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亦忱:口号:作为中华民族政治文化标签的意义
(博讯2007年1月06日)
    亦忱更多文章请看亦忱专栏
    
     我一直认为,要给当代中华文明选一个最有代表性的标签符号,非“口号”莫属。 (博讯 boxun.com)

    30多年前,美国的“旅行者”1号和2号飞船准备从地球出发,飞出太阳系去茫茫宇宙探寻地外文明,山姆大叔在挑选地球上的人类文明成果作为送给太空深处外星人的礼物时,曾把中国的“高山流水”古琴曲作为中华文明的符号特征,刻录在激光碟片中,而不是遴选一些最有中国特色的“口号”刻录在上面。我觉得,美国人此举表明,他们对当代中国人的误读,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绝对是狂妄自大,自以为是的山姆大叔,对继承了5000年优秀文明传统的当代中华文明的成就,在认识上和选择上的隔靴搔痒,自作聪明。为此,我敢和任何人打赌,你只要找那些一直在中国生活、成长的任何成年人做抽样调查,如果你要问他“‘高山流水’是什么东西?”他如果不认为你是傻子,就绝对会以为你在把他当傻子,十有八九是绝对不会把什么“高山流水”等同于一首古曲。而如果你要是请他举例说出几句终身难忘的口号,他一定会给你说出十条八条甚至更多。
    以我对自己浸润在中国的口号文化汪洋大海里的体会和感悟,我相信在神州960万平方公里境内,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也无论这个人的文化程度如何,只要这个人不是哑巴,他或她,就一定随随便便都可以举出一些中国人耳熟能详,但又熟视无睹的口号来。例如,我对中国最早有口号的记忆,是文革期间在我大哥买的一本中华书局出版的活页文选中,读司马迁写的《陈涉世家》时留下的。司马迁在文中,把陈胜准备造反时,为自己推翻暴秦的行动作舆论准备和统一思想的准备过程,描写刻画的令人叹服。司马迁写到,陈胜“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夜篝火,狐鸣呼曰‘大楚兴,陈胜王!’卒皆夜惊恐。旦日,卒中往往语,皆指目陈胜。”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准备造反的陈胜为自己的造反制造了一句足以服众的口号“大楚兴,陈胜王!”这是不是中国最早的政治口号,我才疏学浅,不敢妄下结论。
    自此以降,中国历史上陈胜的徒子徒孙们,大都依样画瓢,在举旗造反时,都有自己各具鲜明特色的口号。远的就不去说它了,仅以明清两代来说,李自成在明末造反时的口号与陈胜的口号简直难分伯仲:“迎闯王,不纳粮!”到了晚清孙中山开始造反时,他为自己把中国的“造反”换成日本的“革命”时准备的口号,就开始有了真正的技术含量:“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中国最后一位造反者毛泽东对自己的造反口号的创造,那简直就可以说,既直白易懂又富有极高的技术含量,完全可说集中国历代造反者智慧之大成:“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
    以我对“口号中华”的理解,在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中,5000余年来,中华民族历代文人墨客、英雄豪杰和绿林枭雄中,堪称真正的口号大师者,无人能出毛泽东之右。毛泽东创造的口号之多、之精、之奇,之瑰丽眩目、之想入天外、之叹为观止,简直令他的中外亿万“粉丝”们过去、现在乃至将来都会五体投地。如,“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八亿人,不斗行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别了,司徒雷登!”“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人民公社好!”“抓革命,促生产!”“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对伟人毛泽东原创的那些匝看一下就眼睛为之一亮甚至触目惊心的诸多口号,谁要是能把它全部列出来并讲清楚其妙用,我猜想,他一定可以凭此去中国的人民大学乃至美国的哈佛大学拿个博士学位。自然,上面我的列举,其挂一漏万自是简直令人可笑的。
    有很多人都说,毛泽东是打天下的天才,但治国却一无可取,一塌糊涂。对此观点,那要分站在什么角度上看、是由谁来看,其结果未必就是如此。如果由我来现身说法,我会从理智上对“口号大师”毛泽东伟人治国确实不敢恭维,但是,我从感情上如果对他不感恩戴德,那我就是个没有良心的忘恩负义的小人。了解我家世的朋友们都知道,我家兄弟姐妹六人,大哥1945年出生,小妹1960年出生,可说全是毛泽东时代的人。说来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父母作为一对抗战时逃避战火的难民夫妇,按我妈的说法:“以一担谷箩,一个箩筐里坐着我哥,一个箩筐里放了一个破木箱及几件换洗衣服”,由我爸从200多公里外的老家挑着,星夜兼程,辗转逃到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在共和国成立后,仅仅以我父亲一人在毛泽东时代及其微薄的工资收入,尽管一直家徒四壁,有三年全家人饿得浑身没劲,可总算养活了我们全家八口,且使我们兄弟姐妹六人全受到了初中以上的教育。我家在我老实巴交的父亲和文盲母亲操持下,能取得如此惊人的成就,这,绝对不是我父亲所能创造的奇迹,而是只有在“口号大师”毛泽东的治下,才能创造的奇迹。由于有这段个人经历的巨大历史局限,我一直对伟人毛泽东存有极大的尊重,虽然我知道他开创的时代根本就不是天堂,但对我们一家而言也绝对不是地狱,如果有人非要说那是地狱,我觉得那是富人的地狱、懒汉的地狱和自由主义者们(就象如今的我)的地狱,至少对我父母这样的文盲和半文盲,又是逃难从农村来到这座城市的人及其子女而言,那绝对是仅次于天堂的地方。因为,就凭我父亲能活到86岁,母亲能活到85岁,都比“口号大师”活得长久,我就觉得“口号大师”在历史上所做过的任何错事,我都能宽容地予以对待,虽然他做的一些错事,我并不赞成有些甚至坚决反对。
