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請用事實說服我——致陈子明先生/李大立
(博讯2007年2月11日 转载)
    (紐約)李大立
    
     拜讀了陳子明先生2月7日大作「關於軍隊國家化——答李大立」,筆者不敢苟同,因為陳先生並沒有用事實說服我。本不想為爭辯而浪費寶貴的海外論壇篇幅,幾年前筆者在「新世紀」上發表過一篇關於姚祖彝的文章,質疑中國大陸賣友求榮的道德觀,也招來一位邱實先生答非所問的反駁,筆者說明觀點後即休止,因為彼此觀念作風差異太大,不存在繼續討論的基礎。現在想想,如果能夠吸引廣大讀者參加討論,探索中國民主之路;或者如果能夠讓我們大家共同在討論(辯論)中學習正當的方式,也不失為一件好事,於是在此作如下補充,希望能在貴刋發表,如有不便,則請「觀察」編輯部轉達陳子明先生。 (博讯 boxun.com)

    
    
     筆者認為討論問題最好明確提出自己的觀點,用事實加以說明。如果不同意對方的觀點,也請用事實反對。討論問題目的是分清是非,共同探索一條中國民主之路。最怕是如海外網站時有所見的那樣,不明白雙方觀點根本分歧所在,為個人意氣或斷章取義,或無中生有歪曲對方的觀點,然後自說自話地批駁,混戰一場,既浪費網站篇幅,又浪費讀者時間。為此,筆者就如下兩個根本分歧問題請教陳子明先生,希望陳先生能用事實說服我:
    
    
     一,周恩來到底有沒有獨立的「思想」?所謂「周恩來的軍隊國家化思想」是否正確?
    
    
     筆者的意見是否定的。見拙作「周恩來也有思想?共產黨也懂軍隊國家化?」,文內提到:「自從毛澤東遵義會議篡党篡軍,特別是延安整風殺雞警猴後,共產黨早已變成他的一言堂,得天下後,更是威加四海,只有他一個人的思想(所謂毛澤東思想),其他人都不過是附庸而已,何來什麼「思想」?所謂「周恩來軍隊國家化思想」,與其說是周恩來的「思想」,不如說是毛澤東思想,沒有毛澤東的首肯,周恩來敢說嗎?」然後,筆者列舉種種周恩來出賣人格諂媚討好毛澤東的劣行,這樣的人有沒有獨立的「思想」?相信廣大讀者會自行判斷。
    
     另外,筆者說:「周恩來在發言中強調了「軍隊國家化的標準問題」:「即軍隊屬於人民,如果統一之後的軍隊不是用來抵禦外敵,而是用來鎮壓人民和對付政敵,就成了一種反人民的武裝集團,一種披著“國家”外衣的政治土匪」。在這裏已經暗藏玄機,用什麼標準判斷軍隊是否屬於人民?如何界定軍隊維持治安和鎮壓人民?如何界定軍隊參與政治和“對付政敵”?其實所有這一切,不過是共產黨暗中埋下的反對軍隊國家化的藉口和挑起內戰的伏筆。」筆者在另文「棄台獨、爭民主」(01年6月25日世界日報)曾經指出共產黨在談判桌上的流氓伎倆,比如說,抗戰勝利令蔣介石國際聲望如日方中,國共和談時國民黨實力佔上風,但是並沒有要求將毛澤東、朱德等共黨首領列為土匪或者戰犯,儘管事實上朱毛遠在二十年代已經在江西武裝叛亂,成立所謂「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犯了顛覆罪和叛亂罪;甚至沒有再追究周恩來在上海殘殺顧順章全家十幾口人的刑事罪案。然而國民黨的寬容並沒有感化共產黨,更未能改變共產黨的流氓本質;內戰形勢一旦有利於中共,他就即時在談判桌上提出明知對方不可能接受的,帶有侮辱性的條件。比如將蔣介石、李宗仁等統統列為戰犯,要求嚴懲,這就等於有意將談判破裂的責任推給對方。又比如說,國際上所有的政治談判都沒有預設條件的先例,談判的舉行應該是無條件的,雙方任何要求都可以在談判桌上提出,這才叫政治談判。像大陸共產黨至今堅持以「承認一個中國」為與台灣談判的先決條件,本身就是違反國際法和極端可笑的。你要堅持一個中國,完全可以在正式談判中提出來討論,但是你沒有權力把這作為談判的先決條件。試問,如果台灣提出「結束中共一黨獨裁專制」作為談判的先決條件,共產黨會答應嗎?如果非要對方承認你的先決條件,那還有什麼必要舉行談判呢?所謂「周恩來軍隊國家化思想」就是這样的伎倆。
    
