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亦忱:作为美国《时代》周刊年度人物的感想和答谢辞
(博讯2007年1月07日)
    亦忱更多文章请看亦忱专栏

——涂鸦者亦忱:一个虚拟世界隐遁者的自述
     (博讯 boxun.com)

    文/亦忱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昨天,我非常高兴地得知,我作为美国《时代》周刊年度人物之一,我和我的本民族前辈蒋介石夫妇和“中国人民的儿子”邓小平伟人,借助于美国佬的一本杂志而再次联系在了一起。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的激动之情难以言表,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强烈的成就感油然而生:因为中国那三位当年的《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早已走进了历史,我却不仅好好地活着,而且,还有好几十年可以活着,所以,我理所当然地期待,自己绝对还有机会再次乃至第三次当选《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
    
    互联网,真是个神奇的虚拟世界。在我看来,无论是成功者或失败者,无论是天才或白痴,无论是男人或女人,他们都能够在互联网这个无穷大的虚拟世界里,找到自己活动的空间或隐遁的处所而自得其乐。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在他建国230多年短短的历史中,确实出产过比中国2300多年能出的天才人物还要多的旷世奇才,但我只感到,最使我受惠的美国天才的最伟大的发明创造,却是电脑技术和互联网技术带给我的生存状态的改变。
    
    因为对历史无知,所以,我从来就不关心历史学家们去如何断代。对我而言,人类历史只有新旧两个时代,即:有互联网的新时代和没有互联网的旧时代。幸运的是,我居然生逢其时,成了跨越了新旧两个时代的历史宠儿。
    
    告诉你吧,所有生活在地球上的兄弟姐妹们:在没有互联网的旧时代,我是一个俗不可耐的平庸猥琐之徒,是一个鼠目寸光的精神侏儒,是像一头蠢猪一样活着的中国的垃圾人,几乎像条可怜的寄生虫一样只知道吃喝拉撒睡。然而,自从有了互联网之后,这一切都开始改变了。是伟大的美国佬,用互联网给我打开了一个无穷大的虚拟世界。我以为,这个虚拟世界,几乎就是为我这种废物量身打造的。我暂时尚不能确定,它究竟是由基督耶稣还是释迦牟尼驱使美国人所创造,一旦我闹明白之后,我将义无反顾地在这两种宗教中返依一种宗教来信奉。
    
    我不知道别人进入虚拟世界的感觉如何,我进入互联网这个虚拟世界,则有一种重新出生了一次的感觉。如果不是我父母都去世了,我一定要请我那位伟大的文盲母亲再给我在虚拟世界起个好听的新名字,以区别那个铭记着我的全部失败和羞耻的俗名。无奈,这一次,我只能自己给自己起了个好记又不会与别人搞混淆的简单名字。
    
    在此,我要请大家记住我这个傻瓜化的名字:亦忱。在此,我还要非常自豪地告诉各位:使我既感到骄傲又感到欣慰的是,虽然我在网路天天像一头无所事事的丧家猪一样东游西逛,但迄今尚未在中文的虚拟世界里,发现与我同名的人。由此看来,像我这种没有什么学问的傻瓜给自己起名,不重名的概率接近于1。
    
    我相信,凡是用百度和Google检索过“亦忱”的人,一定不会相信,我在2005年以前,对互联网的运用,仅仅是局限于阅读。我真正开始用互联网来涂鸦,则是在去年春节过后,而比较密集地发表涂鸦之作,更是今年7月中旬去了和讯博客之后的事情。不瞒各位,我最近一年涂鸦的30多万垃圾文字,居然有4/5是在和讯博客首发。谁要是认识和讯网当时的主编刘峻先生和现在的和讯博客主编“牵牛续锦”先生,去问问他们,我给他们的博客栏目带来了多旺的人气,我相信你一定会闻之咂舌的。告诉你吧,我去和讯网之前,用百度检索“亦忱”,只有区区3000个结果,而到11月初时,居然突破过30000万个结果(现在,因为我将近2个月没有写什么东西,又回到了20000左右)。如果说我在和讯当博客爆炸性地臭名远扬,那是一点也不夸张的。
    
