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军宁:不与民争 为什么执政者必须委曲求全?
(博讯2007年3月15日 转载)
    刘军宁更多文章请看刘军宁专栏
    天堂茶话之二十三:
     (博讯 boxun.com)

    不与民争
    为什么执政者必须委曲求全?
    
    
    
    孔子:这些天北京开两会,您一定非常关心吧?
    老子:比较关心。有关两会的国内外新闻报道,我都在网上浏览一下。说到这里,我还真是看到了一则与我们今天茶话主题相关的两会报道。针对人大即将审议有关内外资企业“两税合一”议案,一批著名跨国公司通过他们的客户代表标示支持“两税合一”,但他们同时要求政府加强反腐败,建立更加公平、公开和公正的司法环境和社会环境。专为世界前500名企业提供服务的国际著名顾问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博思艾伦)大中华区总裁谢祖墀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还特地提到了两个案子,一个是美国新桥资本入主深圳发展银行后,发现15亿元人民币贷款黑幕,至今仍深受其困;另一个是香港嘉利来公司在北京的股权被地方政府非法侵夺,国家机关做出裁决,地方法院竟反判国家败诉。这两个国内已有广泛报道的案例在我看来都是与民争利的典型。这些人不仅不委曲求全,反而伸手巧取豪夺。真太无视天道了!
    
    孔子:我也很关注两会,怎么没有看到这篇报道?能发到我的电子信箱吗?
    老子:没问题。等我回去就发给你。
    
    孔子:那先谢了。我们今天的茶话,就从解读您的“委曲求全”(曲则全)开始。您知道,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委曲求全不是很正面,略含贬义。对此,想必您也是清楚的。难道这次又是反话正说,还是其中别有一番道理?
    老子:对常人来说,一味“委曲求全”当然不是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其结果可能是纵容不合理的要求,丧失道德原则。这个道理天下人都知道。我也很赞成。但是,我所谓的“曲则全”,不是对一般的老百姓说的,而是对那些执掌统治权的人说的。老百姓可以不委曲求全,但是,掌权的人对老百姓必须委曲求全,任劳任怨。注意,后一个是褒义词!
    
    孔子:您这样来要求作为治人者的统治者,是否有些不合情理?那些大权在握的人怎么可能对老百姓委曲求全,能不欺负老百姓,就谢天谢地了。就算是他们能够做到委曲求全,那怎能维持政府的权威?没有威势的政府如何令行禁止,有效地治理国家?
    老子:反问的好。你只注意到了“委曲求全”是一种人生态度。还有通常被忽略了另外一面,“曲则全”可以说是天道的一部分,一种普遍存在的自然现象,也是政治秩序与政治制度构成的一个重要原则。如果地球的轨道如果是直线的,就无法留在太阳系了。如果自行车的链条是开放的,车子就不能骑了。同样,政治秩序与政治制度在配置权力时也必须环环相扣,分立制衡,通过使权力“弯曲”来使之受到约束,通过使最高的权力与选民的选举权相扣相克来防止滥用权力。一旦权力最高端失去了下一个环节的制衡,那掌权者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如果权力链条是开放的直线,顶端没有制约,末端没有保障,那就是专制政体,其结果必然王朝循环,以暴易暴。最高的权力须受到最末端的制约,才能构成权力之环,故“曲则全”。在合乎天道的政治秩序之下,民众是主权者,执政者是受民众的委托来管理政务的。
    按照相生相克的传统思想,在天道政治秩序之下,民必克官,因为官的权力生于民众,故民众当然要执政者委曲求全。这种曲则全,不仅表现在政治制度安排和权力结构上,而且要表现在行为方式上。执政者对待民众必须是和风细雨的,不能如虎如狼。关于政治制度上的分权制衡,西方的政治理论已经谈的很多了。关于委曲求全,说的还不多。在曲则全的政治秩序中,执政者只能委曲求全,因为有宪法下的权力安排与程序政治,有对手竞争,有媒体监督,还有选票之忧。有威不应是执政者,而是民众。所以,在天道与民众面前,执政者只能任劳任怨,委曲求全。
    
    孔子:可是,政治家日日理万机,年年劳于形,难道就不应该对自己好一点吗?难道就不能放松自我,放飞心情吗?
    老子:做政治家是他们自愿的选择。既然选择了政治家作为自己的志业,就应该按这一行的职业伦理办。政府也罢,执政者也罢,必须忍民众的辱,受公务的重,只能要求自己,不能要求别人,限制自己,而不是限制老百姓。政府对老百姓,最大的美德就是委曲求全。只有弯曲自己,才能成全万民。放弃自我是对政治家的要求,不是对普通民中的要求。只有执政者放弃自我,老百姓才能拥有自我。如果执政者自我独尊,老百姓就必被剥夺自我。判断一个政体是否良善,标准之一,就是看谁拥有自我:是执政者,还是百姓?
     如果按照中国人喜欢拿数字说政治的传统,我也要提出“三不争四不自”原则。我们就把这“三不争四不自”简略为“不三不四”吧。这样上口易记。“三不争”原则即,理想的政府应该,在政治上不与民不争高低;在道德上与民不争是非;经济上不与民不争货利。“四不自”原则即,理想的政府不自视、不自见、不自伐、不自矜。就是说,不自视高明,反能够心明眼亮;不自以为是,反能是非彰明;不自我夸耀,反能得有政绩;不炫耀自满,反能享誉久长。所以不能指望自我监督、率先垂范。故必须有外部监督,必须有分权制衡。
    现在谈大国崛起,你看看美国为什么强大?因为那一套政治制度把政府与民争利的可能性降到最低限度。苏联为什么垮台,因为它把老百姓的利都抢到官府里去了。中国历史每个朝代之初如汉唐明为什么强大,就是不与民争利!每个朝代会垮台,因为君主专制政体里与民争利的机制不断被激化、强化。建立理想政体的关键是要把与民争利的机制彻底驱逐出来,不给它任何空间。
    
