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正德:淺析贏政、希特勒之精神障礙
(博讯2007年3月16日 来稿)
    林正德 (福 州,著名作家、評論家、國際名醫、世衛專家,歐洲導報社供原創來稿海外首發)
    
     歷史是極其相似的。西元前221年,秦王嬴政建立了強大的秦帝國,嬴政自稱秦始皇,他妄想自己的帝國千秋萬代,但是帝國卻僅僅存在了短短的15年即一命嗚乎。 (博讯 boxun.com)

    
    而在世界近、現代史上也有一個人物,我覺得他跟贏政頗有相似之處。在威廉•夏伊勒著的《第三帝國的興亡——納粹德國史》一書中道:“希特勒吹噓說,1933年1月30日誕生的第三帝國將歷經千年而不衰,在納粹黨的語言中,它常常被稱為‘千秋帝國’。它一共存在了十二年零四個月,但是在這歷史的一瞬之中,它在地球上造成了震撼一切的火山爆發,其強烈程度為前所未有;把德國人民送上權力的頂峰,那是他們一千年多以來從來沒有達到過的;使他們一度成為從大西洋到伏爾加河,從北角到地中海的歐洲的主人;接著又在世界大戰結束的時候,把他們投入毀滅和破壞的深淵。”誠然,“如果沒有阿道夫•希特勒,那就幾乎可以肯定決不會有第三帝國。因為阿道夫•希特勒有著惡魔般的性格、花崗岩般的意志、不可思議的本能、無情的冷酷、傑出的智力、馳騁的奇想以及驚人的判斷人和局勢的本領。只有到最後由於權力和勝利沖昏了頭腦,他才做出了不自量力的事情。”
    
    現在,有不少人認為阿道夫•希特勒是個有精神障礙患者,有的診斷為一個嚴重的偏執型人格障礙者。希特勒待人冷酷無情,毫無良知,縱觀他的一生,他是一個充滿復仇情結的人。在心理學上,情結是由一系列被壓抑的無意識思想、感情、知覺、記憶等所組成的意念傾向,它會在潛移默化中影響一個人的思維和情感方式,使人形成特殊的偏見或偏好。而希特勒的復仇情結和他的身世和青少年苦難經歷有著很大的關係。
    
    1889年4月20日晚上6點半,在流經奧地利和德國巴伐利亞邊境的茵河河畔奧方的勃勞瑙小鎮的一家名叫波麥的小客棧裏,一個名叫克拉拉的年輕婦女生下了一個男嬰,這個男孩就是阿道夫•希特勒。阿道夫的父親阿洛伊斯是勃勞瑙邊境小鎮的海關官員,是一個42歲的農婦和流浪磨工的私生子,阿道夫的母親是其叔父的外孫女,阿洛伊斯結婚時,已經48歲,新娘剛25歲,此前他有過兩次不幸的婚姻,阿道夫是他此次婚姻的第四個孩子,前三個孩子均夭折。1895年,希特勒6歲時,他父親被調往林嗣任職,全家又搬回奧地利。就在這一年,幹了40多年公務員的父親退休養老,但他很難適應這種退休生活,開始酗酒,變得脾氣暴躁、易於激動,動輒對孩子拳打腳踢,用馬鞭亂抽,以至於14歲的異母哥哥被逼離家出走,而小小的阿道夫就常常成了他爸爸的“出氣筒”。在一本由希特勒的同父異母哥哥阿洛伊斯和同父異母姐姐安吉拉撰寫的回憶錄中,描寫了希特勒父親(他也叫阿洛伊斯)的暴虐,希特勒的母親如何保護兒子避免經常遭受毒打:“在恐懼中,看見父親越來越怒不可遏,她決定阻止對兒子的暴打。她沖上閣樓,把阿道夫護在自己身下。但無法逃避父親的下一次痛打。她默默地承受著這一切。”史學家拜埃爾就此寫道:“我們面前展現出一幅絕對機能失常家庭的畫面,是社會大眾前所未見的。”“第三帝國的慘禍就是從希特勒自己家裏滋長起來的。”
    
    1898年,他的父親在林嗣附近的萊昂汀村買下一所房子和花園,舉家搬遷此地。到了新地方後,希特勒在新學校的學習很輕鬆,這時,他發現自己有繪畫天賦,於是,他轉而幻想將來成為一名“藝術家”,但他父親卻堅決要兒子成為和他一樣的公務員,在希特勒四年制小學畢業後,決定送他到林嗣市的六年制中學就讀。希特勒後來回憶說,“當時我才十一歲就不得不第一次違抗(我父親的意願)……我不想當公務員。”
    
