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还在纠缠“医改失败”的事儿?
(博讯2007年3月15日 转载)
    
    朱卫华/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高强3月4日在两会期间表示:“1997年的医改方向是完全正确的,只是操作上出了问题。”(新华社3月4日)
     我看高部长的这句话应该这么改一下才符合实际:1997年的医改方向出了问题,而操作上完全正确。这样改一下,不知高部长意下如何。大致始于1997年的医疗卫生制度改革,“问题”出在过度“市场化”上,而之所以说“操作上完全正确”,是指这种“市场化”医改道路完全符合其设计者的要求,基本上没有走样。正如一位网友对高部长这种结论的质疑:正确吗?怎么硬是给老百姓“正确”出一座“山”来?怎么硬是拖着中国医疗卫生事业走上了倒退的高速路?! (博讯 boxun.com)

    
    不管高部长的言不由衷基于何种考虑,都必须真诚面对这样一个实事求是的时代,而“两会”决不是一个打官腔的合适场所。我国的医改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这里,我不想也无须去进行太繁琐的证明,甚至都无须引证此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那份明确宣布始于1997年的“医改失败”的报告。只要听完3月11日上午政协委员巴德年先生在政协大会上的那一席发言,相信很多人会对始于十年前的那场医改作出一个坚定的结论:那是一场失败的医改!而不知同样在场听过巴委员的发言、同样身为政协委员的高强部长作何感想。
    
    巴德年委员是代表全国政协委员中的九位两院院士作这次发言的,这显然是“两会”不可多得的一次重量级发言,而主题就是“看病贵、看病难”!他开头一段话就间接地却不容置疑地证明了1997年医改的失败:“建国以来,我国的卫生事业得到空前发展,许多传染病得以控制,性病被根绝,人均寿命、婴幼儿死亡率等指标都有了明显改善,曾被世界卫生组织(WPO)、世界银行等机构誉为发展中国家的典范,赞誉中国只用了世界上1%的卫生资源,解决了世界人口22%的卫生保健问题。”
    
    政协委员赵丽宏在他的“两会”博客中写下了他对这段话的点评:“这是往事,是中国的昔日辉煌。”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并不宽裕,但医疗卫生事业的“空前”成就成为令世界叹服的“典范”;而在我们的综合国力空前强盛的年代里,医疗卫生事业却变成了压在民众身上的大山。是的,巴委员在这里虽然对那场噩梦般的医改不着一字,却以奇迹般的“辉煌”毫不留情地折射出那场灾难性医改的一败涂地。
    
    接着,巴德年委员沉重地慨叹:“遗憾的是,时隔20年后,中国的医药卫生总体水平被WHO排在144位,而卫生公平性竟排在188位,全世界倒数第4位。这与我国的国家性质相差甚远,医药卫生事业的严重滞后已成为我国社会发展的瓶颈。”
    
    这个“座次”让人强烈地蒙受了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在空前“辉煌”之后的空前耻辱!一场方向“完全正确”的医改,却让中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大踏步地倒退到“旧社会”,难道仅仅是“操作出了问题”?我们的“国家性质”是什么?是社会主义;而社会主义就是要在疗卫生方面比其他任何制度体现出更加“普渡众生”的优越性。请问高强部长,1997医改为中国芸芸众生带来了怎样的优越?一场方向“完全正确”的医改,如何使中国沦落为世界上医疗卫生制度最不公平的国家之一?
    
    对于巴德年委员列举的“倒数”之耻,赵丽宏委员针对“争议”作了掷地有声的驳斥。赵丽宏委员说:“这是实情,决非危言耸听。关于那个卫生总体水平和公平性的世界排位,听说在中国还有争议。一位委员曾对我说,在一次会议上,他亲耳听到一位高级政府官员对这样的排位不以为然,理由是,非洲的很多国家,根本无法得到准确的数据,把中国排在这些经济落后、极度贫困的国家之后,很荒唐。荒唐吗?也许数据不是百分之百准确,但我相信国际卫生组织的严谨和科学态度,不会刻意矮化或者污化中国。”
    
