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由萨达姆想到毛泽东/李大立
(博讯2007年2月05日 转载)
    作者:李大立(紐約)
    
     2006年的倒數第二天,伊拉克獨裁者薩達姆被執行絞刑,行刑錄影被泄露公開,各國不同反應,大陸官方噤聲,民間熱烈爭論「英雄」或是暴君,筆者卻第一時間想起了中國的薩達姆——毛澤東。薩達姆最後被証實並據以判處死刑的是杜賈爾村148名村民被屠殺案,結果他被押上了斷頭台;可是毛澤東殘害了八千萬同胞的生命,至今卻還安然地躺在他的水晶棺內,大陸不少憤青愚民還在對他頂禮膜拜,是因為我們中華民族太寬容呢,還是太愚蠢了? (博讯 boxun.com)

    
    比較一下薩達姆和毛澤東,可以發現他們無論在嗜權如命、冷血暴戾、草菅人命、恐懼多疑、窮奢極侈和夜郎自大等方面都極其相似;而造成他們如此惡行的家庭背景、成長過程、革命經歷又是如此巧合,給了世人一個深刻的教訓,以後如果再遇到同樣自稱是你們救世主的「革命領袖」就得小心一些了。
    
    薩達姆是個遺腹子,父親在他出生前已去世,母親改嫁,八歲時從叔叔家回到母親和繼父身邊。繼父對他不是責罵就是不理不睬,甚至用沾著瀝青的棍子打他。由於受到虐待,從小就養成一種反叛和暴戾的性格,他用燒紅的鐵條向家禽肚子樋過去,衹是為了發洩心中的怒火。與同齡的孩子相比,他性格孤僻,沉默寡言,在學校裏受到同學們的取笑,讓他以為如果不想被壓制,就必須壓制別人。毛澤東小時候也受到父親嚴厲的管教(但絕非虐待),其實,相對於薩達姆的繼父,毛父不過是有一些中國社會傳統的男權主義而已,連望子成龍都談不上,他最大的期望不過是希望毛澤東作為長子繼承他辛苦打拼下來的家業,這是很正常也很合理的。可是毛澤東卻偏偏好吃懶做,好高騖遠,因此產生了父子矛盾。為此才十歲的毛澤東就曾和父親爭吵後威脅要跳下池塘,又曾經離家出走,在外遊逛了三天。他一直以反叛父親為榮,從此養成了桀驁不馴、無法無天的性格。他父親臨死前希望見他一面,他都不願意滿足父親這個卑微的要求,數十年後,文化大革命中毛澤東甚至還對紅衛兵領袖說他父親「要是現在也得坐“噴氣式”」(見張戎毛傳),一個對自己父親都不愛惜不尊重的人,怎麼會愛惜和尊重他的人民呢?每一個人自小養成的性格都和他的生長環境分不開,不幸的是,薩達姆和毛澤東的家庭背景和童年經歷都養成了他們與眾不同蔑視法統和人情的性格;而一旦這樣的人登上了權力頂峰,在沒有任何制約的專制社會裏,就必然會給人類帶來無窮的災難。
    
    在其後的青少年成長時代,他們兩個都因為家境貧窮,本人接受教育程度不高(毛澤東),或者雖然得到資助,接受了高等教育,但是不具備專業人士的品格(薩達姆),因而都很難進入主流社會;而自己又不甘於在社會低層踏實勞作,艱苦拚搏,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登,於是就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一條「捷徑」——鋌而走險的「革命道路」,做一個職業革命者,以領取外國和革命組織的資助為生(見張戎毛傳)。在這個艱險的革命過程中,一方面要應付瞬息萬變的政治形勢,避免敵人的追殺;同時又要在自己的革命營壘中站住腳,於是就不惜翻雲覆雨,甚至互相殘殺,由此養成了他們猜忌多疑和冷血暴戾的性格。他們在未取得最高權位之前,都韜光養晦,竭力表示對革命的忠誠;一旦登上權力高峰,立即翻臉不認人,殺盡昔日的革命同志,今天臥榻之旁酣睡的「他人」。海外評論說共產黨(伊拉克復興社會黨也同一性質)都是一頭怪獸,先是吃的敵人、然後吃朋友、最後吃自己。他們的領袖在在都表現出嗜權如命,不擇手段的劣行,不單毛澤東和薩達姆如此,斯大林、金日成、卡斯楚……所有專制國家的獨裁者上台,都必然經過相同的過程,這是社會政治制度的缺陷所決定了的。
    
