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大话费良勇/彭小明
(博讯2007年2月19日 转载)
    
    彭小明 路易
     (博讯 boxun.com)

     〔摘自路易编著《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理论和实践》原载《民主论坛》〕
    
    ┌────────────────────────────┐
    │ “中国共产党政权是历史上最专制的朝代。海外必须有一部 │
    │ 分来自中国大陆的反对派,对中国政事品头评足,并提出一 │
    │ 系列的改革和建设方案。民主中国阵线正在为这样的事业不 │
    │ 懈地努力,为中国的民主,民族的前途殚精竭虑,奔走呼  │
    │ 号。”                        │
    │            ──现任民主中国阵线主席 费良勇 │
    └────────────────────────────┘
    
    费良勇生于1954年11月3日。他的祖辈是重庆一带的商人。祖父在当
    地的百姓中有很高的威望。父亲从小就外出当学徒,后来学生意,不
    是儒生学士,却也知书达理,受人尊敬。1950年以后,费家的苦难也
    就开始了。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开始冲击他们的家庭。费
    良勇出生之际,他父亲正被批斗,在寒冷的冬天,只许穿一件单衣,
    站高板凳、弯腰90度、跪碳渣、被捆吊、被泼凉水、被打骂等,差点
    儿丢了性命。1958年,三岁多的费良勇随着家庭搬迁到乡村去,他必
    须拿起支撑蚊帐的竹竿,一起搬家。费良勇的记忆中,他们家没有安
    定的岁月,没有安定的住处。12岁的时候,文革动乱如狂风暴雨袭
    来。父亲又面临削减工资、接受批斗的厄运。费良勇曾经离家跟随舅
    舅当学徒,铸造烟杆、网缀,汤勺、打造铜瓢、镰刀、修锁配钥匙、
    补铁锅、焊接锯皮器皿等。他学什么,就象什么。舅舅很喜欢这个外
    甥。艰苦的生活磨练了少年费良勇,同时也驱使他大量地阅读文学和
    历史书籍。虽然家庭不安定,费良勇在学校读书却总是名列前茅。从
    江北县复兴中学初中毕业,考上了著名的江北一中,不仅数学、物理
    样样第一,作文、历史也门门高分。他爱钻研,爱思考,课余时间抓
    到机会就读书。他的数、理、化基础扎实,可是他的人文历史知识也
    相当丰富。他是班长、文体活动的积极分子、黑板报的编辑。能编文
    艺节目,能写一手美术字,能当排球攻击手。
    
    小学和中学时代,老师们对他的悟性和勤学赞不绝口。有的老师甚至
    说,教书几十年,遇到的最优秀的学生就是费良勇同学。数理学科的
    老师鼓励他学科学技术;语文老师建议他向文学创作发展;美术老师
    推荐他投身艺术。可是,费良勇高中生毕业后下乡插队当了农民。
    
    他和大批知识青年一起走进了中国农村社会,来到了江北县复兴乡龙
    门村。他当过棉花技术员、沼气技术员、夜校老师,到中学代过课。
    由于费良勇口才好、笔头快,很快被抽调到党的基本路线工作队协助
    搞“运动”。这是费良勇进一步深入观察中国社会的新机会。四川的
    农民生活非常艰苦。公社化把农民的生产热情和创造精神压制到了最
    低点。三年饥荒使得天府之国的四川竟然也饿死了数百万人。他曾反
    复过往的山乡,本来山清水秀,因“大炼钢铁”,森林遭到毁灭性破
    坏,水土大量流失,变成一片穷山恶水,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
    象。这个山区有一片山叫寒坡岭,有500多步石阶。寒坡岭后来就成
    了他的笔名。他回忆说:在农村他了解到了什么叫穷困,什么叫没有
    人的尊严。一个农村妇女为了一点点小钱,五毛、两毛甚至一毛钱,
    就出卖了自己的肉体。他身随工作队出入,但总是平易待人。能够帮
    助农民的时候,就伸手帮他们一把。
    
