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下)
(博讯2007年1月23日)
    写在后面:瑞士归来,已是岁末年初,十多天没上网,全身心沉浸在瑞士宁静湖光山色中。两耳不闻窗外事,没曾想这段时间《独立评论》坛上硝烟弥漫,蔚然奇观;《矛盾江湖》唇枪舌剑,轩然大波。
    
     各方势力 群情汹汹 (博讯 boxun.com)

    
    “风乍起,吹皱矛盾江湖春水”。但见易怒为红眼栽赃偷平头文件的特务来自丹麦民运内部(他锁定是民运人士L);第一共和则乱咬一气,造谣张国庭偷了小平头的文件;陈殃朝在肯定李震、陈焰是特务的前提下,栽赃徐文立将民运人士缴获的相机还给李震;刨根问底则推波助澜敲边鼓搅局。连圣诞、新年也没歇着。《矛盾江湖》一地鸡毛,乱成一锅粥。
    
    他们拼命搅浑水,企图混淆视听,以此转移对“共特”李震的关注,因为“水至清则无鱼嘛”。
    更为精彩的是一直深藏不露躲在幕后的齐源理、胡安宁此时也按捺不住,从幕后跳上前台和上述一干宵小联手参与这场网上围剿民运人士徐水良、精于来弟大物、神探、张国亭和小平头的车轮战。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各方势力,群情汹汹,来势之凶猛,声势之浩大,不亚于文革期间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好好好,表演的越充分,暴露得越彻底!
    
    陈殃潮的梅毒出处
    
    那边厢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也跳将出来自相矛盾地直斥平头 “精心炮制抓特务”的闹戏!如狂犬吠日,仿佛文革期间,谁反对江青谁就是反对中央文革,现在是谁对盛雪有不同的看法,谁就是“恶意刻毒诋毁和攻击民主中国阵线!”在这个问题上,陈殃潮是奴才“护主心切”,刨根问底则尽显“英雄救美”的骑士风度,似乎谁得罪了他心目中的“女神”,谁就是他不共戴天的仇敌。
    
    陈殃潮把自身所犯之病用来骂人,连“梅毒”“阳痿”等这类变态的用语和招数都使出来,想挤进一雌四雄五人圈吗?还轮不上他呢!看来他是有此鬼胎!他为其他组织所不齿,所不容,所不伍。难道让这搅屎神棍来搅“民阵”这锅粥?什么叫梅毒?就是滥交留下的病症。[民运梅毒]这么变态恶毒的词语出自陈殃潮之口,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他不仅是个江湖神棍,还是个意淫大师,且看陈殃潮的自述:"5月19日,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胜利闭幕.大会主办单位中国民阵诸位负责人和嘉宾一行 ,傍晚来到纽伦堡.民阵德国分部前副主席梁先生在其中餐馆设宴款待.在袁红冰蒙古狼高歌,黄翔大诗人朗诵佳作,之后,余应红冰兄一再盛情邀请,向大家如实讲述了余 1987年在监狱之中和陈圆圆灵魂的一段奇遇 ,虽然谈不上惊心动魄的恋情 ,却也妙趣横生极富灵本主义的启迪意义"。
    陈殃潮的"民运梅毒",该不会是"在监狱之中和陈圆圆灵魂的一段奇遇" 染上的吧?!好一个"惊心动魄的恋情"! 好一个"妙趣横生极富灵本主义的启迪意义"!
    这次在澳洲墨尔本会议期间,他又宣扬起他在狱中意淫明末清初名妓陈圆圆的所谓风流故事。就不怕吴三桂易怒为红眼?
    据说杨梅疮在最后攻陷大脑神经之前,经常会给病人一种癫狂的灵感。
    难怪陈殃潮会装神弄鬼,自封是上帝的第三个儿子所罗门,又是弥勒佛转世;会在柏林大会上演出“虚君共和”之“中华合众国”的闹剧;会口出狂言撇开联合国,要建立“世界政府”,统一世界宗教;又恬不知耻声称“我就是当今的诸葛亮、姜子牙、刘伯温”;会自称邓小平家的亲戚,又热脸贴上冷屁股地往毛泽东民间失散的儿子毛岸龙身上靠,自诩长相酷似毛泽东,真是利欲薰心的自大自恋狂。
    
