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迟来的支持―就章怡和的书被禁谈起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2007年1月25日 转载)
    
    
     不论从私交还是从公理。对章怡和的书再一次被禁,我都应该马上有所回映。 (博讯 boxun.com)

    
    一方面是正好赶上我从北京回澳大利亚的旅程。另一方面,是想和墨尔本的朋友商量一下。独立笔会的墨尔本分会,因为成功的举办了龙应台的演讲,又想在今年的反右斗争五十周年时,请章怡和女士来澳。
    在她的回答我的邀请前,丁东已经替她表明了一个原则:不凑数,就是不赶什么几十年的纪念。我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他们希望低调的做实事,而不是做秀和造势。
    想低调的做事,也仍然遭受打压。在北京我接到从美国的电话,知道章诒和的书被禁。我当即在书店里打电话给章诒和。
    
    回北京时第一次接到章诒和的电话,也正好在##书店她的书旁边。除了一堆她的【伶人往事】,竟然还有她过去已经被禁的【往事并不如烟】
    
    这次我给她打电话,正好又在商务书店,我告诉她,书店里她的书还在卖。她告诉我,书以后不能再出,也不能再进货。
    
    二天后,我在北京机场,分别问了三个书店。第一个售货员热心的给我找,但是她已经找不到了,另一个说不知道有没有这本书,第三个居然在书架下的抽屉里面,拿出三本,我问为什么不放在架上,她回答说因为卖的不好。但一会儿她向我推销书时,又说这本书很热销。
    
    在上海机场,我问有没有这本书。他们说还没有进货。我又问有没有“如焉”,他们也说还没有进货。
    
    中国出版的这她的两本书,已经是删节本。就是没有删节的原本,也完全没有禁的理由。
    
    前几天我们一起吃饭时,她告诉我,以后她的书不可能在国内出了。没有想到的是,几天后,已经出版的书又再次被禁。我的侄女也是一个章怡和的粉丝,她对书的被禁,说了这样一句话:“看看写的这些人,解放前都活的好好的,解放后,每一个人都那么惨,当然会被禁了。”问题是章怡和写的是不是事实?
    
    不敢谈6。4。不敢谈文革,不敢谈三年灾害。不敢谈反右倾。不敢谈反右,不敢谈历史上的一切运动。连过去的骄傲如抗美援朝,抗日战争都是禁区。还敢谈什么呢?
    这是一个缺乏自信的政权,这是一个不敢面对历史和事实的政权,这是一个自己知道是背着罪恶深重包袱的政权。
    
    章怡和说:“是否也可以给草民腾出一点儿空间:给他们留下一张嘴,叫他们说说;给他们留下一只笔,让他们写写。和谐社会的搭建不是靠勒紧,它需要的恰恰是松动。”
    
    我相信,不论是当权者是否心甘情愿,中国的松动是不可逆转的。我这次回国,我觉得我可以看到中国的公民社会的雏形。一些人的倒行逆施是无法改变这个潮流的。
    张鹤慈25、02、07 墨尔本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林昭的背后有什么道义资源
  • 张鹤慈:不要用狼的标准
  • 张鹤慈:对陈光诚的律师,谈谈我的一些看法
  • 事实和逻辑不是可以用感情,良心等任意塑造的/张鹤慈
  • 陈光诚辩护律师李劲松之《紧急律师函》和我的意见/张鹤慈
  • 暴力只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张鹤慈
  • 张鹤慈: 谈王友琴--附谈造反派
  • 张鹤慈:关于造反派的定义,和宋永毅商榷
  • 杨奎松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 读后感二/张鹤慈
  • 张鹤慈: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的读后感
  • 张鹤慈:如何看待胡温的和谐社会 ?
  • 张鹤慈:知识分子是如何被打断脊梁的
  • 且看今日之中国,竟是谁家之天下/张鹤慈
  •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 下/张鹤慈
  • 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中)/张鹤慈
  • 张鹤慈:如果我真的是特务(上)
  • 张鹤慈:请诚实面对
  • 张鹤慈:就耿和声明的真伪问题谈起
  • 我对国民党的质疑和期待/张鹤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