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興庭:“死刑犯自曝前科”改判死缓於法无據
(博讯2007年3月10日 转载)
     彭興庭(南昌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轉原創來稿海外首發)
    
     34岁的周文逵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后,周文逵为了逃脱一死,坦承之前所报的是假名,以及曾在1997年还杀过一人。据此,法院认为,他的举动属于自首,由死刑改判死缓。(《信息时報》3月9日) (博讯 boxun.com)

    
    这个案件乍听之下实在有些荒唐,假若我们國家像英美法系那样实行的是“判例法”,一旦这一原则被发扬光大,恐怕,这一判决不但不会起到丝毫威慑作用,反而会助长歹徒的嚣张气焰。正如有网友调侃的那样,“我以后要是杀了人,趁还没被破案,再去杀一个,等被抓了供出前一个,就可以不死了?”
    
    周文逵“自曝前科”,确属“自首”,这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他的自首行为,还属於刑法上的“特别自首”,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犯罪事实。我國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措词是“可以”,而不是“应当”。也就是说,有了“自首”情节,并不一定就能“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法院还应该视其他犯罪情节而定。
    
    此外,更令人置疑的是,周文逵的“自首”,是对1997年“抢劫前科”的自首,眼前的“故意杀人罪”,是被司法查证的,他的“自首”情节可以及于被查出的罪过吗?
    
    关于这一点,在刑法學界,有“重及轻说”和“分而论之说”两种主张。所谓“重及轻说”,是指一人犯数罪,如果自首之罪重于被查出的罪,则自首之罪及於被查出的罪过,而如果自首之罪轻于被查出的罪过或二者相当时,自首之罪的效力不及於被查出的罪过。“分而论之说”则认为对自首的罪行,按自首来处理,其效力不及於被查出的罪行。目前,在司法实践中,大多采用的是“分而论之说”主张。
    
    从“分而论之”来看“周文逵案”,显然,周文逵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因抢劫罪但有自首情节被判处死缓,这是行得通的,但二者数罪并罚,根据刑法量刑中的吸收原则,应该还是死刑立即执行。即使从“重及轻说”来看,如果此案没有其他从轻处罚的量刑情节,周文逵也没有被判死缓的理由。其自首之罪,按理与司法机关被查出的罪过罪行相当,自首之罪也应不及於被查出之罪。
    
    死刑立即执行和死缓,在我國刑法上虽同属死刑范畴,但二者却有天壤之别。死缓,虽然也是死刑,但其威慑力,在今天看来,除了多熬两年,与“无期徒刑”并没有什么实质差别。然而,正是这个死缓,给“不公平的司法裁判”营造了可生根发芽的空间。 “死缓”是基于“少杀、慎杀”的刑事政策而产生的,如今,却“不公平的司法裁判”营造了可生根发芽的空间,这一点,决策者也一定始料未及。如今,对於这一案件,我们依然有理由质疑,这里面,是不是有“法外施恩”的嫌疑呢?□
    
    (新闻链接:http://news.sina.com.cn/s/l/2007-03-09/013612466937.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崔書君:春晚時間的長短問題(春晚應改“死刑”)
  • 不判赖昌星死刑:荒唐的承诺/子曰
  • 王童:萨达姆的死刑是新年的礼物
  • 余英时:从陈光诚案和死刑复审看中国法律改革
  • 中国民工庆祝萨达姆被判死刑/你的农民兄弟
  • 林蔚:清理死刑復核權的“灰色地帶”
  • 黄河清:为什么对文革造反派宣判死刑?
  • 金南川:死刑与中国腐败问题(图)
  • 崔书君:死刑變死緩的“兩個凡是”
  • 彭兴庭:死刑何以不死?
  • 废除贪官死刑有违社会伦理
  • 贪官死刑存废之争何以陷入“道德口水战”
  • “废除贪污受贿罪死刑”建议为谁代言?
  • 请我们记住这位死刑犯的冷笑
  • 刘志祥案:死刑+无期+五年再加一个无期,并罚后却变成了死缓
  • 晴续:为什么中国死刑人数居世界之首?
  • 巨贪不死,死刑何用(图)
  • 陈永苗: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
  • 感叹温总理“不废死刑”的宣示
  • 云南广南特大袭警案犯一审被判死刑 称要上诉(图)
  • 中纪委重申不判处赖昌星死刑 劝投案自首
  • 上海:一男子假冒警员抢劫杀人被判死刑
  •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中国利用死刑犯器官十分慎重
  • 德国之声“死刑不能为政治服务”
  • 周正毅涉开巨额假发票可判死刑
  • 周正毅新罪名可轻可重 重则最高刑罚是死刑
  • 中国两建设银行前雇员被执行死刑
  • 德国之声:中国大量移植死刑犯器官
  • 山西农民王昭利两次被判死刑,第二次上诉后高级法院竟然长达三年不作审判
  • 河北定州一农民被错判死刑 蒙冤23年难昭雪
  • 有争议教会领袖12月中旬接受终审判决,极可能面临死刑
  • 肖扬:中国保留死刑但要慎用死刑(图)
  • 中国称死刑核准权归最高法院行使(图)
  • 死刑犯越狱逃至广东抢劫后赴川杀人碎尸(图)
  • 甘肃最大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终审判决 59人有罪6人死刑 (图)
  • 百名专家吁高院 速收死刑复核权
  • 中国承诺不判加籍维吾尔人塞利尔死刑 (图)
  • 中国保证不判处加籍维吾尔人死刑
  • 狱中难友李毛兴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范子良
  • 广州民警刑讯逼供 致无辜者被判死刑
  • 【案件跟踪】海南交警副中队长吴亚弟持枪杀人被判死刑枪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