    且看陈殃潮的自述:更重要的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作者(陈殃潮),不光有当时非常具有爆炸力说服力、足可令人发聋振聩耳目一新、击中时弊要害、十分符合毛泽东反修防修精神的理论,不光有当时无人能与之匹敌的卓越才华和应变能力,而且其像貌举止颇有毛泽东的气质和神韵!而在当时,全国都知道毛泽东幼子毛岸龙失踪于民间,正可以如华国锋编造谎言那样,以假对假——借此广布流言……!那真是能大奏‘死诸葛吓走生仲达’之效应,毛泽东神机妙算的魔力将大放异彩!(陈殃潮:关于1977年陈殃潮预谋发动新疆起义的事实证据)
    ——这才是典型的梅毒患者之症状。
    陈殃潮为了巴结民阵“精英”,在柏林大会上兜售自已那套歪理邪说,大耍空手套白狼之权术,知道怎么能恰到好处地挠到“精英”的痒处,一顶顶高帽免费赠与“精英”,且看陈殃潮5月8日在其天药网上抛出奇文,马屁拍得山响——
    诺查丹玛斯对即将在德国举行的中国民运大会的预言
    1.奇妙的《诸世纪》第三章第67首预言诗
    《诸世纪》第三章第67首,记载了享誉世界的伟大预言家法国犹太人诺查丹玛斯如下的预言:
    哲学新流派盛行
    蔑视一切生死 金钱
    富贵和声名
    德意志山脉挡不住
    群集 振臂一呼万人回应!
    (见《诸世纪》时代文艺出版社1998年版201页)
    
    2. 此前注家对此预言诗的解释是错误的
    此前注家称此预言诗是预言“耶稣教派遍及欧洲”。
    其实大谬不然。
    因为诺查丹玛斯生于1503年12月14日,1555年完成了他的第一部预言集,1555年和1568年,分两次印刷出版了他的预言书。而16世纪欧洲基督教宗教改革运动(亦称新教革命),固然是从德国发生的,但是,作为新教革命的代表人物马丁•路德(1483~1546),则是早在1517年10月31日在维滕贝格教堂门上张贴了《95条论纲》,反对销售罗马教廷赎罪卷,由此推动了宗教改革运动。德意志帝国议会中对恢复天主教特权之决议案提出抗议,也早发生在1529年……
    由此可见,在诺查丹玛斯写作和发表他的包括这首预言诗在内的预言书的时候,马丁•路德早已去世,其所掀起的新教(即耶稣教派)革命,已经记载于历史!
    因此,可以断定:诺查丹玛斯这首预言诗,绝对不是说的发端于德国的基督教宗教改革运动“耶稣教派遍及欧洲”的事。
    那么,这首预言书究竟是预言何事呢?
    
    3. 这首预言诗明确预言了2006年在德国举行的中国民运大会必然取得的两大成功
    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地明确地回答:这首预言诗是对2006年5月在德国举行的中国民运大会的预言!
    这首预言诗首先预言了:这次大会,既是对中国民运混乱的思想状况的一次整顿,也是对中国民主运动组织上的一次有效整合。
    前者之结果,是最终导致了影响深远且广泛的“哲学新流派盛行”!
    后者之结果,是最终导致了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的成立
    民阵“精英”顿时被捧得五迷三道晕乎乎找不着北,真把自已当作“群集 振臂一呼万人回应”的人物! 陈殃潮投之以桃,民阵“精英”报之以李,在柏林大会上隆重推出“虚君共和”之“中华合众国”的闹剧。并且互相肉麻吹捧,且看民阵秘书长潘永忠在他的文章吹捧道:“会上有位老先生特别引人瞩目,岁月已染白了他的华发,但他身板结实特别是他的发言,抑扬顿挫、慷慨陈词。那气吞山河的神情,那双有力的大手,在空中横扬竖劈,仿佛是巨人之手(我不由地想起了《挥手之际》的所谓巨人之手),整个发言充满着对民主前景必胜的信念,他就是陈殃潮先生。”(大路朝天兮不回头........(德国)田牧)
    
