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捍卫自由表达权坚决支持章诒和女士/侯文豹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2007年2月01日 转载)
    章诒和更多文章请看章诒和专栏
    侯文豹更多文章请看侯文豹专栏
     原载《民主论坛》 (博讯 boxun.com)

    
    
    元月19日的《博讯网》刊发了原中国头号“大右派”章伯钧先生的女
    儿──中国戏曲研究院研究员、现中国民主同盟成员的章诒和女士关
    于前不久中国新闻出版总署把自己的新书──《伶人往事》列为新的
    一批禁书的声明。
    
    在2007年1月11日,全国图书定货会开幕当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召
    集了一个“通风会”。会上,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先生以
    宣读方式公布了一份“2006出版违规书选”,被点名的书里,《伶人
    往事》列于第三名。邬先生对出版此书的湖南文艺出版社说(大
    意):“这个人已经反复打过招呼,她的书不能出,……你们还真敢
    出……对这本书是因人废书。”接着,自然是对该社的严厉惩处。
    
    章诒和女士的声明表示: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先生说的
    “这个人”,指的就是我了。我是谁?我是从事戏曲研究的老研究人
    员,是中国民主同盟的老盟员,是退休在家的孤寡老妇。60岁的时
    候,我拿起了笔,写起了往事。先说的是父辈故事,后讲的是伶人传
    奇。第一本书被禁(即“卖完了,就别再版了”)。虽说这是应中央
    统战部的要求,但相关权力机关已经对我的权益有所侵害。这次,邬
    先生没有对《伶人往事》做出任何评价,却对我本人的个人权利进行
    了直接的侵害。我们的宪法有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
    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他的“因人废书”,
    直指我本人,直接剥夺我的出版权,而这是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
    
    对于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先生的“因人废书”,不得不让
    我们感到匪夷所思,连千夫所指的封建皇权专制时代所盛行的文字狱
    年代都没有做到的,今天的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做到了,而且做的是那
    么的“理直气壮、那么的冠冕堂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
    条所明文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
    游行、示威的自由之权利,作为国务院管辖出版的最高权力机关,惘
    顾连中国共产党自己制定并奉为最高准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之权威,中国新闻出版总署,你究竟想做什么?当今的《中华人民共
    和国宪法》是不是一个婊子,谁想摆弄就能够摆弄她一下?!今夕何
    夕,呜呼哀哉!
    
    章诒和女士进而表示:我知道──在邬先生的眼里,章诒和是右派。
    好,就算我是右派。那么,我要问:右派是不是公民?在当代中国,
    一个右派就既不能说,也不能写了吗?谁都知道,只要是个社会,就
    有左中右,其中的左派永远是少数。我们这个国家是不是只许左派讲
    话、出书?广大的中间派和右派只有闭嘴。果真如此的话,我们的宪
    法应当立即修改,写明容许哪些人出书,享有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容
    许哪些人出书,不能享有公民的基本权利(其实,现在某些左派和左
    派官员出书之难,并不在我之下)。邬先生,您是什么派?您代表
    谁?在就前不久,温家宝总理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并要求中国的
    作家和艺术家能讲真话。言犹在耳哪!通风会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宣布了这样的措施。新闻总署是国家行政机构,是国务院的下级。这
    不是和国务院对着干吗?邬先生,您到底想要干什么?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指出:中国共产党自己早已经承认50年前的阶级
    斗争与左右派别的划分之做法是错误而荒唐的,那样的“纯铁幕时
    期”已经给中国人的心灵造成了史无前例的伤害,已经带给了中国人
    民空前的灾难。而所有的伤害与苦难皆来源于某些人的无知和狂妄,
    无知有多深,灾难就有多重!狂妄有多深,伤害就有多么惨重!人类
    所有的灾难无不植根于自身的极端无知与狂妄!难道今天的政府还要
    上演曾经的荒唐之举!共产党的祖师爷与缔造者──马克思曾经说
    过:这个自然界是千变万化的、丰富多彩的,有带刺的玫瑰花的芬
    芳,也有野草的清新和自在。既然你们承认世界是无奇不有、多姿多
    彩的,那你们为什么只允许一种声音呢?
    