    中国有个自称“严肃的职业读书家”,其实是街头混混的白痴,曾说我过我那些在和讯网的涂鸦之作全是“抄袭”和“剽窃”而成,我觉得这个混混根本就没有闹懂“袭”和“窃”的意思。我想,中国凡有点文化的人其实全都知道,“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我早就向所有人承认过,自己就是一个当代的“文抄公”,但是,我却是抄而不袭,剽而不窃。我抄和剽来的东西,读者们都可以在我文章后面的注脚中,按图索骥,找到我“抄”或“剽”的出处。
    
    比如,我抄世界上最伟大的摩的司机陈洪的文章,第一个领先来炒作他,居然把他炒作成了全中国人民都知道的草根名流,据说,目前已经有30多家媒体专访过他;我从业余历史学家周舆的博客中,抄来上海著名的心理学家张结海的檄文《网络追逐流氓老外大行动》,为之痛殴了这个义和团旗手三回,居然把他给打成了哑巴而不知所终;我还在网上找到杨小凯、唐德刚、钱文军和樊美平的著作,从中去寻章摘句,大肆剽割,居然用这些剽来的材料,做成一把大扫帚,把中华民族伟大的民族英雄林则徐从家里的神龛上扫翻在地,当成民族的罪人给踩在脚下,为此,中国的一个学者居然做了顶“文化暴徒”的帽子给我戴上。此外,我还抄黄守愚的文章,成就了自己在当代中国作为“猪传人第一”的名号;我还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讳,抄《大日本海军总司令官致大清国北洋水师提督书》,从而,把自己锻造成了最不知羞耻感的中国人。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you”是什么?就是我,也是你,是所有在虚拟世界流浪的人、隐遁的人和表达的人。我曾经说过自己是隐遁在虚拟世界的陶渊明第N代嫡传弟子,所以,我拒绝一切有形的媒体采访。今年,我就先后拒绝过香港凤凰卫视和广州新快报的采访要求。因为,我只希望别人和虚拟的亦忱交流,而不想让别人看清亦忱的那副臭皮囊及其丑陋嘴脸。
    
    我一个网友曾说过,“只有失败者,才需要表达”。其实,中国的古人早就说过意思相同的话,那叫“文章憎命达”。像我这种年过50,还喜欢在虚拟世界胡说八道的家伙,我是有着清醒的自知之明。我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忖,我其实毫无疑问是个精神有病的人,其典型的症状是:自大,自恋,嫉恶如仇,人格分裂,在自己的领导面前沉默寡言,而在虚拟世界却喋喋不休。我对自己的评价是:胸无大志,腹无良谋,眼高手低,不学无术。凡有志气的人,一定要以我为戒!
    
    我,网名亦忱,充其量也就只不过是个中华民族的畸形儿,是个专门扒开祖坟晒晒太阳的老顽童,是那个名叫“乐毅”的学者所指称的“文化暴徒”。但是,我却阴差阳错,歪打正着,成了美国《时代》周刊年度人物之一,而与死无葬身之地的蒋介石和伟大的“中国人民的儿子”邓小平,竟然可以相提并论。这是伟大的美国人在忽悠我这个弱智的中国傻瓜?还是我真的时来运转?说实话,我确实不知道这两个问题的答案。
    
    你们谁能告诉我,我当上美国《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对我究竟意味着什么?是祸,还是福?抑或什么都不是?
    
    (2006-12-21)
    推荐:抒萱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亦忱:口号:作为中华民族政治文化标签的意义
  • 亦忱:余秋雨擅长鞭尸,也喜欢为当代中国文化抹“口红”
  • 亦忱:北大拒绝丘成桐的批评标志着中国将成为羞耻感荡然无存的社会
  • 中国谴责朝鲜是朝核问题解决的转折点/亦忱
  • 我很高兴能作为“猪的传人”而扬名世界/亦忱
  • 中国人是龙还是猪的传人?/亦忱
  • 王斌余杀人是中国社会朝恶序化演进的必然现象/亦忱
  • 错乱的医疗秩序:医生收红包没事 借钱给病人下岗/亦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