    来自同一阵营的冷箭
    
    遗憾的是,民阵“精英”与“共特”李震结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同盟,且看刨根问底在平头的“特务为什么不敢讨个说法?”的跟帖中,民阵“精英”的影子呼之欲出:刨根问底 好吧,我来对你说说 2007-01-14 17:38:07 [点击:124]
    关于"特务为何不敢讨个说法。"
    前些天陈殃潮先生在网上公布的盛雪给他的信中说,盛雪不回应任何人对她的诋毁和攻击,因为民运这个圈子太复杂也太脆弱。
    而李震先生在你2006年10月29日发表完《现行记》后的当天就给包括我在内的民运人士的信中也表达了类似的意见。
    至于到现在也没讨个说法,这证明不了你的逻辑。
    关于"重证据,讲法制"。
    很高兴小平头先生也认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但是遗憾的是你的文章中多是"重编造,讲想象"吧。你自己能肯定地说,你的这些文章中完全没有编造的内容吗?完全没有出于你想象的内容吗?不要求你公开回答,你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
    关于"公开指证'丹麦民运内部的特务'。"
    网上的东西你也看到了,是你自己说与你一起出席大会的丹麦人士在大会结束后不几天就到国内向国安说明了很多很多的细节问题。你有公开板上钉钉的制造特务的实际行动,李震就没有非公开地认为"可能"的权利么?
    关于"'社长兼总编'的李震,无论从财力和能力应是对上述问题作出回应的不二人选。"
    欧洲的华文报纸大大小小有几十家,从网上查到匈牙利有七八家之多,据我认识的的这些欧洲的"社长"或"总编"也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有了这自封的头衔并不说明就是有钱人了。按你说的,办报的经费有问题,这些社长总编们听了会愿意吗?你不是千里走单骑去了匈牙利么,知道的一定比我还多吧?致于能力,这些"社长"和"总编"们也是参差不齐的,其中连小学水平的都有。另外,你说当记者就有可能是共特,你不是说自己也是"老记者"吗?让人按你的思路并结合你会上会后的表现推断你是"老共特"你答应吗?
    关于"没见李震'拿出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精神'来维护自己的隐私权、肖像权和名誉权"。
    是呀。连你自己也承认侵犯了别人的"隐私权、肖像权和名誉权",这就好嘛。
    我也得到了李震提供的资料,证明他是有"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精神"的。
    关于"极尽下三滥的跳脚谩骂之能事"和"不止一次威吓"。
    在你的词典里究竟什么是"下三滥的跳脚谩骂"呢?这些东西难道不是都充斥在你的文章里吗?你能否认,读者们能否认吗?
    什么又叫"威吓"呢?我有必要这样做吗?
    我不是说了么,你说话要三思。前些天,你说陈殃潮先生怕了,不敢回你的贴,结果人家回了,证明你错了。
    至于李震会不会公开露面,你还是不要下自己习惯于臆想的定论。如果人家露面了,这不又证明你错了吗?另外,什么又叫"公开露面"呢?是不是像你一样用个网名或是马甲名把自己写的东西在网上贴贴就算数了呢?
    关于你的"真名实姓。"
    请注意我在上贴中说是问你到现在以"真正的"真身出现了吗?
    我当然知道你在海川和其它网站上是使用了一个名字,但这个名字又和你在其它场合提供的名字是不一样的。你说是不是?
    我连你的名字都从来没有公开说过,我还至于"谩骂"和"威吓"么?
    "问渠哪得清如许,惟有源头活水来"。说问题要说关键的地方,就是要说清楚或查明白事情的本源。你用什么人家在哪上的学,博客又怎么怎么的等等正常的东西生牵硬连地补救证明你早先的结论,这说不过去吧?不过,你这样让我们看你的笑话也是挺逗的。
    首先你最好再说一下,你自称丢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材料?
    另外,到现在我们终于有了一个一致的地方,就是对S先生的文章都是表示欢迎的。这也好嘛。
    说到头,你的这个贴子都是翻来覆去的旧东西,我和大家都看烦了。你落地有声答应的"大会怪现状"的续篇怎么没动静了?相信你不会食言的
    
