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所知道的林炳长/吕耿松
(博讯2007年1月30日 转载)
    
    共产党干部(包括离退休干部和在职干部)一般都是很自私的,所以民间调侃他们“全心全意为人民币服务”、“密切联系领导和大款”,可以说是一针见血。但温州市洞头县退休干部林炳长不是这样的人,他是共产党干部中少有的正义人士。林炳长原来是洞头县县委常委,这在那个小地方也算是个风云人物。他曾经和被毛泽东树为典型的“海岛女民兵”汪月霞共过事。汪月霞曾因毛泽东一首:“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而名躁一时,那些攀龙附凤的人能和汪月霞握上一次手,就感觉到荣耀得不得了,而林炳长却十分讨厌这个女人,认为她虚伪、贪婪。他也许天生不是当官的料,当了六年县委常委后,自已报名到一个公社去当公社书记,不久又去当了一名兽医(畜牧工程师),一直到退休。退休后和别人合作一起做过生意(卖家电),赚了一点,后来又亏了。正当他算计着怎样把亏掉的钱再赚回来的时候,发生了洞头县政府霸占小三盘村海涂的事。当一些村民哭哭啼啼到他家来诉说后,他义无反顾地扔下自己的事,带领渔民起来维权。
     我是经昝爱宗介绍认识林炳长的。那天昝爱宗打电话给我,说介绍我认识一个人。我到了他办公室,看见一个60岁左右,样子看去很精干的男子坐在他办公桌对面。昝爱宗向我介绍说,这个人叫林炳长,是洞头县小三盘村的维权代表。我也作了自我介绍。那天正好《议报》发表了我写的《熊掌和鱼岂能兼得》一文(大概是去年7月24 日),昝爱宗把它打出来给林炳长看了,林看了以后,说我这话讲到老百姓心坎里去了。似乎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们一见如故,大有相见恨晚之感。此后,林炳长几乎每次到思源律师事务所或到省高级法院,总要到我家来坐坐。 (博讯 boxun.com)

    在浙江思源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吕思源和昝爱宗的帮助下,林炳长自己花了一万五千元印刷了一本《中国渔民理性维权记》的资料汇编,吕思源律师写了一篇《理性维权好》的序言。吕大律师在序言中写道:“无论称天赋人权,还是称法定人权,每个人一旦出生,就应该享有人权的根本——生存权,假如一切都按法律办事,就不会发生侵权问题,自然也就不存在‘维权’问题了。但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侵权行为时有发生,也就产生了相对的‘维权’之词,‘维权’总是无奈之举!”他指出,洞头县小三盘村290多户渔民的维权行为,是全国维权行动中的一个著名案例。在序言的最后,吕律师写道:“违法的‘政绩’究竟是政绩还是害绩?究竟是权大还是法大?渔民的生存权应不应该得到保护?有人企图廹害敢于坚持真理、支持渔民理性维权的老党员、老干部林炳长同志,这是什么行为?”《中国渔民理性维权记》主要是一本资料汇编,分五部分。第一部分包括小三盘村民十一封致洞头县县委、县政府的公开信和致温州市政府的公开信、致浙江省副省长章猛进的公开信、致致浙江省副省长茅临生的公开信、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第二部分是法律、法规和省政府、市政府、洞头县政府文件汇编,还包括与当地政府官员的对话记录、申请组建农民给权协会的报告等资料。第三部分是洞头县政府和开发商的侵权事实的情况反映和小三盘村290多户村分几批向温州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的申请书和温州政府不予受理的通知书,村民向温州市中级法院起诉温州市政府和洞头县政府的诉书、两被告的答辩状、温州中院的传票、通知和判决书;村民向浙江省高级法院上诉上状诉、两被告的答辩状等资料。第四部分是国内媒体关于小三盘村渔民维权的通讯、报导,林炳长和村民就洞头县政府官员腐败及对村民打击、报复、镇压向中纪委、省纪委、省公安厅等单位的举报和请求调查处理的报告,维民维权宣言、林炳长和一些村民代表在村民自发召开的会议上的发言稿。第五部分是一些关于政府和开发商侵权填海实况、政府派公安机关阻止村民请愿、黑社会分子袭击、殴打村民、村民受伤情况的照片资料。这本书封面最上端和扉页是胡锦涛的一句话:“群众利益无小事”。书的封底是《约翰福音1:5》中的一句话:“这光在黑暗中照耀,黑暗却没有胜过这光”。这完全是一本普及法律和维权知识的资料手册,没有任何政治色彩,更谈不上反对共产党领导。象这样一种资料手册,中国的每个单位基本上都有,在浙江省委宣传部和省高级法院,笔者就看到过不少类似的资料。如果要说“非法出版物”,首先要从省委宣传部和省高级法院查起。
