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与温总理谈心(一):管仲从俗与“疑似信访”/綦彦臣
(博讯2007年1月06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綦彦臣
     (博讯 boxun.com)

     写下这个题目,并不是为了以异议之身进入体制内做准备,而是寄希望于在摆脱传统的“帝王师”及毛式“两个老凡是”不良思维之前提下,与执国之政者平等交流。
    
    也许这种模式对“在朝”与“在野”的双方,都是有利的。这也符合我的基督教信仰原则,圣训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马太福音5;9)
    
    中文里的“和谐”与“和睦”在英语里有一“交集”词,称为harmony;或者说,harmony一词本身就包含了中文的“和谐”与“和睦”。
    
    当然,我不是强行向你布道,你仍坚持你的共产主义,我仍信我的基督教。本文我要说的是:党政部门施政与社会脱节问题,并且也不着重从“现象学”上讨论,而是基于中国历史文化的理性批判与借鉴而论之。
    
    据国际中文媒体转香港《争鸣》杂志记者罗冰报道:“温家宝在国务院党组扩大会议上说:社会各界将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告上法院,是体现法制和法治进步、完善的方面,也反映出党政、国家机关部门,在依法施政、依法执法上,和社会发展严重脱节、差距,而由此带来的问题、产生矛盾,使管治的危机恶化。”
    
    依我判断,无论于说话和气之平和,还是于事实认定之清晰,都有出自温总理之口的能。也就是说,外界“造谣”的可能性不大。
    
    施政与社会现实脱节,最终会导致社会崩溃:古者,可以典型地引用明中后期的宦官开矿案例;今者,可以典型地引用前东德共产党“一切为了权力”的教训。
    
    放下失败的案例不说,拿一个在传统中具有儒法两家文化合法化的政治人物管仲来讨论,可以使更多的受众接受。
    
    管仲之能表现于春秋周政危机之时,一方面他治好齐国,另一方面“九合诸侯而不用兵车”。他是法家,但绝非荀韩之后普遍褊狭的法家可比;他也是儒家始祖孔丘所推崇的对象,孔丘对学生说:没有管仲,你我都会生活在蛮夷统治之下。
    
    其实,管仲的根本治术只有一条:“俗之所欲,因而予之;俗之所否,因而去之。”目前来看,今日中国还没能达到这个“古典理想状态”。技术性原因是:
    
    1.代议制体系很落后,无法真正表达民意,所以生产出的“法律次品”很多。
    
    党政部门的“脱节”现象,实质源于法律本源不清。比之古训,就是魏征所说的:求木之茂,必固其根本;求水之清,必浚其源泉。
    
    2.民意反应渠道还很成问题。
    
    信仿是基于中国传统政治的好东西,但是,地方上的“截访”已经成了重大政治任务,更进一步增加了官民对立、党群对立。所以,管治危机在不断上升。
    
    代议系统不能生产良法,上访的制度效率又人为地减损,如此求治,难度无疑大大增加。
    
    在我生活的小城市甚至出现了邮局“截访”的现象,比如一个有点文化的农民,他写给国务院的信件,就会被扣下,哪怕是挂号信也不行。即便有一个农民想向你温家宝表达敬意(——比如感谢免了农业税),这也不行。
    
    基层政权对信访已经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状态。若这个农民写给温家宝的信确是拜年信,邮局也把它列为“疑似信访”。
    
    而邮局这样的操作只有领导口头对员工指示,而不以文件形式表达。此种情况,类似打击“邪教”的办法——只做不说,或曰“不留在纸上”。
    
    是谁赋予了邮局“截访”的权力?
    
    国务院,还是邮政总局,或者地方党政部门?如果有这样的规定,应该向民众讲清,是基于什么原因而如此之为的。
    
    我把这篇小稿发生国外媒体博通讯,而后再转回我个人的博客,欢迎你访问我的博客,名《綦彦臣如是说》,地址http://qiyanchen.blog.sohu.com
    
    ————————
    
    2007年1月5日上午,于绵逸书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研究秦桧问题的必要历史阅读量/綦彦臣
  • “五六人”应该宽容地对待“80后”/綦彦臣
  • 高智晟认罪不等于服法/綦彦臣
  • 綦彦臣:再论国家风险监测:从宗教压抑到环境污染
  • 《自由圣火》品位在提高/綦彦臣
  • “请勿卖谝”论--敬复东海一枭诗作/綦彦臣
  • “爆破作文案”的局外审视/綦彦臣
  • 中国民间宗教进入战国时代/綦彦臣
  • 我没“暗骂”老枭/綦彦臣
  • 綦彦臣先生的胸怀可否宽厚一点?/野火
  • 我为什么不再参加中国文化复兴运动/綦彦臣
  • 郭起真带腿伤羁押 急需各方关注/綦彦臣
  • 我要首先拒绝您这样的“文化暴君”!--回复魏厚仁先生批驳“控诉与诋诬”一文/綦彦臣
  • 10月17日宣判纪事:郭起真,21世纪的“小麦”/綦彦臣
  • 不够经典的孤岛--电影《荒岛惊魂》评论/綦彦臣
  • 对阿拉贝尔的借题发挥/綦彦臣
  • 沪上风云,缘于对金融危机的担心/綦彦臣
  • 歪解、厚诬还是轻信?--关于孔丘杀少卯问题致老枭/綦彦臣
  • 綦彦臣关于野火先生与我商榷文的附件问题指正
  • 山东寿光警方搜查一家庭教会/綦彦臣
  • 綦彦臣:关于退出中华绿党的函告及善后处理
  • 綦彦臣:与晓波讨论,圆满结局
  • 独立中文作家綦彦臣签名售书通告
  • 綦彦臣:被枪决吓蒙了的小伙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