     最諷刺的是,當年周恩來的這一段話,正好是數十年後共產黨的「人民解放軍」真實的寫照。無論什麼原則道理,共產黨拿來攻擊敵人振振有詞,拿來對照自己就不了了之。
    
    
     而陳先生的觀點顯然是肯定的。陳先生說:「像周恩來這樣的人就沒有自己的「思想」嗎?他的「思想」就和毛澤東完全一致嗎?他的「思想」就不能研究嗎?」其實,在這裏陳先生已經回答了自己提出的問題,因為筆者注意到陳先生給所有的「思想」二字都加上了引號,這就正好說明了陳先生自己也認為所謂周恩來思想不是真正的獨立的思想,虛有其名而已!筆者從來就沒有說過他的「思想」不能研究,而是說陳先生要求我們大家「認真研究和領會」它毫無現實意義。因為越是講得漂亮,實際上卻反其道而行,越是令人反感和厭惡。與其要求大家「認真研究和領會」這些美麗的謊言,不如呼籲大家「認真研究和領會」西方民主國家行之有效的軍隊國家化運作,「認真研究和領會」為什麼別人可以做到而我們卻做不到,問題出在哪裏?如何解決它?
    
    
     當然,周恩來作為一個個體,他不可能沒有自己的思想活動,比如說抗戰初期,他和王明等稍有良心的共產黨對毛澤東假抗日真發展極端自私的「敵後游擊戰」也看不過眼,曾經提出過「山地運動戰」希望打一兩場像樣點抗日戰爭爭取民心,可是毛澤東一反問他們:你們到底還想不想打江山坐天下?就放棄原則,背叛全民族利益,乖乖地跟著毛澤東「一分抗日、兩分應付、七分發展」去了。這樣瞬間即逝,毫無作用的「思想」有何政治意義?
    
    
     陳子明先生認為周恩來有和毛澤東不一致的「思想」或有實效的政治行為,可否舉出實例?請用事實來說服我,同時也請廣大讀者評議。
    
    
    
     二,共產黨到底有沒有為「政治民主化」和「軍隊國家化」做過任何事情?
    
    
     同樣地,筆者的觀點是否定的。筆者在文內列舉了毛澤東種種口是心非、翻雲覆雨卑鄙手段,証實毛澤東是一個毫無廉恥毫無誠信的政治流氓。其實,陳子明先生在自己的大作裏也不經意地給出了相似的答案:陳先生在文章裏批評文化大革命中毛澤東將「和平民主新階段」說成劉少奇背著他搞的私貨,是「右傾機會主義路線」,陳先生說這是毛對劉有意的陷害。那麼,這不是正好說明毛澤東從來就對「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沒有真心實意,他通過周恩來在重慶政治協商會議散佈出來的言論,不過是騙人的把戲而已?問題在於,既然如此,何以又以「周恩來的軍隊國家化思想」為題目大唱讚歌,而且開首就說「毛澤東……對軍隊國家化表示過贊同意見」呢?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筆者文內引用毛澤東的話:「人民的軍隊,一枝槍、一粒子彈都不能交出去!」說明毛澤東根本無意實行「軍隊國家化」。陳先生針對說:「毛澤東的言論不等於歷史事實。中共在內戰爆發前,也精簡了一些部隊,其中聶榮臻部就精簡了十幾萬人。我們不能學共產黨,因為政治需要就掩蓋和抹殺歷史事實。」筆者不是歷史學家,或許孤陋寡聞,請教陳先生「聶榮臻部就精簡了十幾萬人」(正規軍還是民兵?——筆者註)史實的出處,我希望不是引自共產黨官方的說法,因為歷史經驗告訴我們,他們幾乎百分之百是謊言!自從延安整風,特別是中共七大後,毛澤東已經樹立起絕對權威,抗戰勝利後,他公開說:「人民的軍隊,一枝槍、一粒子彈都不能交出去!」竊以為,聶榮臻絕對沒有這個狗膽私自精簡十幾萬正規軍!敬請海內外專家學者給予考証。
    
