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人类靠错误理论创造了事与愿违的历史
(博讯2007年3月09日 来稿)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笔者在07年的《新年献词》中(原文请查阅www.newmilestone.org/07/czl70106.html),曾经以一系列无可辩驳的事实,论证了当前全人类社会普遍呈现出的种种“寡廉鲜耻”弊病的表象及其根源。并直截了当地、呼吁人类要“走出不要脸的误区”。接下来又在拙文《人类怎么会变得越来越没有出息的》(原文请查阅www.newmilestone.org/07/czl70228.html)中,不客气地给正沉浸在自以为“文明了”、并在与时俱进而沾沾自喜的人们,泼了一盆凉水,下了一个都“没有出息”的结论! (博讯 boxun.com)

    
    其实笔者甘冒如此“天下之大不讳”的目的,绝对不是要以耸人听闻的出位言辞,来哗众取宠,博取名气或点击率之类的虚荣。而是要想名符其实地在自我定位上,坚持履行自己作为“镜子”、“试金石”、“指南针”的职责(请查阅拙文《潘一丁是什么东西》http://www.newmilestone.org/lccz/lccz.html),以便将来在面对无论出于什么动机、目的的挑战质疑中,可以从容应对而无因“怕被人揭老底”而需要改口的后顾之忧。也更是想从此树立“新人类社会学”声称要“以理服人”的金字招牌!为了证明这一点,现在就来谈一谈可以有把握说“不要脸”或“没有出息”的道理。
    
    记得中国的伟人毛泽东有一句名言“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这句话从表象层次上来看,是绝对准确无误的。因为所谓“历史”者,不外乎是指某一个特定文化主导下的社会(国家或地区),在时间轴上的文明和及不文明行为记录。包括语言(含音乐、歌曲)、文字(含书籍、诗歌、神话、小说)等精神文明,和建筑、用品、器械等物质文明两个方面中,所保存的有代表性特征表现的记录。对中国历史而言,比如老子、孔子理论的出现,指南针、火药、造纸术的发明,万里长城的修建,重大的天灾人祸或王朝的兴衰交替等,有多数人参与或改变、影响到整个社会生活的事件。也就是说,人民是建构历史的主体,是他们(而不是少数人)的整体行为,决定了一个社会的时代特征。这也是《新人类社会学》理论,坚持“民主是一种像空气一样的客观存在”的根据,因为历史就是社会多数人认同的典型行为记录。或者说,从秦始皇、唐太宗、宋太祖、成吉思汗,以及康熙、乾隆、直到孙中山、毛泽东、蒋介石等,之所以成为可以载入史册的历史人物,完全是因为他们在一段时期内,通过各种方式或手段,驱使人民群众,用行动去完成自己规划的国家或社会“大厦”的蓝图。所以一栋社会“建筑物”的内外质量,除了设计师的水平能力外,更取决于作为“施工队伍”的人民群众本身的素质。越是先进、要求高的设计,也越要求有一支训练有素的高水平的施工队伍,否则胡乱建成后,时间一长,必然要出现种种质量问题,甚至酿成“屋倒楼塌”的灾难性结果,最后只有推倒重来(换新政权)。这种只重视设计师(领袖)、轻视“施工队伍”(人民群众)的观念和后果,难道不正是中国历史不断重复的形象写照吗?
    
    这也完全符合一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中国格言。也就是说,客观地看,如果将中国社会比作一条在历史长河中前进的“(社会之)舟”,人民的作用就是忽而“载舟”(拥护一个新政权的建立并支持其维持运作),继而又“覆舟”(不满并赞成推翻这个政权的行动)般地,在折腾着自己这条“船”的兴衰,整个一“朝秦暮楚”的“没出息”表现,用爱因斯坦的话来形容,就是历史总是由无敌的“蠢人多数”来创造的。老毛和老爱这两个伟人和智者,在同一个对象上,居然有南辕北辙、截然不同的两种判断,一起成了演绎一个“悖论”的主角。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
    
    其实两个人的结论都没有错,是“捧得正确、骂得也对”。而真正错的是,他们俩人都是站在“只知其然”的认识层次上,分别看到同一个表象的两个不同侧面而已。毛泽东看到的是广大人民共同“载舟”的能力;爱因斯坦感受到的,则是多数群众受到煽动起哄,一起“败事有余”的本事。如果用理工科思维的科学常识,从矢量概念来理解,两者之间的对立矛盾,就在本质的认识层次上统一起来了。也就是说人民群众的能量,在绝对值上毫无疑问是巨大的,是历史唯一的缔造和推动者。但是这种能量运用的社会效果,却是有方向性的,从正面利用(以脱离原始野蛮原点的努力方向为正),可以创造辉煌(如毛的新中国建立初期)。但是要是从负面发挥,就形成和辉煌程度相当却令人谈起色变、胆寒,不堪回首的灾难(如毛时代发动的“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以至于令中国人到今天都没有弄懂自己民族的问题所在。还在为毛的“功过”大小,或分配比例应该几几开的问题,振振有词地争论不休,无非是沾惯他执政年代便宜、又吃了改革开放政策一点亏的多数人,在一个劲地“忆甜思苦”。而曾在那个时代受大苦、吃过大亏、现在却占了大便宜的少数人,却在拼命地“忆苦思甜”,表象上看起来似乎尖锐对立,本质上双方却都殊途同归地、把“一分为二”的科学辩证法抛到脑后,一起各取所需地、合伙玩起“隐恶扬善”的把戏。客观来看,整个一“总是吃一堑,永不长一智”般的“没出息”,让中国人成了祖传制造“(历史)葱油饼”的专业户,使人想不同意爱因斯坦的结论都不行!那么中华民族真正的问题在哪里呢?
    