    以下这组数字,或许才是巴德年委员对1997年医改成败作出的最直接回答:“世界上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把卫生投入列入国家财政支出的重要科目,姑且不说发达国家用于医药卫生开支均占GDP的10%以上,就连巴西也为7.9%,印度为6.1%,赞比亚为5.8%,中国只为2.7%。而且,中国政府的卫生投入在整个医药卫生总支出的比例,也逐年减少。1985年政府预算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的比例为38.58%,1995年为17.97%,2000年以后只剩下15%。相反,让老百姓自己掏腰包、支付医药费的比例却逐年增加,1985年为28.46%,1995年为46.40%,2000年以后竟一直接近60%。”
    
    高强部长不会不清楚,为什么中国的医药卫生支出仅均占GDP的2.7%?因为国家把原本是公益性质的医疗卫生事业几乎完全推向了“市场”;为什么中国政府的“卫生投入”在医药卫生“总支出”的比例到2000年竟然减少到了15%?因为近20年来中国的医药费平均上涨了100至200倍;为什么到2000年后老百姓自费医疗的比例竟然“一直接近60%”?因为几乎所有公、私医疗机构中流入个人腰包中的暴利在数十倍甚至成百倍地增长!
    
    政协委员赵丽宏在听完巴德年委员关于“看病贵、看病难”的发言后叹道:触目惊心,意味深长!他说:“巴委员的发言,也许让很多人听了心里难受,但这是科学的声音,是清醒的声音,是真话,是诤言,可以给执政者一个警醒。”这个评价不仅冷峻、尖锐,而且诚恳、厚道。
    
    3月7日上午,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在与浙江代表团一起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提起当前存在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时说:“在这个问题上群众不满意,我没有做好工作,愧对百姓,应向大家道个歉!”这正是吴仪大姐每每令人景仰的公仆风范!事实上,“看病难、看病贵”的根子就在“市场化”医改上,老百姓可以既往不咎,但政府应当承认这笔“坏账”并做出敢于承担责任的姿态,只有这样,才能避免重蹈覆辙,才能赢得老百姓的谅解与敬重。光明观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興庭:“賣光式医改”也能算成功的医改?
  • 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牟传珩
  • 牟传珩: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失败
  • 中国式四不象的中国式医改,该向谁借鉴
  • 向全世界推广宿迁“卖光式医改”的经验/云淡水暖
  • 医改,何时能给穷人希望?
  • 胡锦涛之女曾试图借医改之机发横财
  • 承认医改不成功,是对20多年改革政策拨乱反正的突破口?/张建
  • 房改是把你的腰包掏空,医改是提前为你送终
  • 就“新医改”问问卫生部:怎么还是个“卖”字?/云淡水暖
  • 医改难撼既得集团利益 覆盖90%人群是空想?(图)
  • 医改、教改、房改--百姓心中抹不去的痛!(图)
  • 魏城:中国医改,得了什么病?(图)
  • 卫生部为什么讲这种“真话”:医改没有“不成功”?/云淡水暖
  • “医改”-党指的光明大道为何越走越窄
  • 晴续:医改二十年,如今怨声载道
  • 医改新方案能否征求民意
  • 医改的死穴在哪?/冀志罡
  • 无耻反噬——医改失败罪在百姓/菩提叶语
  • 九名院士炮轰医改失当 呼吁建立全民医保
  • 百姓杂志:中国医改的制度错位
  • 大陆医改新方案可能是英国躯体德国四肢美国脑袋
  • 中国卫生部前高官炮轰医疗弊政 发改委推出医改新方案
  • 陈晓兰:我看医改20年(图)
  • 中国医改方向摇摇摆摆
  • 胡锦涛之女借‘医改’之机霸占公立医院?
  • 卫生部长高强:不要争论医改成功与否
  • 医改成功失败由高强说了算?
  • 卫生部为何不让争论医改是否成功?
  • 大陆新医改不再提市场化产业化 试点明年再启动
  • 谁会成为医改覆盖不到的10%?公共政策丧失灵魂
  • 全国医改试点明年初展开 目标为覆盖90%人群
  • 南方日报:从两则新闻看卫生部否认医改不成功
  • 卫生部为什么讲这种“真话”:医改没有“不成功”?
  • 医改是否成功要靠事实说话
  • 百姓杂志:大陆医改还有出路吗?
  • 医改新方案报到国务院 公益派压倒市场派
  • 以医养医能否抑制药价 医改下一步该怎么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