    章诒和女士最后还表示:借此机会,我想说明这样一个态度:从提笔
    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想当什么社会精英,更没想去写什么“大”历
    史。我只是叙述了与个人经验、家族生活相关的琐事,内里有苦难,
    有温馨,还有换代之际的世态人情。我的写作冲动也很十分明确:一
    个从地狱中出来的人对天堂的追求和向往。因为第一本书里的张伯
    驹、罗隆基,第二本书里的马连良,第三本书里的叶盛兰、叶盛长连
    同我的父母,都在那里呢──“他们在天国远远望着我,目光怜悯又
    慈祥”。我再郑重地重复一遍:我不会放弃对公民基本权利的维护,
    因为它维系着一个人的尊严和良知。邬先生的行为是违反宪法的!从
    精神到程序,他都没有遵守。官场可以盛行“一致通过”,面对领导
    人可以做到“聆听教诲”;与此同时,是否也可以给草民腾出一点儿
    空间:给他们留下一张嘴,叫他们说说;给他们留下一只笔,让他们
    写写。和谐社会的搭建不是靠勒紧,它需要的恰恰是松动。前两本书
    的被封杀,我均以“不在乎”应之。但事不过三。这次,我在乎,很
    在乎!邬先生,告诉您:我将以生命面对你的严重违法行为。祝英台
    能以生命维护她的爱情,我就能以生命维护我的文字。遵守宪法的首
    先该是政府。您是高官,这点应当比我清楚。
    
    通过章诒和女士的言辞,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看得出来,她只是
    希望自己在晚年能够通过自己的笔来叙述与个人经验、家族生活相关
    的琐事,内里有苦难,有温馨,还有换代之际的世态人情。表达“一
    个从地狱中出来的人对天堂的追求和向往”。难道连这样的仅仅一种
    个人的怀旧文字与往日情怀的表达都容忍不了?那还要现在的《中华
    人民共和国宪法》做什么?那我们的“和谐社会”又从哪里来?难道
    就要靠封杀公民的自由表达来维持?难道你们就要用强权这么一种
    “暴力鸦片”来构建21世纪的“和谐社会”?真若如此,而等的前景
    不妙,中国人民的前途堪忧啊!历史一而再,再而三的轮回,警醒
    吧,强权者们!历史赋予你们的机会不多了!
    
    捍卫自由表达权,坚决支持章诒和女士的正义、合法的公民权利!谴
    责一切违背人类基本文明的无知而狂妄的荒唐行为!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贺卫方:章诒和及其《伶人往事》(图)
  • 章诒和:《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自序
  •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刘逸明
  • 刘逸明: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图)
  • 为章诒和女士分担艰难“书记治国论”该休矣!/陈西
  • 章诒和与言论自由/杨光
  • 封杀章诒和不合性价比/冼岩
  • 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逼上梁山”一声吼
  • 李贵仁:我以九次被禁经历同章诒和站在一起怒吼!
  • 新闻出版总署为章诒和《伶人往事》做的免费广告
  • 万润南:赞同沙叶新 支持章诒和
  • 清平乐·见章诒和《伶人往事》
  • 黄河清:坚决支持章诒和!
  • 章诒和:《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自序
  • 舒非:坚毅的目光——我看章诒和
  • 章诒和:集体记忆并不如烟
  • 章诒和:事态的变化和我不变的立场—兼告邬书林先生(图)
  • 一周新闻聚焦:声援章诒和 中共禁书引发公愤(图)
  • 章诒和:我尊重批评我的人说话的权利/RFA申铧(图)
  • 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正告邬书林们!
  •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 章诒和专访:知情者不开口,我们不能永远等下去(图)
  • 章诒和:戏剧大师尚小云往事
  • 章诒和和杨显惠谈“文学与记忆”(“公民半月谈”年终特别活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