    有一个“五类分子”常年被生产队监督劳动,随时遭到批斗,可是当
    费良勇核查此人的档案材料时,发现对此人的惩处早已结束;他“阶
    级敌人”的帽子按理已经摘除。可是由于大队党支部书记同此人关系
    不好,扣押了“摘帽”通知,此人就多当了13年“坏分子”,家中四
    个儿子都讨不到媳妇。当时政治运动的斗争气氛非常紧张,谁也不愿
    意出头去为一个“五类分子”身分的人说话。弄得不好,招来“为阶
    级敌人鸣冤叫屈”的罪名,那可是绝对倒霉的事。费良勇早已为许多
    所谓的阶级敌人感到委屈和不平,既然此人的档案已经明确,就应当
    为他恢复平民的身分。于是他把情况向县、区和公社打了报告,召开
    大队社员大会宣布为当事人纠错,让此人及其家属子女从那个时候起
    摆脱了中国社会最底层贱民的命运。
    
    进入工作队,也让费良勇看到了一些普通人看不到的内部文件。除了
    一些党内文件,还有一些防扩散资料(含不准在群众中扩散出去之内
    容的材料)。比如,一名一贯道著名坛主的一份手记,厚厚一叠,蝇
    头小楷,记叙了中国民间信仰人士的天命观、人生观和政治观。此人
    对于毛泽东共产党命运轨迹的预测,对于社会人心的评估,再对照当
    时的社会情景,读来常常令年轻的费良勇不禁怦然心动。该坛主虽然
    从50年代初期就受到严厉打击和监控,可是他通医道,得人缘,再严
    酷的社会条件,也没有把他逼上绝路,居然活到了80年代。
    
    费良勇年轻而有魄力,工作勤勉,能干苦活,又能做工作队的工作,
    甚至成了当地农村姑娘心中的偶像。有一天,他和一位一同工作的姑
    娘同走夜路,一个趔趄,那个姑娘竟主动地抱住了费良勇。可是费良
    勇没有走上感情的小路。他的心目中还有更加远大的志向。艰苦的生
    活和复杂的环境刚好是他未来进入高等学校之前不可多得的社会大
    学,既是大课堂,又是试验田。
    
    风云突变,天旋地转。1976年遍地竹树开花,中共中央高干接二连三
    地去世,唐山大地震,惊魂未定,毛泽东也终于撒手人寰。中国社会
    的转机出现了。费良勇在高中就是班长、三好学生,功课本来就好。
    下乡以后,仍然没有完全放弃阅读和思考。消息传来,全国高等学校
    即将恢复高考。这点燃了无数知识青年重新学习知识、以学识技能报
    效国家的理想之火。费良勇很快就开始了复习迎考。文革结束后的第
    一届高考七七级录取大学生发榜了,费良勇考上了全国最高学府清华
    大学。本来费良勇报考的是激光物理专业。可是根据当时的需要,费
    良勇被分配到工程物理系核反应堆工程专业,走进了核科学技术的殿
    堂。费良勇到哪里都是勤奋刻苦。他迅速地适应了大学的环境,在强
    手林立的清华园依然是成绩优秀的佼佼者。党组织来发展他做学生党
    员。他回忆起家庭的遭遇,回忆起农村中父老乡亲的苦楚,经过反复
    思量,他令人惊异地拒绝了入党的机会。他说,从张志新、遇罗克等
    人的遭遇中,他已经看到了共产党的伪善和欺诈。他希望自己今后以
    业务的成就奠定自己的事业,而不希望利用党政的优势谋取利益。他
    在清华期间,开始阅读美国的《独立宣言》、法国的《人权宣言》和
    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等自由民主的著作。他积极支持了80年代初清
    华北大等高校学生的自由选举活动。
    
