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共产泥淖中的胡锦涛
(博讯2007年2月12日 转载)
    
    笔者常常想,作为民主人士的我,如果完全按照我的性格,我是绝对做不了胡锦涛的。其实做胡锦涛非常不容易。而我们硬要让如此不容易的一个人就肩负民主大转型的重任,这确实是太难为他了。
     (博讯 boxun.com)

    胡锦涛不是任何人都做得了的,并且还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非常胜任的。虽然在专制官场,随意性、易变性、不稳定性非常大,稍有疏忽或不慎,或一旦出现某种闪失和差错,便要倒上八辈子霉。这是因为在专制官场,一切都必须只有按照上级的旨意一丝不苟行事,只要上级对你有所轻微不满或看法了,你便一定要吃不了兜着走。你的官运便会因此而终止,绝无任何通融的余地。毕竟,竞争这类职务的人实在太多了,作为人们所具有的才能,如果认真比较起来,应该差不一二,基本大同小异彼此彼此的。但是,胡却在江之下,竟然就做了那么漫长的小媳妇生涯,这实在了不起,可以说是难能可贵,匪夷所思,极其不容易的。
    
    如果换了别人,也许早被老谋深算的江打发到爪娃国了。当然,假如是笔者性格,也许还被送进大牢了。因为,相对于专制官场的潜规则和既定规律,可以说,笔者对自己的言行是最不检点的。正如当年某中共高官对我们这类人的说法,在政治上绝对的不成熟,完全是儿童的智商,彻头彻尾的政治盲。
    
    当然,该高官所说政治,仅仅是指专制社会的阴谋政治和潜规则游戏了。所以,为此,我曾对国安人员说过,我对这类政治丝毫不感兴趣。而按照我的直率性格与做人原则,如果确实是民主社会的阳光政治,也许我会有点兴趣。但也由于这种政治也脱离不了明里暗里的阴谋游戏和潜规则,象我这种性格的人实际也是格格不入,全部身心经受不起这类煎熬的。所以,可以这么说,我对只要是阴谋的政治,无论专制的还是民主的,通通不感兴趣。
    
    但我为什么却死心踏地,锲而不舍地推进民主进程哩?这是由于,笔者眼下的事业也好,做人也罢,就断送在专制制度下。如果实现民主政治,确实可以给笔者带来很多实惠和大方便的。所以,笔者才如此迫不得已、锲而不舍而为之。
    
    也许在民主的最初几年,可能比专制政治阳光了一些,但由于其毕竟才开始,需要很长时间的磨合和完善,这一开始时的运行,一定也是不很理想的,甚至还会背道而驰,让老百姓更加不满非常厌烦的。但是,作为人类迄今为止最好的政治制度,它绝对是迟早要实现的。
    
    所以,只要拥有浓厚阴谋游戏和潜规则的政治,如我性格和秉性的人,固然就绝不适合在这类官场上混,作为我本人,便早早做好了彻底放弃从事这类政治的充分准备。
    
    但在此我却专门写着文章,就仿佛我确实具有这种潜质的,比如拥有象胡锦涛一样的隐忍、内敛、深藏不露的特殊才能、气度和涵养的,这就根本不可能了。笔者以为,在眼下中国实现民主,确实非常艰难,绝对不是轻而易举,唾手可得,一蹴而就,一夜变天的。这是因为,在中共核心领导层中,顽固保守势力眼下实在太强大了,而比较开明向善的民主力量又非常脆弱,根本不堪一击。所以,这民主在体制内的表现只能是不断夹紧尾巴。否则,只要稍露端倪或头角,便会立刻被打入死牢。这就象当年胡耀邦与赵紫阳的遭遇,直到今天,也许还依然不是危言耸听。
    
    所以,如果让历史再在胡锦涛身上重演,这种损失未免太巨大。当然,任何只要真心推进民主进程的人,谁也不情愿看到此种恶果重演。但是,如果胡温不表露民主的蛛丝马迹,所有民主派又根本难以相信他们。所以,这便形成一种矛盾,表露吧,由于实力不够,太早泄密,怕夭折,而落得又一个"出师未杰身先死"的大遗憾;不表露吧,被民主派完全误解了,而受到国际舆论的不断谴责与强烈抨击。
    
    因此,在这样一种背景下,作为地位不稳,实力远远不够,权力还不太牢固的胡,固然绝不敢轻举妄动,而是必须首选稳固自身地位和权力,并迅速壮大自身实力。并且还要不偏不倚,不露任何声色或蛛丝马迹,不被任何顽固保守势力所识破。
    
    无论谁,只要做到这样一个位置,也许谁都想大干一番的,但必须手中有权,且权力绝对过硬,实力非常雄厚,这也许才是前提和先决条件。否则,又如何大干得了?
    
