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陶君:劳改、肺结核和我的视网膜脱落(狱中记事)
(博讯2007年3月12日 转载)
     2003年的8月份,天气极为炎热。车间里的温度高达38度以上。车间 象蒸笼一样,煎烤着我们的四肢、躯干和双眼。我的血压降到80/ 55,整日感到无力、疲劳:难道生命要到头了?我在坚持,拼命地抵 抗。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眼前终于出现了一只“蚊子”,飞来飞去。 我揉揉眼睛,“蚊子”始终出现在左眼的上方,很不舒服,就象眼睛 里沾了个灰尘。我就去找犯医。犯医也解决不了。他告诉我,“你的 视网膜脱落了一块”。我很紧张,但又没办法。犯医给我诊断和分析 原因道,我一天干活十几个小时,主要依靠眼睛和手来干,出现这种 疾病是难免的。我的工作就是植发,把塑料头皮里面塞满米,然后在 头皮上植上假发,而且要纵横均匀、间隔一致,头发的根数都要严格 按照要求,眼睛老是盯着头皮,不能休息,时间久了眼睛特别容易受 伤,视网膜脱落不过是劳动的“回报”而已。

    2002年12月17日,我被送到深圳监狱服刑,费了大半天时间,又被送 回。警察告诉我,深圳监狱没有关押政治犯的条件,不收。我只好跟 着囚车回来了,还被同监仓的仓友笑话了一番。我为了离开令人窒息 的看守所,就打了份报告要求“上场”(即去监狱劳改)。几天后我 得到通知去东莞监狱,但临行前又被压下来,原因是管教要我搞监仓 的元旦墙报,没人手,不让我走;听说东莞监狱的条件不错,没去成 心里感到很遗憾。我再一次强烈要求去监狱,果然没过几天,我就被 叫到名字去韶关监狱。看来,我去监狱的波折不小啊。12月22日晚我 与40多名犯人提前被关到一间监仓,挤在一起。这一夜非常难熬。12 月的天气已经很凉了,棉被只有几条,40个怎么盖?我是抢不到的, 只好在地上差不多坐到凌晨4点,然后被拉到外边点名,收拾东西, 关进囚车。囚车是特制的,所有犯人的手都被手铐连在一起铐住;坐 在椅子上,窗户密封。一路上犯人们都在叫、在唱歌,非常兴奋,因 为深圳看守所的犯人大多是重刑犯,不是无期就是十年以上的,在看 守所关得太久了,憋到头了,当然要发泄一把。一般深圳一所的刑事 案都很重,诉讼周期长,被判下来基本都超过一年了。我见过超期羁 押时间最长的是12年,一直关在看守所。看守所是临时的羁押疑犯的 地方,并非监狱,管得非常严,疑犯几乎一直关在仓里,很少出来, 见到阳光和空地都很非常激动。犯人们的目标就是要去监狱,因为很 多犯人未来十多年都要在监狱中度过,去得越早越好,而且对减刑有 利,因为,减刑的起止日期是从监狱开始,跟看守所无关,所以有时 候同样的刑期,早去监狱一个月,将来出狱甚至提前两年,差别很 大。

     韶关监狱,一个坐落在粤北的老牌监狱,以前叫广东省第二劳改支 队,同时关押男犯和女犯。女犯直到2003年才陆陆续续地移到广东女 子监狱。 (博讯 boxun.com)

    进去监狱后,检查身体和行李,什么书、邮票、香皂等被监狱的老犯 搜走了。我的东西还好,因为有警察叫我过去问话,老犯人不知道我 的来路,就没动我的东西。狱警安排我们换囚服、拍照。这栋楼真的 很老,说是一栋楼,其实只有一层,非常低矮,房子破旧。听犯人 说,这曾是日本人的军营,十字型军营,有50多年了。监仓里面非常 昏暗,潮气很重。刚进监狱,安排在“入监队”,五监区二分监区。 在这里主要是让新来的犯人熟悉监狱的情况,每天跑步、军训。因为 有春节的缘故,我在入监队呆的时间比较长,有三个月,要求很严 格。

    我住的监仓非常小,面积大概只有七个平米,但睡了11个人。怎么睡 的?原来上下两层通铺,木头被磨得很滑,不知道这张床睡过多少犯 人。这时候已经是冬天,粤北的气温很低,只有几度,加上没有阳光 可照,阴冷得更厉害。洗澡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洗的人很多,抢位 置,水刺骨地寒冷,我洗了很长时间的冻水了还是不能习惯。

    军训的后期,我们开始学徒,学习植发的技能。第一天学磨针,一根 绣花针要磨成刀,不能厚也不能太薄。磨好后就用刀片去开口。开口 很讲究,先中间后两边,要大小、深度拿捏得非常到位,多一点不行 少一点也不行。所以这个技术非常难学。有的犯人学了大半年都不能 掌握。针做得好,干活就容易多了。通常要准备好多根针刀,断了有 更换。学习一个星期的磨针,然后开始插头发。开始三天只能完成一 个头;后来两天一个;最后一天一个。听说老犯中曾有人一天插四个 头皮,很厉害,是劳动能手。