    
    
     筆者文內說:「共產黨統治中國大陸五十多年了,陳子明先生可以給大家舉出任何一例,說明共產黨為「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做過什麼?」除了上述尚未証實的「聶榮臻部就精簡了十幾萬人」一例外,不知陳先生是否還可以舉出更多的例子佐證你的觀點?單憑一個証據薄弱的例子遠不足以說明共產黨誠心實行「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筆者在此候教。
    
    
     在此順便提到陳先生大作曲解筆者觀點之處,但願是因為筆者表達不清而非其他原因引起,否則,就失去了共同討論問題的基礎,恕不奉陪了。
    
    
    1,拙作「周恩來也有思想?共產黨也懂軍隊國家化?」一文中提到笑蜀先生「歷史的先聲」原文是:「陳先生為何有話不直說,仿照龍應台女士「胡錦濤,請用文明說服我!」那樣來一篇「胡錦濤,請實現軍隊國家化!」而是捧出周恩來這具僵屍,借周恩來六十年前的片言隻語,拐彎抹角地暗示呢?甚至不敢於像笑蜀先生一樣來一篇「歷史的先聲」,要求共產黨「實現半個世紀前對中國人民莊嚴的民主承諾?」原意是希望陳先生有話直說,「旗幟鮮明」一些。
    
     陳先生卻問:「你認為這部書是為專制獨裁者塗脂抹粉,還是揭露他們的欺騙狡詐?如果是前者,為什麼中宣部還要查禁這部書,並且取締了出版這部書的汕頭大學出版社?」
    
     因為笑蜀先生的「歷史的先聲」,要求共產黨「實現半個世紀前對中國人民莊嚴的民主承諾」;而陳先生文章最高的要求不過是「周恩來的軍隊國家化思想對於正在走向政治民主化的中國來說,仍然具有長期的指導意義,值得我們認真地領會和研究。」從頭到尾,沒有一句正面地明確地要求中共實現軍隊國家化,這就是你的文章和笑蜀先生的文章最根本的區別,因此沒有可比性。所以,陳先生的問題問得有些莫名其妙。
    
     陳先生也說你的這篇文章在國內找了很多傳媒都不敢出版,可見中共現政府根本就對「周恩來軍隊國家化思想」不感興趣,你還要求「認真研究和領會」不是自討沒趣嗎?
    
    
    2,拙作提到大陸新聞封鎖,原文是:「共產黨對大陸人民實行新聞封鎖、愚民教育,令到國內人民不識毛澤東、周恩來的廬山真面目,說出這樣的話來還情有可原;身居海外的民運人士如陳子明先生等,想必不會未看過張戎女士「鮮為人知的毛」、李志綏醫生「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高文謙「晚年周恩來」、鄭義等「面具後面的周恩來」、金鍾「紅朝宰相——周恩來人格解剖」以及高華「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等著作吧?綜合這些著作所述,一個活生生的毛澤東和周恩來已經原形畢露地浮現在我們眼前。」很對不起,筆者誤將陳子明先生當作「海外民主人士」了,特此致歉。
    