    希特勒到了這所學校後,學習成績一落千丈,最後終因數學和自然考試不及格而留級,
    希特勒對此耿耿於懷,多次回憶這段經歷。在他臨死前還說,“我們的教師都是專制魔王。他們一點也不同情年輕人;他們的唯一目的是要填塞我們的腦袋,把我們變成他們那樣的博學人猿。如果有學生顯出一絲一毫獨創性,他們就要無情地折磨他,我所認識的一些模範學生後來在社會上都失敗了。”
    
    1903年1月,希特勒的父親在早晨散步時中風而死。對希特勒來說,這是一個轉折,14歲的他成了家庭中唯一的男子漢,形單影隻的寡母對他沒有任何約束力,甚至家庭中的事務也要受到他的支配。在希特勒快滿十六歲時得了肺病,不得不中斷學業。在此後的兩三年中,他認為是他一生中最快活的日子,雖然,他母親和親戚都勸他去做工學一個行業,幫助家裏維持生計,但他卻拒絕了,他陶醉在要做藝術家的美夢裏,終日在多瑙河畔逍遙閒蕩,同時,他也貪婪地涉獵書籍、大量作畫、欣賞歌劇、參觀博物館。在1906年,17歲的希特勒隻身前往他嚮往已久的藝術聖地維也納,他曾兩次報考維也納美術學院,但都名落孫山。
    
    這時,他母親得了乳腺癌,他只好又回到林嗣。1908年底,他母親去世,19歲的他背井離鄉,到維也納闖世界去了,由此,他成為維也納街頭的一個流浪漢,住在貧民窟內,飽一餐餓一餐地過日子。他在近二十年後回憶說,“對許多人說來,維也納是個盡情享樂的天堂,尋歡作樂的場所,但是對我說來——恕我直言——它卻是我一生最悲哀的時期的活生生的記憶。/即使到今天,這個城市在我的心中也只能引起不愉快的想法。對我說來,這個逍遙自在的城市的名字所代表的就是五年艱苦貧困的生活。在這五年中我被迫求職糊口,開始當小工,後來當小畫家。收入之微薄,不足以填充我每日轆轆的饑腸。”“當時饑餓是我忠實的伴侶,他同我形影不離,有福同享……我的生活就是同這個無情的友人進行一場長期搏鬥。”這段悲慘的經歷深深地影響了希特勒的一生,他不但人格上變得刻薄冷酷,在政治上也好走極端,如希特勒主張日爾曼民族優越無比,並頑固地反社會主義、反猶太主義等。
    
    在《第三帝國的興亡——納粹德國史》一書中道,“希特勒關於猶太人的一些狂言亂語中,有很大病態的性心理成分。”“《我的奮鬥》中不乏明白的暗示,提到粗野的猶太人誘姦天真純潔的基督教女郎,從而玷污了她們的血統的話。希特勒居然寫到‘可厭的長著羅圈腿的猶太狗雜種誘姦數十萬女郎的可怕景象’。正如魯道夫•奧耳登所指出的,希特勒反猶主義的根源之一可能是他在性方面的壓抑妒忌心理。雖然他年齡已經二十出頭,根據已知的材料,他在維也納的時期從來沒有同女人發生過任何關係。”
    
    希特勒的復仇情結主要是他在維也納時期產生的,苦難造就了他的復仇情結,使他待人冷酷無情,毫無良知。希特勒後來因為“啤酒館政變”而被捕下獄,他在獄中寫下了臭名昭著的《我的奮鬥》一書,其核心思想就是復仇與擴張。希特勒上臺之後,完全執行了其納粹理念,1939年9月,希特勒悍然發動了侵略波蘭的戰爭,由此拉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序幕。佔領波蘭後,希特勒把德國、波蘭等國的猶太人都押送至設在當地的集中營,這是因為希特勒認為,當年猶太人的背叛是“一戰”中德國戰敗的主要原因,所以,他要瘋狂迫害猶太人,以泄當年之憤。1939年“二戰”爆發時,歐洲共有猶太人920萬人,可到了1945年戰爭結束時,歐洲僅剩下310萬猶太人;同樣,“二戰”爆發時,德國有猶太人20萬人,可到1945年5月,只剩12,000人。
    