    这个问题就在于,有博大精深且功能强大的中国文化加工出来、具备了通情达理的“人性”条件的中国人,始终没有形成一个真正能够“以理服人”的、完整的社会科学理论系统,来正确认识或规范自己的社会行为。而且从古代开始,就形成了林中之鸟般“百家争鸣却莫衷一是”的局面。至今还被“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学者、权威们怀念不已,甚至吹捧为“黄金时代”。完全不顾宇宙大自然中,真正的真理(运动规律)只有一个(或一组),没有例外的客观事实(只要想想数学运算就知道了)。终于让后来成为帝王的领袖们,在吃足“兼听则明”(实则无所适从)的苦头后,学会了根据自己喜好、来狐假虎威地,打着实行“独尊(儒、道、佛学,或资本、马列之类的主义)”的旗号,随心所欲地实行起独裁专制式的统治来。由于所有这些理论都存在有因“片面正确”的先天性缺陷,所以必然地迟早会面临无理去服人的尴尬,为了保护统治集团的既得利益,只好舍人性而退回到文明的原始野蛮状态,重拾“以力服人”的动物行为老套。既使民众因失望和恐惧而产生反感,也为持另一种对立而同样有理论错误的反对派,提供了表演的舞台,打下日后取而代之的基础。“你方唱罢我登台”似的,轮流着反复演绎了一幕又一幕的历史循环剧。这难道不正是中国历史的真实写照吗?
    
    所以可以由此得出一条客观的因果关系链。那就是,由于没有正确而经得起推敲质疑,或实践检验的社会理论,所以拿不出可以通过人性(理性)“服人”之理,反而让其它同样错误的理论有了“滥竽充数”的机会。结果,人民大众就在各种似是而非、却振振有词的理论蛊惑下,忽而左忽而右地,创造出一段段不堪回首的历史。而实行真正“民主”所不可或缺的手段——真正的言论自由,不是没有,就是被类似鸟啼、蛙鸣、虎啸、狼嚎般的假冒伪劣概念所取代,包括中、美、东、西,古今中外无一例外。因为所有国家迄今为止,都没有一个正确的社会理论作依靠,面临问题时,根本经不起任何可能的挑战,只能学老和尚面对小和尚的“敏感”问题时那样,把“女人(言论自由)”当成是不能碰的“吃人老虎”了。
    
    这完全是因为开始具备理性(人性)的人类,在进入自己“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生活后,由于没有能够及时形成一套可以正确认识自己和解释自己的社会,指导并规范集体行为的社会理论系统。从开始就失去了靠“以理服人”来激发人性自律的契机,反而让永远不可被消灭的,如自私、贪婪之类的天性趁虚而入,随着物质文明的发展而坐大起来,从此将社会引向一条错误的歧路上,并在错误的方向上走得越来越快,世界才有了今天这种越来越不乐观的结果!
    
    而在看起来似乎踌躇满志,实则“忘乎所以”、急功近利的中国人面前,什么才是民族真正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否则必将再创“重蹈覆辙”的历史!
    
    而笔者之所以借中国人来谈世界,完全是因为全人类正在不知不觉中当了中国历史的“跟屁虫”,在有绝对方向性、原则性错误、一点也不比古代中国理论先进的社会理论误导下,创造着前途更丝毫不容乐观的世界历史呢!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07/czl70305.html)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人类怎么会变得越来越没有出息的
  • 潘一丁:从老鼠肉事件看西方社会之矫情
  • 潘一丁:就马英九之被起诉看“劣币”逐“良币”
  • 潘一丁:“我坑人人,人人坑我”--理工科单向思维的辩证恶果
  • 潘一丁:普遍的“窝里斗”是人类进化不到位的证明
  • 潘一丁:法律是道德的孙子
  • 潘一丁:中国成语是文化先进的证明
  • 潘一丁:“科学家”是一个毫不科学的定义
  • 潘一丁:科学、不科学和“伪科学”
  • 潘一丁:入常?德国可以,日本免谈!
  • 潘一丁:布什看阿扁--对眼
  • 潘一丁:新年献词--人类必须走出“不要脸”的误区
  • 潘一丁:毫无自信的卑劣伎俩
  • 构建真正民主社会的两要素-毛泽东诞辰113周年祭/潘一丁
  • 潘一丁:时代杂志为我们提供的榜样
  • 潘一丁;致未来新联合国秘书长的另类“贺信”
  • 潘一丁:游街示众和虐囚哪个更践踏人权
  • 潘一丁:安南的“后悔药”
  • 潘一丁:艾滋病--社会在歧路上尝到的苦果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