    林炳长把书印出来后,发给小三盘村村民每人一本,洞头县政府的一些官员,生怕自己的名字被林炳长写进书里,也向林炳长要书。林炳长还向一些老同事、老同学赠送了此书,如,他向现省公安厅厅长王辉忠、前省国家安全厅厅长黄永波都送了此书。笔者也从林炳长那里拿了几本,并送给了一些朋友。这本书虽然有几篇文章读起来文理不太畅通,但它反映了小三盘村渔民四年来风风雨雨艰难维权的曲折的经历,也是对农民维权经验的总结。从新世纪开始以来,中国维权运动此起彼伏,但没有人能象林炳长这样把当地的维权过程写成一本书,林炳长此举无疑是个创举,是对中国维权运动的巨大贡献。
    由于林炳长是老干部,有组织、领导能力,又有文化,懂法律,所以使得小三盘村渔民能够坚持四年理性的维权活动,最后把官司打赢,使洞头县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对他恨得要命,怕得要死,千方百计对他进行打击报复。他们曾派林炳长原来的老同事游说,劝林炳长不要和县委“对着干”,还承诺林如果放弃维权,可以同现任干部一样分享从开发商那里得到的利润,但许多人的游说都被林炳长拒绝。于是县委书记林东勇(现任浙江省海洋渔业局副局长)、县长任玉明(现任洞头县县委书记)等想方设法罗织罪名,对林进行构陷。他们向上级告林炳长“破坏重点工程”,但“破坏重点工程”只是一顶政治帽子,而不是一个罪名,何况他们的这个“重点工程”是违法的,所以无法治林炳长的罪。于是他们又诬陷林炳长“偷税漏税”。 林炳长几年前曾经和他人合作做过生意 ,据说有6000元税款未交。于是任玉明等就抓住这一点不放,硬说林犯了“偷税”罪。与林炳长合作的人是法人代表,即使有偷税行为,承担这个罪名的应该是另外一个人。根据中国刑法的规定,漏交6000元绝对构不成偷税罪。在中国,偷税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的也不在少数,可他们仍在逍遥法外。如哥星毛阿敏1995至1996年曾浙江省嘉兴市税务局查出偷税128万元,但补交后就没事了。对于林炳长区区6000元(确切地说应该是3000元)穷追不放,这充分说明了任玉明等人的报复心态。另外,就是抓住林炳长自费印刷《中国渔民理性维权记》一书大做文章,诬陷他“非法出版”了。
    为了躲避任玉明一伙的廹害,林炳长从前年起就在杭州郊区一处偏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农民的房子住下。大概三个月前,他对我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民告官的案子就要胜诉了”。我问他何有把握,他说是从可靠渠道获得的消息。这个官司从法律上说我毫不怀疑小三盘村民能胜诉,但由于中国权大于法,所以我劝他别高兴得太早。他说目前的主要问题是政府压农民撤诉 ,一些农民在政府软硬兼施下,已经动摇了决心,所他得回温州老家去村民的思想工作。两个月前,他又来我家,谈起小三盘村民告官的案子,他说基本上可肯定大功告成,但还要回去做个别诉讼代表人的思想工作,因为县里正在打这个人的主意。我劝他回去后小心点,防止县政府狗急跳墙。他说官司就要打赢了,即使自己被抓,也心安理得了。果然不出所料,林炳长真的遭了毒手。县政府抓了林炳长,一则解了心头之恨,二则是要阻碍法院的判决(法院迟迟不判,严重违反了诉讼程序,但法院也无奈,它只能听省委省政府的),使这个中国最大的民告官案功败垂成。现在,这个告了三年的案子,最后能否成功,就看小三盘村的村民能否坚持到最后了。林炳长的弟弟林炳强和此案的代理人吕思源律师表示,他们会坚持到底,这使人感到宽慰。
    林炳长在《学习武松精神,敢与老虎博斗;建立顽强意志,岂向权势低头》一文中写道:“我的人格——打抱不平,横眉冷对贪官、腐官祸国殃民;我的人品——为民特别是弱势群体,热情支持善良人维权抗争。所以,我不信邪,不怕权势,宁死不屈。”——这就是林炳长。
    (原载《民主论坛》2007年1 27 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浙江291户失海渔民维权代理人林炳长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 强烈要求浙江省洞头县政府立即释放维权老干部林炳长
  • 吕耿松:林炳长和洞头岛维权运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