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红冰:为张嘉谚先生《凝视中国自由文学》序
(博讯2007年2月12日 转载)
    张嘉谚更多文章请看张嘉谚专栏
    
     现代中国,无数支笔正肆无忌惮地书写谎言。书写谎言或者是为逢迎暴政,或者是为谄媚世俗。无数支书写谎言的笔属于无数心灵已经在物欲中腐烂的中国文人。对于这些背叛了自由精神的心灵,专制下的名利和地位成为生命的真理,成为生存的绝对价值。 (博讯 boxun.com)

    
    谎言迷迷茫茫,如罗布泊白沙万里,掩埋了真实情感的绿洲;谎言漫天飘落,如北国严冬的暴风雪,掩埋了真实人性的原野。真实的生活湮灭于谎言化的情感和人性之中;被高贵文化精神所抛弃的生命,似行尸走肉,在虚假的生活中堕落——现代中国已魂飞魄散。
    
    值此精神最艰难的时刻,有一支笔孤独的笔,在贵州的群山之间,依然坚守高贵的精神原则,书写自由人性的历史。这支笔属于张嘉谚先生。
    
    虚假生活的铁幕之下,真实人性和真实情感的抗争从没有停止。这种精神抗争的重要构成部分之一,便是地下文学创作。地下文学创作中涌现出的生命之美,是自由心灵的骄傲,是中国自由精神史的荣耀,是中国重建真实生活的希望。
    
    依附于专制的谎言化命运,要抹去真实人性的历史,要埋葬自由心灵对生命之美的追求。因为,虚假的生存,必须以灭绝真实为条件。如果谎言最终把真实而自由的人性钉入铁棺,埋葬在虚假的历史深处,并且不允许有墓碑,那么,中国就将永远失去回归真实人性,重建真实生活的希望。
    
    张嘉谚先生所做的,就是拯救中国回归真实人性的希望,拯救中国重建真实生活的希望。他在书写中国自由精神史的一个重要主题:中国地下文学创作史。
    
    在谎言主宰的时代,书写真实的人性不得不承受艰难的命运。张嘉谚就正为真实的人性而承受艰难。没有社会的理解,没有奖励,没有荣耀,没有财富;只有孤独,寂寞,贫穷,或许还将有政治迫害。张嘉谚先生是以对真实人性的苦恋,怀着为自由而献祭的圣徒般的情怀,进行艰难的创作。是的,他具有圣徒的情怀。
    
    我曾遇到一些人,虽然他们也超越专制铸造的谎言的命运,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自由思想者和独立写作者,但是,他们却没有最终超越世俗名利的心灵能力。看着他们焦灼不安地渴望用自己悲怆动人的命运所创作的精神价值,去换取外在的赞叹;看着他们为了得到所谓国际大奖而在西人面前争风吃醋,争宠斗狠,我常感到深深的怜悯。这是一些渴望被奖赏的人——渴望被奖赏,是由于他们对自己的心灵没有充分的信心,是由于他们对自己创作的精神价值没有充分的信心,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达到心灵与自由的神圣结合。当他们渴望时,不仅侮辱了他们曾经为自由人性而承受的苦难,也贬低了他们创造的精神价值。
    
    张嘉谚先生是高傲的。他没有表现出任何以自己的精神创作换取世俗荣耀的企图。他只高傲地把自己许给拯救中国人灵魂的事业。
    
    至于张嘉谚先生这部著作的价值和不足之处,我将留给读者去评判。对此,我只想用一句隐喻来表达我的观点——贵州的天际有崇山峻岭的壮丽,但也由于这种壮丽而失了辽阔宽广的地平线。
    
    (首发《自由圣火》网站。《自由圣火》网站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嘉谚:中国低诗潮
  • 钱理群;诗学背后的人学—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研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