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银河:我为什么不是英雄
(博讯2007年2月26日 转载)
    
    
     2007-02-25 11:12:58 (博讯 boxun.com)

    
    
     昨夜有一阵睡不着,想了三句话:
     第一句是:我不是英雄。
     最早在复旦大学的一次会议上被澳大利亚大法官科比称为“英雄”,在受宠若惊之余,感到心虚,因为那实在是谬奖。后来在不同的会议上,一再被同志称为“斗士”、“灯塔”,节前,智行基金会特意为我举办的茶话会上,有一位小女同志送了我一座小小的能闪亮的灯塔,讲到她们苦闷时,看了我的《同性恋亚文化》,就是这个感觉。我在感到自己做了一点有益的工作之时,同样觉得心虚得很,正如我在那个会上致辞时所说,其实我有时是很软弱的,当不得英雄的称号。最近正好看了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父辈的旗帜》,主人公的一句话特别能反映我在被人叫做“英雄”时的感觉。他因为参加硫磺岛战役被记者拍了一张后来变得很著名的照片而被请去参加各种讲演展示活动,他心情非常矛盾,说:真正的英雄全都死在硫磺岛了。我当时想的就是怎么别被打死而已。所以我不是英雄。
     第二句是:我不适合做英雄。
     做英雄的人要有献身气质,而我恰恰缺少这种气质。记得一位年轻时代的朋友就特有这种气质。我总是忘不了她在80年代说过的一句话:我老想为什么事业献身,可惜总是找不到这样值得献身的事。我这个人生性恬淡,喜欢静,不喜欢动。总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呆着,不爱热闹。我最近第三次关闭了博客的评论功能,就出于这种心理。这次更彻底,连留言功能也关了。此外,我也永远体会不到老毛那种“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境界。所以我最不适合做英雄。如果做了,纯数误会。就像当年看瞿秋白《历史的误会》那篇著名遗书时的感觉。我特能理解他的感觉。
     第三句是:我们的时代不需要英雄。
     自从我在性权利问题上发表了一些观点之后,人们都变得过于激动。使我意识到,传统文化的力量是强大的,不是一个人在短时间内能够撼动的。有时候,你觉得你是为他争权利,是为他好,他却认为你是要害他。所以不只一个人跟我提起鲁迅的血馒头——一个烈士被砍头,围观者麻木不仁,还要去沾他的血,用血馒头给孩子治肺痨。血馒头的故事讲来讲去讲的是一件事:沟通困难。这个英雄是在对牛弹琴,鸡同鸭讲。仅仅说几句话倒罢了,还闹到砍头的程度就太过分了。他的牺牲太无价值了,人家对你的牺牲浑然不觉,只是看个热闹,当个娱乐。所以不如就去娱乐,挺好。好多人早就想清楚看清楚这个了,所以早就加入了“沉默的大多数”。我这个弯子绕得够大的。老想说话,老想发声。领导领导不待见,群众群众不待见。以后不说行不行?以后我就保留点自言自语的权利,偶尔在这里自言自语几句得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银河 做个幸福的犬儒吧
  • 面对愚蠢——致李银河女士/任不寐
  • 废话一筐:李银河,你这只特立独行的猪
  • 李银河想让中国变成一个超级性床!
  • 李银河:为坏人辩护
  • 李银河:大家都活得快乐一些吧
  • 李银河:提出同性婚姻是为了和谐社会
  • 李银河:性服务非罪化不能再拖了!
  • 金海涛:从李银河“闭嘴”所想到的 (图)
  • 一夫一妻太单调?李银河称自愿聚众淫乱不违法
  • 李银河将第三次在全国两会上提交同性婚姻提案
  • 李银河“同性婚姻立法”再受挫 吴建民称太超前
  • 李银河的答辩:关于广州婚前性行为调查
  • 李银河:评《危险的愉悦》
  • 李银河:婚外恋与法律
  • 李银河:从太石村事件看人权保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