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死刑执行人数之谜/王光泽
(博讯2007年3月20日 转载)
    
    据估计中国每年8000人被处以死刑,几乎是世界其他各地被处死人数总和的20倍。
     (博讯 boxun.com)

    2007年1月1日,中国将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法院,下放给各地诸侯的生杀予夺大权23年之后被收归中央。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教授刘仁文最近表示,中国自商周以来就是一个死刑大国,随着死刑收归最高法院,中国的死刑数量有望大幅减少。他说,自从1997年颁布新的刑法以来,中国被处以死刑的人数减少了50%,这次死刑复核权收归中央,死刑的数量有望再减少20%,按照这个趋势,中国这个死刑大国的称号有可能得以改观。”
    刘仁文介绍说,自从1949年以来,中国大陆的死刑执行数量一直是一个迷,最高法院从未公布过死刑执行的具体数字,很难得到一个相对准确的统计。在建国之初,由于新生的红色中国遭遇严峻的政治形势,死刑一度成为巩固政权的重要手段。
    以镇压“反革命”运动为例,执行死刑的数字大致还有脉络可循。1977年版《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中,毛泽东在1951年的《镇压反革命必须打得稳,打得准,打得狠》一文中说“应执行死刑”的“反革命分子”“大约不过十分之一”。
    199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四个部门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中称:从1949年初到1952年2月分两个阶段进行的“镇反”中,镇压了反革命份子157万6千1百多人,其中87万3千6百余人被判死刑。
    经济改革开放开始了5年之后,中央高层认为,“文革”结束后,“十年内乱”的后遗症之一,就是滋生了一大批打砸抢分子、抢劫犯、杀人犯、盗窃犯和流氓团伙犯罪分子。1983年7月19日,邓小平在北戴河对当时的公安部长刘复之说:“不能让犯罪的人无所畏惧,‘严打’就是加强专政力量,这就是专政,我们保护最大多数人的安全,这就是人道主义。”他还说:“在三年内组织一次、两次、三次战役,一个大城市,一网打尽,一次就打他一大批。”
    1983年的8月底到1984年的8月底,是中国的第一个“严打年”。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9年8月出版的《中国共产党执政四十年》一书中披露,全国公安机关共逮捕杀人、放火、抢劫、强奸、流氓等罪犯1027000人,检察机关起诉975000人,法院判处861000人,其中判处死刑的24000人,司法行政部门接收劳改犯667000人,劳教人员169000人。
    至于非“严打”的正常年份,中国大陆执行死刑的人数也有各种不同的预计。有位学者根据公开出版的《杭州市人民公安志》中发现,1990年,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武警支队就协助人民法院执行处决死刑犯88人,1991年执行死刑犯为65人,1992年执行死刑犯为64人,1995年执行死刑犯为58人,平均杭州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为71人。杭州市是浙江省的省会城市,此外还有10个地级市,以每个地级市每年40人计算,全省每年执行死刑的数字可能在500人左右。
    刘仁文曾经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学术界一般估计,中国每年大约处决8000名被判处死刑的人。一位长期在河南省从事刑事辩护工作的律师推算,在非严打的年份,河南省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在500人以上,严打的年份更会高达800人左右。他说,如果据此类推,中国有30个省份,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大约在1万人左右是完全有可能的,也有国际组织估计每年中国的死刑数字高达12000人。
    刘仁文说,不管是哪个数字,均可显示中国是世界上判处死刑人数最多的一个国家。
    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根据收集中国大陆媒体公开报道的数据统计结果显示,在2004 年期间,至少在25 个国家有 3797 人们被执行了死刑,至少在64 个国家有7395 人被判了死刑等待执行。97%的死刑执行发生在中国、伊朗、越南和美国。其中伊朗至少执行死刑159人、 越南至少执行死刑64人 。美国则从2003年的65人下降到2004年的59人。在世界上其他国家,死刑是一项公开的数据。在美国,每一起死刑案件的判决与执行,都是本州或者全国报纸的重要新闻,政府的司法信息统计网(http://www.ojp.usdoj.gov)对死刑裁判与执行的数据随时都有更新。
    加拿大环球邮报也曾报道,除了中国之外,世界各地,包括伊朗、越南、美国和沙特阿拉伯等国在内,每年被处死刑的总共大约是400到500人,而中国每年8000人被处以死刑,几乎是世界其他各地被处死人数总和的20倍。
