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于丹做得不错,但是还远远不够
(博讯2007年3月20日 来稿)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最近各种影视或平面媒体上,掀起了一阵“于丹热”的旋风,比如:由她参与甚至主持的各种广播、电视节目纷至沓来,都获得极高的收视率;以她名义出版的书正在热销,报道说,为了参加她“售书签名会”,居然有人半夜从外地赶来排队:而在网路上所有有关她的各种各样讨论,都有特高的点击参与率。与此同时,她又和当今的所有名人一样,受到来自各方面(包括十个跟她同行的“博士”生),数量和严厉程度、也和她的知名度成正比的批评、非议甚至指责、否定。这种现象除了用“窝里斗”来形容外,再也找不出更恰如其分的词汇来了! (博讯 boxun.com)

    
    笔者完全无意装出貌似公正、客观、不偏不倚的姿态。因为以科学《认识论》的立场和观点来看,这种宣称要“全面、多元、客观、平衡报道社会新闻事件”行为的本质,其实就是站在“天性”一边(不同意者,请先去补一下“中学物理”,弄清“矢量”和“力的合成”等基础科学概念后,再来发表批评意见,以免无心“失足”站错队!),自觉或不自觉地“拉偏架”,是造成今天人类社会越来越向动物世界“接轨”靠拢现实的主要原因!
    
    所以笔者要仗着科学《认识论》和《新人类社会学》理论(以下简称“新理论”详细阐述请浏览新里程碑网站http://www.newmilestone.org/clcb/clcb00.html)所赋予的底气,来尝试从“知其所以然”的层次上,公开评论一下于丹和“于丹现象”。希望于丹不妨身体力行地学学孔子,来个“闻过则喜”或甚至“不耻(不是齿)下问(质疑)”,从绝对属“野者”身份的笔者这里,发现一点快要荡然无存、甚至反而要把“无礼”当有理的社会之“礼”。而不要像其他没有出息的学者、权威或著名读书人那样,面对笔者找上门来的讨教,因为拿不出“真家伙”,所以故作不屑地,在笔者这块主动蹭上门来的活动“试金石”上,因“成色不足”,所以只好“色厉内荏”地挂“免战牌”,在因已经由网路保存而不能窜改的历史纪录上,留下不光彩的痕迹!
    
    笔者认为,于丹的成名和迅速“窜红”,绝不是什么“瞎猫碰到死老鼠”般运气,而是有其主(内因)、客观(外因)必然的因素互动影响下的结果。因为她的确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等,成功的三要素:
    
    首先,当前的中国社会正处在在转型期间,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面临着世界各国虽然原因不同、却一致不希望中国真正强大的“国际红眼病”群起而攻之的压力,需要创造“先安内才能攘外”的环境气氛条件。而社会上却因允许出现不同道德、价值观后的碰撞,产生不安定的危险趋势,急需加入一种强有力的干预力量。所以那种始终强调“和谐、稳定”、却一度被毛泽东由于自己的强势领导不需要、而“打入冷宫”的儒家理论学说,就成了让高层瞩目的首选(天时):
    
    其次,于丹除了家庭幼时就打下的基本国学功底外,在大学时更选修了广播传媒宣传专业,又接触到许多西方新的社会伦理价值观。学成后参加工作,得以学以致用地进入相关行业工作,既具备了真才实学且运用自如能力,又有了“近水楼台”的人际关系网条件。两个条件和客观“天时”的需要加在一起,她的走红,就成了“舍我其谁”的必然(地利):
    
    最后,于丹以近乎“窈窕淑女君子好俅”的“美女”面貌和身份,“鹤立鸡群”般地、出现在强调“男尊女卑”并以男性参与为主的儒学讲坛上。再加上以经济利益追求为主的商业性刻意宣传炒作、吹捧,推波助澜、锦上添花,自然要引起轰动。“物以稀为贵”地、犹如“众星捧月”般,想不红都不可能了(人和)。
    
    由此可见,于丹和于丹现象的出现,完全是一种理所当然的“时势造英雄”结果。在连一个普通的“学生妹”都可以炒成“超女”的时代,由各有所图的上下左右,一起来捧红一个货真价实、才貌双全的女子,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大惊小怪的煽情理由,完全是“山中无老虎”般的少见多怪而已!
    
