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并非“他人的生活”
(博讯2007年3月03日 转载)
    何清涟更多文章请看何清涟专栏
    
     ――从“the Lives of Others”看今天的中国 (博讯 boxun.com)

    
     2月25日晚,万众瞩目的第79届奥斯卡奖落幕。中国官方倾力支持资助的“黄金甲”未获任何奖项,而与社会主义国家及中国有关的两部得奖影片均与社会主义制度及中国现实的“黑暗面”有关。
     与中国有关的The Blood of Yingzhou District获得79届奥斯卡最佳短纪录片奖。这部长达39分钟的纪录片记载了颖州地区爱滋病患者特别是孩子们的无助与绝望。另一部德语片the Lives of Others,讲述了东德国家安全部门动用各种手段监控国民的真实历史。这种特务政治既是苏联、东德、波兰等所有前社会主义国家,也是今天中国的真实状态。
     在诸多社会主义国家当中,只有东德曾将历史档案曝光。柏林墙倒塌后,人们发现前东德国家安全部长达180公里的案卷、几十万份电话窃听记录和近1万5000多袋撕碎的文件,共涉及600万份个人档案。而这些庞大的秘密档案,就是依靠东德秘密警察们积累的的,这些秘密警察包括安全部的两万名官员、9.4万名情报人员和分散在全国各机构中的近420万名眼线。至今已有400多万人的档案材料被公开,这些档案涉及所有社会群体,从党政要人、社会名流直至普通百姓,在夫妻、父子、师生和朋友之间充满了各种叛卖故事。
     这些秘密文件曝光曾将德国搅得人心惶惶,不少夫妻反目、朋友成仇。但所幸的是,在东欧等前社会主义国家中,这毕竟已经成为历史。但对于中国、古巴等国来说,the Lives of Others里的一切并未成为过去,据一些古巴人估计,每三个古巴人当中就有一个是政府的线人。
     与社会主义兄弟国家相比,中国在培养“线人”方面别有特色。“文革”前及“文革”当中是依靠“积极分子”与“群众运动”,检举揭发蔚为风气,且检举者还充满政治优越感。只在80年代有过短暂时期,“积极分子”退出政治舞台,线人尚未形成制度,中国人才算是不要担心背后的眼睛。但从90年代中后期开始,国安逐步渗透社会公共生活,更兼中国政府将高科技用于监视人民――这方面的经典之作就是“金盾工程”,与前苏联及东德等国家相比,中国当局今日之监视系统早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我自己就曾经历过被全天候监视的痛苦时刻,我的同事中有好多位接受监视任务而后来也坦然承认者――这些人当中有积极参与者,如报社办公室主任钟某人;但也有不得已而接受任务者。 _(博讯记者:蒙迪)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何清涟:别让中国成为一个疾病蔓延的大国
  • 何清涟:“原罪”之争后面隐臧的社会紧张
  • 何清涟:与其钻网眼,不如粉碎渔网
  • 何清涟:改革神话的终结与重塑社会认同的困境
  • 清洗“带血的GDP为”何如此难?何清涟
  • 胡平:从认识媒体到认识中国-评何清涟新著《雾锁中国》
  • 何清涟:中国外资政策正面临重大变化
  • 何清涟: 权力与文学交配的产物
  • 何清涟:从一部纪录片看中国劳工权利
  • 何清涟:环境污染背后的责任缺失
  • 何清涟:暴力治国与建立和谐社会的悖论
  • 何清涟,政治打击,意在加强中央集权
  • 何清涟:为权力斗争服务的反腐能够治理腐败吗?
  • 何清涟:网易文化调查触动了中国当局哪根神经?
  • 何清涟:限制外国通讯社的新法规并非出于经济目的
  • 何清涟:上海新版历史教科书的改变意味着什么?
  • “依法治国”的前提:立法要有政治廉耻/何清涟
  • 何清涟:从陈光诚、高智晟事件看中国统治手段的非正当化
  • 何清涟:中国人为何失去了病有所医的权利?
  • 何清涟:从举報腐败者的悲惨遭遇看中国社会的堕落
  • 何清涟: 中共政府管理下的中国经济(图)
  • 何清涟: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