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今天就可以实现民主、张三一言
(博讯2007年3月17日 转载)
    张三一言
    
     (博讯 boxun.com)

    【文章摘要: 民主运动是全民的事;中国民主化主要是靠民众自己斗争和争取;争取民主的主攻点是结束一党专政、消解共产党对民主打压扼杀的能量。】
    
    在共产党统治下五十多年的中国,民主进程何以不能启动?
    
    五十多年来争论不休。争论中给出答案千百条。最多人持的理由是:中国人素质太差(包括极端的中国人愚蠢不配民主)、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特别是没有基督教信仰)、中国私有经济不发达、中国没有中产阶级、民运不争气、中国人只要面包不要民主…这是支持或不反对和反对民主者都常提到的流行答案;反民主者还有另类理由:民主动乱、民主分裂、民主妨碍经济发展、民主是帝国主义反华工具…
    
    
    [一]、流行的中国不能民主理由的辨析
    
    我以下的辨析不用枯燥的理论,只从事实给予回篬;当理论与事实相悖时,理论应服从事实。
    
    “中国人素质太差不能民主”若指的是民主本性或文化,那么同文同种同族的台湾为什么能民主?同是儒家文化的日韩为什么又可以民主;同是儒家文化的北朝鲜同文同种同族的香港澳门又为什么不能民主?可见中国人民族性劣文化落后理由不成立。若指的是经济落后而令中国人素质差,那么香港经济与世界一流发展国家并驾齐驱何以又不能民主?印度在中国人心中够落后了吧,为什么人家又能民主?中国现在不是领先印度多多了吗?为什么反而不能民主?
    
    若说素质差中国农民是最差了吧,为什么又可以在农村演民主直选戏?为什么不在人的素质最高的香港和首善之地北京普选特首市长?为什么不在自我号称全世界最先进、人的素质最高的共产党内实行民主选举?
    
    “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所以不能民主”理论也不符合事实。中国人并非没有宗教信仰,传统上中国人绝大部分信的是儒道佛三结合的宗教,近几十年来中国人实际上信的是马列毛教,可见中国人无宗教信仰之说违背事实。其实“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论者其指的是中国人没有基督教信仰。因为没有基督教信仰就不能民主与事实不符。印度、日本就是非基督教国家,韩国民主时信基督教人口才25%左右(现时大概50%),不是民主得好好的吗?连土耳其这个回教国也能民主。我也相信基督教文化有助实现民主,但是把它列为民主必备条件甚至是唯一条件就不通;把中国现时不能民主完全归咎于中国人不信耶稣没有理由。
    
    “中国私有经济不发达所以不能民主”,先澄清事实:“2002年九月中共中央国务院研究室向政治局提交的一个内部文件透露,占全民人口1% 的131万中共县团级以上干部及其家属占有全民财富的70%。如果算上县团级以下党员干部,说占全民人口2% 的中共干部及其家属占有全民财富的80%,该不算离谱。这个比例还在快速增加。不出三年,很可能占全民人口2%的中共干部及其家属占有财富达到95%,其余98%人口占有财富仅仅5%。”这些财富都不是国营或集体所有的社会经济,而确实是私有的资本主义经济。只是这不是正常的资本主义而是中共独裁政权炮制出来的最坏的官僚资本主义;其恶劣程度甚于马克思描绘的当年英国资本主义。特别要指出的是所有私有垄断企业和大财团都是官僚所有,至低限度是官僚有份的。中国的官僚资本主义是极其发达的,中国之所以不能民主不但不是缺乏发达资本主义,而是资本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太发达。 中国的官僚资本主义是权贵资本主义,是依靠中共极权独裁统治者的政治权力扶植、营建、发展、壮大的。其存在和发展必要条件就是保持一党专政的政治权力。其它非官僚资本也必须依附他们才能生存和发展,所以也结构上成了拥护中共独裁专制的势力。 可见“中国私有经济不发达所以不能民主”不但不成立,反而类似的反命题:“中国有发达的官僚资本主义所以不能民主”可成立。
    
