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正德:秦始皇究竟是英雄還是暴君
(博讯2007年3月01日 来稿)
    秦始皇究竟是英雄還是暴君——寫在電視劇《秦始皇》開播之際
    
     ● 林正德(福 州,著名作家、評論家、國際名醫、世衛專家,著有長篇新寫實小說《非常十年》等名作,並發表十餘篇鐳射醫學重要學術論文,歐洲導報社供原創來稿海外首發) (博讯 boxun.com)

    
    被雪藏五年的電視劇《秦始皇》終於解禁了,在大年初一央視1套22點檔播出,我以為這是時代進步和寬容的表現。該劇為什麼不在黃金時間播出?以前選在早上8點檔,現在又選在晚22點檔播出,想必是有人擔心該劇可能會引起爭議,其實,有爭議也是好事,有爭議才會把是非曲直搞清楚,事實是越辯越明的,真理也是越辯越明的。
    
    秦始皇肯定是一個很有爭議的歷史人物,對於他的爭議肯定還會一直持續下去,所以,根本沒有必要因為擔心爭議而禁播,閻建剛版的電視劇《秦始皇》畢竟也只是一家之說。
    
    2007年1月4日,《南方週末》刊登了美國薩福克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薛湧撰寫的《“龍的傳人”新解》一文(P1195232),文中道:“幾百年前的謝肇淛,看出了自己的文化中被權力強姦的成分,看出專制主義顛覆了基本的人文價值,把獸淩駕於人。如今的一些人,卻在擁抱強姦母親的絕對權力,甚至為這種強姦找理由。比如張藝謀的《英雄》,宣揚的就是這種理念。秦始皇是靠暴力和法術統一列國,建立了以一人淩駕于萬人的專制集權統治。這連為他服務的法家都直言不諱。但張藝謀卻顛倒歷史,描寫豪傑刺客把劍頂到了秦王的喉頭,卻下不了手,因為秦王的思想,征服了刺客的暴力。張的邏輯是:母親被強姦是痛苦的。但是,強姦了母親的人,到底是自己的父親,從了他,對大家都好。這種順從者,就是他心目中的英雄。”
    
    本人基本贊成上述觀點,在2003年影片《英雄》熱播之際,本人曾寫了一篇短文貼在網上,沒想到卻引起軒然大波,許多年輕的網友紛紛發帖發表不同觀點,有的貼了數倍于我文章的長篇帖子反駁我的觀點,我只得獨自舌戰群儒。數年過去了,我仍堅持己見,現在,電視劇《秦始皇》開播了,秦始皇又可能成為一熱點話題,我找出舊文,文章不長,不妨全文引用,再進一步闡明我的觀點。文章如下:
    
    ◆ 秦王是英雄還是暴君?
    
     影片《英雄》主題的硬傷是很明顯的,誰是英雄?究竟秦王是英雄還是暴君?“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像荊軻以及影片裏的長空、飛雪等一個個前赴後繼地去刺殺秦王,他們之所以要這樣做,不僅僅是為雪恥亡國之恨,而且還因為秦王是全天下千夫所指的暴君。
    
    雖然,我們應該承認秦王統一天下的歷史功績,但是,他又是一個逼迫他生身父親呂不韋飲鴆自殺的喪盡天良的不孝逆子,在他奪取天下後,他更加變本加厲地實行獨裁專制統治、殘酷鎮壓六國舊貴族和政治上的反動派,焚書坑儒、橫徵暴斂,嚴禁私學等一系列高壓政策。眾所周知,春秋戰國時期曾出現諸如孔子、孟子、荀子、老子、墨子、孫子、莊子、宋子、尹文、惠施、公孫龍、韓非子等一大批思想家,史稱“諸子百家”,出現百家爭鳴的局面,可以說春秋戰國時期是中國的文藝復興時代,自從秦始皇焚書坑儒之後,中國就再也沒有同時出現這麼多的思想家了,秦始皇的滔天罪行是“罄南山之竹,書罪無窮;決東海之波,流惡難盡。”
    