    毛澤東自遵義會議奪得軍權後,在長征路上借刀殺人滅了張國燾主力,將其迫走、在延安又拉幫結派,甚至落毒趕走王明。解放後,更是將高崗、彭德懷、劉少奇、林彪等一個個可能威脅到他權位的革命同伴斬下馬來,將其迫害致死。這些事實中國人都很熟悉了,筆者在此不贅。1968年7月,薩達姆當上了革命指揮委員會主席貝克爾的副手,在長達十年的時間裏,他「有功上繳,有過自攬」,吹捧拍馬不遺餘力,終於贏得信任,接管了最高權力。可是就在他上台當天,就處決了六十多名軍隊將領,他昔日的革命同志,其過程極為恐怖:1979年7月18日,薩達姆召開革命指揮委員會會議,在會場中特意安放了錄影機,一身戎裝的薩達姆走向講壇,滿面嚴肅地宣布,敘利亞人正在搞陰謀,叛徒就在你們中間。然後,委員會總書記馬哈迪從後台露面,他向眾人承認自己參與了這件事,之前,馬哈迪已被祕密逮捕並受盡折磨,他交代了有關細節後,開始在台上唸同夥的名字,武裝軍人把他們一個個抓起來,薩達姆喝道:「拖出去!拖出去!」
    
    當六十個「叛徒」被拖出去後,薩達姆重返講台前,其他人站起來鼓掌歡呼,他們慶幸自己免遭同伴的命運,當他們膽戰心驚地離開會場後,從此伊拉克的一切就已經完全掌握在薩達姆一個人的手裏。這場清洗運動的錄影帶在伊拉克國內廣泛發行,每一個人都必須觀看,毛澤東和薩達姆兩人清洗政敵的手段如出一轍。
    
    薩達姆和毛澤東一樣,骨子裏都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獨裁暴君,卻又都喜歡玩弄一下假民主,以為可以瞞天過海,欺騙國內人民和國際輿論。中國大陸的所謂「最高權力機構」人民代表大會,不過是眾所周知的橡皮圖章,甚至在他們的共產黨內,全國代表大會、中央委員會等等不過是擺設,權力集中在政治局、常委、甚至就在毛澤東一個人手裏。伊拉克的政府也不過是傀儡,權力在憲法以外的「革命指揮委員會」手裏、在薩達姆一個人手裏。他們的所謂「選舉」,不過是一場鬧劇,毛澤東召開的所有黨代會,無一例外「一致選舉」他為領袖;薩達姆兩次全國選舉,分別以99%和100%當選總統,大破選舉投票率和得票率世界紀錄。
    
    薩達姆和毛澤東一樣,都崇拜斯大林,捧斯大林的鐵血統治為榜樣。他們都視民命如草芥,殺人不眨眼,堪稱殺人冠軍。解放初期「鎮反」和「肅反」運動中,毛澤東指示要「嚴厲地大規模地鎮壓反革命」,毛三令五申電令各地:「必須認真研究,周密部署大殺幾批,才能初步解決問題……,我希望上海、南京、青島、廣州、武漢及其他大中城市都有一個幾個月至今年年底的切實肅反計劃,都能大殺幾批……」,中共公布截止52年底「消滅」反革命分子240萬,毛澤東統治中國大陸二十七年,造成了八千萬人死亡的大災難。
    
    1982年7月8日在夾道歡迎下,薩達姆車隊浩浩蕩蕩開進了巴格達以北八十公里的杜賈爾村,經過果園時遭到三名槍手伏擊,薩達姆大難不死,隨即冷血報復,親手簽發命令,逮捕了一千多人,血腥屠殺了148名村民,其中最小的才十三歲。1988年3月,薩達姆指使他的堂兄「化學阿里」馬吉德使用毒氣殺害了五千多名庫尓德人,一萬多人傷殘。薩達姆統治伊拉克二十四年間,五十萬庫尓德人被迫害致死。他和毛澤東、斯大林、波布特應該是二十世紀四大殺人魔王!
    
