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鄢烈山:是学术良知还是学术自负?
(博讯2007年3月10日 转载)
    
    
     对某些著名经济学家,我是十分鄙视的,比如张五常。在经济学某个专业领域,他或许不是浪得虚名,然而此人自负得比“芙蓉姐姐”还可笑,越界谈到他并不了解的中国社会问题,诸如贫富差距、下岗失业、农民是不是装穷,借用他的语句“那(可真)是胡说八道”。 (博讯 boxun.com)

    
     但对于吴敬琏先生,我一向是很尊敬的。有人曾说他是中国经济学界的“良心”,我也基本赞同。
    
     在这次政协会议上,他说“春运不涨价不符合市场规律”、“城市拆迁不应该按市场价补偿”,这些观点却受到网民“炮轰”,许多人指责他背弃了为百姓利益代言的“良心”;而当他与别的政协委员联名建议取消利息税时,有人又半是调侃半是欣慰地称他“良心发现”了。有论者分析道:“其实吴先生没变,而是公众和舆论错会了吴先生曾经的‘立场’。在成为‘良心学者’之前,吴敬琏先生更广为人知的‘别称’是‘吴市场’。”他的“屁股”并未在穷人与非穷人之间挪来挪去;坚持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才是吴先生始终不变的立场。前述看似矛盾的观点“并不意味着吴先生放弃了对百姓、对社会的良心,却正是一位学者必要的学术坚持”。
    
     这次发生的“吴敬琏现象”是一个很值得品味的个案,正可用来辨析什么是学术良知(良心),什么是学术自负。
    
     所谓坚守学术良知,其中重要一条当然是要敢于直面真相、追求真理,讲真心话,不见风使舵。这就是说,既不以学问媚上猎取富贵,不惧权势打压而“变调”,也不从众媚俗换取掌声,而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毅。
    
     不言而喻,“讲真话”不等于讲的是真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识局限,专业训练可以使某人在某个专业领域比别的人有专业特长和专业眼光,一般来说这是他的长处,但同时也可能是他的短处——视野和思维方式在不知不觉中画地为牢了,用俗语说就是所谓“三句话不离本行”、“钻牛角尖”。孔夫子早就教导我们“毋意(臆测),毋必(专断),毋固(固执),毋我(任性)”,在专业分化精深细致的今天,学术精英更要注意这一点。
    
     毫无疑问,所谓“学术坚持”是建立在良心与学术双重自信基础上的,但一不小心就很可能陷入道德自负或学术自负。道德自负者自以为在坚持真理;学术自负者把学术偏见、一得之见当做洞见或真理;在中国的当下,这两种自负往往同时出现,比如吴敬琏先生这次的表现。
    
     吴先生何以“先声夺人”,在“两会”议政尚在热身时,就“冒天下之大不韪”抨击“春运不涨价”和“城市拆迁按市场价补偿”?皆因他自以为是在“坚持市场经济的改革取向”,认定这两种做法“不符合市场规律”。学术自负与道德自负使他这个著名经济学家的经济学水准低于我等非专业人士。
    
     神志清醒的世人,谁不知中国的铁路运输根本不是市场的产物,也不是在搞市场化运作,它是国有垄断政企合一的经济“部门”,民资、外资基本没有参与资格,自由竞争无从谈起,也就是说它基本不具备市场主体资格,因此它也不应当适用由供求关系定价的一般市场规则。从社会学角度讲,农民工不惜代价的春节团聚不比城里人的旅游度假,那是极度饥渴的情感与社交需要(包括谈婚论嫁、交流打工信息等),是刚性的需求——这是经济学教科书上没有的吧?至于城市民房拆迁若不按市场价补偿,被拆迁者用什么钱买房子住,这个问题需要多么深的专业知识提出来吗?吴先生的那一套理论是不是太玄妙,玄妙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境界?
    
     经济学界确有不少这样自负的人,有大言不惭标榜敢于蔑视舆论的,有一再反对给企业设最低工资标准的,他们抱着几本教条自以为得了大道。
    
     季羡林老先生曾讲过医学界权威的专业自负和傲慢,与医生多有交道的我深有同感。其实,学术精英和专家权威的专业自负,不只是发生在医疗界,不只是发生在经济学界,也不只是发生在中国,可谓举世皆然。这是所有专家学者们不可不自我警惕的。明人李贽说,不自以为是(不自信)不可与入尧舜之道,自以为是(不自疑)也不可与入尧舜之道——这话说得太符合辩证法了!
    
     一个真正有学术良知的学者,难道不正该以不懈追求尽善尽美和对社会负责的精神,广泛吸取多学科的优长,虚心听取方方面面的意见,努力克服本专业和本人的学术偏见吗?(鄢烈山)
    
     来源:南方报业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杰:从体制外异见作者的真实处境说起—兼论鄢烈山先生的文风问题
  • 鄢烈山:把仇和式的强人留给历史!
  • 鄢烈山:为何如此兴师动众?
  • 朱健国:鄢烈山特赦张德江
  • 获奖的鄢烈山吃到的是猪肉还是马肝?
  • 许晖:论“杂文家”鄢烈山的倒掉
  • 鄢烈山:站在全民族立场讲述中国抗战
  • 鄢烈山:我们现在怎样做冤民
  • 徐沛: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 鄢烈山:论“公民”与“战士”的分别
  • 鄢烈山:另一种农民——记我的父亲
  • 笑蜀:为鄢烈山说几句公道话
  • 鄢烈山:一个公民的杂文写作
  • 朱健国:鄢烈山的“阿喀琉斯之踵”
  • 鄢烈山:行政垄断下的教育资源被不公平的配置
  • 鄢烈山:“副部级干部待遇”猜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