    “中国没有中产阶级所以不能民主”,现在的中国中产阶级包括那些中小企业主(其中大部分与权贵资本家重叠)、政企文化管理人员(其中大部分与权党官重叠)、通称的知识分子(从小学教师大学教授到一般文化艺术工作者)。前两种人因为要依靠独裁政权才能得权益,其结构性和制度性反民主不言而喻。知识分子又如何呢?请问,充当中产阶级知识分子头面人物“吃党粮”的八个花瓶“民主”党派头目,能反专制要民主吗?大学研究机构的学者要得到经费必要条件是顺服和不谈政治;你一谈民主政治不但经费断源,连饭碗也可能不保。很多文化艺术工作者都是吃党粮说党话的鹦鹉。小学教师也为了保留比工农优厚得多的党赐工资福利而不想要民主。 这些所谓中产阶级的主流实质上是党包养的二奶。二奶的天职就是争宠,那来反丈夫的意愿和动力?所以中国的中产阶级主流在制度架构上是反民主的;中国这样的中产阶级越多反民主的力量就越强。
    
    “民运不争气所以中国不能民主”,民运是全民的行动,从农民个案维权、到社会性政治性的维权运动、到一些退休高官和党内一些外向者的倾向民主言论都是民主运动的组成部分。现行概念的所谓“民运”是特指海外那些职志促进中国民主的党和人士。把中国民主运动成败袭于民运中极小部分的人和党是盼明君盼青天的奴性思维在民运中的反映。这是专制思维的结论。
    
       所谓不争气是指这些人内争内行自耗实力,外争外行改变不了一国专制现实;这种指责是符合事实的。但是一笔抹煞海外民是不公平,不符合事实。外民运对促进中国民主作出了可贵的贡献:海外民运是中国民主的继承者;对今天中国国内民民众和思想界的民主的认识和追求起了桥梁和推波助澜作用。到今天还起作用。 把中国民主运动没有成功归咎于某些特定人士和组织是以偏盖全的想法,是没有道理也不符合事实的。
    
    “中国人没只要面包不要民主,所以中国无需要民主”,这是迹近栽赃的言论。中国人为什么不要民主?是因为中国人被一些文人蒙骗了。那些文人告中国人:民主是你们难懂的极复杂的东西、是玄之又玄的东西、是和中国百姓生活(面包)无关的东西、是有害的东西…如果这些文人肯说一句民主大实话,比如你对农民说:“要经过你们农民同意共产党的政府才可以向你抽税征费,这就是民主;你要不要民主?”请你代农民回答看看?你再用大实话问一下农民,(管农民的官必须由农民选举好不好)?你说农民会怎么回答? 若农民实践了“要经过农民同意共产党的政府才可以向你抽税征费”、“管农民的官必须由农民选举”,尝到了真实民主利益,他们会极其珍惜民主的。在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极权专制如中国者为什么反自由民主拥专制的奴才、愚人那么多,民主国家把自由民主视同生命的又是压倒性多数的原因了。
    
    以上讲的不能民主的道理,除了最后一条都会影响民主进程;但都不是决定中国民主不能启动的决定性条件。
    
    
    [二]、只要共产党不用暴力阻止,中国今天就可以民主
    
    那么,中国不能启动民主进程的决定性是什么呢? 答案是共产党用专政暴力打压扼杀民主! 共产党用专政暴力打压扼杀民主表现在它消灭一切民主因素。共产党把一切不在党控制下的民间力量视为颠覆国家的政治敌对势力,把它消灭于萌芽状态中。中国民主被中共赶尽杀绝,没有生存空间,更遑论发展了,这就是中国不能民主的事实和道理。 所以,我可以肯定地说,只要共产党停止暴力阻止打压扼杀,中国今天就可以即时和全面实行民主。前述影响民主的理由也只是或给民主带来挫折或给民主带来助力而已,但绝不会阻止它建立初步而又具有民主实质的宪政民主制度和实行民主关键的一步:普选。
    
    有常见的怪论歪理说:这是极端邀进的说法,它将给中国带来动乱。 这一说法绝对错!
    
    中国约百年前就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宪政民主政制。建立民主后的动乱不是因为民主而是因为专制复辟;其中最突显的是共产党建立中国空前独裁专制的反自由民主叛变动乱。请问,一百年前在大陆已经可以建立宪政民主制,为什么到今天反而不可以呢?请反对自由民主的共产党和御用文人注意:你们的党和党魁毛泽东在五十年前已经信誓旦旦:中国完全具备了民主的条件,而且可以立即全面地实行民主。为什么经你们党统治五十多年后反而变成绝对不能民主了呢?是你们五十年前存心欺骗中国人还是你们叛变了自己给中国人民作出的政治承诺?
    