    而笔者在此之前,之所以要旗帜鲜明地公开支持、肯定她走的道路和方向,一面倒地支持、肯定于丹,完全是因为看过她参加的几次电视节目,钦佩她博闻广记、出口成章、字字珠玑的真才实学。以及认为她在公开场合下,从表象层次上显现的动机和效果,完全和《新人类社会学》理论追求的方向和目的吻合。这在当前受错误社会理论的影响下,中外一片类似“动物世界”的环境气氛中,能把握得住而不轻易随波逐流。和当前盛行的机会主义一窝蜂现象相比,已经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了。
    
    但是必须不客气地指出,于丹本身也是有很大缺陷或不足的。这就是为什么她一旦出名,就像“猪怕壮”一样,马上就要招来许多批评、攻击的主观原因。到不是因为她自身的素质有什么“瑕疵”(这方面起码对没有深入了解的笔者来说,无可挑剔),而是因为她所依据的儒学理论或观点,根本就有“先天性”的缺陷甚至错误,本身从建立伊始,就不具备“无懈可击”的实力,甚至存在连孔夫子当年都没有说清的问题。所以当有人“以子之矛来攻子之盾”般攻击于丹时,只要一触及这种理论的“软肋”,就像自己不能改变自己的遗传基因一样,无论她有多好的口才也是无济于事的白搭。所以最后只有像其他所有以各种错误理论为靠山的读书人一样,故作“不屑和你一般见识”的镇静,并挂起“免战牌”,先把自己定位成屹立不倒的“风车”,来造成挑战的对手是“唐吉柯德”的假象。再由身边的“粉丝”或同门师友出来,以“曲线迂回反击”式的支持,或打圆场式化解来息事宁人了。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新发明”,而是自古以来的儒、道、法、理(学)等家读书人,面对因为只知其然,却说不出所以然的尴尬时,所经常采用的“遁术”伎俩。我们只要祭起毛泽东所悟出、可是连他自己也因为没有掌握可以“以理服人”的科学理论真理,照样害怕面对的“法宝”--认真二字,马上就现出“败絮其中”的原形来了。
    
    这更是全人类社会迄今为止,都没有出现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主社会的关键原因所在,只能不是靠独裁专制来“指鹿为马”地、强行说自己是“民主社会”;就是靠欺骗愚民的手段,学莫伯桑小说“俊友”的方式,拿另外一种不同制度类型社会中可能产生的缺点,来冲淡、掩饰自己社会包括选举在内的丑陋;总之,全都是假冒伪劣的“民主”赝品。因为他们都拿不出一个可以真正发挥人类理性特点来“以理服人”地认识、解释人类自己和自己社会的,科学而正确的社会理论!
    
    那么,中国古代圣贤学者提出来的理论,真有那么多、那么大的错误吗?当然不是。否则以他们为代表的中国文化,还有什么资格用博大精深来自诩?中华民族岂不是真成了假冒伪劣的“优秀民族”了吗?!
    
    其实,如果以认为中国文化是一种“绝对先进而科学的压缩文化”的观点,来认识和解释,那一切问题就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可以认为,中国文化其实是一种以文言汉字为“代码”(电脑术语)形成的,既科学又先进、能够包容其它任何人类文化所不能涵盖的全部人文信息,所以绝对当得起“博大精深”称号的“压缩文化”。只可惜后来以这种代码写成各种学派理论的圣贤学者们,没有同时给弟子和后人,留下“解压缩”的指引(可能他们当时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结果让那些极其精炼的文字内容,反而种下给后来的统治者或朝野读书人,可以根据自己或自己集团利益的考量,来随心所欲、扬长避短地做出解释,更可以左右逢源的祸根。让民族几千年的历史,就在各种“独尊(儒、道、法、理学等诸家)”的轮流上台操盘实践,却全部以失败告终的事与愿违中轮回,至今都跳不出(或不愿跳出)这个历史宿命的怪圈!
    
