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梦想王策
(博讯2007年1月31日 转载)
    作者:路易
    (摘自《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理论和实践》,原载《民主论坛》)
     (博讯 boxun.com)

    姓名:王策,王左峰的笔名,籍贯:浙江温州,出生日期:1949,现在居住地:西班牙,早期状况:判刑4年,提前10個月釋放,现在状况:在西班牙经营皮鞋零售店,简历:广州中山大学哲学硕士,1984年赴美留學,获美国加州大学文学硕士学位,1992年獲夏威夷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後移居西班牙,是西班牙政治難民,非西班牙公民。王策的父亲王敬身曾在抗战时期为蒋鼎文将军掌文牍,嗣後任重庆国民政府考试院文官。他於诗词上有相当成就,为复兴书院马一浮之得意门生。其与乃師及成惕轩、于右任有唱合,颇有足传之作。其作品“诗法指要”一书,由台湾商务印书馆发行。敬身为前朝遗老,对其於“中共建政”之年出生之子,命名为左峰,显然对於中共及其主张犹抱持期许之意。至於王策之岳父唐湜,以九叶派诗人知名於当今中国文坛上,其所作《英雄的草原》、《海陵王》等长诗,为人传颂,近年来其十四行等作亦益臻圆熟。王策之父为旧诗诗人,岳父为新诗诗人,因此,王策可谓出身於诗人世家。王策在为乃父遗著《王敬身文集》弁言中云:“今当先父诗文出版之际,缅怀其一生,以良相之心而行良医之事,悬壶济世,泽及乡里;而时候变迁,山川风物,苍生疾苦,胸中块垒,一一发之於诗,大集告成,殆亦杜陵诗史之流亚,可谓立德、立言,而功亦在其中。此生虽苦,亦无憾矣。”其中“苍生疾苦”足以反映乃父对“鼎革”以来之感受。弁言又云:“余不肖,如吾於十年之中亦已微闻大义,殆可慰亲心於万一!”王策之从事民运,早在当年乃父庭训中,已经受到相当的启发。王策在海外民运界十分活跃,曾任中国民联二、三届总部委员,自民党主席、基督民主同盟主席,以及民联阵-自民党主席等职务。现任中国民主联合阵线-自由民主党(Alliance for a Democratic China - Chinese Liberal Democratic Party)主席(注:1995年5月26日中国民主联合阵线第二次代表大会在美国旧金山召开,时任中国自由民主党主席的王策和自民党中央委员、监委委员列席民联阵二大。5月28日在双方共同协商努力下,“中国民联阵-自民党联合声明”由民联阵再次当选的徐邦泰主席和自民党王策主席签字。成立“中国民联阵-自民党” 。
     96年3月,民联阵-自民党观摩中华民国总统选举团13人赴台参访。原民联阵,自民党正副主席、理事,监委会主、副委在台访问期间,多次会议後达成协议:民联阵-自民党世界代表大会将於97年在纽约市召开,并确定了筹备委员会各组负责人及代表分配名额。
    1997年11月29日,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中国自由民主党世界代表大会在纽约法拉盛召开。82名代表(原民联阵代表四十五名,原自民党代表三十七名)来自於美东、美西、美中、加拿大、欧洲的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瑞士,亚洲的日本、台湾、香港、澳大利亚等世界各地。民联阵-自民党海外的所有分部,支部都派代表与会。
    29日的代表大会通过了组织的名称为“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中国自由民主党”,简称为“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代表大会通过了本组织的章程共十一章。章程总纲中确定了组织的宗旨:在中国结束一党专政,建立民主政体,保护私有产权,发展市场经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正义,落实社会福利制度。总纲的第一条明确地阐明:本会主持《中国之春》杂志社,主办《中国之春》杂志及其业务。代表大会的章程成为民联阵-自民党的最高组织原则。
     11月30日,代表大会选举了民联阵-自民党新的领导机构:主席王策博士,副主席伍凡、陈燕珠(女)、郑源。监委主任汪珉,监委徐英朗、陈汉中、姜凯、杨不炎、陆耘、舒杨、公孙腾、纪虹共9名的中央监察委员会。代表大会确定中央理事会理事共27名,除4位正副主席,其馀23名理事由世界各地分区选出。美国地区中央理事8名由参加代表大会的美国代表当天下午选举产生,他们是徐邦泰、郭平、王涵万、王德耀、杨建利、黄奔、林樵清、熊炎。代表大会结束後的一个月里世界各地区中央理事经选举後产生。香港3名:黄元璋、张伟欣、陈劲松;日本2名:陈永明、田仲文;加拿大2名:钟衡、耀纯;英国:高沛其;瑞典:赵晋;德国:林才君;西班牙:李力;法国:岳武;荷兰:顾坚明;澳大利亚:陆永彤。)、中国基督民主同盟主席。由於中国當局一直不讓他回國,遂於1998年10月17日,王策從越南偷渡回雲南;並於11月2日給王有才1,000美元,事後被捕。1999年1月227日,杭州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王策「資助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活動」及「偷越國境」案。王策作自辯。2月4日被判刑4年,被关押在浙江省金华监狱。2002年1月13日,王策獲提前10個月釋放。
    