    毕竟,专制历史五千年,专制病毒乃是深入人心,病入膏肓,浸入全民骨髓的。即便是今日民主派人士,众多人实际也根本没有彻底脱离这种陈腐恶习,比如只要得了名气的,便都仿佛高人一等似的,而无限高高在上,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了。尤其针对任何他人的批评与指责,丝毫不能容忍,所以,任何他人便对其轻易说不得,否则,该议论者就要遭受此人的专制,假若该人掌握某种资源或权力的话,果真就要让议论者倒八辈子的霉头。关于此种迹象,在中国民主派中,属于年长者中最严重,表现也最明显突出。
    
    在眼下,当中共统治中国半个多世纪的今天,这种顽固保守势力,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大捆绑,固然不是任何人都可触及或撼动得了的。除非这人是毛泽东或邓小平,即便邓小平当年所主导经济体制改革,在当时也是遭遇重大阻力的。而作为自由民主人士的我们,毕竟置身事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身上无官一身轻,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固然就容易冲动,而无限想入非非,这也势所难免。但如果设身处地想一想,也许就会理解和明白很多道理以及其中玄妙的。
    
    很明显,如果胡再走毛式回头路,我想无论从哪一方面说,这都是不可能的。就看在他手里的改革,是否步子迈得大或小的问题。而当他权力不稳固,实力远远不济时,他便绝不轻言政改,或者即便说,也是不关痛痒的。
    
    比如在他上任伊始访问澳大利亚时,笔者就从大陆媒体获知他当时说,中国下一步的重点就是政治体制改革。可是,自他回国之后,就丝毫没见声响。我想这绝对不是他欺骗境外媒体和全球华人所说的,而是他确实无能为力,内力不够,功夫不深,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望洋兴叹了。否则,他就绝不会如此放空炮。
    
    如今,十七大正在迫近,虽然从表面上看,胡之权力通过反腐败有所提升和巩固了,但毕竟受到顽固保守势力和既得利益集团的重重围困、严峻挑战和强力掣肘,他目前还依然只能大气不能吭。甚至还继续做或说着很多不得人心的,非常倒行逆施的事实。固然就要遭到正义力量和民主派人士的大加讨伐。但话又说回来,依照胡现在的处境,为了权力和实力,充分搞好与顽固保守势力的关系,这也许才是最重要的,而与他们搞好完全铁哥们的关系,让他们也真心支持他,这也是他必须首选的。这是由于,毕竟作为中国的民主派力量,眼下还极其弱小,根本不可能授予他此种大权。为此,胡温政府眼下对民主维权人士所做的恶,也许也是可以理解的。
    
    也就是说,完成中国民主政治的大转型,如果一定要稳定和平,团结统一,也许必须只有这样,在中共领导人中,首先培养象毛泽东、邓小平式的真正铁腕与核心人物出来才可以。但江不死,中共顽固保守势力不退位,试图塑造这类人物,实际也是做梦。因为中共现有体制已经决定,不可能再产生这类人物了。即便在邓死后的江核心时期,江本人当时就不是这种人,否则这中国民主,也许在江手里就有所奠定了。如今,即便江死了,胡也一定不可能是。
    
    所以,即便胡在十七大之后真正掌握实权了,这对中国民主化,实际也无多大积极意义和促进作用。因此,这中国的民主化,便只能继续延迟下去了。甚至,也许还把比较开明,或者确实有可能走民主道路的胡温政府,也培养成新一代极端顽固保守势力和真正民主制度的最反对者了。
    
    因此,笔者以为,如果胡确实有民主的倾向,他眼下也是挣扎在共产专制的泥淖中艰难有所作为的。
    
    那么,这中国民主究竟又怎么办哩?依照笔者看法,只好还是由各个民主人士各自为阵,继续启蒙和发展更多民众加入到民主化的浩荡队伍中来。由于人民力量才是历史的创造者、推进者和缔造者,这依靠人民力量高度理性所推进的民主,才是最能见成效的。否则,就绝不是和平转型的民主福祉,而是一场祸国殃民的民主转型的人为大灾难。
    
    如此看来,中国民主眼下之所以步履维艰,寸步难行,这实际就是中共顽固保守势力和既得利益集团共同所做的恶。而且,只要人民力量一日不强大,不全面站出来,这种恶就一定永远没完没了。
    2007-2-9
    原载《议报》第289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