    1982年,费良勇毕业后被分配回到四川工作,进入中国核工业部成都
    西南反应堆工程研究设计院。不久高中时代的同学、插队时代的患难
    知音跟他喜结连理。费良勇的身心全都扑向了中国的核工程事业。单
    位报到仅仅一个星期,他又返回北京,参加一个与美国合作的研究项
    目。春节探家才十来天,立刻又重返工作。太太怀孕六个月时,他曾
    赶回家里,看望家人。但为了突击一项研究设计任务,儿子出生八个
    月后,他才回家探望。他参与了大量军用和民用研究设计任务。他同
    清华大学、北京401研究院、上海728研究设计院、武汉105研究所等
    单位都合作过。那时美国赠送的大型计算机仅有五台,工作时间非常
    宝贵,还不准涉入军事科研。他必须利用周末不停地充分使用。他为
    中国的核工业设施,为中国海军的核潜艇设计了当时最新的安全分析
    程序。老一辈的核科技专家当然看中了这位带有工作狂的年轻人。
    
    1987年国家教委和核工业部决定派遣一批专家出国深造。费良勇成为
    被选中的培养对象。核研究所的老领导甚至私下里暗示说,好好努
    力,等你拿了国外的学位,这里的职位就是你的。踌躇满志的费良勇
    告别了妻子幼儿,飞往欧洲的腹地慕尼黑,进入了又一个学习的境
    地。他的学业不仅获得了国家教委奖学金,而且得到了德国克虏伯基
    金会的博士奖学金。德国的教授也极为欣赏这位来自中国的研究生。
    一项急需的核设施安全分析已经拖延了两年,必须尽快完成,教授感
    到十分紧迫。费良勇花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竟然将这项分析全部完
    成。教授还有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就是一项程序始终不能最后完
    成。费良勇承接了这项任务,经过通宵达旦的演算,终于找出了一个
    关键的错误。改正之后,一切顺畅。学习的岁月如流水,转眼就是
    1989年。
    
    按照德国的规定,博士生可以迎取家属来陪读。费良勇打算让太太带
    着娇儿来德陪读,待自己拿了学位一同回国。妻儿的机票就定在89年
    6月5日。出国前夕费太太和孩子就住在北京天安门附近的六部口。6
    月3日夜间,解放军戒严部队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开枪了。硝烟
    弥漫,枪声大作,血肉横飞。他们乘着板车去搭机场巴士,终于飞到
    了德国。费良勇来迎接妻儿时,已经从当时很少的电脑网络里得知了
    北京开枪的消息,太太的恐怖见闻进一步证实了一切。跟所有正直的
    知识分子一样,费良勇愤怒了。他积极投入到了抗议“6.4”屠杀的
    学生运动之中。作为慕尼黑学联代表,他组织和参加了留德学生的抗
    议活动。形势急转直下,国内开始逮捕学生领袖,群众人人过关。留
    学生也受到使馆教育处的追究。如果费良勇向使馆认错,就可以顺利
    回国,并且按原计划到清华答辩,取得德国博士学位。如果不认错,
    一切免谈。使馆教育处和清华大学、老同事、领导干部不断来劝说。
    1991年3月,费良勇的博士论文《核反应堆事故分析计算的精度研
    究》完成。费良勇仔细斟酌了所面临的痛苦抉择。凡是了解中国“保
    密制度”的人都明白。核子工程的一切机构在中国都是高度机密的单
    位。人员必须跟党政领导的思想路线保持一致。如果稍有一点问题,
    哪怕是一点点疑点,就不再被信任,不再获重用。申请调离因涉入机
    密,往往很不容易,即使侥幸调离,脱离了本职专业,又有什么乐
    趣?从党政的观念来看,组织过反政府示威游行,已是重大的反党行
    为。认错本来就是违背良心的事情。认错之后,回到祖国也不会获得
    重用,还有什么前途?而且民主运动的确是一条为中国人民摆脱专制
    的新路,总要有人去摸索。当时德国方面还有原子能机构愿意接受费
    良勇作为研究人员。于是费良勇毅然决定,不认错,不回国。博士课
    程学完了,成绩已经获公认了,一个形式上的博士学位只好忍痛割爱
    了。
    
