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开导王朔:您要做的是熬成一“文化老人”
(博讯2007年3月14日 转载)
    
    2007年度最受华文娱乐传媒喜爱的“宠物”王朔近日终于宣称“从今天起,谁也别再找我”了。被“宠坏”了的人物,常撒这样如花灿烂的娇,谁也别介意。作为一个媒体中人,我介意的是王朔近日的“媒体下流说”。
     “媒体越来越下流,就会挑事。”----这是朔爷的原话,骂的是记者报道他骂杨澜老公是“骗子”、忽悠“他们家徐静蕾投资”一事。媒体,尤其是娱乐传媒,下贱的事情是有的,但似乎距离“下流”还有差距。如果说记者的报道给王朔造成了“下流”的不好印象,那我只能说,媒体的最大责任不过是纯自然主义地展示了被采访对象的某种阴暗的本质,进而影响到了这个人的社会评价。表达地直白一点,王朔当时嘴上没把门,而媒体没有“善意”地替他把门,仅此而已。 (博讯 boxun.com)

    
    混迹江湖那么久,王朔不会天真地像个刚出道的雏儿,把面对凤凰卫视的摄像机镜头视作无物吧?如果是和知己至交在茶坊里的闲聊被传媒曝光,那传媒不厚道;在摄像机镜头前侃侃而谈,见报之后再强调是“私下议论”,啥意思?凤凰卫视是拿针孔摄像机给你做的节目吗?
    
    你以为你在利用传媒做自己的事情,但别忘记和传媒博弈也有“米兰达法则”----—你有权口吐莲花,但你所说的将在日后成为不利于你的呈堂证供。
    
    传媒在利用你,这一点你肯定门儿清,你答应上节目,因为你足够自信,你对传媒的利用会甚于传媒对你的利用,你胸有块垒不浇不快,别人前几年想“摁死”你,现在你终于有了回骂的机会,你有新作问世,你们家静蕾有网站开张----—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古脑儿涌上你的心头,就算你的心里“有巨大的善”,你能四平八稳地烫平?如果你能,你早上联合国混去了,还在这里叫卖采访“十万元一小时”?
    
    不过几十个小时,你又向杨澜两口子道歉了。要说你王朔还真有意思,至少在“道歉”这个中文词汇的内涵上,你把这两个字的道德负疚演化成一种上海人说的“赖及皮”,耍赖也。你向武丹丹道歉了,向郭敬明道歉了,向余秋雨道歉了,向杨澜吴征道歉了,说不定没几个小时后,你会又向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道歉。刚啐人一脸就道歉,且不说真诚度如何,至少动机值得怀疑。你对一个人一件事的看法,不能因为媒体曝光与否做出180°的大转弯,这是一个基本的道德原则。这一点我倒很欣赏余秋雨老师,人家无论对头在媒体上怎么攻讦,就是不道歉,也算一条汉子。
    
    我想说,你高估了中国人对“道歉”的“道德蒙蔽”的接受度。“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你最看不上的文化垃圾电视剧《流星花园》里这句台词送给你,希望足以为聪明者诫。
    
    媒体是个什么东西?有时我也在困惑。但有两点我可以告诉你:媒体不会为你这样的人溢美;媒体有自己的商业目的。揣摩明白了这两点,你为别人采访你开价,是对的;但同时你得为自己负责,一个五十岁的男人,哭着闹着要媒体替自己负责是幼稚的表现。对你而言,以你现在的位置而言,单纯追求“口腔快感”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当年你就算是一块再“痞”不过的“疯狂的石头”,这么些年的生活历练也把你扯圆了。
    
    对,你现在在我眼中,就是一枚“恐龙蛋”。扯上了“恐龙”,可见华文世界里,你这样的不多见,值得大家爱护;但你也得明白,现在能找到的“恐龙蛋”都是化石,再也孵化不出青面獠牙的凶猛。
    
    所以,等您的新书出来,静蕾的网站上线之后,您就别再唾沫飞溅四处骂人了。您现在要做的就是熬,熬上若干年,您也就是一“文化老人”了。还记得你早年在《三联生活周刊》上写的一个八十多岁的“文化老人”么?老头过生日,人家送一副对子:老老实实演戏,清清白白做人。横批你不会忘记吧?----“度日如年”。
     新闻午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劼:从王朔的背后看王朔
  • 王朔嫖娼,为何嫖了没人管?(图)
  • 给王朔的公开信/幽幽鹿鸣
  • 劉如潮:王朔──時代的記憶,理所當然的驕傲
  • 张一一:从王朔诬蔑我“强奸幼女”看他流氓劣根性的来源
  • 闲话:我的人物鉴别法:以金庸、王朔、余华、鲁迅为试金石
  •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刘晓波
  • 刘晓波: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 王朔:美国观感
  • 王朔:知道分子
  • 从王朔到李敖——流氓心态初析
  • 观世山人:从王朔到李敖—流氓心态初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