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入常?德国可以,日本免谈!
(博讯2007年1月11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日本的安倍首相上台后,对中国采取了“前恭后倨”的做法。开始时一当选就首先到中国访问,接下来又先后分别邀请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在今年访日,似乎要营造出一片“睦邻友好”的祥和气氛。可惜时间不长、话音未落,就露出了“黄鼠狼给鸡拜年”的真面目,不仅丝毫未改其觊觎中国周边领海资源的野心,更积极谋求参与美国计划对中国的包围、遏制,企图染指影响台湾的政治走向。现在,这个国家又进一步开始重现其军国主义本性,甚至令中国人记忆犹新的狰狞面目来。这不,日本已经正式将原来相当于中国厅局级建制的“防卫厅”,升格为相当于部委级的“防卫省”,等于已经完全废除了二战投降后制定的、目的在于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和平宪法”,为自己军队的扩张,和未来在海外用兵打下法律基础,创造日后东山再起的舆论条件。更有甚者的是,安倍接下来对欧洲的访问中,先在英国明确表达了要进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的意愿。还在德国公开反对欧盟解除对中国的“武器出口管制”。其态度之嚣张,口气之猖狂,到了中国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地、必须做出反击的时刻,以便防患于未然地,将危险消弭于初始。要是继续“好了抗战的艰苦牺牲疮疤、忘了差点做亡国奴的历史之痛”,还一味采取绥靖主义态度而任其成了气候,到时就悔之晚矣! (博讯 boxun.com)

    
    其实这也是办得到的。因为中国目前的国力,和当年的“东亚病夫”处境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不仅稳拥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的地位,有对日本的“入常”说“不”的绝对否决权,也有登高一呼,让国际(也包括日本在内)注意倾听思考的实力,更有运用文化做到有理、有力、有节的把握。
    
    首先,我们应该在日本不肯承认过去罪行的前提下,毫不客气地在世人面前翻一下“老账”,揭日本人当年在中国所犯罪行的“老底”,强调指出它是一个有作案“前科”的国家,再结合它当前的各种所作所为,提醒世人只能得出没有“悔过”表现的结论。还要指出,其实它目前在联合国的地位,就相当于一个刑满释放后,恢复(联合国)社会公民地位和权利的“罪犯”,虽然可以和所有成员国平起平坐,但是在没有证明它有“痛改前非”的具体事实表现之前,我们怎么可以放手让它拥有比一般成员国还大的权力、而不用担心它有朝一日,会像“中山狼”般,再对中国或其他周边国家露出要吃人的狰狞面目?这也不是对它不负责任的血口喷人,而只不过是将它在“国联(当年类似联合国的一个国际组织)”中的“案底”,重新翻出来给大家看看,提醒大家不要重蹈“东郭先生”的覆辙而已。而且它当年就因为不接受其他成员国家、一致要它“吐出”从战败国德国手中获得的“中国利益”,而断然宣布“退出国联”。那么谁又能相信它以后不会为了霸占中、韩诸岛屿和东海资源,而拒绝联合国决议,甚至悍然退出联合国呢?
    
    也许有人(如某些自以为比“东郭先生”来得聪明或狡猾的、比如英国、美国之类的“西郭先生”们)会说,今非昔比,我们不能总是拿老眼光来看日本人嘛。真是如此吗?
    
    俗话说“有比较才有鉴别”,就让我们来看看西郭先生家门前的邻居、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表现吧!
    
    作为二战中日本“盟友”的德国,在同样战败投降后,勇敢地承担起一切责任,不仅对受害者和受害国家,予以金额巨大的战争损失赔偿,他们当时的国家总理到国外进行访问时,甚至在受害者墓前的众目睽睽之下,公开下跪忏悔。理所当然地获得这些国家或人民的原谅和信任、尊重。
    
    但是与此相反,日本战败投降后,美国却因为“冷战”的需要,反而对日本百般照顾、扶植,当时的中国和在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也因两岸分裂的政治大局现实需要,放弃了对日本的经济索赔,一定程度上保住了日本的“元气”,得以靠某种相对优秀的“国民性”来卧薪尝胆地,迅速重建起一个强大的国家,有了今天这样的实力。可惜日本又同时具有另一种并不值得称道、类似于“小人得志便猖狂”的“国民性”。正所谓“不比不知道”,现在要是拿来和德国一比,马上就凸现出强烈的反差。
    
    难道我们可以拿德国和日本一起,放到“入常”这个问题上来相提并论吗?那简直就是对包括德国在内的人类良知的侮辱和亵渎。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该怎么表态?实在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布什看阿扁--对眼
  • 潘一丁:新年献词--人类必须走出“不要脸”的误区
  • 潘一丁:毫无自信的卑劣伎俩
  • 构建真正民主社会的两要素-毛泽东诞辰113周年祭/潘一丁
  • 潘一丁:时代杂志为我们提供的榜样
  • 潘一丁;致未来新联合国秘书长的另类“贺信”
  • 潘一丁:游街示众和虐囚哪个更践踏人权
  • 潘一丁:安南的“后悔药”
  • 潘一丁:艾滋病--社会在歧路上尝到的苦果
  • 潘一丁:“性”问题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让熊猫来给社会学家上一堂“性知识”课
  • 潘一丁:我们怎么成了走迷宫的小白鼠
  • 潘一丁:大众皇帝的悲哀
  • 潘一丁:转基因成果颠覆达尔文进化论
  • 潘一丁:良知的“马后炮”
  • 潘一丁:“替罪狼”拉姆斯菲尔德
  • 潘一丁:美国和台湾社会现状是假冒伪劣“民主”的典型
  • 潘一丁:两岸应该联手给美国人上一堂国际礼貌课
  • 潘一丁:要“禁核”还是“垄(断)核”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