    如果秦始皇不是暴君的話,我真不知道中國還有哪一位皇帝是暴君。雖然秦始皇修築了萬里長城,但這是他驅使大量刑徒奴役在皮鞭下修築成的,所以才有孟薑女哭倒長城的故事。那個隋煬帝也修了京杭大運河,溝通了南北水路,有利於南北經濟、文化的交流,但能說他不是一個暴君嗎?雖然慈禧太后修建了頤和園,為後人的旅遊事業做貢獻,但她依舊被釘於歷史的恥辱柱上。我們可以試想,假如秦王真的被刺殺成功又如何?我看這只是好事,而不是壞事。歷史是不會停滯的,歷史的車輪照舊滾滾向前。想當年歐洲不是也四分五裂成許多大公國麼?現在不也是以一個強大的歐盟屹立於世界的西方,何況我們炎黃子孫歷來有著極強大的凝聚力,中國永遠都是一個大中華、大中國,無名、殘劍不該劍下留情。
    
    此文有一點要修正的是,究竟呂不韋是不是贏政的生身父親?這在學術界一直存在著爭論,持否認呂不韋是贏政的生父的根據無非是《史記》雲:“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時,生子政。”據說“大期”就是12個月,所以,人是不可能懷孕12個月的。我查了《現代漢語詞典》和解放前民國版《辭源》及續編,均查不到“大期”這個詞,再從網上《百度》搜索,也沒能得到明確的解釋。就算“大期” 就是12個月吧,可是,誰能知曉趙姬究竟何時真正開始妊娠呢?雖然呂不韋將愛妾趙姬獻給子楚,但他們還同在趙國,誰能保證他倆就沒有可能仍私通呢?尤其是趙姬對前夫呂不韋仍一往情深,司馬遷又不是他們同時代的人,對於他們的私生活何以知曉?再說許多事實已經證明《史記》本就不是一部十分嚴謹的史書,具有不少傳奇色彩,如考古學已經證明項羽並沒有火燒秦阿房宮等。
    
    綜上所述,要確切地證明贏政的生身父親就是呂不韋,恐怕只有開掘秦皇陵,從秦始皇的遺骸上取出DNA,若還能找到呂不韋的遺骸,也抽取出DNA,然後進行親子鑒定,才能得到準確的結論,否則,這場爭論還將一直持續下去。不管呂不韋是不是贏政的生身父親,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沒有呂不韋,那麼,在這個世上就沒有贏政這個人,更沒有後來能當上皇帝的贏政。如果不是呂不韋將自己的愛妾獻給子楚,並且通過他精細的商業運作,將子楚過繼給膝下無子的華陽夫人,才使得本被拋棄的子楚在眾多王孫中脫穎而出,最終被立為太子。再說在秦昭王五十年時,趙國欲殺子楚及妻,如果不是呂不韋搭救,恐怕子楚及妻都被殺了,那也就沒有贏政這人了。所以,無論從哪個角度說,呂不韋對贏政都是恩重如山的,但是,贏政加冠後,呂不韋卻被逼得飲鴆而亡,有的電視劇還演他是被車裂而亡,總之,他死得很慘,這能是一個仁孝英君所為嗎?
    
    有一網友對我的短文發貼說,“秦始皇焚書坑儒是為了鞏固國家政權,慈禧修建頤和園是為了個人私欲,應不能相比。”他還沒說修長城也“是為了鞏固國家政權”,我理解他應該也是這個意思。其實,與其說秦始皇修長城、焚書坑儒是為了鞏固國家政權,不如說為了鞏固他的獨裁專制統治。究竟秦始皇修長城花去多少勞力?歷史學家似乎都沒有解決這個問題,因為這太難統計了。範文瀾著《中國通史簡編》認為:“秦時全中國人口約二千萬左右,被徵發造宮室墳墓共一百五十萬人,守五嶺五十萬人,蒙恬所率防匈奴兵三十萬,築長城假定五十萬,再加其他雜役,總數不下三百萬人,占總人口百分之十五。使用民力如此巨大急促,實非民力所能勝任。”林劍鳴的《秦漢史》也沿用這一說法。白壽彝、高敏、安作璋主編的《中國通史》第四卷的估計稍低:“據統計,秦代全國人口約兩千萬,而每年被迫服役的不下二百萬,以致丁男不足,又征丁女,秦代徭役之繁重,由此可見一斑!”我搜索了百度,又搜索GOOGLE,在《精品教學網》署名應馬可的《不到長城非好漢》一文中說,“秦始皇為了修長城,動用了六百萬勞力。”在百度關於秦長城死人多少的答案是:“長城死人的準確人數我倒有一本書裏有,是11406000人。”總之,為築長城死傷人數是不計其數的,才有孟薑女哭倒長城的傳說。
    