    三个月后我被下放到监区,也就是离开入监队了,监仓也换了。八监 区二分监区,一个分监区有200多人,总共400多犯人。工种就是植 发,手工劳动。监狱里最怕的就是手工劳动,时间长、强度大,重复 劳动。十多年若是一直在植发,那简直是灾难。首先手会变形,身体 吃不消。但犯人是没有选择的。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一直在植发,任 务很重,开始是一天三个头。后来是四个头的任务,老实说,我根本 完成不了。200多犯人,每天能完成的不到15个人。还有十个人是靠 花钱买的:一个头卖两包烟,所以有钱人到哪里都不吃亏。大概有20 多人能够在晚上7点前完成,回监舍休息。大部分犯人要干到晚上10 点半以后才能回去。完成特别差的最后几名犯人就要受到惩罚,回去 不准休息,抄监规,打扫厕所,星期天要继续劳动。我就是星期天经 常去“延长劳动时间”的(狱警不允许叫加班)。我只有一次抗改, 在冬天的一个星期天我没去车间,结果被罚学习《监狱法》,坐在风 仓里喝了不少寒风。狱警这次没有安排关禁闭。

    植发用的头发是从印度进口的假发。头皮的颜色、脸部轮廓、眼睛的 颜色,通常可以分出这些模特头是哪个国家用的:头发的颜色有白 色、棕色、麦色、红色、黑色、金色等。皮肤的颜色也不同,可以分 辨出有北欧人、英国人、黑人、意大利人、俄罗斯人等。可以看出这 些头皮都是出口到国外的。中国用不上。这就让我想起在看守所里做 的塑料花和圣诞树,上面明确写着“New York”某公司,价格是二美 元。这些产品都是销往国外的,可以讲监狱里绝大多数产品都是出口 的,不会在中国销售。因为劳改产品人工是免费的,价格肯定有竞争 力。

    在韶关监狱,对外称“韶城工业总厂”,通常生产的产品有节能灯、 毛衣、牛仔服、手电筒,也有机械制品。机械产品后来做的少。其中 三监区的犯人经常使用冲床,有很多犯人的手指被切掉了,所以在三 监区外号叫“三岔”的人特别多,就是拇指和食指被切掉了,剩下三 个手指,所以叫“三岔”。三监区关押的基本上都是无期徒刑的,时 间太长,出去投诉的机会很少,即使出去年纪已经很老了。

    有段时间监狱做节能灯比较多。国外那时候没有限制中国的节能灯, 一个叫做“华强公司”的,竟然委托29家监狱帮助他们生产节能灯。 监狱就收点劳务费。狱警工资的一大部分来自犯人的劳动。监狱每年 都要上缴几千万给监狱管理局(过去叫劳改局)。犯人每个月只能获 得五块钱报酬,买些纸巾、香皂等生活必须品。我所在的八监区做植 发,同时在粤北我说知道的有四个监狱加工这种产品。我曾帮监区领 导写过总结报告,就是监区领导去兄弟监狱考察植发的劳动情况。我 看到有北江监狱、武江监狱、英德监狱等都有犯人在做植发这种产 品。

    植发时间久了,手指会很疼,尤其是大拇指,几乎无法用笔。我也是 出狱后半年多才好的。做手工活,是非常累的,是慢性折磨,对身体 的伤害非常严重。身体一虚弱,病来得就快。监狱最可怕的是肺结核 病。肺结核非常普遍。有时候几乎一半人都得了这种病。因为劳累、 营养跟不上,粉尘重,交叉感染,犯人很容被传染。得了肺结核,寿 命要减少十年到20年,所以犯人对肺结核非常害怕,警察也尽量去隐 瞒。我看到过一个犯人突然大吐血,满地都是血块,然后被拉进监狱 医院。这种病治疗起来非常困难。有的犯人得了几次肺结核,对利福 平这种专治药产生耐药性,几乎没得治。每年都有好几个犯人因患肺 结核病而死亡。我当时也感觉到胸部疼痛,去做透视,结果他们说没 有得肺结核。但很多犯人都做透视,没有查出肺结核,但回来没几天 就发病了。肺结核病的症状就是消瘦、下午发低烧,咳嗽,胸部痛, 后背也痛,严重的会肺积水、肺空洞,发烧的时候也就是传染性最强 的时候。我所在的分监区经常吃药(利福平)的就有40多人,由犯医 定期发给犯人。

    (2007-02-09广州)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陶君:著名学者巩胜利的遭遇告诉我们什么?(请关注)
  • 被捕前后以及荒唐的庭审——狱中纪事之三/陶君
  • 陶君 :被捕前后以及荒唐的庭审——狱中纪事之三
  • 陶君:中国,一个制造冤案的世界工厂
  • 陶君:杨代丽( 杨莉)案--人民反抗开始了
  • 充满虐待和酷刑的看守所——狱中纪事之二/陶君
  • 紧急呼吁:助陶君突破国保经济封锁!
  • 陶君:是治安员施暴还是国家施暴?
  • 陶君: 炮打党委书记-我的新年大字报
  • 陶君:御用文人 暴政的帮凶
  • 夢之魂:陶君筆友的逃亡和文壇老友的釘子(下)
  • 梦之魂:陶君笔友的逃亡和文坛老友的钉子(上)
  • 怀念狱中难友李焕明君——狱中纪事之一/陶君
  • 陶君:高智晟维权案对中共局势的影响
  • 陶君:怀念狱中难友李焕明君——狱中纪事之一
  • 陶君:中国,一个体制性缺德的国度
  • 陶君:今天你和谐了没有?
  • 陶君:胡锦涛翻海倒“江”, 中央与地方权力之争白热化
  • 陶君:美国为什么姑息中共的极权统治
  • RFA:雇主在国安压力下解雇异见人士陶君
  • 诗人陶君呼吁关注:我已被解雇,正被广东警方追捕,正在逃亡
  • RFA:异见人士陶君筹组全国性维权组织
  • 首届陶君民主奖(小人物)(接受提名)
  • 陶君:团派全面掌权,赵勇将接任河北省委书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