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民運現時期真的就發展不起來嗎
(博讯2007年1月07日)
     胡幫辦到了如今,還是對我們殘酷地鎮壓,甚至是更加嚴厲與邪惡,一至到了十分的無恥下流的程度,我們的民運鬥士也確實有一些被他們殘害著,即使象高智晟那樣的恥辱待遇比起楊天水、彭明、黃金秋、張林、王博士來,要好得太多,因為他們身陷囹圄被迫付出的不僅是自由還要透支自己的身體,但這也只是胡幫辦給我們中華民族所欠下的累累血債中的一小部分。
     我們暫時躲在海外,一時確實也沒有這樣的恥辱和遭到這樣生命的摧殘待遇,但流離失所的痛苦也是一般人承受不了的,又是仿佛我們已沒有做囚徒這樣的厄運了,比起王博士、彭明、黃金秋、張林、楊天水等等來,要幸運得很多,好象這幾個欲第一個“品嘗螃蟹”的是不理智的行為,所以被捉也屬正常。其實,原都不該這樣,並且,我們都需要改變一下狀況,才能使我們的信仰形成的最好,最有實際性。而且,那些深受苦難的弱勢民眾,他們的景況也是十分的不佳,還很需要我們帶領他們走出自己的困境,能有信心堅決地剷除鄧家幫這群匪徒流氓去做他們能做了的事。
     我們也該知道,之所以我們的民運工作無進展,這不僅僅的是胡幫辦的流氓邪惡造成的局面,還有我們自己並沒有適時的政略值得勇士們去嘗試。再說,我們在海外已經成了胡幫辦黑名單上的人,也不能具體到中國大陸指導大陸民眾做好埋葬鄧家王朝的工作,到是幹等著胡幫辦自己的倒掉,或者是依賴國人都不合作地孤立共產黨這個原本就犯了致命性的錯誤還在感覺不出來,更甚者面對胡幫辦如此的下作都沒有辦法使他們文明一點,豈有進展的自然條件呢? (博讯 boxun.com)

     我認為,現時期,企圖推倒共產黨本來就是不準確的,光從共產黨這個名詞來講,不過是被人利用的一個形式,我們所謂的推翻共產黨、還是為了推倒胡幫辦這幾個流氓幫徒,建立起民主開放的新國家。比方說鄧家幫抓捕的“四人幫”是不是共產黨人?毛時代打倒的,鎮壓的大多數是不是共產黨人?難道他們不都是說自己是真的共產黨人,別人卻是假的嗎?以我看,他們自己都在褻瀆共產黨,使這個似乎正確的共產黨再也正確不起來了,或不當回事了,我們為什麼要幫助他們這麼地認定他們是共產黨呢?這未免太愚蠢了吧?
     而我們,雖然也想步共產黨人的後塵,掌握國家政權,由於自己並不具備共產黨人的那種先決條件,也就只能是乾脆把共產黨統統的掃除,卻不知道,推翻共產黨的實際意義與推翻胡幫辦的實際意義基本上沒有什麼差別。因為所謂的胡幫辦這群鬼魅根本已經拋棄了共產黨,我們到了現在還不把他們這樣的畫皮給撕下來,豈不是幫助他們在共產黨內合法化嗎?我認為,讓胡幫辦從任何角度上都不合法,才是我們的義務。當然,這就需要從新認識胡幫辦與共產黨的不同的內在基因,使他們早日的暴露在陽光下,更加沒有合法的成分,這樣才能更利於我們團結民眾,孤立胡幫辦——流氓匪徒。
     當然,在這,我並沒有把共產黨看好,而是說,胡幫辦比起共產黨來還要流氓邪惡,不同的我們要剷除的是胡幫辦,而不是共產黨。那麼,胡幫辦一旦被我們剷除掉了,共產黨即使存在,還有能力或條件繼續邪惡、繼續殘害國人嗎?
     是說,我們一味的也是全部清理,是不是也跌進了這樣的自己正確別人卻不正確的病態的循環之中?也是說,我們酌情細緻地分析一下,檢討我們自己的理論方面是否有誤?這對我們的民主運動來說,不是件壞事啊?
     可以說,只要在海外回來,有點名望的人,不管他是什麼信仰,出自什麼目的,都會被國安特務跟蹤監視,只要你有點萌動,異象,就會被嚴厲看管,甚至是驅逐出境,再不就是當成敵特抓捕,所以,彭明等還沒有到大陸只在泰國就被抓捕、黃金秋來到大陸還未坐熱屁股就被抓住投進了大牢,王博士在越南也被秘密地抓捕回來,那本身就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或者說,這也就是海外的民運積極分子,早就被胡特鎖定,特別是現在的偵察器材如此的先進,特務的滲透如此的倡狂,我們還停頓在過去的地下工作經驗上,豈能不出問題的道理?再說,我們為什麼不利用在大陸上的民運人士去做我們該做又做不了的事情呢?難道非我們去大陸上去失敗才能印證我們的正確嗎?我認為,只要能把大陸堅決走民主運動的壯士都能使用起來,這股力量還小嗎?問題是,如何地利用?如何的使他們怎麼運動?使他們首先應該具備什麼條件?才是我們這些在海外操作的同仁所該研究的課題,因為我們具備了內外溝通的自然條件,根本用不著我們去具體運作,就足以走好民運的開步,何樂而不為呢?