    據《北京科技報》一篇文章《豪華神秘的地下宮殿•世界十大古墓秘聞》說:“中國第一個皇帝秦始皇在2200年前駕崩之前統一了中國,下令修建長城,對中國實行殘酷統治。他當時唯一懼怕的是天帝的震怒。他為此下令修建了一座龐大的陵墓,讓8000名真人大小的彩繪武士守衛。有人說,秦始皇陵的頂部是玉石製成的,墓室內有流淌的水銀組成的河流。經過了70多萬勞工和工匠30多年的勞作,陵墓才得以竣工。其中許多人還被活活封閉在陵墓內,以免他們洩露有關財寶和入口的秘密。”“根據最近的磁測結果,皇陵中有一座小山似的金銀財寶。”請問,秦始皇修豪華陵墓難道不是為了個人私欲麼?還有秦始皇花費大量人力、物力、財力修建阿房宮難道不是為了個人私欲麼?只是當初秦始皇下令修建阿房宮的時間是西元前212年,但在西元前209年,他就突然病死在出巡的途中。在這之前,阿房宮和秦始皇陵是同時進行的兩大工程,為了儘快安葬秦始皇,秦二世不得不決定停止阿房宮的工程,搶建秦始皇陵,所以,阿房宮最終未竣工。
    
    我手上有一本1972年版的小冊子《秦始皇》,這是為了配合當年批林批孔運動需要而出版的替秦始皇塗脂抹粉的小冊子,該書也不得不承認說,“秦朝的法律,是用來保護地主階級利益,維護封建剝削制度的。凡是侵害到地主階級利益的,對地主階級反抗的,一概稱為‘盜’‘賊’,都要判刑。除了死刑以外,還有判服勞役的刑罰,叫做‘城旦’、‘舂’、‘鬼薪’。‘ 城旦’是服四年築城勞役的刑罰,‘舂’是女子服四年舂米勞役的刑罰,‘鬼薪’ 服三年勞役的刑罰。所有這些被判服勞役刑罰的人,總稱為‘刑徒’。根據歷史記載,被徵發去建築阿房宮和驪山墓的‘刑徒’就有七十多萬人,被徵發到其他地方服勞役的‘刑徒’也有幾十萬人,總計全國‘刑徒’至少在百萬以上。當時全國總人口約二千萬左右,要占到十幾分之一,比例是相當大的。”還有一心想千秋萬代永生不息的秦始皇派徐福率三千“祖國的花朵”、百工和武士遠去仙境蓬萊求取長生不老之藥,讓他們踏上了不歸路,這難道也不是為了個人私欲麼?俗話說,“私欲高過天,做了皇帝還想成仙。”這一俗話就是來自《秦始皇找長生不老藥》這故事。其實,慈禧也可以為自己修頤和園辯解說,一個泱泱大國的大清王朝應該有與之相稱的規模宏偉的皇家陵園,原來那個圓明園被洋人燒毀了,她再建一個頤和園,也是為了國家利益和展示大國風範,若按照一些人的邏輯,此歪理似乎也可以說得通。
    倘若按照影片《英雄》的邏輯,有奶便是娘,誰能征服天下、統一天下,大家都得臣服,那麼,其實長城也不必修了,成吉思汗的鐵騎可以掃蕩歐亞大陸,歐亞各國人民是不是都得乖乖地俯首稱臣呀?德國法西斯的機械化摩托化部隊可以馳騁歐洲大陸,歐洲各國人民是不是都得乖乖地臣服呀?小日本算是沒本事,最終未能完全征服大東亞,如果它真能完全征服大東亞,是不是大東亞各國人民也都得乖乖地臣服呀?
    