    現在再來說同樣他的軍隊所向披靡、掃蕩六合、統一中國的始皇帝贏政吧,他的童年命運也和希特勒相似,以至於產生了同樣的復仇情結。
    
    約瑟夫•洛斯奈所著的《精神分析入門》一書道:“精神分析:早年的兒童時期是每個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時期。在出生後的五年裏發生的事情,幾乎是具有決定性的。遠離了童年以後,我們一直保有最初五年的生活經驗,只不過我們沒有根本地認識它罷了。按著佛洛伊德的意見,一個人一生中較遲發生的事,不論它們看來多麼重大,都不能抹殺那些早期的影響力量。當詩人威廉•華滋華斯寫道:‘孩子是成人的父親’時,怕多少也有類似的想法吧。”
    
    西元前259 年,正值中國歷史上的戰國時代,那年正月裏,贏政降生在硝煙彌漫的趙國首都邯鄲。這是一座時常處於危險中的城市,他懵懵懂懂、不合時宜地過早出世(按一些史書上說他是八個月出生的說法),多少有些窘困。
    
    究竟贏政長相如何,史學界一直存在爭論,因為史書這方面記載太少了,但無論他長得英俊還是醜陋,有一點好像沒看到爭論,那就是他長著一張“虎口”。《緯書》相當於漢代的經書,早年我國沒有發現,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期才從日本運回。《緯書》中的《易緯》、《春秋緯》和《禮緯》中都有關於秦始皇的記載,從這些書中,我們基本可以推斷出秦始皇長相的全貌:他“虎口”、“日角”、“隆准”、“長目”、“鷙鳥膺”。虎口,就是說他的嘴巴長得像老虎的嘴巴,按照看相先生的說法,長“虎口”孩子生來具有“吃相”。如果這張“虎口”佔據小臉過大的比例,可以想像他是不會美到哪里去的。倘若他真如一些人所說,他一出世就是一個醜陋的男孩兒,那麼,他就可能產生自卑情結,日後就有可能發展為復仇情結。
    
    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就是他的身世之謎。按照通常的說法,贏政是呂不韋和趙姬的私生兒。《史記•呂不韋列傳》記載說呂不韋的愛妾趙姬被作為趙國人質的秦國公子子楚迷戀上了,當時趙姬已懷有身孕,呂不韋經過利弊權衡,便把趙姬獻給子楚。趙姬足月後生下嬴政,子楚遂立趙姬為夫人。子楚回國繼承了王位,死後把王位傳給子政。此說為班固所接受,於是《漢書》徑稱嬴政為呂政,在司馬遷的《史記•秦始皇本紀第六》亦雲,“秦直其位,呂政殘虐。”
    而持否認呂不韋是贏政的生父的根據無非是《史記》雲:“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時,生子政。”據說“大期”就是12個月,所以,人是不可能懷孕12個月的。我查了《現代漢語詞典》和解放前民國版《辭源》及續編,均查不到“大期”這個詞,再從網上《百度》搜索,也沒能得到明確的解釋。就算“大期” 就是12個月吧,可是,誰能知曉趙姬究竟何時真正開始妊娠呢?雖然呂不韋將愛妾趙姬獻給子楚,但他們還同在趙國,誰能保證他倆就沒有可能仍私通呢?尤其是趙姬對前夫呂不韋仍一往情深,司馬遷又不是他們同時代的人,對於他們的私生活何以知曉?
    
    儘管要確切地證明贏政的生身父親是誰,恐怕只有開掘秦皇陵,從秦始皇的遺骸上取出DNA,若還能找到呂不韋和子楚的遺骸,也抽取出DNA,然後進行親子鑒定,才能得到準確的結論。以本人之見,贏政理應是呂不韋之子,呂不韋是一個十分精明的商人,如果他不是知道趙姬身上懷有自己的骨肉,他幹嗎要白白地要將自己的愛妾趙姬拱手送給落魄的秦公子子楚呢?這劃得來嗎?倘若贏政是子楚之子,他後來還敢跟趙姬勾勾搭搭,贏政若知道了,不把他母親的姦夫千刀萬剮,那才是咄咄怪事咧!聰明絕頂的呂不韋難道不明白這不等於替別人白白養了一只要把自己吃掉的老虎麼?善於策劃和商業運作的呂不韋恐怕決不會這麼做的。再說呂不韋多次救趙姬母子於危難之中,他含辛茹苦地贏政培養成人、扶持其登上王位,倘若他不是贏政的生身父親,他敢稱呼自己為“仲父”?稱個“太傅”之類要不得了,呂不韋敢寫文字的《呂氏春秋》,為什麼不敢寫國字型大小的《呂氏春秋》呀?他掌控秦國大權那麼多年,他若不是念贏政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完全可以取而代之,這對於他來說是易如反掌之事,秦國的玉璽就在他的愛妾趙姬手中,取之易如囊中之物。
    