    “一个温和的改良主义者”
    
     王策,在海外的民运界里是温和改良主义者的代表,曾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三十年政改”的方案,得了一个“王三十”的绰号。他要求中共开放党禁,并陆续开放国会席次以供非共党人士参选,但在三十年内,此项开放系以百分之四十九席次为极限。该方案规划以立法手段允许中共在三十年内,继续拥有稳定多数的国会席次。
    王策是项方案是在一九九八年担任“民阵”及“自民党”主席时,发表於《中国之春》杂志《港澳回归》专辑中。据其称,此方案融合了戊戌变法和君主立宪精神,清朝慈禧太后预备仿行宪政的方法,以及邓小平的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精神而架构完成的。他主张将政改的第一个五年称为“预备期”,实行社会大和解,如平反六四,但不追究其政治责任:此外,完成相关的立法改革、调整国家机构,设立相关政府部门,开放党禁和报禁,允许有意参政的社会人士组织政治团体等等。迨此五年预备期完成之後,第二个五年则开始实行国会选举,开放百分之十的席次由非共产党人士参选。第三个五年则将国会席次开放到百分之二十,依此逐渐增加至百分之四十九为止;最後,在达成三十年政改之目标後,开放全部议席自由参选。
     王策届时他的方案,其动机是给予中共接受改革的空间:避免流血革命及激烈改革所导致的社会动荡。他自述该政改方案有以下几项特点:
     一,循序的改革手段较容易为共产党所接受。执政者勿须担忧政权的瞬间颠覆(如东欧及苏联)、政治地位不保,而且逐步开放政权也可消弭官员们心理上的威胁感。
     二,民主开放本为当今世界潮流之一,倘若共产党执意走极权保守的路,则不仅无法拢络民心,且随时有垮台之忧。
     三,对社会和民众而言,平和的改革绝对具有安抚的作用。较之历史上激烈手段的改革,可以避免社会的动荡不安,又维持了社会大众的正常生活及经济活动。
     四,对欲参政的民主人士而言,造就了一个能够执行民主改革能力的机会,对日後民主程序的运作,多了一份准备力量。
     他对于自己的方案,与其他民运人士不同的是,不光是坐而论道,还以身试“法”。王策11月1日发出“回国上书声明”,摘要如下:
     “本人自一九八三年出国留学,在海外已有十五年之久。本着中国读书人的良知和情怀,在此期间无时不心系祖国,希望她能成为既繁荣昌盛又自由民主的国家,以立身世界先进民族之林,所以选择了政治学为专业,在夏威夷大学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作《中国重生之路》一书,以探索中国发展的道路。
     “本人认为,值此签署有关《人权及公民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之际,应把酝酿多年的政治改革提上议事日程,开放党禁、言禁,突破改革的瓶颈,以启动中国社会向自由民主的转化。本人曾就政治改革提出一个保证中共执政三十年不变的改良案,设计了一个通过逐步按比例开放政权的方式,来实现由一党专制向民主的多党制转化的构想。此次毅然返国,就是要将此方案提交给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以供讨论,并呼吁“政协”能为我们的政治改革召开一次特别会议,广开大门,欢迎国内外朝野各界有志於中国改革的团体和个人共襄盛举,以研讨一切可能的改革方案,为我国寻找前途。……
    “本人这次返国为政治改革上书,目的在於为政府和在野的民间政治力量之互动,创造一个契机,希望这种互动将会是良性的、积极的。当然,本人也做好了思想准备,不管面前是万丈深渊,本人也将坦然面对。但无论如何,中国的民主政治是一定会实现的,所谓‘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滚滚的民主洪流定能冲决腐朽的专制堤岸。我们中国人民前赴後继,坚持不懈的奋斗,必将换来一个光明自由的明天!”
    对于王策的改革方案和回国上书,海外民运也有不同意见,胡安宁曾经发表<王策对话路线的得失检讨>,表示:作为曾支持过民联民阵合并大会的一个当事人,我对他三年前的回国也过有如下批评,现重提以昭诚信:一,浙江首义组党,高在本土特定时段"公开向当局提出注册要求".诚如此,从海外潜回国内另植"共和党"的做法就值得商榷. 二,既提出"卅年改良案",自可寄发,或堂而皇之要求回国签证; 即便采"潜入式",也宜直赴京城到总理衙门击鼓呈文为上, 何必中途画蛇添足有叉道浙江之行?
    
