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牛弹琴”与“对兽谈法”/安均
(博讯2007年2月17日 转载)
    安均更多文章请看安均专栏
    中国有个著名的成语故事,叫做“对牛弹琴”。说的是一个非常自负的琴师,要用自己的毕生的琴技感动和教化牛。他费尽了心思,甚至把琴技弹奏到了人类的极至,牛依然故我地在那里低头吃草…
     (博讯 boxun.com)

    无独有偶:清末时代,有一群人效法“对牛弹琴”的琴师,搞了一场“对兽谈法”的游戏,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世界许多国家在制宪的法治下,走上了民主文明的社会。出于爱国爱民爱我中华之心,他们不顾一切地向一群兽性未改的原始野生动物---满清专制统治者们,开始了“对兽谈法”的运动。称之为戊戌变法。他们当时没有充分认识到野兽的兽性,寄希望于野兽的宽容和理解,就象古代的琴师一样的自负,指望用自己的绝世的琴技和美妙的音乐来感动和教化野兽。然而,清末的七君子们,他们所遇到的不是一群温和的牛,而是一群兽性暴烈的猛兽,是一群靠吃人肉、喝人血、民脂民膏寄生的野兽!一群骑在中华民族脖子上几千年的专制兽类!结果,他们得到的不是野兽“低头吃草”的回应,而是野兽的一个猛扑,把他们连血带骨头生吞活咽!七条人类的生命换来的依然是一纸空文!
    
    为什么说七条人类的生命换来的依然是一纸空文呢?宪法是写出来了,可是,野兽们把宪法当成一匹木马,骑在了宪法的上面,而且还在上面不休地撒尿、拉屎。因为长时间的拉屎撒尿,宪法本来就不被统治中国的那群野兽当作东西,而当作垃圾扔在了一旁。在实际统治中国的时候,野兽们都匍伏在猛兽的脚下,毕恭毕敬地聆听着猛兽的圣旨和兽示。大兽把猛兽的指示当作是重要兽示,中兽把大兽的指示当作是重要兽示,小兽把中兽的指示当作是重要兽示。整个兽群紧紧地团结在以猛兽为核心的周围。
    
    无论是猛兽、大、中、小兽们都习惯于、喜爱于、专注于发表兽吼、兽示。因为,这是权力的重要标志、是权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了兽叫,就等于是个死兽。<可以这样来形容兽示、兽吼的重要性:野兽就是依靠吼叫来显示自己的地位和权力。如果没有了吼叫,谁还把它当作兽王、当作猛兽呢?>于是,宪法的悲哀就是顺理成章的啦、就是必然的啦!只有猛兽的一声吼叫,兽群才会从上到下的忙于贯彻执行。相反,“宪法”就是抖来抖去、扭来扭去、晃来晃去也没有一个野兽把它当成一回事。这是其一;
    
    其二,宪法上面写着的民主自由的字样,都被猛兽的屎尿糊抹的面目全非,而且,面对着全世界的法治,面对着全人类都在实行法治,统治中国的野兽们,也搞个野兽法院<称为衙门>,外面挂着法院的牌子,里面审案子的是一群只听兽语,只服从野兽的号令;只认识兽文、听懂兽示而不认识法律的野兽。据说老蒋搞的法院还审了陈独秀,最后,根据律师的无罪辩护,把陈独秀当庭释放。而野兽的法院,是听不懂律师的辩护的,有时候,律师讲的太多、让野兽们听的不耐烦了,干脆把律师也抓起来。
    
    其三,面对着浩浩荡荡的世界法治潮流,有一些“对牛弹琴、对兽谈法”的愚昧的中国人,抬着被野兽拉得满身屎尿的宪法,到处呼叫着“反腐败、监督野兽、告御状”到处呼叫着要维护宪法的尊严,抗议野兽在宪法的身上拉屎撒尿,要法治、不要兽治。野兽们立刻用铁链把宪法锁住,并说:要保证野兽随时有马骑,要保证野兽对宪法的绝对控制权。
    
    所以说,这些“对兽谈法”的人们,就象是古代的琴师“对牛弹琴”那样的愚昧,拿着只有人类才能听懂、才能理解的琴和法,去教育和约束兽类,去教育和约束那些只听兽语、只懂兽言、兽示、唯兽是从的野兽,岂不是枉费心机?
    2007年2月15日
    
    自由圣火首发 _(博讯记者:末代公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为政治上的“中国特色”感到耻辱/安均
  • 致海外慰问的公开回信/安均
  • 安均:野兽的人性是二奶传播的
  • 和谐,来至于人类监督、控制野兽!/安均
  • 热议:狼不吃羊/安均
  • 制衡兽权、监督兽治《第一集》/安均
  • 安均:谁来管管这群野生动物
  • 安均:我绑架了黑暗的成员
  • 安均:人治与兽治
  • 安均:我所认识的岳天祥
  • 安均:看动物世界 说野兽专权
  • 反腐败系列笑话<之四>/安均
  • 致谢主内的兄弟姐妹!/安均
  • 反腐败系列笑话之三/安均
  • 70年前,中共拿什么激励红军长征?/安均
  • 反腐败系列笑话之二/安均
  • 沉痛哀悼林牧先生!/安均
  • 中共在玩反腐“花样滑冰”/安均
  • 欢迎不立牌坊的反腐败!/安均
  • 安均申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