    根據遺傳學,一般地說,父子之間的音容笑貌都有幾分相似之處,甚至,有的連父子間口中阻生智齒的錯位位置和方向也一模一樣,而且,誰是自己的生身父親,通常兒子會有一種天然的第六感官的感應,我想,贏政也應該不乏有這第六感官的感應。正因為贏政的身世撲朔迷離,在邯鄲的時候就有人罵他是“小雜種”,何況,他名義上的父親子楚又是趙國的人質,童年的他飽受屈辱,使他心中的復仇情結不斷滋生蔓延,最後發展為變態的暴瘧行為。
    
    1999年6月3日,應奧地利茵斯布魯克大學醫學心理系及該地精神分析協會的邀請,武漢同濟醫科大學附屬同濟醫院神經精神科教研室施琪嘉醫學博士作了題為《中國始皇帝——贏政的心理動力學分析》的學術報告,他說:“贏政剛愎的性格形成與未解決的娥底浦斯情結有關:梅朗莉•克萊認為,娥底浦斯情結的產生早於性蕾期。就贏政的童年經歷來看,是符合此點的。我們不能斷定一個在生理需求能夠得到滿足的孩子就沒有創傷,事實上贏政的4歲前經歷就充滿了創傷:雖然其父親異人有成為公子的可能,在趙國首都邯鄲的生活雖不成問題,但‘人在異鄉為異客’,贏政自小作為人質的兒子,還背上了不清白的血統,自然倍受他人的白眼,兒時的玩伴經常以‘雜種’而恥笑之。而給予他世間地位權勢的父親莊襄王,看他的時候一定不會有好眼色。事實上因為他的出生變成了眾所周知的秘密,異人有意延遲將其母子接回咸陽,並善待與以前齊國歌姬所生的兒子成驕。其4-10歲與母親獨自生活在趙國的邯鄲度過,可以想像母親作為其多麼重要的客體!父親的不在也導致了贏政對母親的在娥底浦斯期各種需求的滿足——他沒有父親這個爭競物件,母親當時貴為秦國公子的夫人,也比較收斂,尚能竭其所好滿足贏政,但在這種未松解母子共生的二元關係中,通過玩伴時常的嘲笑、母親經常教導他如何學做一個公子——不能給父親丟臉、強化父親的形象、加上自己的想像使得贏政在幻想中發展了其娥底浦斯情結。我們知道,娥底浦斯的欲望與閹割恐懼和負疚感的發生有關,對男孩而言來自于父親的娥底浦斯性閹割恐懼是其發展的一個重要的阻礙,由於早期的無能(斷乳、控制大便)使得贏政對其母親所產生的敵視在母親對父親的認同強化教導下啟動,所有屈辱的加以——父親冷漠的眼光、兒時玩伴的話語重新浮現,這決定了贏政今後對母親的敵視程度,給對母親的正性關係蒙上了陰影(我們將在其以後的行為中看到這一敵視的後果)。這時自我是弱小的,超我愈殘酷,父親的閹割感就愈可怕,基於逃避來自生殖器的衝動,自虐固著就越持久,換句話說,贏政發展了帶自虐性的過嚴的超我,以至與在其今後的頒政中也表現為明顯的肛門特點。”
    
    誠然,究竟誰是自己的生身父親——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贏政的一生,尤其是贏政長大成人、登上王位,這個問題更像土撥鼠一樣不斷齧咬著他的心,儘管在他的潛意識裏,那個頤指氣使的仲父呂不韋就是自己的生身父親,但他卻不願意承認自己是私生子,寧願認為自己就是最正統的贏氏子孫,就像許多窮人的孩子被富裕家庭抱養以後,那些長大的孩子大都也不願意認自己的生身父母,而認定自己的養父母就是自己的親生父母。正因為贏政的這種心理狀態,在他親政後,他就殘忍地逼仲父呂不韋飲鴆而亡,這樣,他就認定自己是最正統的贏氏子孫了,再不會有人說他是仲父的私生子,也不會再看見自己的母后向仲父頻頻暗送秋波了。
    