    有幾個人對我的短文貼出大同小異的帖子:“關於秦焚書坑儒,從現在的社會道德來講確實有違人道或人權,不過,確實有他的需要,焚書是為了消除其他哲學流派特別是儒家的影響,而且科學技術類書籍並未銷毀,並收藏禁書的樣本。實際上,戰國時大部分的哲學流派和思想現在我們仍然能夠看到就說明中華文化和思想並未出現斷層,而所謂坑儒不過就是殺了一百多個書生和方士而已。”在“四人幫”老巢上海出版的1972年版《秦始皇》書中也說:“李斯建議下列三點措施:/(一)除了《秦記》以外的史官記載都燒毀。除博士職掌所藏圖書以外,敢有藏《詩》、《書》、百家語的一律送交郡的長官郡守和郡尉燒毀。講醫藥、蔔筮、種樹的書不在除去之列。令下之後三十天不燒的處黥刑(面額上刺花的刑罰)並罰作‘城旦’(服四年築城勞役的刑法)。/(二)有敢相互談論《詩》、《書》的判處‘棄市’的死刑。‘以古非今者族’(‘族’就是滅族)。官吏見知而不舉發的要同罪處理。/(三)要學習法令的以吏為師。/ 李斯這三點建議立即得到秦始皇批准執行。這就是所謂焚書,是秦始皇貫徹‘厚今薄古’而採取的有力措施之一。”“就在公佈‘以古非今者族’的法令的下一年,有燕人盧生和韓人侯生發動了又一次進攻。盧生和侯生就是姓盧和姓侯的知識份子(名字不詳),盧生是個自稱能夠求得仙藥的‘方士’。他們竭力攻擊新建立的中央集權的封建國家體制,攻擊說:‘博士雖有七十人,只是備而不用,丞相大臣都只奉命辦事。’兩人就在這樣大肆攻擊之後逃跑了。秦始皇為此派人到咸陽的儒生中去查究,查出了不少造謠惑眾的人,於是就派禦史去審問,根據儒生們相互告發,查出了犯法的儒生四百六十人,把他們全部坑死了。/ 這就是著名的‘坑儒’事件”。“秦始皇在這個‘坑儒’事件中,對犯法的和沒有犯法的儒生是有區別的。列為著名的秦博士濟南人伏生到漢代還在,他曾經傳授《尚書》,著作有《尚書大傳》。又如薛人(今山東騰縣東南)叔孫通原是講究禮儀的儒生,住在咸陽,準備候補博士官,後來升為秦博士,他投降漢朝的時候,還帶有弟子一百多人。還有秦朝著名的儒生陸賈、酈食其等人也一直活到漢代。”
    
    誠然,秦始皇未燒毀講醫藥、蔔筮、種樹的書,並不意味著他沒有對中華文化進行嚴重摧毀。當然,對於人口眾多的不屈不撓的中華民族來說,要徹底、完全毀滅中華文化談何容易。前一陣子,我看央視10頻道《探索》欄目,好像講到秦滅楚之後的一個夜晚,在湖北省原楚國的曠野,有一個車隊悄悄地來到一個廢棄的窯洞前,將數車的竹簡藏匿於窯洞中。我從百度搜索,企圖查證此事,遺憾的是,未能查到,倒是查到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湖北雲夢城郊相繼出土了大批珍貴文物,特別是睡虎地和龍崗出土的2000多枚代竹簡、木牘,又查到2002年湘西龍山縣裏耶古城最近出土的兩萬枚秦簡,專家稱,這是繼兵馬俑以後,秦代考古的又一驚世發現。“這是一套極為重要的百科全書般的日誌式實錄。發現年代這麼早、數量這麼多、內容這麼重要的簡牘,在中國尚屬首次。”湖南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長郭偉民向外界披露了這一發現。該報道說,“秦始皇在位期間,許多珍貴的典籍和文獻被焚毀。有關秦人、秦國、秦朝的記載大多數是後人的追憶。上個世紀,中國出土的秦簡總數不到2000枚。正因此,這次出土的兩萬餘枚才顯得彌足珍貴。”而這些秦簡以法律、行政文書、日書為主,均不在秦始皇的禁書之列,目前考古學尚未發現被禁的秦簡,可見秦始皇對於先秦以前的中華文化的摧毀是相當徹底的,其罪行是罄竹難書的。
    
    1933年5月10日,那時希特勒剛上臺不久,納粹黨下令全國把“廢物”澄清一下。於是,那些“廢物”──萊辛的詩歌,海涅的謠曲,亨利•曼的小說,湯瑪斯•曼、斯賓諾莎、伏爾泰、羅曼羅蘭、愛因斯坦、威爾斯、高爾基的著作,佛洛德的《精神分析學》,藹理斯的《性心理學》等等,統統由趾高氣揚的SS或者SA扔到廣場的火堆裏。雖然,希特勒焚燒的只是他們認為是所謂“廢物”的書籍,還有相當數量非猶太人的著作和其他書籍,他們並沒有燒毀,但是,你能說法西斯沒有對人類文化進行殘酷摧毀嗎?
    