    “一个虔诚的基督徒”
    
    王策说:“我没有一天信过共产主义。
    他信仰基督耶稣。
    主张暴力革命的王炳章,记录过他与王策的一次谈话:王炳章说,我知道王策兄爱好古文诗词,国学功底很深,崇尚道家。我就从国学谈起,再讲到圣经。他对我是怎样信主的问题,非常好奇,问得非常仔细,听得也格外入神。我讲了皈主的理性和感性经验,也谈到圣经与民主制度的有机联系。王策说:当你走入教堂,来到主的面前,不管你是总统,还是教授,或是学生,大家一律互称兄弟姐妹,大家都在上帝面前忏悔,都承认是罪人。你会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这是民主政治一人一票的基础。我们探讨了基督教义与法治之间的关系,基督教义与人权之间的关系,基督教义与独立人格之间的关系,等等。我说:我到西方来,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基督,找到了真理。五四运动请来了德先生,请来了赛先生,但忘了其根本基督先生。
    王策写过一本书,书名叫《中国重生之路----基督民主主义与中国文化》,1996年由中国基督民主同盟出版,
    这本书介绍了西方基督民主主义政治理论的产生,讲了基督教民主党於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後在各个国家崛起的过程。在他看来“基督民主主义是超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第三条道路”。同时,他也抛弃“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传统思路,把基督教文明核心,基督教民主理念和中国古代的文化结合,提出了中国文明复兴的大纲,简称“五化三伦”。“五化”就是:精神仁爱化、社会自由化、政治民主化、经济民生化和教育人格化。三伦就是:神伦、物伦和天伦。天伦又可称作人伦。神伦是要建立人和上帝的一种关系,物伦是儒家传统里的爱物观念,人伦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由此,王策从经济、政治、文化、教育等社会的各个方面,到人和天、神、物的关系,作了一个总的设计。
     在这本书中,王策还写到了“基督教信仰和当代民运”的启示:一是民主政治理论根基的转变,二是民运人士人格气质的转变。近年来,出现了一种现象,像远志明、杨建利、张伯笠、熊炎、程真等,包括王策本人在内的一批民运人士成为了基督徒。这也印证了他的上述观点。
     王策在书中特别提到“目前民运队伍中争权夺利,内斗不休,除了外在的原因之外,这同我们民运人士自身的人格道德修养有很大系。……民主政治如果不是建立在对上帝的爱和公义的责任感上,不是建立在自我谦卑和对他人的尊重宽容上,而只是(建立在)自我个体权力的无限膨胀上,那麽民主政治就会沦为一种虚伪的政治游戏,成为一些狂妄之徒争逐个人私利的竞技场。”
     王策提出,有志从事中国民主事业的人,首先要在神面前谦卑下来,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才能学会尊重人、宽容人,同时要在实现神的公义和慈爱的责任感下。这样才能竖立起我们的道德根基,同时也竖立起民主政治的根基。所以,在王策眼里,基督教民主主义对中国的拯救,首先是拯救中国人的道德灵魂,然後中国才能得以重生;而有志於中国民主事业的民运人士,首先需要经受基督教民主主义的洗礼成为一个新人,才能真正在中国建立民主政治。
     夏威夷大学的哲学教授成中英认为,王策是他所见到的当代青年一辈中最能好学深思的一位。并称赞王策“是一位怀抱悲天悯人之心的虔诚的基督徒。他提出中国基督民主政党的创建构想显示了他同时兼具爱国爱民的情操和融合中西方化的智慧。”
     严家祺在为此书写的序言中指出:“正如一个人一样,中国的成长,需要用自己的头脑和心灵做出自由的选择。王策的《中国重生之路》为我们指明了这条道路”。王策不但是一个坐而论道的政治学博士,同时还是一位献身中国民主运动的政治实践家。虽然中共专制政权现在把他关进了监狱,但是他的思想理念和献身精神,正如严家祺所形容,他,“像一道阳光”,射进中国人民的心里。
    
    “一个穿越黑暗的大梦想”
    
