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亦忱:中国人为什么会产生强烈的不幸感和失落感?
(博讯2007年1月09日)
    亦忱更多文章请看亦忱专栏
    
     中国著名的门户网站“网易”在2006年9月初,以《如果有来生,你愿不愿意再做中国人?》为题,在网上搞了一次读者调查,虽然这个调查很快被中国的新闻管理机构紧急封杀,但还是在短短的一周时间里,获得网民的积极响应。其调查结果是,自9月4日开始,截至9月10日晚上11点,共有10234人次参与了调查,其中,居然有64%的参与调查者表示:“来生不愿再做中国人”。从参与调查的网民投票结果来看,选择来生不愿再做中国人的理由,其中,“因为做一个中国人缺乏人的尊严”,成为网民首选,占了总票数的37.5%;另有17.6%的选票,投给了“不愿意,因为在中国买不起房子,幸福离我很遥远”。这样一个投票结果虽然不能完全涵盖所有中国人的想法,但也确实是耐人寻味的。 (博讯 boxun.com)

    
    众所周知,当代中国自1978年走出“文革”的深渊而开始“改革开放”进程之后,整个国家的变化完全超越了当初任何人的想象。物质层面的进步,有那么多摩天大楼耸立在神州大地,作为这一进程的丰碑在向人们证明国家的巨大发展自不待言,关键是中国人的思想,从来就没有这样开放过和解放过。如今,就凭世界上任何思想都可以在当今中国的人群中比较安全地传播这一点,中国社会的进步就是史无前列的。我甚至据此以为,这近30年来的社会进步,大大超过了中国历史上思想最解放的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时代。我还因此而推导出一个结论:这近30年来中国最大的进步标志之一,是思想上大一统的旧中国可说永远走进了历史,中国由此而真正走入了思想多元化的新时代。
    
    从历史比较的角度看问题,当今中国,虽说国民的幸福指数在直线下跌而反映贫富悬殊的基尼系数一直在上升,,但如果用可以实实在在比较的内容来衡量,这30年来,尽管其间发生过一些很不幸的重大事件,还是完全可以说是中国有记载的历史中最伟大的时代,最幸福的时代。现在的中国,虽然尚留有旧时代很多明显的痕迹,特别是中国的政治制度依然是两千年来历代政治制度的翻版和“克隆”,中国文化也依然没有走出一片新的天地,但是,中国人却安享了近170年来最太平、最安祥、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一段和平时光。
    
    在我看来,中国的社会进步的最大悖论在于,国家的进步与西方文明比较,却是一种畸形的进步:中国人以失去凝聚民族的信仰,失去崇高远大的理想,失去普世遵循的道德,失去原创深刻的思想,才换来了国家在器物层面和某些制度层面的巨大进步。这种畸形的社会进步,它对这个伟大民族的未来,究竟意味着是祸还是福呢?对这个问题,我想,它肯定不止在困挠我这个文化程度和智商都比较低的中国人,那些素质拔尖、智商很高的中国人也一定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即使是躺在北京、上海五星级酒店的席梦思床上,也会反复思考这个问题,而决定自己今后在中国的去留。
    
    只要我们能实事求是看问题,近30年来,中国所有的进步标识,几乎全是从西方文明中克隆或生吞活剥照搬过来。从黄浦江两岸的摩天大楼,到紫禁城边上的CBD商务活动中心,从深圳的股票市场,到西昌的航天中心,从cctv的娱乐节目,到外交部例行的新闻发布会,等等所有这些具有现代意义的器物、制度和人的生存活动方式,无一不是源于西方文明的成果被中国人有意无意地照搬、照抄过来。中国,在它共和国成立56年多来的历史中,没有一天不在高喊“抵制全盘西化”、“防止和平演变”、“抗拒资本主义腐蚀”,可恰恰是在这样的所谓“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中,“西化”、“演变”得如此彻底,而西方文明的核心价值“主权在民和新闻自由”却被当作垃圾扫在门外的角落里。
    
    时下,我就不说中国加入WTO是怎么回事了,因为要说清楚它,得写一本专著。我仅从中国人对西方的人和事的接受程度来说,也绝对敢下结论,在绝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的国民中,已经真正形成了以用西方时髦商品为荣,以嫁娶西方人为荣,以获取西方国家居留权为荣,以会讲西方语言为荣的社会风尚。中国人,从来没有像这样对西方文明抱如此全盘接受的态度。对所有这一切,我还敢断定,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没有人可以对此现象做出令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信服的解释,我只能认为,这是喜欢捉弄人的历史老人给所有中国人安排的一场人间悲喜剧:中华民族想进那个有“中国特色”的房间,却被历史老人引进了西方人的厨房。
    
    现在,当有人在中国企图复兴儒学,企图恢复汉装,企图重振所谓中华文明,无一不被人讥讽、嘲笑乃至“恶搞”成一场闹剧。无情的现实是,所谓“中华文明”,除了中华民族那些源远流长的常识性人生智慧继续有人极为推崇外,其在整体上已经被西方文明压在身下奄奄一息,只能发出几声绝望的呻吟声。
    
    为什么中华古老的文明会在应对西方文明的入侵和传播时一败涂地?我认为,其核心原因是:西方文明以个人为本位,却使集体和整个族群的福祉做到了最大化,而中华文明以集体和整个民族与国家为本位,却导致个人的福祉失去了基本的保障。从政治制度层面看,尤其可以看得非常明显:在西方社会,国家政权对国民的治理权力,是来自于一个个自由人的定期授权;而中国社会,国家政权对国民的统治,却是2000多年一贯制的来自于拥有暴力最强者的夺取和私相授受。我一直以为,这才是揭开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分野全部奥秘的一个关键。这是因为,所谓社会人,全部都是制度的产物,在什么社会制度下,就会出产什么样的社会人,社会制度永远比任何单个的人都要强大。世界上,只有劣等的社会制度,而没有劣等的民族。如果有人非要质疑这个观点,我希望他能比较一下韩国的成功和朝鲜的失败,再来给自己的观点架构立论的基础。
    
    如今,虽然中国人所获得的幸福生活构成元素,几乎全来自于西方文明的成果,与西方人所享用的东西一般无二,基本上做到了同步化、同质化、即时化,但中国人的幸福感为什么会如此之低呢?我认为,其真正的原因,恰恰是因为有一个强大的西方文明社会和中华文明社会并存于这个小小的星球上。如果现在世界上只有中华文明,当今的中国人无疑是自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以来最有成就感和最幸福的中国人。
    
    我的结论是,中国人在当代乃至在将来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段,之所以会产生强烈的不幸感和失落感,完全是导源于拿中国社会和西方社会比较的结果。这就是中华民族谚语中所说的道理: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人比人,气死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亦忱:作为美国《时代》周刊年度人物的感想和答谢辞
  • 亦忱:口号:作为中华民族政治文化标签的意义
  • 亦忱:余秋雨擅长鞭尸,也喜欢为当代中国文化抹“口红”
  • 亦忱:北大拒绝丘成桐的批评标志着中国将成为羞耻感荡然无存的社会
  • 中国谴责朝鲜是朝核问题解决的转折点/亦忱
  • 我很高兴能作为“猪的传人”而扬名世界/亦忱
  • 中国人是龙还是猪的传人?/亦忱
  • 王斌余杀人是中国社会朝恶序化演进的必然现象/亦忱
  • 错乱的医疗秩序:医生收红包没事 借钱给病人下岗/亦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