    文化大革命破“四舊”,燒的也只是那些紅衛兵們認為是“四舊”的東西,其他革命書籍和科技書籍並未被燒毀,馬列著作、魯迅著作、《雷鋒日記》、《歐陽海之歌》、《豔陽天》、《金光大道》等書並不在燒毀之列,北京故宮保存完好,各大圖書館的書籍基本上未受損,如果有發生丟失現象,也是被愛書的或者閑極無聊想看書的紅衛兵偷走了,更以驚人的速度和規模在社會上廣泛流傳。那些被批判的電影如《山本五十六》、《啊,海軍》、《清宮秘史》等還可以有組織觀看,電影公司、一些權力機關還經常內部播放文革前的外國影片、香港影片和新進口的外國影片如《鴿子號》等,有時一個晚上一播就是三、四部影片,批林批孔時還出版了大批法家著作,還出版《紅樓夢》、《水滸傳》等古典名著,郭沫若還出版《李白與杜甫》一書,還內部出版了《人世間》、《落角》、《多雪的冬天》、《你到底要幹什麼》、《愛情故事》等文學作品和一批西方人文社科讀物(有的還公開出版,如《摘譯》刊物等)。最明顯的是,“四人幫”一垮臺,幾乎所有文革前出版過的外國名著和中國古典文學像雨後春筍一般一下子全再版了,說明原來的版本全完好無損地保存下來,並未因文革運動而燒毀掉。但是,所有這一切並不能說明“四人幫”未對人類文化進行野蠻摧毀。當然,無論希特勒、“四人幫”還是秦始皇,焚書都是為了政治鬥爭的需要。
    
    至於“坑儒”,一些人認為秦始皇只坑儒生四百六十人,不算多。我從百度搜索不出秦始皇年代究竟有多少儒生,但可以肯定當時讀書人是不多的。那個盧生、侯生只不過說了句“博士雖有七十人,只是備而不用”的牢騷話,就被栽上攻擊新生政權的罪名要抓去坑埋,這句話換在文化大革命年代就是“臭老九不吃香,頂多是點綴之用”之類話,是不是就是攻擊新生紅色政權,也得挨槍子?好像文化大革命也沒搞這麼過吧?一些人還為秦始皇辯解說,只要守法儒生還可以有活命,有的還活到漢代。是啊,在文化大革命中,郭沫若不是趕緊寫檢討說,“自己歷來寫的書和作品都該燒掉”,因此,才得以善終。巴金在未完稿《懷念振鐸》中道:“近年來我和朋友們經常談起這位忘友,都說他即使活到‘文革’,也過不了那一關。我反復思索,為什麼我過得了關而他過不了?我終於想出來了:他比我好:他正,正直而公正。他有一身的火,要燒掉從各方來的明槍暗箭。站在批判臺上,‘造反派’逼我承認我自己從未說過的假話。那種吃人模樣的威逼嚴訓像用油鍋熬煎我的腦子,我忍受了這個活下來,我低頭彎腰承認了他們編造的那一切胡話,這樣我才順利過關。否則我的骨灰也不知丟在哪里去了。”還有一些著名的大學者被請進梁效、石一歌等寫作班子,一些名導被請去拍樣板戲電影,只要肯為掌權者出力,日子也還是比較好過,甚至有受寵若驚的感覺。“忍”是許多中國人的共性,尤其是中國的知識份子更是以“忍”為修身養性之本,可謂“忍之一字,眾妙之門”(宋•呂本中),“忍恥古所尚,留侯亦迍邅”(明•屈大均)。想當年清兵入關,逼迫漢人剃頭留辮子,我們漢人不也是只好留著長辮子熬過了整整一個朝代?但是,這一切就能說明“四人幫”未對知識份子進行殘酷迫害麼?恐怕不能吧。
    
    眾所周知,孔子是儒學的開山鼻祖,好在孔子在秦始皇“焚書坑儒”之前就早死了,如果孔子能活到秦始皇“焚書坑儒”之時,他該怎麼辦呢?他要麼宣佈燒毀自己及其弟子的所有著作,放棄並嚴厲批判自己的儒家學說,寫悔過書,臣服于秦始皇,也許,他可以苟且偷生,否則,他就是頭一個被活埋的物件,甚至還可能遭車裂棄市極刑。如果是前者,儒學就成為活命哲學,于丹根本就沒有必要開講《論語》;如果是後者,那麼,於丹在開講《論語》之前,得寫一篇像魯迅《紀念劉和珍君》那樣的紀念文章或祭文來紀念被秦始皇活埋的孔子。
    