    而于丹之所以回避面对“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孔子理论的指责,可能就是因为文言文功底不足,忘记区别相邻两个同样的字却有不同的“格”,一为动词、一为名词。要是以此来解压缩孔子的本意,就知道他是想说『处在不同位置上的人(如君、臣、父、子)都要克尽自己定位上的职责或本分。无论作为君王或臣子什么的,各自都要遵守社会道德或礼仪要求的不同行为准则。身为父亲或儿子的也一样。』试想一下,这难道不正是最正确的社会伦理,又何错之有呢?如果以此来要求今天社会的官员,或每一个家庭成员,并鼓励他们身体力行的话,今天还会有如此多的社会问题吗?
    
    其实于丹完全有可能以自己已经具备的实力,和“天时、地利、人和”的有利条件,用“与时俱进”的科学新思维,来跳出旧习惯势力的怪圈,接替已经因年龄而感到力不从心的笔者,把利用“新理论”解压缩中国文化的工作进行到底。以现代文明赋予的能力,将这个博大精深的文化,升级成适用于全人类(不是高等动物)而放之四海而皆准、且可以“以理服人”的科学新“论语”(社会理论系统)来治天下,真正完成中国文化当仁不让的“天降大任”(另一“天降大任”,是赋予西方文化担负的物质文明建设)。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只知道一味匍匐在巨人的脚下唱赞歌,在瞎吹胡捧的同时,顺便去捡食一点他们没有嚼烂的精神之“果”,让自己成了像“黄鼠狼下的耗子——一代不如一代”!
    
    这是完全办得到的,因为我们现在已经站在古代圣贤学者巨人的肩膀上,而且“因祸得福”地,坐享了伟大的西方文化为我们提供了包括电脑和资讯网路在内的、只多不少的物质基础条件。理应替前人弥补上全人类社会因精神文明落后于物质文明,两者不能同步发展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担负起重新迎头赶上的责任。而不是象现在这样避重就轻地,像猪八戒那样,去抢挑西方的“轻担”。客观上等于在世人面前,展现出一付没有出息的“窝囊废”形象!
    
    这绝对不是哗众取宠、血口喷人式的空口说白话,而是有意识观察、分析、总结东西方人类社会实践记录后,归纳出来的结论,研究方法和达尔文提出“生物进化论”一样,只是对象不同,一个是在丛林中和人类有逻辑原则区别的动物;另一个则是已经走出丛林,进入自己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的人类自己。两者科学意义上的高下,已经不言自明了!
    
    如果于丹教授不服气的话,欢迎公开提问题“过招”(笔者的数百篇相关文字,全部保留在《新里程碑》网站(http://newmilestone.0rg),以及部分放在博讯新闻网的《潘一丁文集》(http://www.boxun.com/hero/hero/panyiding.shtml)中,可供参考或从中挑刺。
    
    在这里笔者还要替“新理论”夸下海口:于丹教授可以以她一贯通俗、平实的风格,向笔者提出三个“咬文嚼字”以外的问题,由笔者来公开作答。只要有一个答不上来或不能“以理服人(众)”。就愿当于丹教授的名义“徒孙”。同时请于丹教授只要回答笔者提出的一个“如何以儒家理论来解释公仆说”的问题,由笔者加以公开点评。然后由她自己决定是否愿当“新理论”的“函授弟子”?绝不勉强!
    
    但愿于丹教授不会以对一个“野(孔子求礼的源头)”者的态度表现,来证明自己只不过是中国文化沃土上窜出来的又一颗“葱”而已!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clx/clx93.html)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韩国甚为震撼:于丹令孔子复活,创立文化霸权主义
  • 为《于丹〈论语〉心得》鼓掌
  • 钱倒是小事,作为教授的于丹和我们时代大学的耻辱
  • 听于丹,忆于廉—“学术超女”身世不凡 迅速成名全靠父荫?(图)
  • 大众的认知虚荣过剩和于丹化的《论语》/拔剑白云天
  • 从余秋雨的嘴硬到于丹的硬嘴
  • 非常危险的举动:于丹,一个捡文化垃圾的智者
  • 我看于丹现象/杨雨
  • 我看黎鸣骂于丹/冼岩
  • 芦笛:儒学竟然成了文盲渊薮──从于丹教授闹的笑话说起
  • 田奇庄:请看于丹如何愚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