记录(三之二)
  • 物权法,右派索赔和我家房产
  • 姚晓衡:右派的代价--22年任职住院医师创造世界记录(三之一)
  • 物权法,右派索赔和我家房产/ 刘自立
  • “党天下”和“东方红”:右派储安平的儿子和共产党的帮闲/张鹤慈
  • 当年右派公开信促为右派彻底平反
  • 首都15所高校学生坚决支持平反右派/雷霆
  • 右派联署求平反:“煎熬了50年不能再等”
  • 翟鹏举:感受右派—读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
  • 回忆:我的右派朋友李玉滋/林鹏
  • 书海无涯: 一个老右派的二十年/我的一言福祸记
  • 黄河清:最年轻最积极最专注最职业的老右派,邓焕武!—— 纪念反右运动之二
  • 曹长青:在台湾,谁是左派,谁是右派?
  • 戴煌: 我听话成了“右派”
  • 阴柔的左左和阳刚血性的右派的比较分析/永德
  • 声声血字字泪——读叶永烈《曆史悲歌——反右派始末》
  • 張英:反右五十周年祭──實際錯劃“右派”八百萬人!
  • 一个右派子女给中共中央的建议/于仁
  • 左派右派团结起来,共同争取言论出版新闻自由
  • 《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被中国查禁
  • 重庆116名“右派分子”联署要求道谦赔偿
  • 当年的右派致中共中央公开信:应宣布反右违宪予以赔偿
  • 要求国家对右派分子正式道歉并给予经济补偿
  • 上海的右派及其亲属二百人,致函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要求对右派正式道歉并赔偿损失
  • 邓小平秘录:搜集反党证据展开新反右派斗争
  • 关于给“右派”落实政策的最新消息/北清人
  • “右派”幸存者50年后要求国家赔偿
  • 逾一千四百名右派联署要求赔偿损失
  • 草堂读书会:关于右派的研究
  • 中国左右派批评政府经济改革政策
  • 《共产党人》网站被关,右派与左派同时镇压?(图)
  • 反右运动档案解密:实划右派三百多万
  • 重庆“改正右派”呼吁书
  • 从中国煤矿的历史看中共右派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