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军宁:政道若水-为什么高高在上的应该是民众?
(博讯2007年1月17日)
    刘军宁更多文章请看刘军宁专栏
    天堂茶话之八:政道若水 为什么高高在上的应该是民众?
     (博讯 boxun.com)

    
    刘军宁
    
    孔子:在自然界,最让人着迷的大概莫过于水。与其他自然现象不同,水不仅是生命所必需,而且也是我们认识自然与社会、体悟天道的工具。我当年在黄河大堤上呆看着河水昼夜奔流不息,就像人类生生不息一样,那情景真是让我唏嘘感叹。您更认为水几乎就是天道的化身,把水看作是上上之善。这一看法得到很多人的认同。自您以后有那么多以“若水”来命名,取其上善的寓意。我也很同意您的看法,同时也很想知道您是如何发现水是最接近天道的。
    老子:在看得见的东西中,水的确是最让我着迷的,其禀性也是最让我欣赏的。我们都是凡人,没有一个人能把天道说清楚。不过,我觉得水的特性,最接近天道。要想把握天道,不妨从观察水开始。我强烈建议把水当作认识天道的工具,通过认识水来体悟天道。
    
    孔子:水通常性情安静,有利于万物的生长,这一点我很清楚。可是,水之所以像天道与它流往人不愿意去的低处有关。在我的概念中,向上才是好的,人之向上如水之就下。我主张人不断向上而不应该像水那样向下。按照您的逻辑,如果一个人要向善的话,岂不该往下而不是向上?难道我们应该教育学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下吗?
    老子:你对我们俩的差别总结得很好。你喜欢山高,我喜欢水低。乐山乐水,当然是各个人的自由选择,没有优劣之分。应该说,你我说的都没错,只是你的向上与我的向下,不是同一回事情。你说的是人生哲学,我说的是政治哲学。你的目标听众是普通民众。我的目标听众是政府,是掌权的人和对政治感兴趣的人。虽然常常有人用我的道德经来理解经商、管理、战争、甚至夫妻生活,但是,我始终强调,我的小册子是讨论政治的,只适合于公共事务。是否适用于私人事务,我无法做出判断,有些可能适用,有些可能不适用。把我的主张用于公共事务之外的领域的人要格外小心,以免犯了情景误置的错误。
    
    孔子:可我还是有点困惑。难道政府就不应该向上吗?难道伟大的领袖就不能让人无限景仰、无限崇拜、无限热爱吗?
    老子:不!不!绝对不应该。理想的政府之所以应该像水和天道那样居于众人所厌恶之处,是由政府的性质决定的。人类为什么需要政府?并不是大家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去设立政府,找一大群官员来骑在大家头上作威作福。人们需要的绝不是这样的政府,这不是人类设立政府的目的。政府只有两个职责,一是做民众干不了的好事情,如外交国防、维持秩序;二是做民众不愿意干的难办的事情。凡是民众愿意做的而且能够做得好的,不论是有利可图的商业活动,助人行善的慈善活动,政府都应该放手让民众去做。越是有利可图的事情,只要对民生无害,都应该让民众自己去做。对这样的事,政府绝不能插手,更不应该把利润丰厚的买卖以国计民生的名义留给政府官员及其子女自己独霸,把蝇头小利放给百姓去哄抢。如果政府与民争利,那就违背了天道。政府应该像水一样,自己处下处险,民众才能处上处易。如果政府与民众的位置颠倒了,那民众就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孔子:可是,您是基于什么道理认为,高高在上的应该是民众而不是政府?
    老子:其实这个道理特别简单。水之流在下,其源则在上。水向低处流,这个大家都知道。可是水的源头来自高处,大家却不太注意,也许是因为流程太长。如果政府是水的话,其源头不是来自世袭,不是来自枪杆,而是来自民众的授予。因为,公民才是最高的主权者,政府的目的是为民众服务。只有主权者才能高高在上,公仆则要匍匐于下,不能颠倒。还有什么道理比这个更明白无误的呢?如果政府与民众争着抢占制高点,那么肯定有权有钱的人爬得高,权力最大的人爬得最高。民众只能被掌权的人踩在脚下。
    我再次强调,我的水哲学不是对民众的忠告,而是对国家、政权和统治者的忠告。任何正义的政体都应该建立在天道若水的政治哲学之上。民众个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处世哲学,但是政府没有多少选择余地,只能像水一样居于低位。否则生命就要惨遭涂炭了。
     
    孔子:经您这样一解释,我大体明白了。我也特别痛恨政府与民争利,只是没有去想这事与政府所处的位势有什么关系。的确,水的德性最接近天道。水的特性也就是理想政体的特性。我再接着请教,您既然说,政府应该处下处险,怎么又强调政府应该居善地?善地是非应该留给老百姓?
    老子:这个的确需要费些口舌。这个善地是对如水的政府而言。政府不应该与民众争抢好地方。任何风水好、货利汇聚的地方政府都不应该染指。以选择政府所在的首都首府为例,我最欣赏美国、加拿大等联邦制国家的做法。美国的首都故意不选在当时建国之初的两大都市纽约或费城,而是选择与两个之间等距离的一个无名小地。经过了两百多年,华盛顿特区也在美国十大城市中排名非常靠后。澳大利亚也是如此,首都既不定在悉尼,也不在墨尔本,也是同样选了无名小地。这两个首都在世界级的大都市中根本排不上。只有那些中央集权的国家,才喜欢把首都定在最繁华的地方。如果美国总统府设在华尔街,如何?那将是一个笑话!我最讨厌,一个国家把什么好东西都搁在首都。首都聚集的东西越多,说明政治权力对社会生活干预越大。这对民生可是坏消息!
    
