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46年吁求的真话今天要求更艰难/郭永丰
(博讯2007年2月27日 转载)

-- 由《新华日报》文《救救出版业和读书人》所想到的
    
     郭永丰(广东) (博讯 boxun.com)

    
    
    《新华日报》1946年1月2日所刊文《救救出版业和读书人》说,政府为了统治思想,报纸已经成了清一色,对于出版业也要来这一套。贴补政策下的党营书业,政府予以极大的权力,他们可以免除营业税、印花税、所得税……,可以免除兵役、可以得到官价的原料,可以飞机“复员”,可以到收复区“接收”房产、印刷厂和一切的工具、原料。出版的书,当然是金科玉律,歌功颂德;亏完了本,当然可以报销。一方面用出版法作工具,排除异已;正当的出版业,还有什么活路?可惜不争气的强项作家,虽然用尽威胁利诱的方法,不肯与他们合伙;明眼的读者,不要看他们的书,于是乎放宽尺度,凡属低级趣味的荒诞无稽的,甚而至于淫秽无耻的书,随便可以流行市上;无聊的文人和书贾,为了解决生活问题,只好走这条路了。一方面把学生的功课加紧、管束严密,没有工夫看别的书。教科书要部编的,当然不会含有“不正”的思想。穷人根本不必想读书、识字,大学生用公费来笼络,还得加进特务来监视。思想不稳的教师随时可以失踪。青年人还读什么书?够了,我希望每个中国人都知道正当的出版业和读书人,都被一网打尽在黑暗的地狱中,没有人敢喊一声冤。趁着政治协商会议开会的时候,我们要戳穿这一套戏法。自然,每个人每个事业都有他的黑暗面,而为他人所不知的。我们希望尽量的发表出来,让有心人来救救我们。
    
    当历史发展到整整61年后的今天,在中共一党的严酷统治下,再次又迫使我们不能不重温中共打天下时的这类报道。本来,按照中共当初意思,中共只是为了全中国人民打天下,但在1949年夺取全国政权之后,中共就应还政于民,让人民来选择这个国家的管理者和最高领导人,但是,却在中国历史上,借助中共这张党皮,竟然就出了个混世魔王毛泽东,让中国人民即便到了和平年代,也如罹火海,重蹈血与火的惨痛洗礼。直到今天,当中共政党本身已连续换了好几任党领导时,即便今天的这些人没有经历丝毫战争洗礼,完全在和平年代长大的,依然对如此残酷的历史和严酷的现实不知悔改和全面的反省,还一再认为只有中共一党的专政才是最正确的,也是最合理的。尤其当在一党专政的今天,中共当局更加有恃无恐,肆无忌惮,有过之无不及地钳制舆论,整肃媒体,残酷打压任何异议、维权人士时,就使我们深深感觉到,这历史怎么在中国要不断地轮回,而开如此巨大的玩笑呢?
    
    在共产党闹革命时期,很多革命志士和自由知识分子,他们是如此撰写文章抨击当时政弊的,而作为今天的民主人士,我们又不得不把当年中共革命者所惯用的武器——笔杆子重新捡拾起来,来抨击今日正在执政者的共专制的非人管理。
    
    当然,虽然我们都知道,这全部都是一党专制惹的祸,但作为今日的既得利益者和享受者,在以中共这张党皮,借助国家名义,强行代表最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而完全彻底地垄断中国所有资源和财富,把一切利益和享受全部据为己有,只供党贵们悠然自得悠闲自在地无尽挥霍和浪费时,他们怎么会轻易还天下于民哩?固然,他们就要千方百计、想方设法,甚至还歇斯底里地扞卫党天下的所有一切的,根本就不顾人民的死活,完全可以用再杀二十万稳定中共党天下二十年的办法野蛮维持党天下。因而,这种发生在今日的凡“出版的书,当然是金科玉律,歌功颂德;亏完了本,当然可以报销。一方面用出版法作工具,排除异已;正当的出版业,还有什么活路?可惜不争气的强项作家,虽然用尽威胁利诱的方法,不肯与他们合伙;明眼的读者,不要看他们的书,于是乎放宽尺度,凡属低级趣味的荒诞无稽的,甚而至于淫秽无耻的书,随便可以流行市上;无聊的文人和书贾,为了解决生活问题,只好走这条路了。”就极其正常而又自然了。
    
    由此可知,这不能不使我们想到,中国历史怎么就会这样开玩笑哩?中国人咋就都这么嗜权如命、贪婪成性,没有丝毫崇高品质和大公无私之高贵精神哩?当然,无论中共哪一代领导人,只要是当稳了皇帝和核心的,直到今天,我们还从来没有发现过一人具有如此崇高品质和良好愿望的。但往往在被整下来的许多人中,比如刘少奇、彭德怀、贺龙,以及具有民主倾向和精神的胡耀邦与赵紫阳等人中,才有一些作为真正人的良心、道德和正气的。否则,其他任何人,虽然全部都满嘴仁义礼知信和崇高道德修养,却全部在背地里或公然干尽做绝无数男盗女娼的罪恶勾当。这难道不是今日中国人的真正悲哀之所在吗?同时,这难道不正是对所有中国人的最惨痛的侮辱和羞耻吗?
    
