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萧瀚:为李银河先生辩护
(博讯2007年3月16日 转载)
     一个多月前的2007年2月6日,李银河教授在她的博客上发表了《我的最新决定》(http://blog.sina.com.cn/u/473d5336010007x4),大意是因为受到种种压力不得不“第一,尽可能少接受记者采访。第二,尽可能少发表与性有关的言论。”
    
     多年来,李银河教授一直在努力告诉人们,如果别人的床帷之事没有侵害你的生活,那你就没有资格去管。对于不伤及自己的事情,人们不应该用道德去评判,去谴责。李银河教授为了这个常识遭到无数人谩骂,现在她终于在各方压力下,不得不尽量闭嘴了。 (博讯 boxun.com)

    
    确实,还有太多的人不懂得自由,因此也不懂得尊重别人的自由。他们不懂得许多自由只是可以做,做了以后不会触犯任何人的利益,但并不意味着应该做——做不做权利人自己知道;他们更不知道尊重别人的自由,并不意味着就是鼓励别人去做,而只是不对别人的自由指手画脚。李银河教授就是要告诉人们,许多事情如果没有侵犯任何人,即使你不习惯,哪怕让你瞠目结舌,你也得忍着,自由意味着你在行使自由的时候有义务容忍他人与你不同。
    
    “没有不受限制的自由”,说得好——自由永远都意味着你要尊重别人的自由,这就是每个人的自由所受的限制,也是每个人自由得以保障的基础。这是中国语境下自由被曲解之后的限定语——许多人并不习惯自由本身就包含了对他人自由尊重这一不言而喻的含义。
    
    有人会说,法律承认的你的自由,常常还会受到道德的制约。是的,但别忘了,道德有两种,一种是公德,一种是私德。如果有人在大街上搞同性恋,那确实该受到谴责——他们可能导致交通堵塞,他们伤害了我们对大街秩序的期待。这是公德领域,谴责他们是因为他们选择了错误的地点,而不是选择了错误的性行为,即使他们说自己是在给人们作先进性教育,那也不行。如果两个单身成年人士只是在家同性恋,他们伤害了谁?有什么必要去谴责?即使现在网上那些炒得沸沸扬扬的换偶游戏,也只是当事人四个人的事情,我们可以不赞成,但我们管得着他们吗?他们伤害我们什么了,他们当着我们的面换偶了吗?以单身同性恋为例,采取什么样的性行为只是参与者的事情,跟别人有什么关系,至少他们没卖票求你参观,因此他人无权置喙,这是一个文明社会该具备的起码素养。
    
    自由,意味着承认每个人都有权按照自己的方式处理自己的事务,别人不应该干涉,只有在承认并且尊重别人自由的基础上,自己的自由才能得到真切的保障。用句俗话就是河水莫犯井水!
    
    当代中国是个奇怪的国家,无数人管不好自己的事情,但对别人床地之事却有狂热的兴趣。社会缺乏基本的真诚,基本的信任,社会生活、社会关系中缺乏基本的道德水准,许多违背公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眼皮底下,却未必谴责——甚至自己也参与进去,而对别人的男女之事却兴奋得如同自己半夜被人偷走被子。
    
    无论如何,一个社会,如果对他人的隐私、性生活普遍地表现出道德激情,并且造成他人的隐私生活受到无谓的压力,这样的社会往往是极端不道德甚至变态的。
    
    我对李银河教授的尊敬,是因为她多年来用自己的理性和宽容精神,正确地区分了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在至今顽固压抑人性的中国性道德领域,她几乎一直是在孤军奋战,打破虚伪的暗夜。虽然她的有些看法,我未必完全同意,但在许多问题上,她说出了无数我不敢说的话。为她受到的不公正的压力,我草就此文,以表达对她的支持和敬意。
    
    
    2007年3月11日于追远堂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贺伟华
  • 李银河:我为什么不是英雄
  • 李银河 做个幸福的犬儒吧
  • 面对愚蠢——致李银河女士/任不寐
  • 废话一筐:李银河,你这只特立独行的猪
  • 李银河想让中国变成一个超级性床!
  • 李银河:为坏人辩护
  • 李银河:大家都活得快乐一些吧
  • 李银河:提出同性婚姻是为了和谐社会
  • 李银河:性服务非罪化不能再拖了!
  • 金海涛:从李银河“闭嘴”所想到的 (图)
  • 一夫一妻太单调?李银河称自愿聚众淫乱不违法
  • 李银河将第三次在全国两会上提交同性婚姻提案
  • 李银河“同性婚姻立法”再受挫 吴建民称太超前
  • 李银河的答辩:关于广州婚前性行为调查
  • 李银河:评《危险的愉悦》
  • 李银河:婚外恋与法律
  • 李银河:从太石村事件看人权保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