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普 王建勋:声援章诒和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2007年2月02日 来稿)
    章诒和更多文章请看章诒和专栏
    
     李普1918年生,20岁参加革命,22岁开始记者生涯,1940年入周恩来在重庆创办的《新华日报》,由记者而编辑兼专栏作者。1946年为《新华日报》在刘、邓野战军随军的特派记者。建国前夕调回新华总社。稍后担任过北京大学政治系主任。五十年代后期任中共中央中南局政策研究室主任,中共产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后又回新闻界担任新华分社北京分社社长。1982年从新华社副社长岗位上离体。曾任中国记协书记处书记,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 (博讯 boxun.com)

    
    看了今年1月19日、24日章诒和的《声明》和《说明》,方才知道新闻出版署副署长邬书林在11日的所谓“通气会”上再次口吐莲花,一口气又查禁了8本书。由邬书林口含天宪法像庄严宣告的新一轮文化围剿,诸多有识之士已纷纷从违反《宪法》、对抗温家宝总理的《谈心》讲话等方面,给予了有力批驳。对此,我们不复赘言了,再从其他两个方面试作分析,以示我们对章诒和这位令人尊敬的“孤寡老妇”的抗争的声援。
    一、我国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人制度,施行已有经年。近一两年来,又为国务院下属多个部委仿行,初显成效。尽管还有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毕竟显示了泱泱大国堂堂正正的典雅风范。邬书林及其供职的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本应在这方面为其他部委带个好头,做出表率才是。遗憾的是,邬书林们这次却继续带了个坏头,做出了负面表率。如果你们真的自以为正义在胸,真理在握,为什么不采用新闻发布会这一普适作法,冠冕堂皇地昭告天下呢?“吹风会”、“通气会”、“打招呼会”一类的工作形式可以休矣。它们与依法治国的现代文明理念格格不入。邬书林们长期坚持、秉承并沾沾自喜、自以为屡试不爽的所谓“通气会”一类的工作方法,从本质上说它们体现的仍是个人独裁、文化专制的反文明、反人类的反动,与胡锦涛两年多来多次讲过的以人为本、和谐社会针锋相对;更与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潮流背道而驰。“因人废书”的野蛮、专横,只能在“通气会”一类的暗箱操作中横行,只能见诸邬书林们在暗中密谋的“敏感作家”李锐等黑名单中,是上不得台面的。灿烂辉煌的五千年文明,在当下被若干乌合之众糟蹋得乌烟瘴气,乌七八糟,乌黑一团!
    顺便说一句,邬书林们再次使用“吹风会”的方式查禁作家、作品,而不是用发文件或其他文字形式表达自己的行政意愿,恐怕也是一种心虚的表现。是怕日后形势变了,被秋后算账?你们如果真的心口如一,干嘛不干脆再发一个“五一六”通知,或再宣布将某某人永远开除出党?仅就做人而言,你们还不如40年前的那几位穷酸秀才,他们在荫庇之下还敢公开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还敢于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歪理正说。你们呢?为什么弃大道而就穷途?不要求你们有漂亮的文字见诸报端,也不要求你们能够著书立说刊行于世,但有胆量对8位作家的8部作品品头论足、说三道四,是不是应该具备起码的评说资格、资本和资历?
    二、邬书林出面掀起的这一轮文化围剿,除了已经有人说过的违反《宪法》、有法不依、知法犯法而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没有《新闻法》《出版法》的约束和保障。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已近58年了,但至今没有这两部行业法,导致邬书林们长期在新闻、出版领域屡挑事端、为所欲为、有恃无恐。外国的不去说它,仅从纵向看中国,历史上不是这个样子的。溯及源头,有文字记载的是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命人捺印在陶器上的“皇帝诏书”;接着的是公元前125年前后,汉武帝通过御史府发布的“诏告天下”;再下来有唐朝的“朝报”“进奏院状”等官办传媒。1906年7月,被现当代正统史家描述为颟顸愚顽的慈禧老佛爷,为了便于管理各类出版物,颁布了《大清印刷物专律》;1908年1月,清廷又颁布了《大清报律》。这两部法律,开创了中国新闻、出版史上的律章先河。1914年12月,袁世凯政府出笼了《出版法》。上世纪30年代,处于外患内忧、战事不断的蒋介石政府,还忙里偷闲地相继颁发了包括《出版法》《新闻检查标准》在内的一系列法令。历史演进到1978年的五届“两会”,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制订《新闻法》和《出版法》的提案;1983年的六届“两会”,又有更多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再提此案。当时,名义上的党政最高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非常重视此事,指示中宣部进行研究,提出方案。时任中宣部部长的朱厚泽指示中宣部新闻局局长钟沛璋于1983年12月28日,邀集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和教科文卫委员会的负责人开会商议此事,决定由刚从人民日报社社长位置上退下来、时任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的胡绩伟牵头,成立起草小组。后因一位老人的一句话,研究机构被撤销。1987年1月,新闻出版署成立,正式对外宣布:“新闻出版署的主要任务是起草关于新闻、出版的法律、法令和规章制度……”然后呢?一拖就是20年,形成现在的法律真空状况,造就了邬书林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政治活动空间。在这一点上,邬书林比起他的师爷来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我们之所以粗略地描述了一下我国有关《新闻法》《出版法》的大致情况,为的是促请有关方面尽快制定这两个法,以规范新闻、出版秩序,约束从业人员和相关干部的职业行为,保障《宪法》中相应条款赋予人民的那部分权力。没有法律的国度,是荆棘丛生的荒原;没有法律的领域,是盗贼欢喜的乐园;没有法律的土地,是人类文明的悲哀;没有法律支撑和保护的章诒和,也只能“以生命维护我的文字”。
    上世纪80年代初,时任中宣部长的胡耀邦曾向他的属下推荐过马克思1842年写的一篇文章《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借以表达他反对书报审查制度,反对文化专制主义。此文早已为广大读书人耳熟能详,但我们仍愿意再摘引其中一段华彩段落结束我们对章诒和的声援:“你们赞美大自然悦人心目的千变万化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和紫罗兰散发出同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
    2007年1月29日
    (李普:原新华社副社长,王建勋,原工人出版社编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章诒和的禁书事件是否可能成为另一个《冰点》事件?
  • 捍卫自由表达权坚决支持章诒和女士/侯文豹
  • 贺卫方:章诒和及其《伶人往事》(图)
  • 章诒和:《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自序
  •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刘逸明
  • 刘逸明: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图)
  • 为章诒和女士分担艰难“书记治国论”该休矣!/陈西
  • 章诒和与言论自由/杨光
  • 封杀章诒和不合性价比/冼岩
  • 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逼上梁山”一声吼
  • 李贵仁:我以九次被禁经历同章诒和站在一起怒吼!
  • 新闻出版总署为章诒和《伶人往事》做的免费广告
  • 万润南:赞同沙叶新 支持章诒和
  • 清平乐·见章诒和《伶人往事》
  • 黄河清:坚决支持章诒和!
  • 章诒和:《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自序
  • 舒非:坚毅的目光——我看章诒和
  • 章诒和:集体记忆并不如烟
  • 章诒和:事态的变化和我不变的立场—兼告邬书林先生(图)
  • 一周新闻聚焦:声援章诒和 中共禁书引发公愤(图)
  • 章诒和:我尊重批评我的人说话的权利/RFA申铧(图)
  • 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正告邬书林们!
  •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 章诒和专访:知情者不开口,我们不能永远等下去(图)
  • 章诒和:戏剧大师尚小云往事
  • 章诒和和杨显惠谈“文学与记忆”(“公民半月谈”年终特别活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