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志祥刘志军两兄弟:中共既得利益的写照/梁飞
(博讯2007年3月18日 转载)
    作者:梁飞
    
     原武汉铁道分局副局长刘志祥一案曾在去年引起海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刘志祥之所以如此吸引人的眼球,除了因为他能够在罪行累累、十恶不赦的情况下苟全性命,更因为他和中国现任铁道部长刘志军的特殊关系。刘志祥的锒铛入狱使得刘志军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一时间,网络上各种有关刘志军的传言可谓是沸沸扬扬、铺天盖地。但不久以后,很多负面消息便被人为地过滤掉,据说,这是因为刘志军害怕影响他在十七大后的政治走向而向有关部门授意的结果。 (博讯 boxun.com)

    
     不是因为刘志祥的东窗事发,或许,刘志军也不太引起人们的注意,即使他的仕途有着令很多人羡慕不已的平步青云。刘志军不但努力践行“一人得道,鸡犬飞升”的官场传统,对自己的亲戚大加提拔,而且对自己的家乡也是格外照顾,他在武汉铁道系统任职期间,就经常将整车的物资拉到家乡分给父老乡亲。所以,即使很多人知道刘志军在官场上和生活中劣迹斑斑,但出于老乡情谊,一般都会对外界三缄其口。
    
     中共对官员的经历描述一般都会有文化程度或者学历的介绍,如果是名牌学校毕业的,也往往会作为一种荣耀直言不讳地写入简历。刘志军的官方简历中称其拥有“研究生文化程度”,只要是对中共的宣传惯例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这种文凭都是后来因为升迁的需要而走过场弄的。据和刘志军关系密切的人士在网上透露,刘志军其实只有初中文化,而且他的祖上在毛泽东时期曾被打成“首恶分子”,他的仕途通达主要是因为其前妻家的良好政治背景。
    
     刘志军出学以后一直在农村种田,农闲时期还得和正常的劳动力一起出去干一些当时被认为是农民份内的苦差事。直到1972年,刘志军才开始进入铁道系统工作,就因为有几分口才和写得一手好字,并且长于溜须拍马,他便得到了某些铁道基层干部的赏识,在有了和级别比较高的铁道官员接触的机会之后,他又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位黄姓铁道分局局长的乘龙快婿。因此,他在铁道系统的仕途便畅通无阻。虽说有了被人提拔重用的幸运,但刘志军仍然难免寄人篱下的感叹。
    
     刘志军第一次婚姻完全是基于对权力的欲望,自然而然,他对其岳父的应允也就成了一种赤裸裸的媚上行为,甚至是一种特殊交易。眼看其岳父老之将至,他便开始在外面和一些女人有了暧昧关系,他的第一任妻子黄金娥虽然长得貌不惊人,却不乏自知之明,她明白她只是刘志军的一颗棋子,但她还是希望努力维系这种名存实亡的婚姻。面对刘志军的沾花惹草,她只得听之任之,并放言:“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不离婚。”即使其妻对他如此宽容,刘志军仍然在其岳父离任之后将妻子弃如敝履。
    
     刘志军选择和第一任妻子分道扬镳并非因为他找到了真正的心仪之女,而是发现了更能实现自己权力梦想的垫脚石。离婚之后,刘志军很快就和湖北省军区的一位孔姓司令员的女儿走进了结婚礼堂,第二任妻子虽然也是相貌平平,但刘志军却表现得满不在乎。直到那位孔姓司令员时过境迁,刘志军才原形毕露,又义无反顾地将第二任妻子抛弃,这一次,妻子没有生孩子再度成为他离婚的最好理由。此举令他这位曾经显赫一时的岳父怒火中烧,岳父一气之下,便想凭借他尚存的一些社会关系将刘志军扳倒,但当时的刘志军已经是树大根深,不动用中央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以将他撼动。
    
     刘志军在岳父的牵制下官位不但没有下降,反而越升越高,他在沈阳铁路局局长的任上,凭借自己老到的溜须拍马本领得到了时任铁道部部长韩杼滨的高度赏识,于是,他便坐上了铁道部第一副部长的交椅。韩杼滨有着浓厚的“上海帮”色彩,在刘志祥案尘埃落定之后,刘志军照样在铁道部部长的位置上岿然不动,显然这是“上海帮”人马包庇的结果,加上刘志军和李鹏的亲密关系,现在刘志军可以说是“左右逢源”,即使民怨再大,都对他无可奈何。
    
     “英雄难过美人关”,刘志军一次因病住院,邂逅了一位铁路医院年轻漂亮的女护士,因为仰慕他在铁道系统的权势,很快,这位女护士便对刘志军投怀送抱。据说,刘志军此类风花雪月的故事还有很多。刘志军在和第二任妻子离婚以后,最终觉得作为位高权重的铁道干部没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妻子会有失身份,于是又娶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为妻。然而,极为可悲的是,第三任妻子在生儿育女方面仍然不如人意,据知情者透露,生了一个怪胎,他家乡的老百姓称之为“蛇伢”,这个畸形婴儿后来被活生生地扔掉。
    