    记忆反对遗忘的战争
    
    综观网上围剿平头的帖子和文章,十足的流氓手法,无非还是漫骂、诡辩、胡搅蛮缠三板斧而已。虽然表面看来,王永刚、李震是八杆子打不到一起来的两个独立事件,但齐原理、胡安宁却巧妙地将其联系在一起来围剿徐水良、小平头。
    我们从小接受教育,要透过现象看本质!透过各方势力围剿平头的现象,看到的本质是:记忆反对遗忘的战争。
    “5.19”柏林“特务门”事件,事实其实很简单明了,就是“共特”李震贯彻其中共主子对文革“严防死守”的指令,强制剥夺国人的知情权和发言权,封杀一切文革信息,“绝不可让境外敌对势力掌握文革研究的话语权”。
    捷克著名作家米兰.昆德拉有句名言:“人类反对强权的战争,就是记忆反对遗忘的战争”。
    为什么中共既定文革为十年浩劫,却一直不愿意民间纪念文革,刻意竭力阻挠、打压文革研究,不允许修文革史,连官方的文革史也欠缺?答案只有一个,文革中有触动中共命脉死穴之所在,它既不是抄家、毁文物、打刘邓,也不是武斗、杀人、四人帮、红太阳个人崇拜,而是人民群众对中共封建官僚专制体制极度不满,借势起来造反的民主行动,也就是文革造反精神!平头顶着国安电话恐吓的压力,将中共文革机密文件《广西“反共救国团”冤案始末》、《广西融安大屠杀》公诸于众,并在网上公开揭露李震、陈焰的特务嘴脸,此举戳到了中共的痛处,也揭到某些“精英”袒护“共特”李震的伤疤,所以才有各方势力、一帮宵小跳出来围攻平头。
    值得注意的是,特务李震,民阵中人刨根问底和陈殃潮不约而同地贬低上述两篇文稿,认为国内公开出版刊物就有,并且郑义早就披露,不足为奇云云。
    在此声明两点:首先《广西“反共救国团”冤案始末》和《广西融安大屠杀》均是第一次全面披露的相关的广西文革史实,而且是以中共机密文件地方式首次披露。
    其次:郑义先生十多年前披露的广西文革大屠杀(包括广西“吃人”惨状)的史实,是件功德无量的义举,中共至今无可辩驳。平头将上述中共文革秘件公开发表,恰恰是支持了郑义先生的观点,不是多了,而是太少了!如果每个中国人都能将所知道的事实真相公诸于众,中共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专制暴政就会立刻彻底崩溃!
    因此平头不敢懈怠,仍将继续发掘广西文革史料,激活那段早已湮灭于历史尘埃之中的广西民众造反的天雷地火,还原历史真相!
    