    王策出狱回到西班牙后,一直比较低调。但是,建立一个民主的中国,仍然是他“一个穿越黑暗的大梦想”。庄子有过美丽动人的蝴蝶梦,王策认为,唯有忘却蝇营狗苟的俗世梦,才能带来真正自由的梦,才能带来激动人心的创造。否则,庄子也最多是一个“梦棺梦刀”的凡夫俗子,不可能梦见那圣洁灵动的蝴蝶。
    他在被捕后得到许多国家元首的关注,西班牙首相阿兹纳尔访问北京向江泽民、朱镕基提出释放王策,西班牙王室王室秘书长拉法•斯波多尔诺、西班牙首相阿兹纳尔都给王策夫人唐绚中复信,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府也为王策事复函玛丽-霍斯曼女士。由此,他得到启发,融入西方主流社会,会对中国的民主运动带来帮助。他于2005年成立了一个书法协会,他与中国民主党法国委员会主席董志飞的一次谈话中,鼓励董志飞在法国成立一个分部,他说,书法协会弘扬中华文化,进行文化交流,容易得到当地主流社会的认可,我们可以由此提高我们的社会地位,通过非政治化的管道,表达文明的观点和愿望,影响所在国政府的对华政策。
    但是,毕竟是一个政治人物,非政治化这个梦不好做。
    2006年4月20日,美国总统布什在华盛顿会见到访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台湾当局为了分数国际舆论对这次中、美两国首脑峰会的注意力,推行“去中国化”政策,于是特意安排“中国民运人士”抵达台湾,接受陈水扁的召见,并授意台湾媒体进行现场采访。这次被陈水扁钦点召见的“中国民运人士”有阮铭、林保华(化名凌锋)、杨月清、曹长青、胡平、王策等人。
    王策在接见时表示,他非常赞同总统日前向《费加洛日报》提出的五点主张,包括“中国不再打压台湾”、“中国公开宣示放弃对台动武的企图和准备”、“中国撤除对台所部署的全部飞弹”、“中国取消反分裂法”、“只要中国一日不实现民主,两岸就没有谈判的空间”等。因此,美国民运人士徐水良写文章指出,所谓的民运人士争先恐后地投靠外国反华机构及台独势力,整天鹦鹉学舌般地叫嚷“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要求美国通过法案制裁中国,要求美国法院审判胡锦涛,要求台湾拒绝与大陆实现统一,跑到李登辉跟前说“山东也可以独立”,跑到陈水扁跟前说“要把晚年献给台湾”,作秀谋取私利,王策当年赠给浙江民运人士王有才的一千美元根本就是“作秀”,非但帮不了国内民运什么忙,还给大陆当局全面镇压“中国民主党”提供了借口。(注:徐水良文章报道了各人的发言,简录如下:林保华因受到“总统”亲自召见而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地向记者表示,对他而言,世界上“任何自由民主的地方”都可以是他的“祖国”,所以他准备“把自己的晚年献给台湾,希望能为台湾做一些事”。林保华还呼吁“总统”带领“执政团队”(即民进党)明快地解决目前台湾政局的纷扰(即肃清岛内反独呼声),并指出只有坚持“台湾的主权地位”,才能坚持“台湾的民主自由”。现任“总统府国策顾问”的阮铭则向“总统”提议,台湾应制定一部“政治庇护法”,收留从大陆投奔来台的“中国民运人士”。阮铭还强调,台湾应联合全世界的“自由力量”,“不让专制的中国来吞并台湾”。曹长青则向“总统”提出三点看法:第一,“中国不可信”;第二,“中国不可躲”;第三,“中国不可怕”。他指出,中国目前正采取“以经促政”的统战策略,想把台湾纳入其“独裁政体”,因此,他支持陈水扁严控两岸的经贸往来,以免让中国“掏空台湾的经济”。《北京之春》杂志社主编胡平则向“总统”汇报了自己的观察和忧虑。他说,未来中国要么政治连同经济一起崩溃,要么就会发展成为“更为庞大的怪兽”,这样“对人类文明的发展恐是一大危机”。其言外之意是,为了不让中国成为“人类文明”的“危机”,就必须得让“庞大的怪兽”中国彻底崩溃。 最后,“总统”陈水扁做了总结性的发言,他指出,“昨日的苏联”或许就是“明日的中国”。鉴于苏联已经解体,中国难免也将步其后尘。陈水扁不失时机地大声强调说,从“公投”到“终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民主”,也就是要让台湾不能只有“终极统一”的唯一选项。)
    人类因为能够梦想才成为人。
    过去的一切,都曾经是人的梦想,今天的一切也仅仅是过去世世代代梦想的一部分结果。王策的神创造了清晨,神也惊讶地发现,清晨是这样的美丽。梦想成真就这样打开了人类智慧的眼睛。这是人发现自己会创造的惊喜。中国人有开天辟地的梦想,它是把人从卑贱中释放出来,从平庸丑陋中提升起来的一种最伟大的动力,无论是过去环是今天,无论对于人类整体还是个人,无论是王策还是中共领导人,都是如此。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