     中共官场流行这样一句话:“一朝有权在手,不用过期作废”,毫无疑问,在中共官场里面已经摸爬滚打多年的刘志军也不可避免地沾染上了这种坏思想。刘志军凭借他在铁道系统一言九鼎的“威望”,不断地提拔自己的亲戚在铁道部门担任重要职务,刘志祥便是其中之一。现年50岁出头的刘志祥和刘志军一样,学历也不高,就因为刘志军在铁道部门的显赫地位,他便“近水楼台先得月”,从一个普通的铁道工人做到了铁道分局副局长。刘志祥在任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期间,有恃无恐地进行倒票活动,并垄断铁道基建项目,不遗余力地疯狂敛财。
    
     2006年4月30日,刘志祥被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多项罪名判处死缓。刘志祥能够免死,无疑是因为刘志军在起作用。刘志祥案本应以涉嫌“雇凶杀人”罪起诉,但最终的起诉涉嫌罪名却是“故意伤害”。官方刊物《警察风云》曾对刘志祥一案进行过深度报道,虽然文章没有提及刘志军,但看到这篇报道,刘志军的心里肯定很不是滋味,不是因为“骨肉”情深,而是因为刘志祥成为阶下囚对他政治前途的致命影响。外界一直盛传被叛死缓的贪官刘志祥是刘志军的胞弟,但在刘志军的家乡,对他真实身世却有另外的说法。有知情人士透露,刘志军虽然和刘志祥一起长大,但两人并非亲兄弟关系,据说,刘志军是他“舅舅”的私生子,只是放在他姑姑家抚养。刘志军的“舅舅”刘竹先曾经在1952年前后和前妻李善兰离婚,后来和一位女子发生了暧昧关系,并在次年偷偷生下了刘志军,因为不方便自己亲自抚养,所以送给了自己的姐姐。
    
     在铁道系统抬刘志军轿子的人非常多。原武汉铁路分局局长,也就是现柳州铁路局长邵力平,正是他在任时将在武昌北车站当小小纪检员的刘志祥提拔成汉口火车站站长的。邵力平本人的快速升迁又和前任分局局长刘志军的一件受贿腐败案紧密相连。当时,刘志军受贿铁道部武汉物资处行贿的一套住房被局政治部查处,刘志军便让时任武昌火车站站长的邵力平出面做假证使自己逃脱了惩罚。如果不是这样,刘志军的政治生命或许在那时就该结束了,当然也就不会有今天刘志祥这样的惊天大案发生。
    
     刘志军在铁道系统有权有势的亲戚远不止刘志祥一人,刘志军的“舅舅”的儿子也都在武汉的铁道部门担任要职。虽然他们的官位不算最高,但比他们官大的人什么事情都得让他们三分。更为荒唐可笑的是,刘志军出生地的地方官逢年过节还要登门探望刘志军年迈的“舅舅”。刘志军的“舅舅”刘竹先已经在一年多以前因身患绝症吐血而亡,在他死前不久,原鄂州市副市长秦义华曾在他的帮助下赴北京和刘志军见面,临走时,刘志军还给了刘竹先不小的一笔钱。
    
     刘志军作为李鹏的亲信,去年在四面楚歌的紧急关头,得到了李鹏的会见,这被外界认为是李鹏力保刘志军的信号。据有关媒体透露,现已有几名全国人大代表以及河南郑州等地的一批离职干部,正在酝酿在今年人大会议上提出让刘志军辞职的要求。铁路交通已经是十分发达的中国,在每一年的春节期间,民工返乡都成为一个问题,因为火车票的贩卖已经异常猖獗,一些票贩子和铁道部门建立了良好的“客户”关系,所以在春运期间对火车票的经营形成了垄断,在刘志军出生地的省会武汉,这种现象尤其严重。在胡温高喊“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施政理念以及媒体高度鼓吹“和谐社会”的今天,刘志军的表现无疑是在和主流背道而驰。作为刘志祥的顶头上司,刘志祥所犯下的滔天大罪,刘志军理当负不可推卸的责任。刘志祥在刘志军权力荫庇下的苟且偷生将激起民众对刘志军更大的怨怒,等待刘志军的也许是被罢黜的命运!
    
    --------------------------
    原载《议报》第29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梁飞:铁道部长刘志军是私生子?
  • 铁道部长刘志军和巨贪刘志祥到底是什么关系?
  • 新华网发文,称赞胞弟涉黑杀人的刘志军!
  • 刘志华完了,刘志军还在!
  • 四面楚歌的铁道部长刘志军(续)/刘逸明(图)
  • 刘志军是刘志祥案的幕后黑手
  • 质疑铁道部部长刘志军
  • 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一些故事
  • 火车追尾,铁道部长刘志军乱改革搞的祸!
  • 刘逸明:四面楚歌的铁道部长刘志军
  • 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是品行败坏之徒
  • 胞弟刘志祥涉黑杀人,铁道部长刘志军德行更差?
  • 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只有初中学历也结过几次婚姻
  • 四面楚歌的铁道部长刘志军(图)
  • 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弟弟刘志祥涉黑、受贿3000万受审
  • 铁道部长刘志军胞弟刘志祥被捕
  • 刘志军:青藏铁路2006年7月1日试运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