    北京著名刑事辩护律师莫少平曾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他对中国一年有8000人被处以死刑的数字无法确定,这只是一个学术界的估计而已,掌握这个数字的应当是最高人民法院。目前最高人民法院还是把这个数字看做是国家的绝密,一直都没有对外公布被处死的人数。莫少平还指出,死刑数字可以体现一个国家的法律,而中国可以判处死刑的类别也可以反映出依法量刑的轻重和死刑案件的多少。
    一位被选拔到最高法院成为死刑复核高级法官分析说,最高法院以前总是借口全国各地情况复杂不好统计为由一直没有披露全国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但是死刑收归最高法院之后,这一理由很难成立,不排除在死刑实际执行数字大幅下降的情况下最高法院每年发布执行死刑的人数。
    他说,收归死刑复核权就是因为中国的死刑数字过于庞大,面对国际的压力过大,不便公开。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世洲教授也持相同的看法,他说,究其原因,“全国死刑数量统计信息之所以可能对国家安全和利益造成损害,只能是因为数量过大。”(王世洲,关于中国死刑制度的反思《新华文摘》2004年第15期)这种数量过大,导致政府担心国际人权组织和其他国家政府对中国人权问题上的指责,因此,这不是一种理直气壮的表现。
    莫少平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目前有68项可以判处死刑的罪名:“97年颁布新的刑法之后,中国被判死刑的这个罪,这个绝对数是大大增加了,增加到68种,以前是只有20多种。那么现在比较一致的看法是什么呢?应该中国从立法上对死刑的限制应该是大势所趋。比如说,对一些财产型的犯罪,应该减少和停止死刑的适用,还可以增加有期徒刑的刑期以加大对严重犯罪的惩处力度,代替死刑这种最严厉的刑罚。他说,目前中国刑法典中有期徒刑最长的不得超过15年,数罪并罚不得超过20年,这种做法迫使法院在量刑时对一些严重犯罪适用死刑。其实中国可以仿效美国增加有期徒刑的刑期,使其达到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莫少平还说,不公开死刑统计数据不是长久之计。根据刑事诉讼法,对任何刑事案件,无论是否公开审判,都应当公开判决。也就是说任何判处死刑的案件,其裁判的结果都是向社会公开的。所以到底有多少人被判处和执行死刑,是可以根据裁判的情况推断出来的,所谓保密,事实上是做不到的,反而会导致民间的错误推测和失误统计。
    转载于《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死刑制度再度引发关注(图)
  • 彭興庭:“死刑犯自曝前科”改判死缓於法无據
  • 崔書君:春晚時間的長短問題(春晚應改“死刑”)
  • 不判赖昌星死刑:荒唐的承诺/子曰
  • 王童:萨达姆的死刑是新年的礼物
  • 余英时:从陈光诚案和死刑复审看中国法律改革
  • 中国民工庆祝萨达姆被判死刑/你的农民兄弟
  • 林蔚:清理死刑復核權的“灰色地帶”
  • 黄河清:为什么对文革造反派宣判死刑?
  • 金南川:死刑与中国腐败问题(图)
  • 崔书君:死刑變死緩的“兩個凡是”
  • 彭兴庭:死刑何以不死?
  • 废除贪官死刑有违社会伦理
  • 贪官死刑存废之争何以陷入“道德口水战”
  • “废除贪污受贿罪死刑”建议为谁代言?
  • 请我们记住这位死刑犯的冷笑
  • 刘志祥案:死刑+无期+五年再加一个无期,并罚后却变成了死缓
  • 晴续:为什么中国死刑人数居世界之首?
  • 巨贪不死,死刑何用(图)
  • 最高法院:不判赖昌星死刑与司法公平无关
  • 肖扬透露:抑制高官腐败,还得依赖死刑
  • 最高法院出台死刑新规:严禁死刑犯游街示众
  • 六四天网:汉源暴动当事人死刑判决书(图)
  • 最高法院原副院长:死刑核准不开庭事出有因
  • 云南广南特大袭警案犯一审被判死刑 称要上诉(图)
  • 中纪委重申不判处赖昌星死刑 劝投案自首
  • 上海:一男子假冒警员抢劫杀人被判死刑
  •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中国利用死刑犯器官十分慎重
  • 德国之声“死刑不能为政治服务”
  • 周正毅涉开巨额假发票可判死刑
  • 周正毅新罪名可轻可重 重则最高刑罚是死刑
  • 中国两建设银行前雇员被执行死刑
  • 德国之声:中国大量移植死刑犯器官
  • 山西农民王昭利两次被判死刑,第二次上诉后高级法院竟然长达三年不作审判
  • 河北定州一农民被错判死刑 蒙冤23年难昭雪
  • 有争议教会领袖12月中旬接受终审判决,极可能面临死刑
  • 肖扬:中国保留死刑但要慎用死刑(图)
  • 中国称死刑核准权归最高法院行使(图)
  • 狱中难友李毛兴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范子良
  • 广州民警刑讯逼供 致无辜者被判死刑
  • 【案件跟踪】海南交警副中队长吴亚弟持枪杀人被判死刑枪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