    尤其在今日,当中共政府对大陆所有只要敢讲真理和大实话者的严控与抓捕行动,一般绝不会象抓“黄、赌、毒”那样明火执仗地公然炒作或妄为的,而是每次都仿佛真正的做贼,鬼鬼祟祟偷偷摸摸才有所行动时,当然,这便连他们自己也感到万分心虚气短。可既然如此,为何又要劳大驾让这类尤物们如此伤神费力而绞尽脑汁呢?可是,他们却对此也乐此不疲,锲而不舍,死心踏地,穷追不舍,就仿佛,只要一旦放松了,他们这些帮凶的官位、性命等等也难有保障了。
    
    当然,作为中国的官员,由于权力都是来自上级某某核心领导的,所以,只要一味全身心只为上级阿谀负责就可以了。尤其当时日一长,对于这种纯粹做奴才和走狗的事情也习以为常,丝毫也不觉得羞耻了。即便这个上级的指示极其蛮横无理、荒谬透顶,也即便这个下属多么清高孤傲、不可一世或绝不为五斗米折腰,但只要一旦到了这种地步,就都变得极其乖巧伶俐,八面玲珑了。当然,也根本不管不顾自己作为人的最起码的良心、尊严、道德和行为准则了。
    
    于是,在这类走狗和奴才的帮助之下,便把真理和大实话全部或部分地驱赶到境外了。而留在国内的,不是黄、赌、毒的无聊话题,就是“假、大、空、套、谎”的官场行话。当然,作为黄、赌、毒,也许这些确实是真的,可这毕竟只满足了一部分人的心愿以及空虚寂寞的心。而很多真正关心国家大事和国计民生的人,则对这一切的一切不但嗤之以鼻不说,肯定是绝对不感兴趣的,也绝不会拿正眼看待的。就说这黄色吧,关于领导的、明星的黄段子艳故事早在平日里就听腻了耳。关于网络情缘也都把心磨起硬茧了。而在现实中,毕竟一些事情轻易能实现也是能达到的,又何必如此浪费美好时光不干丝毫正经事情呢?
    
    正如笔者一样,早些时候也曾经苦苦寻觅着,当然,只能在《新华网》、《人民网》、《央视网》及其他所有面对国人公开开放的媒体上艰难看到属于真理和大实话的东西。但还一味坚持在其上头苦苦等候一再翻来覆去寻觅着。结果在有一天里,一条仿佛神灵派遣的天使邮件降临到我的邮箱里,从此以后,便为我真正打开了一个可以讲真理和大实话的辽阔天地,尤其看到众多人所讲的真理和大实话,简直欣喜若狂,高兴得不得了。并为此确实废寝忘食了好大一阵子。
    
    直到今日,当笔者也学前辈样子在国内大讲特讲真理和大实话而被国安监禁,后又转为当地警方常年关照时,笔者虽已为此倾家荡产,丢失了工作,损失极为巨大和惨重,却总是不改这种永远痴心追求真理,只讲大实话的属于一方神圣净土上的长期驻留。
    
    也就是说,当笔者每日几次甚至无数次地到这类地方走走瞧瞧时,笔者也经常写很多心里话的文字发表出来,这心里的感觉又是多么滋润和舒畅了!尤其是,往日睡不踏实的觉至少睡得踏实了,往日解不开的心结以及所受到的屈辱事也从此烟消云散了。而作为人,又能有几多如此良好的心境和舒畅欢愉的好心情呢?
    
    故,我便很珍惜。比如先细心地看,看后就慢慢地想,想后又联系实际,结果就触发了很多的灵感,同样也洋洋洒洒了很多文章。当然,虽不能与真正的大家比较,但其中真意,却是他人无法体味的。尤其对我本人而言,绝对是令人流连忘返,永远回味无穷的。
    
    可在今天的中国内地,还会有如此多的真理和大实话存在的场所吗?我真不知道那么多所谓的文豪大家们,在平日里所制作的那些如同水货的堆积如山的作品们,究竟是怎样死拼硬凑起来的。因为这些东西实在都不堪入目啊!
    
    故在此,也作为一名正在推进民主进程的人,笔者想,还是先救救在中国大陆讲真话的所有人吧,尤其是那些因为讲真话正在罹狱,由于讲真话被打击报复致死或致残,由于讲真话活着也生不如死,或即将自寻短见的所有人吧!
    
    当然,为了达到这一根本目的,唯一办法和出路,还依然只有结束一党寡头专政,否则,这真话的抢救就根本不可能,也绝对不现实,永远只能痴心妄想了。
    
    那就让我们大家,所有维护正义、公平的人全部联合起来,再然后发动人民群众,一起来共同结束这个谎言暴政集团的非人统治吧!(2007-2-23)
    原载《议报》第291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