    费良勇花费了20年时间从事专业学习和研究,用中文和德文写过60余
    篇科研报告、专业论文和译文。如核反应堆大、中、小破口失水事故
    分析、核安全壳设计、喷淋装置设计、干冰喷淋效应、核安全分析程
    序的验证、气体放热实验、放射性生物链分析、核系统电脑绘图、德
    国的先进压水堆、台湾核电站的运行效率、热工流体实验的预算和核
    算、核事故分析计算的精度研究,等等。
    
    在出国前夕的政治训导中,费良勇获得了王炳章等人在美国发起中国
    之春民主运动并成立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的消息。海外有了公开反对中
    共专制的组织,费良勇对此很振奋,认为中国有了自由民主的希望。
    出国后不久,他就联系上民联的人士,开始阅读《中国之春》。
    
    费良勇一面投入德国的学习和科研工作,一面深入到海外民运中去。
    89年他就参与了全德学联的筹建,作为学联代表组织了慕尼黑的多项
    活动;不久又参与了民阵南德支部的筹建工作,推动了民阵德国分部
    和民联德国分部的合并。他担任过民阵南德支部理事和主席、民阵民
    联德国分部理事、主席和监委主席、民阵总部监事、民联总部委员和
    副主席等职务。全球的民阵和民联组织事务都有他的足迹和身影。
    《德国导报》、《莱因通信》、《中国之春》、《北京之春》、《中
    央日报》和《民主中国》等都有他的文章。
    
    德国绿党反核运动的扩展,造成了核工业的衰落,费良勇被迫离开了
    他的研究专业,改行从事环保工作和保险工作。并经营过一家中国餐
    馆,生意相当不错。由于楼房改建,他离开了餐馆业。他的保险业务
    越来越成功。2003年,他荣升保险公司高级主管。他还创办了一家经
    营杂货进出口和批发零售的公司,一度时间业务发展很快。2003年民
    主中国阵线举行第七届代表大会,吐故纳新,费良勇出任主席。为了
    重振海外民运的雄风,费良勇放弃了杂货生意,将公司转让给别人,
    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民主人权的事业中来。2006年全球支持中国和亚
    洲民主化国际大会在柏林隆重召开,民主中国阵线展现了海外中国民
    主运动新的活力。这里面包含了费良勇和他的同仁们的思维和辛劳。
    
    2006年5月14至19日,在德国首都柏林,由民主中国阵线、人权无疆
    界、台湾民主基金会、柏林欧洲研究会共同举办了首屆全球支持中国
    和亞洲民主化大会。出席会议的有来自世界各国的中国海外民运团体
    代表、人权团体代表、宗教信仰团体代表和西藏、新疆、蒙古等独立
    组织的代表,以及西方民主国家政要、非政府组织代表和亚洲地区的
    越南、北韩、缅甸等国家的反对派代表等200余人。近年来,海外民
    运处于低潮,能召开如此规模的会议,实属不易。费良勇成了焦点人
    物。出席大会的中国海外民运组织有:民阵、民联、民联阵、海外联
    席会议、民主党、自民党-民联阵、自民党、社会民主党、绿党、法
    轮大法协会等。
    
    费良勇似乎要再一次“整合”中国海外民运。
    
    会议有一个重要文件: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组织章程(草
    案),一个重要人物:陈泱潮(陈尔晋)。费良勇亲自为陈泱潮的新
    书发布会站台。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组织章程明确提出要
    成立一个以费良勇为首的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非常责任非
    常人作为资格审查委员会之起步,这个筹备组由九人组成:袁红冰、
    费良勇、郭军、郭国汀、盛雪、潘永忠、彭小明、安琪、陈泱潮。
    
    最后,这个议题始终没有作为议程,也许成为费良勇的缺憾。
    
    出席柏林大会的西方官员有:
    