    袒护“共特” 可以休矣
    
    就在平头千里走单骑去匈牙利探营之际,“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某些民阵中人与共特沆瀣一气搭档在网上围攻民运人士,已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读者且到《独立评论》矛盾江湖看看,刨根问底与易怒为红眼一唱一和的表演,就一目了然。中共的地下势力跳出来搅局为李震辩护不足为奇,奇怪的倒是民阵某些精英为李震保驾护航,站队背书。
    李震何许人也?“探营记”(中)发的两张中共驻匈牙利使馆网站的两张照片和文章,1或许有助于大家判定李震究竟是何等人物?
    (使馆网站链接http://www.fmprc.gov.cn/ce/cehu/chn/xwdt/t239047.htm )
    注意:照片上的显示的时间为2006年3月6日,而当时柏林大会原定4月召开,(后才改为5月)。也就是说,匈牙利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李震一边与中共使馆高层坐于一堂,一边已着手渗透民阵,申请“采访”柏林大会!
    而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执行副会长就是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胡锦涛的团派红人刘延东!甘蔗没有两头甜,李震只能死咬一头。凭什么李震那厮左右通吃:既是八九“六.四”的天安门广场的“民主斗士”,又是中共海外统战组织的会长;既是中共使馆的座上客,同时又被民阵“精英”“视为民运内的朋友”;既广泛宣传报道民阵柏林大会的消息,又能从容穿梭往返匈、中两地。须知中共之国门,不是那么好进的。让谁进,不让谁进;让谁进得来、出不去,让谁进出自如;让谁神秘消失、人间蒸发……都有讲究。
    李震那厮年纪轻轻(37岁)在社会和公众面前变脸之频繁,已到了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的地步!
    就这两张照片看那些为“共特”李震“保驾护航”的“精英”还有啥话说?还谈什么立场?如何服众?更惶论带领搞民运!
    何谓搞民运?为了争民主就得跟共产党和各色代理及地下势力斗争!可民阵某些“精英”之所为,实在是令我等民运人士痛心疾首,心寒齿冷!
    就是连出钱资助柏林大会的绿营色彩的台湾民主基金会衮衮诸公也会不爽——凭什么我出钱,你却死保中共海外统战之特务。情何以堪!
    本来平头在第一篇文章《“共特”柏林大会现形记》已笔下留情,对某些“精英”袒护特务李震、陈焰之所为,只是点到为止,并没点名,意在给民阵“精英”敲个警钟,扎紧篱笆,“亡羊补牢,犹未为晚”。防止李震或类似李震的“共特”渗透民阵。没曾想,某些“精英”柿子专挑软的捏,打压平头最安全,旗帜鲜明地将“共特”李震“视为民主运动内的朋友”!
    为何某些“精英”从“5.19”柏林“特务门”事件至今,在此敌我不分、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一再栽跟斗、吃苍蝇,打压平头,不遗余力地袒护“共特”李震,为那厮鸣冤叫屈?
    再说“千夫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广大读者会问,作为当事人的“共特”李震,至今不敢现身讨个说法,倒是一帮宵小上窜下跳搅浑水呢?
    这岂不是咄咄怪事?!
    走笔至此,在平头将《"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上)(中)上帖网上后,《独立评论》矛盾江湖上刨根问底又跳将出来,代表民阵嚷嚷然要组织“不下十人”的匈牙利华人证人,证明平头千里走单骑赴匈牙利摸营纯属子虚乌有!横刀立马则戏说平头的布达佩斯名胜照片是同学所拍,叫阵有种亮出本人在布达佩斯的照片。
    平头好笑,刨兄有种证明中共驻匈牙利使馆网站上那篇文章和两张照片的真伪,才是真本事。不要避重就轻,在此鸡毛蒜皮的小事费无用功。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平头粗中有细,在拍了众多布达佩斯照片(更猛的照片在丹麦警方那存底)的同时,分别给国内柳州家中和丹麦自己家邮寄布达佩斯明信片,以资证明“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绝非浪得虚名。平头集邮,懂得邮票、邮戳、地址、姓名、图片的收藏价值。布达佩斯明信片,你刨根问底总不能说是“明着骗”吧?!
    