     陳先生卻說:「這樣說太低估了大陸人民的政治覺悟。按照他的意思,似乎每篇文章都應該寫上「共產黨禍國殃民」、「共產黨王八蛋」才能教育人民。」這就有些強加於人了,筆者的意思很清楚,如果中國大陸新聞自由,大陸人民都能夠看到這些揭露真相的書,都不會相信「周恩來軍隊國家化思想」了。從來沒有說過「每篇文章都應該寫上「共產黨禍國殃民」、「共產黨王八蛋」才能教育人民。」陳先生這樣說不但侮辱了筆者,而且侮辱了這幾本書的作者,因為他們的著作全都是講事實,不可能有「共產黨禍國殃民」、「共產黨王八蛋」這樣潑婦罵街式的話,可是他們的著作卻對中國人民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3,拙作提到共產黨「黨指揮槍」原文是:「如果共產黨要「黨指揮槍」,只需:一,憲法規定各黨派都有權像共產黨一樣建立自己的軍隊;二,「人民解放軍」由共產黨員的黨費供養,而不是由全民供養。如果辦得到,還勉強說得過去;如果辦不到,只許我做,不許你做,用全國人民的血汗錢供養一支黨派私用的軍隊,未免也太蠻不講理了。」其他網站轉載時,筆者改為:「如果共產黨要「黨指揮槍」,不是不可以,但是必須:一,……;二,……。共產黨敢嗎?如果辦不到,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用全國人民的血汗錢供養一支黨派私用的軍隊,只能說明他蠻不講理。」筆者認為拙作的意思已經表達得很清楚了。
    
     陳先生卻說:「筆者覺得他是在說笑話,各黨派都有自己的軍隊,1946年不就是這樣嗎?現在的索馬里不就是這樣嗎?」
    
     這裏就有兩個問題了:其一,眾所周知,中文語法裏「若要…….除非……」只是一種假設性反問句,絲毫不表示筆者贊同或者鼓勵「除非」後面的假設,陳先生這樣理解未免令人失望;其二,1946年的中國也僅國民黨和共產黨兩個黨派擁有軍隊,並非各黨派都有。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正是因為共產黨是一個武裝叛亂集團,他們以武力奪取政權為目標。西安事變後,雖然國民黨政府承認共產黨合法,但是憲法仍然規定軍隊為國家擁有,共產黨軍隊被改編成八路軍和新四軍,統一受國家最高軍事委員會領導,共產黨也派人參加了這個委員會,本來這就是「軍隊國家化」的良好開端,可惜的是毛澤東對抗日統一戰線陽奉陰違,他的根本信念是「槍桿子裏出政權」。國民黨政府1946年實行了中國近代史上首次民主選舉,在某種意義上體現了其合法性,因而他的「國軍」也就有了合法性,現在的台灣的政府更是民主政府,軍隊早已實現國家化;而共產黨武力奪取政權後,數十年來從來沒有進行過民主選舉,他的政權本身就不具合法性。世界歷史上由黨派擁有軍隊極為罕見,現時全世界也許只有中國共產黨、朝鮮勞動黨擁有黨軍,這種逆世界潮流的現象,必有結束的一天,正如筆者在拙作結尾所說:「須知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黨軍」也好、「皇軍」也好,歸根到底都是老百姓子弟組成的,別看幾個軍中「八旗子弟」威風八面,到時候跑得比誰都快,別忘了辛亥革命武昌城頭打響第一槍的就是晚清政府花巨資建立的「新軍」,到共產黨明白這個道理的那一天,才是真能實現「軍隊國家化」的時候。
    
    
     以上各點,不當之處還望陳子明先生和廣大讀者賜教為盼,希望通嚴肅認真的討論,大家一起為中國探索民主之路。
    
    
    
     (2月8日,紐約)
    
     (2月9日「觀察」雜誌網站首發)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由萨达姆想到毛泽东/李大立
  • 周恩来也有“思想”?/李大立
  • 让人民审判「政治杀人犯」/李大立
  • 从内部攻破堡垒--读张戎女士《鲜为人知的毛》有感/李大立
  • 千万不要忘记被暴政残杀的同胞--姚祖彝的故事/李大立
  • 国民党给共产党做了个榜样--比较“二二八”和“六四”/李大立
  • 把土地换给农民--解决“三农问题”的唯一出路/李大立
  • 从“三垂岗”到“大凤歌”--毛氏王朝胎死腹中/李大立
  • 李大立:黑龙江洪水-牺牲103条学生性命的「决定性胜利」
  • 李大立:弃台独,争民主?
  • 邱实:恭答李大立先生
  • 李大立:从点滴不同看社会巨大差异
  • 李大立:新时代的“五子登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