    因为一百年前建立了宪政民主制,为今天在台湾实现中国第一个民主政制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有理由相信,若不是共产党的反动叛乱,中国的民主应大大提前实现,范围也不只是在台湾而是全中国。
    
    我在前面曾经质疑为香港为什么不能民主。香港人很符合本文开始时某些人提到的中国要民主需要具备的条件。无可质疑,香港有高度发达的经济;香港中产阶级占大多数;香港人的现代化素质可与世界先进国家民族并列,其理性、智慧、清廉都可列入世界前茅;大多数香港人虽然不是基督教徒,但是非基督徒的港人与基督徒融合相处,天主教基督影响力极大;香港民主派(民运领袖)非常争气,能组成泛民阵营带领百分之六七十香港人争民主(不存在港人要面包不要民主之质疑)。 那么,请问,几乎全部具备民主条件的香港为什么又不能民主呢? 明明确确只有一个答案:共产党阻止打压扼杀! 只要共产党停止对香港打压扼杀,香港辰时卯时都可以全面民主、立即双普选。同样理由,只要中共今天停止对中国民主的打压扼杀,今天就可以像毛泽东和他的共产党当年所说的那样:可以即时全面地实行民主。 可见,所有中国不能民主或影响中国民主的理由中,中共的打压扼杀是决定性的。只要消除这一决定性因素,其它因素都不能阻止中国民主进程的启动和建立民主政制,充其量只能在民主进程中起一些影响作用吧了。
    
    
       [三]、只有民众压力才能消解共产党打压扼杀民主
    
    我说中国不能民主的决定性因素是共产党打压扼杀,只要消解共产党打压扼杀,中国民主就即时可以实现。有人可以解读为民众无能为力,只能等待共产党恩赐民主了。 这个解读是错的。我的意思正好相反:只有民众压力才能消解共产党打压扼杀民主。
    
    共产党打压扼杀民主是其专制独裁的一党专政本性决定的,只要一党专政存在,其打压扼杀民主就同在。任何幻想共产党会自动停止压扼杀行动都是不切实际的。要消解共产党的打压扼杀,唯一途径就是“结束一党专政”!结束一党专政唯一有效的就是民众压力。事实上,中国大陆自由民主的生存空间已经比过往,特别是比毛时代要多了。今天有限的生存空间就是民众斗争,民众向党施加压力取得的。
    
    人们还会质疑:你在第一部分里说了,资产阶级、中产阶级(包括知识份子)都,民主哪里还有希望?
    
    我说大有希望。
    
    其一,不论资产阶级、中产阶级还是共产党高官,都没有意识型态支持;都没有常规人性道义和政治公义支持;相反,反专制的民众全占了正义资源。而且这正义理念越来越为中国人包括一些党官认同接受,成为指向共产党的高压力。前面所说的资产阶级、中产阶级(包括知识份子)制度性结构性反民主是建立在权力、财富分赃和收买基础上的。基于这两点,这个制度或结构是脆弱的。一方面是一个无正义脆弱的制度或结构,一方面是占有强有力的软力量;于是建制阵营内部不断出现叛变者(群)。这叛变者(群)往往与民众相结合,增大对专制党的压力。这种良性互动的变化是持续出现和发展的,现在还继续下去;这最后的结果必然是一党专政告终。
    
    其二,时予民主。国际上,现在中国与世界结成不可分离的一体,且处于一个讯息挡不住并的时代,与过去看泽东竹幕内关门打狗的形势大相径庭。在国内,共产党已经失去过去的绝对控制人们物质生存条件的优势,人门离开共产党也能生存下去。这些时代赐于中国人的时机都有利民众而有损一党专政的共产党。也基于这两点,虽则共产党还在以专政高压欲把民主扼杀于萌芽状态,但已经力不从心;相反民众一方则不断败而再战,越战越强。随着时间推移,民主取代专制是必然终局。
    
    其三,民众一方之所以会越战越强,其中一个原因是弄假成真。 共产党为了应付民众压力,就会权宜性地搞些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东西来骗人以减轻其受到的压力。例如签定国际人权公约,说些要民主、民主是普世价值的话、立一些具有人权民主内容的法律等等。可是这一来,你弄虚作假,可民众就来个假戏真演、弄假成真。利用党的伪善,弄假成真加上公民抗议,就会出现如下情况:假事演成为一个真事例→前例→惯例→共识的过程。比如官告民、法庭上演民主法治的法官辩护等,本来都是党骗民的假戏,但给人民真演而成为向党施加压力的工具。
    
    我这篇文章要表达的意思是:民主运动是全民的事;中国民主化主要是靠民众自己斗争和争取;争取民主的主攻点是结束一党专政、消解共产党对民主打压扼杀的能量。
    
    2007/3/14
    
    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