     所以說,我並不提倡我們都到大陸去,而是想到如何的與大陸民運人士接洽,因為,我們利用網路完全可以建造大陸各個領域的橋頭堡,並且我們提供相關的資金以及器材以及相關的知識,以及具體運作的技巧,先把與胡幫辦的流氓集團勢不兩立的大陸主要的民主鬥士“武裝”起來,使他們知道怎樣合法地鬥爭而又對我們的事業有利,這才是我們的首領該能做或該會做的工作了。
     在這方面,伍凡承辦的《未來中國》網站就比較切合大陸的實際,為我們疏通內外聯絡起到了杠杆作用,不過這還遠遠不夠,還需要有個信箱功能,以及反偵察功能,並需要開闢欄目具體的指導步入進來的同仁成熟起來,使那裏的信箱秘密版塊活動就是幾個人知道,還要不幹預壯士們自由的組團建黨等其他業務,還要使利用者知道,任何地方都不是絕對的保密,大家應該有自己的一套保密措施,自己的運作方式,秘密的建立大陸橋頭堡,使海外的民運總部有事可做,並能早日介入,還可給予有效的支持和引導。
     當然,這裏面難免有偽裝的特務在搞偵聽打探,因為現在我們的人數沒有特務的人數多,所以他們很容易找准我們的蛛絲馬跡,一旦他們只是幾少數人後,我們的隊伍迅速地膨脹了,那麼,他們還能迎接過來嗎?所以說,我們的關鍵之重,就是壯大起來。
     特別是,我們要想形成規模,僅僅的我們自己去招聘民運人士很是不夠,還要讓應招者具備條件地在他們身邊能形成符合我們利益的一個個場。這個場在大陸當然要合法地做才行,不能要求大家必須的與胡幫辦公開的勢不兩立,而且還要使他們根據他們自己的條件,做出些與胡幫辦友善的事情也不要緊,因為在他們的內心裏,已經不會被胡幫辦的流氓毒素所侵擾便能失去理智了,鄧家幫所給他們的恥辱已經不是金錢地位和臭名望所能鼓惑的了,所以,讓他們換個面孔才能更利於幫助我們也是為他們自己地打殺胡幫辦這些流氓匪類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說起來,真正能拋棄個人利益而能象黃金秋、彭明、張林、楊天水、王博士等等那樣做的還是不多,膽小怕事是人的本性,就連我們所有的民運壯士,沒有誰願意無意義的空耗掉自己,總想為這個世界做些什麼?或留下點什麼?這本身並沒有錯啊?仔細想來,能真正與胡幫辦勢不兩立的、又有十足的膽略的人,並不比胡幫辦的人多,其餘的對我們而言,除了是受害者就是投機者,我們要做的首先就是自己壯大起來,那就是不急於讓受害者進入我們的陣營,而又能使他們早日進入我們的氛圍,不是給他們講明進入的好處,或者是如何地應該進入,而是觸發他們自動的進入,為我們的民運工作服務,也為他們在胡幫辦那裏得不到的,來到我們這裏就能得到的利益願意來做,還能使他們成為我們的主力。
     是說,我們的壯士,雖然能與胡幫辦不共戴天,但沒有必要在嘴上爭氣,而是能在行動上誘導受害者成為我們的同盟,還能讓眾人樂意接受我們。所以說,對於這些受害者,我們還是要分階段地誘導,使他們在知道有利益的時候就會自動的成為我們的鬥士,而不是或沒有必要讓他們開初都知道他們做的事就是為了我們的民主運動的興旺發達。同時,也就能在我們出臺有利於他們的政策的同時間裏,讓他們能做也會做更願意做我們需要他們做的事。
     對於機會主義者,就沒有必要開頭就希望他們為我們做什麼,原因是、由於他們是“合適做”的心態,我們與他們之間除了交易就是交易,不存在什麼誘導與誠信的問題,因為這樣的人,表面上要比我們要聰明得多——他們的大腦無時不刻的就是怎樣利用別人為他服務。我們只能形成了規模後,他們也會率先進入我們的營壘,積極的為我們運作。而且,這樣的人,鬼點子最多,也是最靠不住的人群,但一旦他們願意進入我們的氛圍,又能鐵心去求發展,在我們不會走下坡路的時候,他們才是具體技巧的發明者。
     因此,我認為,現時期,不是我們不能做,還是我們暫時不會做,只要我們成熟了自己,然後再引導國人,那麼,我們的民主運動就會迅速的蓬勃起來。
    
    
     2007年1月5日星期五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胡幫辦為什麼最害怕洗錢?
  • 阿衍:給臺北權要一封公開信
  • 阿衍:不要強求我們的群體具體怎麼做
  • 阿衍:邪正並有的人才能進入謀略的較高境界
  • 阿衍:再看建臺灣國的充分理由
  • 阿衍:我們需智商高些不是急需有什麼身份
  • 阿衍:在性行為中在強勢位置中的男人真的是受害者嗎
  • 阿衍:信譽和互愛也是我們民運制勝的法寶
  • 阿衍:高智晟回家看威權條件不成熟
  • 阿衍:也说无耻对无耻——看赵忠祥黄键中
  • 阿衍:胡錦濤想解體中共時他能解體得了嗎?
  • 阿衍:饶颖真的有這麼好的心境嗎?
  • 阿衍:心正足以战胜胡帮办
  • 阿衍:胡帮办的死结究竟在什么地方
  • 阿衍:中共的死结究竟在什么地方?
  • 阿衍:胡帮办欲温水煮青蛙台北为什么不呢
  • 阿衍:陈马的大气论何样是更好的大气
  • 阿衍:中国内乱何时休才能结束
  • 阿衍:我们为什么是没有身份的群体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