    ◆德国前国防部副部长 罗泽(Klaus Rose)
    ◆德国国会议员 童卡(Florian Toncar)
    ◆柏林欧洲研究會 鮑曼(Tobias Baumann)
    ◆德国政治教育中心 米勒-霍夫斯德特(Christoph Mueller-
     Hofstede)
    ◆德国政治经济基金会 莫勒(Kay Moeller)
    ◆日本前法務部副部長 牧野聖修
    ◆日本人权国际代表 北井大輔
    ◆美国駐德大使館代表 哈利森(Paul Harrison)
    ◆澳大利亞維多利亞洲议员 朴腾(Victor Perton)
    ◆比利時人权无疆界主席 房鵲(Willy Fautre)
    ◆法国汉学家 侯芷明(Marie Holzman)
    ◆香港立法会议员 梁国雄
    ◆台湾驻德国全权代表 謝志伟、台湾国策顾问 阮銘、金恆伟、
     董立文
    ◆台湾世盟总会长 饒穎奇,台湾世盟执行长 刘志同
    
    来电来函祝贺的有:
    
    ◆加拿大国会议员、总理秘书 肯尼(Jason Kenney)
    ◆澳大利亞参议员 布朗(Bob Brown)
    ◆瑞典议员、欧洲理事会成员、欧洲理事会《谴责共产极权专职决议
     案》起草人 林登巴特(Gran Lindblad)
    ◆德国前国安部档案管理处 比尔特乐(Marianne Birthler)
    
    上述的名单,可以看到费良勇和他的同伴与民主国家的一些关系。
    
    ◆德国法轮大法协会主席 吴曼杨、《大纪元报》欧洲主编 周蕾:
     “费良勇是欧洲国家民运组织终与法轮功合作最密切的民运人
     士。”
    ◆德国国际人权组织 莱森亭:“费良勇和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与
     政府日常的联络渠道,是通过德国的国际人权组织、支持世界被压
     迫人民组织。”
    ◆支持各国被压迫人民组织 阿斯嘎垲
    
    费良勇表示:他的世界民运战略是他民主思想的重点。苏联东欧的共
    产党阵营分崩离析之后,中国成为共产专制的国际堡垒。中共对内实
    行思想监控和言论封锁,对外纠合反对民主自由的统一战线,是世界
    走向民主自由的最大障碍,是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反对中国的专制
    统治不仅是中国民运的任务,也是全世界民主国家的责任。一旦在中
    国实现了民主化,世界民主潮流与专制独裁势力的力量对比就会发生
    根本的变化。经济和军事强大的中共独裁政权倒台之后,其他的独裁
    国家就不成气候,将难以为继。所以中国的民主化是当今世界民主化
    的关键。
    
    费良勇发表过上百篇民运文章,不仅涉及政治领域,也涉及到社会、
    教育、环保、语言文字、两岸关系和宗教信仰等各个方面。他的《从
    东方红到东方穷》连载系列,给许多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把毛泽
    东时代的社会惨状呈现在读者面前,颠覆了官方所宣扬的毛泽东神
    话。担任民阵主席以后,费良勇更加注意民运理论的系统化。他从民
    运的世界战略出发,思考中国民主运动的运作要领,未来民主中国的
    建国方略。他认为,既要告诉人民中共垮台以后,国家不会大乱,又
    要切实阐述民主中国的未来国策。要让人民了解,民运人士比共产党
    人具有更加开放的胸怀。民运人士将采用民主法治的方法和尊重人性
    的政策来治理被共产党长期糟害和贻误的国家。费良勇提出的口号
    是:红天已死,蓝天当立。这就是说,共产党的一党专制红色朝代即
    将崩溃,多元民主的蓝色文明将在中国大地浴火重生。
    
    费良勇自誉是中国自古以来爱国爱民、忧国忧民知识分子中的一员,
    正在反抗暴政,争取民主的道路上摸索前进。
    
    古代中国的反抗者曾经发出过诅咒式的誓言:时日曷丧,吾与汝偕
    亡!(何时你才能丧命,我愿跟你同归于尽!)夸父追日,至死方
    休。对现任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我们拭目以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