    贏政為什麼長期一直不立皇后,應該說和他心中的娥底浦斯情結有關,他對自己的母親趙姬由至愛後演變為至恨,先後把她的兩個至愛呂不韋和嫪毐殺害,貶黜太后趙姬回趙國原籍。秦兵馬俑博物館副研究員張敏說,“由怨母而仇視女人的心理陰影,使秦始皇長大後在婚姻能力上未能健康發展。宮中眾多女人,僅僅是為滿足他的生理需要。由母親行為而形成的心理障礙,也是秦始皇遲遲未立後的重要因素之一。”
    
    西元前229年,趙國接連發生大地震和大旱災,也就是類似發生了唐山大地震,饑民無數,人心浮動,秦始皇乘人之危,再次命王翦、楊端向趙國發動全面進攻。王翦施行反間之計,用重金收買趙王寵臣郭開,大肆誹謗大將軍李牧等人,說他們要謀反,促使趙王將李牧殺害。西元前228年,王翦大破趙軍,攻克邯鄲,俘獲趙王遷,佔領趙國本土。秦軍攻破邯鄲城之後,大開殺戒,不但將戰俘統統殺光,連那些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也不放過,無論男女老幼一律砍頭、吊死、活埋,其殘忍性比日本軍隊南京大屠殺有過之而無不及,只不過南京大屠殺是外國人所為,而邯鄲大屠殺則是國人所為罷了。在秦滅六國過程中,在趙國殺人最多,這和贏政的復仇情結有極大關係,他要雪恥他童年、青少年時代在趙國所遭之恥辱,這與希特勒大肆屠殺猶太人和他青少年時代在維也納的苦難經歷有很大關係頗有相似之處,二人身上都有極端的非人性的復仇情結。
    
    希特勒極為關注自己的健康,他的醫生是莫列爾教授——柏林著名的性病專家,為數不多的博得獨裁者信任的人之一。有資料說,希特勒每天服用超過25種不同的藥片,莫列爾經常為其進行止痛麻醉和強身注射,最初並不是非用不可,但過了一段時間注射就變成了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元首很關心自己的外表,時常服用減肥藥,而其中通常都含有鴉片。
    
    而贏政終日欲求長生不老,長期服用所謂長生不老的“仙丹”,而這些丹丸成分不明,但無疑具有很強的毒性,使他的肝臟嚴重受損,可能連腦部也已經受到影響,容易出現幻覺、多疑、狂躁、固執的表現。贏政卒於前210年,時年49歲,在其死亡的前幾年,身患糖尿病、前列腺炎,但最後主要死因應為肝臟疾病。
    
    當我們對秦王朝、第三帝國的興亡史加以剖析之時,除了對政治、軍事、經濟、文化、歷史諸方面加以剖析之外,我以為還應該對贏政、希特勒個人精神障礙也加以剖析,他倆的精神障礙症狀及疾病發展史頗有相似之處,所以,其所作所為也頗有相似之處,不知你以為如何。□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正德:秦始皇究竟是英雄還是暴君
  • 林正德:從溫總理二次談話說起
  • 林正德:為何要“宣導遠離電腦”?
  • 林正德:非常十年(新寫實小說三部曲連載之三)
  • 林正德:拆字說“和諧”
  • 林正德:將肩挑日月,天地等塵埃
  • 林正德:六十年後的懺悔——讀君特•格拉斯《剝洋蔥》片斷後感
  • 林正德:教授就沒有硬傷嗎?
  • 林正德:何人懺悔——《我的人生感悟》讀後感(一)
  • 林正德:怨怨相報何時了——讀《蔣家門外的孩子》有感
  • 林正德:從京劇伶人楊寶忠被凍餓死說起
  • 林正德:“陶蕭之爭”是“白韓之爭”的繼續
  • 張英:林正德《再論王治郅該挨什麼板子?》
  • 張英:林正德《未來寄託於Y一代》
  • 林正德:《包公斷婚案》》等
  • 林正德:《包公斷婚案》與《代析》等四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