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国美国、爰我所得——逾越心中的神坛之美国(1)/吴一然
(博讯2007年2月09日 来稿)
    作者:吴一然
    
     长时间以来,世人对美国、古巴之间剑拔弩张的激烈冲突早已习以为常了。40年前,古巴甚至险些成为毁灭美国的核弹基地。残酷的现实已经使美国人完全丧失了对"普拉特修正案"的记忆,淡忘了古巴正是从美国赢得的美西战争的胜利中走向独立的史实。 (博讯 boxun.com)

    
    上世纪初,美国的理想主义政治家为古巴定做了一部美国式的宪法,然而唯利主义的美国商人却巧妙地把它变成了废纸。精明的商人发现,通过腐败手段控制古巴官员可以轻易获取更高的商业利润。同时,商人们也很用心漂白肮脏利润以便维持体面。他们授意所控制的学术机构和学者炮制各种千奇百怪的新概念作利润包装,还通过所控制的媒体成功左右了美国社会舆论——商业现实利益才是国家长久利益的主要基础。然而,因腐败导致贫穷、进而因贫穷引发革命的古巴,不仅完全粉碎了美国商人在古巴的家族利益,还显著增加了全体美国人半世纪以来所承受的税金负担。
    
    遗憾的是,美国利益在古巴遭遇的灭顶之灾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从近日到访北京的庞大商业使团所关心的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上看,美国对北京政策和中共的所谓改革一样,都是追逐眼前商业利益,回避长远政治基础。继百年前的古巴之后,美国商人利益的代理们再次发现,通过利用专制制度获利,比扶植中国的工会组织来抑制恶性贸易逆差更有吸引力。来自北京的眼花缭乱的订单,使美国政界越来越欣赏中共政权这块被攥在手心里的吸饱了民脂民膏的海绵。以至于老当益壮的基辛格博士及一些年富力强的美国议员都纷纷公开表示,与以前相比,中共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他们不再输出革命,而是输出电脑"。
    
    需要提醒基辛格博士们的是,被美国利益认定为无赖轴心的朝鲜、伊朗和古巴军政权,与中共军政权相比,不仅根本不具备输出革命的实力,甚至孱弱得连输出键盘的能力也没有。中共成党80多年来一直都在变,但是中国人民还是一眼就能认出它,因为其本质的部分还从未改变过。事实已经反复证明,中共政权这类依赖镇压民主选举而存在的军政权,无论它是否还在输出革命,其存在始终都会是美国安全利益的威胁。因为美国利益不仅需要输出电脑,更无法终断对输出民主的依赖。
    
    欧洲冷战转型后,由于在苏联时期发生了严重透支,俄罗斯的军事扩张欲望走入了长期低迷,欧洲得以重归百年前低对抗的旧格局。由此以来,美国对原本有赖于自己庇护的民主地区的政治影响力也相应减弱,这从反孔战争中欧美的对立势态可以明显感觉到。与此同时,美国对原苏联庇护地区的政治影响力却迎来了垄断期。
    
    美国利用这一新的垄断优势摊平冷战成本,进而兑现冷战利益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是需要保持清醒的是,这一机会是旷日持久的全球民主化努力的产物,绝非贸易谈判所能达到的成果。如果忽视民主化压力的根本性作用,美国会落入同其他国家进行等级别纯商业竞争的地步,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将不可避免地出现钝化。如果持续运用独一无二的强大民主化压力,切实促成这类地区的民主转变,美国将保持在该地区的领袖地位,影响力优势会得到固化。
    
    与逆差相比,贸易之外的经济黑洞更应该引起美国社会的重视,因为这对公共安全的危害更严重。这就是长期居高不下的军备开支对国民经济造成的天文数字的耗费。冷战期间,对美国经济消耗最严重的两项战争是朝鲜半岛战争和中南半岛战争,中共政权在其中的关键作用是人所共知的。美国在冷战后的军备投入中,相当部分也是为了应对来自中共军政权及其辐射效应所产生的威胁。特别是近年越演越烈的核扩散危机,可以说就是彻头彻尾烙印着中共特色的全球性灾难。
    
    随着冷战转型,中共军政权对美国利益眼前的直接威胁由输出革命引发常规战争的方式,转换成了向世界扩散拥有核武器是专制政权唯一安全保障的核讹诈意识。有中共核讹诈战略40年间攫取的巨大政治利益在前,无论是萨达姆不惜满门忠烈的冒死仿效,还是朝鲜、伊朗或其他专制政权的蠢蠢欲动都是难以避免的。特别是尼克松以来,基辛格博士们对中共专制政权的赞美明显加强了中共核死亡意识的诱惑力。凭借拥有核武器而得以残存的中共政权,已经取代前苏联成为了危害美国利益的新祸根。斩草需除根,若想斩断核扩散的裂变链条,关键在于清除拥有核魅力的专制政权。但是美国方式却是从枝叶开始着手收拾,同时还给予祸根特别的优待,导致美国利益相继从越南、伊拉克、朝鲜、中南美等细枝末节上纷纷辗落下来。
    
    100年间,美国参与的一战、二战、韩战、越战等大规模战争,无一不是在民主党人的命令下出征的,而且后两场未能取胜的战争结局也都出自共和党人之手。这显然不能理解为巧合的意外持续,而是驴象的秉性使然。然而从布什父子开始,尤其是小布什先生上任以来,情况发生了明显变化。将民主之战进行到底是恢复和平的唯一途径,也是提高反恐高额投入回报率的唯一办法。
    
    我乐见共和党商贾世家转变成民主战争的专业户,也乐见在野党控制议会的美国传统政局被恢复,更乐见对中共大加赞扬的共和党众议长被佩罗希女士取代。但是,克林顿民主党政府给中国留下的深刻烙印至今仍深深伤害着那里的民众,甚至眼下的中共在一定程度上被称为"克共"也不为过。金正日的日本寿司师也曾证言,在克林顿执政时期,金正日过得最畅快,"将军曾喜形于色地说,越过日、韩,直接与美国交往是多么惬意"。冷战转型后,民主主义本应高歌猛进,然而历史机遇下的克林顿政权却操起了变相出售民主价值观和自由信仰的勾当。这样做不会迎来利润丰厚的新经济繁荣,只有美国利益全球破产的新噩梦。
    
    克林顿政策是否背叛了美国传统价值观,美国利益的消长已经给出了明确判断。一直以来,中国流亡民运界也非常重视抓叛徒。此事事关重大,但结果往往收效甚微。在中共之外,流亡者所在国的相关政府机构也应该掌握着相当丰富的确凿证据。作为中国流亡者的主要聚居地,作为始终表示愿意积极寻求有效方式支持中国民主化的国家,美国能否在此方面惠而不费地略尽地主之谊呢?
    
    如果有人嘲弄我崇美,我可能无意反驳。但是中共的拥趸没有参与嘲弄的资格。中共长期大量购买美国政府债券的行为,就是自认不如美国政府的明显证据。如果有人嘲弄我反美,我也可能无意反驳,但是尊重选举价值的人士不应该参与其间。在把选举结果确立为政府合法性唯一来源200年后,美国政府仍然将中国的主权权利持续赋予镇压选举的中共政权,这明显是违背美国主权在民宪法原则的行为,是公然的种族歧视,更是对中国内政的长期干涉。选举结束之前,中国政府暂缺!中国人无权强求国际社会对中国民主化给予帮助,但是有权利要求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内部事务保持中立。
    
    寻找李毅兵先生
    
    2007年1月30日于东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