    薩達姆和毛澤東一樣,明明是一個不可雕的朽木,卻恬不知恥地把自己打扮成天才和先知,要全國人民把它們當作神來崇拜,甚至妄想充當阿拉伯世界或第三世界的革命領袖。薩達姆十歲才開始認字,一貫有志革命、無心向學。毛澤東曾經被三家私塾學堂趕出校門,十七歲才高小畢業,二十歲才進入中專程度的師範學校預備班,二十五歲才畢業,無論以當時還是今天的標準,顯然都是一個罕見的超齡學生(見張戎毛傳)。在學時,除了國文一科略有成績之外,其餘的數學、物理統統不合格,學英文咬字不正、學音樂五音不全、圖畫科索性畫一個圓圈和一條線,別人以為代表桌面上一隻雞蛋,他卻堅持說代表大海和太陽(見蕭瑜「我和毛澤東行乞記」)。毛澤東自吹四個偉大,小紅書人手一冊,個人崇拜登峰造極,眾所周知就不細說了。專制獨裁者都驚人地相似,伊拉克官方出版的薩達姆傳記,成為伊拉克官員和人民必讀的書,長達六小時的薩達姆個人記錄片「漫長歲月」,強迫全體人民集體收看。他2000年開始寫小說,被指定選入學生課本,直到2003年4月10日伊拉克陷落前,他還在寫,在美軍攻入伊拉克後完成印刷。他要將先知、學者、詩人和總統集一身,他發動兩伊戰爭、兼併科威特,他的名言是:「伊拉克除非不站起來,否則就要站在世界頂峰。」復興社會黨報「革命報」吹噓薩達姆不但要統一中東,還要做阿拉伯世界的領袖。薩達姆和毛澤東一樣,都從來不出國訪問,特別是視西方民主國家為敵,孤陋寡聞卻又夜郎自大,關起國門來糟蹋自己的老百姓,最後天怒人怨,平民百姓都恨不得他早點死。
    
    毛澤東生前驕奢淫逸、玩弄女性,也已為國人所知。薩達姆和毛澤東一樣,在國內不但有金碧輝煌的宮殿,還建有許多行宮,在滴水貴似油的中東,水幾乎成了財富的象徵,他卻奢侈地擁有許多私人游泳池、噴泉花園。在大陸中國普遍貧窮的惡劣環境下,毛澤東卻擁有天文數字的「稿費」;薩達姆也將巨額國家資財佔為己有,由親屬帶出海外,他在地窖裏被捕的時候,身邊還有數十萬美元現款……,所有這些,無一不是全國人民的財產,他們卻憑權力據為己有。
    
    總之,全世界的專制獨裁者在方方面面都如出一轍,為何會如此呢?就因為他們攫取最高權力時的政治環境、以及他們掌權後所創立的社會制度,造成了他們非如此不足以維護自己的權位,不足以保住視為己有的江山,因而他們的政治手段甚至個人品質都驚人地相似,他們帶給人類的災難也都空前深重。唯一不同的是,薩達姆因此被送上斷頭台,金正日之流看來也難逃此厄運,可是罪惡滔天的毛澤東卻被他躲過了,他至死都不知道世間原來還有「反人類罪」,一個曾經不可一世的堂堂「國家元首」也有被送上絞刑架的一天!要是他生前能看到薩達姆今天的下場,不知是否會懂得收斂一些?是他運氣太好了,還是我們中國人太不爭氣呢?曾經長久默默地忍受毛澤東奴役摧殘的全體中國人民,是否也應該從此汲取一些有益的教訓呢?一個沒有正義感,衹知道逆來順受的民族是永遠都沒有前途的民族,但願我們中華民族也有覺醒的一天。
    
    (16/01/07紐約)
    
    (本文刊於香港「開放」雜誌07年2月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周恩来也有“思想”?/李大立
  • 让人民审判「政治杀人犯」/李大立
  • 从内部攻破堡垒--读张戎女士《鲜为人知的毛》有感/李大立
  • 千万不要忘记被暴政残杀的同胞--姚祖彝的故事/李大立
  • 国民党给共产党做了个榜样--比较“二二八”和“六四”/李大立
  • 把土地换给农民--解决“三农问题”的唯一出路/李大立
  • 从“三垂岗”到“大凤歌”--毛氏王朝胎死腹中/李大立
  • 李大立:黑龙江洪水-牺牲103条学生性命的「决定性胜利」
  • 李大立:弃台独,争民主?
  • 邱实:恭答李大立先生
  • 李大立:从点滴不同看社会巨大差异
  • 李大立:新时代的“五子登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