    孔子:对您的不三不四原则,我还是有不少的疑惑。其中最让我疑惑的是,为什么政府不能与民众争是非,争荣辱?
    老子: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权力越大,道德水准就越高,真理掌握的就越多。我们常常见到的倒是相反的情形。因此,为了保险起见,必须把政治权力与道德和真理的权威分离开来。让没有权力的人掌握道德和真理的权威。否则,统治者拿着枪与民众争道德与真理的高地,那民众怎么是对手?其结果是,道德与真理的是非因权力的介入而全乱了套。
    
    孔子:您为什么主张“抱一”,这跟我所主张的大一统有什么不同?
    老子:所谓“抱一”有两层含义。首先,我指的是执政者要始终如一地恪守天道。其次,一与多对,道至大而无外谓之一。一个理想的政体也应该是合多为一的政体。西方人称之为复合共和。这种政体与天道是相通的。它就像天道一样,是个无边无际的大容器,把所有的事物都装到里面去了,能合多为一(E Pluribus Unum),多而一,一而多,容多为一,一而容多。这里所说的“一”,不是一切归于统治者,而是一切归于道。
    能宽和则容,能妥协则全。统治者姿态要低,要做天道与民众的老黄牛,供民众役使,而不是役使民众。如此这般,社会就和谐了。社会的和谐可有两种不同的方法的来实现,一种是天道的加法,无所不包容;一种是大一统的减法,把被认为导致不和谐的东西彻底除掉。天道做加法,霸道做减法。和谐作为目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用什么手段来实现和谐。
    
    孔子:坦率地说,我还是喜欢刚性政治,向往强势有为的政府。理想的政府,要让民众“望而畏之”(《论语·尧曰》)。没有规矩,怎么成方圆?治于人者必须守规矩,只能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八佾舞于廷,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作为统治者,就必须去弯就直,治国就要直来直去。我看治国这事很简单,无非就是,“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君主手执正义之剑,谁还敢不正?
    老子:我的看法相反:理想的政府,就好比地之洼下一般,以谦退处下,不敢为天下先,不与民争。民众的腰是直的,公仆的腰是弯的。如果民众的腰都是弯的,匍匐在霸主脚下,天道就荡然无存了。统治者千万不能有至大至刚的浩然之气,而是要代之以“委曲我公仆,成全天下人”的品德。
    
    孔子:您一会儿说“统治者”,一会儿说“执政者”,都把我绕糊涂了?难道这俩者不是一回事吗?
    老子:这两类人的共同特点是他们都是在行使管理国家的权力。我把那些与天道对着干的执政者称为统治者;我把那些恪守天道的掌权者称为执政者。理想政体下掌权的不是骑在民众头上的统治者而是受民众委托的执政者。最后,我用受登山宝训启发的两句话来结束今天的茶话。
    不与民争的执政者有福了,因为他们光大了德;
    委曲求全的执政者有福了,因为他们顺应了道!
    
    天道章句之二十三: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牧。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
    
    对理想的政府来说,处事就应当委曲求全,要能承受住挫折的考验。委曲则能保全,受怨枉则能中正,低洼则能充盈,敝旧则能出新,少取则民众能多得,多取则官员利迷心窍。因此,理想的政府始终如一地坚守天道,甘做天道与民众的老黄牛,任劳任怨地为民众办事。这样的政府,不把自己当太阳,反能见看见阳光;不自以为是,反能是非彰明;不自我夸耀,反能得有政绩;不骄横自大,反能长治久安。正因为不与民争,所以天下没有谁能与天道和信奉天道的政府争。古时所说的“委曲便能保全”,岂是一句空话?通过顺应天道真的能够保全百姓,保全自己,也保全天道。
    
    关于嘉利来案,见:www.galilee.com.cn
    
    关于深圳发展银行15亿贷款失踪案,见:http://cn.biz.yahoo.com/060126/16/fne2.html
    
    本文发表于《南都周刊》,2007年3月9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军宁:凭什么不缴税?-“税”的宪政解读
  • 刘军宁:为什么不能秋后算账?
  • 刘军宁:春节是祝愿的季节
  • 刘军宁:博客共和催生文艺复兴
  • 刘军宁:毋忘“我”
  • 废话一筐:答小国寡民 《考问刘军宁:当今中国何来“文艺复兴”?》
  • 刘晓波: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 博客共和催生文艺复兴/刘军宁
  • 刘军宁:资本带来自由:从资本自由到宪政民主
  • 刘军宁:王朝之船为什么会沉?
  • 刘军宁:政道若水-为什么高高在上的应该是民众?
  • 崔卫平:响应刘军宁用博客从事我们的事业
  • 刘军宁:聪明的中国人,抑或高明的制度?
  • 刘军宁:没有人能挡得住:从三本书看中国文艺复兴
  • 刘军宁:人格至尊 为什么不能用权力侮辱人格尊严?
  • 文艺复兴,就从博客开始!/刘军宁
  • 刘军宁:中国文艺复兴答疑录:你就是大树,你就是大师
  • 刘军宁:大国之道:为什么处下守静是最强大的武装?
  • 刘军宁:中国,你需要一场文艺复兴!写在即将到来的新人文运动前夜
  •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刘军宁发起“文艺复兴”,中国知识界议论纷纷
  • 刘军宁: 电动车与代议士:一个宪政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