    孔子:那“心善渊”是什么意思?
    老子:这里是政府应该对待老百姓的态度。政府应该像水一样在百姓面前采取低姿态,不要逼民就范,要像水一样有最大限度的包容力,像深渊一样顺应自然、沉静宽容、含而不露,不去自我炫耀,而是像水一样一视同仁地为民众服务。政府及其官员作为公仆,在公民面前,没有什么好牛气的,仆人而已。
    
    孔子:下面您说的这个“与善仁”和“言善信”,我还是大体能把握其意涵的。我也是一贯强调政府对民众要仁、要信。
    老子:我这里讲的仁,不仅是仁慈,更是不能动辄用强,滥施暴力,而是要像水那样对民众柔和包容。你关注的民无信不立,这是私德问题。我更多的是强调政无信不立,这是政府的公共道德问题。一旦政府背信弃义,要民众继续保持守信的私德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民众是否讲信用是民众自己的事,再说还有法律在那里。政府若不讲信用,问题就严重了。所以,首先,国家、政府、领导人、官员必须讲信用。用你的话说,“言必信,信必果”,就不能朝令夕改,出尔反尔。当然,信更是指信仰。关于信仰,我们不妨以后找机会专门讨论。
    
    孔子:那太好了。关于“政善治”、“治善能”的涵义,我想大体我能明白。就不多问了,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现在人们争考公务员,这是向高,还是向低?
    老子:问的好。在中国的人主流观念里,政府就是高高在上。如果众人因为趋高来参加公务员考试、追求政府职务,那就说明政府背离了水德,偏离了天道。政府不应该与万物争高。许多人却进了政府,就登了高台,成就了人生,然后再一级一别往上爬。考公务员的人越多,对政府的定位越高,就证明政府的错位问题越严重。
    关于水的政治哲学,我还想多说两句。理想的政府就像似水的天道一样,它不能代替万物生长,却无怨无悔地为万物的生长创造条件;它不能把幸福分发给民众,却为民众追求各自的幸福创造条件。用你的话说,不怨天不尤人;而不是去为了自己的利益,人为地制造、激化各种矛盾,与天道作对,与人性作对。
    
    孔子:不怨天不尤人,这是我的座右铭。
    老子:我也很欣赏这句话。一切尊奉天道的政府都应以此为座右铭。
    
    天道章句之八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水就像最高的善(summa bonum)一样,它滋润万物生长却不和万物相争,而处在众人都厌恶的低下之地。所以跟天道非常相似。理想的政府应该像水一样自甘卑下,永远不占据高位;像深渊一样顺应自然,保持平静却又无比包容,对民众决不用狠用强,言而有信于民,默默地无怨无悔地为百姓服务,政府要小,政务要简。正是因为政府在利益和其他好事面前事事谦让,不与民相争,所以不会招至怨恨,才没有忧患!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崔卫平:响应刘军宁用博客从事我们的事业
  • 刘军宁:聪明的中国人,抑或高明的制度?
  • 刘军宁:没有人能挡得住:从三本书看中国文艺复兴
  • 刘军宁:人格至尊 为什么不能用权力侮辱人格尊严?
  • 文艺复兴,就从博客开始!/刘军宁
  • 刘军宁:中国文艺复兴答疑录:你就是大树,你就是大师
  • 刘军宁:大国之道:为什么处下守静是最强大的武装?
  • 刘军宁:中国,你需要一场文艺复兴!写在即将到来的新人文运动前夜
  • 刘军宁:老子为何总是标独立异?—天堂茶话之二十:我就是我
  • 刘军宁:历史渊源--什么是保守主义(五之五)
  • 刘军宁:左派偷去了自由主义概念--什么是保守主义(五之四)
  • 刘军宁:反对激进左派的先驱--什么是保守主义(五之三)
  • 刘军宁:和乌托邦唱“对台戏”--什么是保守主义(五之二)
  • 刘军宁:建立道德而渐进的社会——什么是保守主义(五之一)
  • 刘军宁:自由主义与中国问题的两个层面
  • 刘军宁:改革已经走入死胡同
  • 电动车与代议士:一个宪政事件/刘军宁
  • 刘军宁的文章“没有民主就没有安定”和跟帖
  • 刘军宁:没有民主就没有安定(新华网论坛上的惊人文章)
  • 刘军宁: 电动车与代议士:一个宪政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