    至于本人在布达佩斯的留影岂能没有?如果亮出来,岂不是小儿骂街的斗气之举?岂不使“精英”颜面尽失?胜之不武,何足挂齿?
    “不是猛龙不过江”。平头既然敢单刀赴会前去探“共特”李震老巢,岂能打无把握之仗?我先把话撂在前头,不亮照片,不表示没有!现在平头提前透露底牌,说明平头主攻的方向是“共特”李震,而不是使“精英”陷入骑虎难下的尴尬的境地。毕竟与“共特”李震的矛盾是“敌我矛盾”,与“精英”之争属“人民内部矛盾”。因此,“精英”袒护“共特”李震之言行可以休矣!真相大白,“吃一堑,长一智”,好好总结教训,不要自暴其短,自取其辱啦。
    与“精英”袒护“共特”所为形成鲜明对照的是“5.19”柏林“特务门”事件中,业余民运反特小组的成员,包括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S君,以及《独立评论》见义勇为、古道热肠的边走边看吧网友。他们之所为是民运队伍内疾恶如仇、爱憎分明、深明大义、良知尚存的象征,是民运队伍的希望所在!
    
    寄语“共特”李震
    
    就在“精英”们冷嘲热讽怀疑平头赴匈牙利探营之际,唯有“共特”李震慌了神乱了阵脚。清楚知道平头这回是动真格的——到了布达佩斯釜底抽薪,绝非戏言。因为来自柳州国安信检,证实平头的确到了布达佩斯,再加上平头公开中共使馆网站上的文章和照片,刀刀见血,处处七寸。这可从易怒为红眼匆匆在矛盾江湖露头又闪可见一斑。
    且看易怒为红眼 没空 2007-01-20 04:41:09 [点击:5] 你们边想边编先穷折腾吧。我这一两个月都没空。
    不打自招,全然没有圣诞、新年期间与刨根问底一唱一和地围剿民运人士的张狂得意劲。对付“共特”不能只靠单打独斗,还要依靠自由世界民主国家的力量,借着五月底国安对我恐吓,我在丹麦警方报警备案之机,我将“共特”李震在柏林和这次在匈牙利收集的证据,悉数交给丹麦警方。好在匈牙利已脱离共产专制向民主社会转型,并加入了欧盟,丹匈警方信息共享,“共特”李震这次真的是兔子尾巴——长不了!
    在此寄语“共特”李震。认清形势,弃暗投明是唯一出路。“5.19”柏林大会你栽在平头手下,仅仅为了偷窃平头的文革秘件之手稿,坏了你主子布置的渗透民阵之计划,纯属“丢了西瓜捡芝麻”。加上平头将你和情妇陈焰的照片、名片公诸于众,暴露了你们的特务嘴脸,断无继续潜伏之价值。目前,摆在你面前的不外乎两条路。
    一,奉召回国,等待处分。在柏林大会你“偷吃不会抹嘴”牵连国安苦心经营十年之久的匈牙利情报点曝光,回去有什么好果子吃,你自然心知肚明,断无你自慰的“海归”当“副局级”的美差。你的情妇搭档陈焰在柏林大会上的表现更是乏善可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害自己,二害集体”。因此,再不起义,回国就要就义了!绝非危言耸听。
    二,弃暗投明,投奔自由。这方面的榜样,有你的国安前辈上级,八十年代初有俞强声(安全部外事局的一位副处长。政治局委员、湖北省委书记俞振声之胞兄);八九“六.四”有国安副部长赵复之从巴黎出走,投奔自由世界。
    “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忍风平浪静”。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
    平头把话先撂在这,只要你一天不弃暗投明,企图继续潜伏,平头我还会赴匈牙利二探、三探……哪怕你撤回国内,将来中国民主化后,平头还会回国把你挖出来曝光示众。不信,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中)(图)
  • 小平头:千里走单骑——“共特”李震老巢探营记(上)(图)
  • 陈泱潮: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小平头
  • “共特”李震网上逃窜记/小平头
  • 柏林大会目睹之怪现状(二) -----“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 柏林大会之目睹怪现状(一)-----“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之说明/小平头(图)
  • 小平头:网坛魅影
  • 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下)/小平头(图)
  • 小平头::一份文革秘档的传奇——“共特”柏林会议现形记 (上)(图)
  • 这些帐永远算在邓小平头上
  • 这些帐永远算在邓小平头上——论邓小平的功过
  • 政协委员建议人民币增加孙中山、邓小平头像
  • 政协委员建议人民币增加孙中山和邓小平头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