    還有人認為秦始皇是以法治國的宣導者,他極力主張“事皆決於法”。誠然,以法治國是一個不錯的理念,可是,這又是一個有多種概念的理念,既有獨裁者、法西斯用酷刑之法治國的,也有是主張以人為本的構建和諧社會的法制國家,這完全是兩種截然相反的理念。
    
    毋庸置疑,秦始皇是前者。在免費論文網上有一篇論文《論秦始皇的“法治主義”》寫得很好,作者不詳,該文道,“從此,秦始皇的‘法治主義’就成了一把懸劍,時刻高懸在秦帝國數千萬臣民的頭上,迫使他們按照他的絕對意志去建造宏偉的宮殿,去修築豪華的驪山墓,去趕築舉世震驚的萬里長城,去鋪築四通八達的馳道,去遠征匈奴和南越,去巡遊全國,去尋找長生不老藥,去妄殺無辜和焚書坑儒……。/ 這把懸劍的唯一功能就是‘繁刑嚴誅’。我們只要看一看秦帝國那些讓人毛骨悚然的‘法’的名目,就足以使人絕望了。就死刑而言,則有戮刑、磔刑、棄市、定殺、生埋、賜死、梟首、腰斬、鑿顛、抽肋、絞、剖腹、族刑、具五刑……,至於其他刑罰,那就更是名目繁多、不勝枚舉了。當時的刑罰所以如此名目繁多、陰森可怖,那是因為只有如此,才能製造一種秦始皇所需要的‘黑色恐怖’氣氛,才能夠使那些籠罩在‘黑色恐怖’陰霾下的人們達到李斯所說的‘群臣百姓救過不給,何變之敢圖’的火候,從而使帝國的臣民成為任之驅使的人形畜生! ”
    
    電視劇《秦始皇》演了秦始皇的邯鄲大屠殺,秦軍攻破邯鄲後屠城十日,連那些手無寸鐵的老人、婦女、兒童全不放過,統統殺光、吊死、活埋,手段之殘暴比南京大屠殺有過之而無不及,只不過南京大屠殺是日本軍隊所為,而邯鄲大屠殺和早先的長平之戰秦軍活埋四十萬趙軍俘虜乃國人所為,國籍不同而已。
    
    我們現在提倡構建和善社會,“和諧”二字可能是源于《左傳》的“如樂之和,無所不諧”,但和諧的理念則主要是源於《論語》,如“和而不同”、“ 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等都是出於《論語》。在新浪網讀書頻道《於丹聊天實錄》中,於丹說:“其實《論語》說得挺主流的,也就是說《論語》裏很多話放到今天都是我們今天和諧社會提的一些理念,你像他說的‘仁’就是愛人,‘智’就是知人。人要做的事就是‘己欲利而利人,己欲達而達人,能進取畢,可謂仁之方也’,這是什麼?這就是以人為本。所以看看很多千古的願望是相通。”
    
    然而,秦始皇不但要將包括《論語》在內的所有儒學著作和幾乎所有的中華文化結晶徹底燒毀之,還坑埋了大批儒生,追殺墨家弟子等大批知識份子,這難道還是一個英雄和仁愛之君所為?值得慶倖的是,秦朝暴政沒幾年就一命嗚乎,使得包括《論語》在內的儒學著作和其他中華文化結晶才得以流傳下來,為我們今天構建和諧社會提供了思想理念基礎。歷史是一面鏡子,我們再也不能重蹈秦朝暴政之覆轍,通過構建和諧社會的偉大實踐,讓崇尚和諧的精神文化傳統進一步發揚光大。□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正德:從溫總理二次談話說起
  • 林正德:為何要“宣導遠離電腦”?
  • 林正德:非常十年(新寫實小說三部曲連載之三)
  • 林正德:拆字說“和諧”
  • 林正德:將肩挑日月,天地等塵埃
  • 林正德:六十年後的懺悔——讀君特•格拉斯《剝洋蔥》片斷後感
  • 林正德:教授就沒有硬傷嗎?
  • 林正德:何人懺悔——《我的人生感悟》讀後感(一)
  • 林正德:怨怨相報何時了——讀《蔣家門外的孩子》有感
  • 林正德:從京劇伶人楊寶忠被凍餓死說起
  • 林正德:“陶蕭之爭”是“白韓之爭”的繼續
  • 張英:林正德《再論王治郅該挨什麼板子?》
  • 張英:林正德《未來寄託於Y一代》
  • 林正德:《包公斷婚案》》等
  • 林正德:《包公斷婚案》與《代析》等四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