    我父亲生前曾告诉我,他一生中,自5岁时死了父亲后,一直苦不堪言,几度接近夭折。只有“解放后”才感到活得象个人,不仅从此后没有人再欺负过他,而且三次大病都死里逃生,一次是1962年得败血症,一次是1970年得肺结核,一次是1983年消化道大出血。我父亲他1997年端午节那天去世时,居然和我们兄弟姐妹们一起吃过晚饭后于当夜安详辞世,寿终正寝。我完全相信他是带着对“口号大师”极为感恩的心情告别这个世界的,因为他领取退休金的时间几乎和他为国营企业工作的时间一样长。
    毛泽东走进历史之后,“口号中华”的口号生产开始迥异于“口号大师”时代。其转折点是短暂的华国锋时代“两个凡是”口号的出台和黯然退出历史舞台,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
    后来,中国最出名的口号,是“不管白猫黑猫,捉得住老鼠就是好猫!”和“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一百年不动摇!”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一百年不动摇!”现在,这个两个口号的提出者虽然也象“口号大师”一样走进了历史,但他比“口号大师”成功之处在于,并没有人亡政息,其原创的“口号”依然是中国最有人气的口号。尽管在当代中国,一直有不少人希望把“口号大师”唤醒来,请他再来带头喊他原创的那些口号,但就连我这个受他恩惠最大的阶层子弟也不支持唤醒“口号大师”的工程上马。
    以我对中华民族创造口号的历史了解,其实,我最钟情的口号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官无欲,民自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如果别人非要我以感恩的心情在“口号大师”原创的口号中,为中华民族选一条口号,我选的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中华民族生产口号的能力,在一个外国人如美国人看来,是不是可以作为国家软势力的组成部分。以我对美国最肤浅的了解,我只知道美国人最喜欢的口号是“上帝保佑美国!”。我至今也没有闹明白,为何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会如此没有自信,居然寄希望于虚无缥缈的“上帝”来保佑自己的国家和国民?这,或许就是当年山姆大叔要选中国的古琴曲“高山流水”,作为中华民族最有文明价值的符号的原因吧。
    中华民族以原创如此诸多脍炙人口的口号而扬名世界,我实在弄不懂,这究竟能证明这个民族是当今世界上最有创意、最自信的伟大民族?还是表明这个民族,离了喊口号,是不是就象人走夜路一样而心里害怕?
    (2006-9-30)
    我一直认为,要给当代中华文明选一个最有代表性的标签符号,非“口号”莫属。
    30多年前,美国的“旅行者”1号和2号飞船准备从地球出发,飞出太阳系去茫茫宇宙探寻地外文明,山姆大叔在挑选地球上的人类文明成果作为送给太空深处外星人的礼物时,曾把中国的“高山流水”古琴曲作为中华文明的符号特征,刻录在激光碟片中,而不是遴选一些最有中国特色的“口号”刻录在上面。我觉得,美国人此举表明,他们对当代中国人的误读,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绝对是狂妄自大,自以为是的山姆大叔,对继承了5000年优秀文明传统的当代中华文明的成就,在认识上和选择上的隔靴搔痒,自作聪明。为此,我敢和任何人打赌,你只要找那些一直在中国生活、成长的任何成年人做抽样调查,如果你要问他“‘高山流水’是什么东西?”他如果不认为你是傻子,就绝对会以为你在把他当傻子,十有八九是绝对不会把什么“高山流水”等同于一首古曲。而如果你要是请他举例说出几句终身难忘的口号,他一定会给你说出十条八条甚至更多。
    以我对自己浸润在中国的口号文化汪洋大海里的体会和感悟,我相信在神州960万平方公里境内,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也无论这个人的文化程度如何,只要这个人不是哑巴,他或她,就一定随随便便都可以举出一些中国人耳熟能详,但又熟视无睹的口号来。例如,我对中国最早有口号的记忆,是文革期间在我大哥买的一本中华书局出版的活页文选中,读司马迁写的《陈涉世家》时留下的。司马迁在文中,把陈胜准备造反时,为自己推翻暴秦的行动作舆论准备和统一思想的准备过程,描写刻画的令人叹服。司马迁写到,陈胜“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夜篝火,狐鸣呼曰‘大楚兴,陈胜王!’卒皆夜惊恐。旦日,卒中往往语,皆指目陈胜。”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准备造反的陈胜为自己的造反制造了一句足以服众的口号“大楚兴,陈胜王!”这是不是中国最早的政治口号,我才疏学浅,不敢妄下结论。
    自此以降,中国历史上陈胜的徒子徒孙们,大都依样画瓢,在举旗造反时,都有自己各具鲜明特色的口号。远的就不去说它了,仅以明清两代来说,李自成在明末造反时的口号与陈胜的口号简直难分伯仲:“迎闯王,不纳粮!”到了晚清孙中山开始造反时,他为自己把中国的“造反”换成日本的“革命”时准备的口号,就开始有了真正的技术含量:“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中国最后一位造反者毛泽东对自己的造反口号的创造,那简直就可以说,既直白易懂又富有极高的技术含量,完全可说集中国历代造反者智慧之大成:“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
    以我对“口号中华”的理解,在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中,5000余年来,中华民族历代文人墨客、英雄豪杰和绿林枭雄中,堪称真正的口号大师者,无人能出毛泽东之右。毛泽东创造的口号之多、之精、之奇,之瑰丽眩目、之想入天外、之叹为观止,简直令他的中外亿万“粉丝”们过去、现在乃至将来都会五体投地。如,“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八亿人,不斗行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别了,司徒雷登!”“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人民公社好!”“抓革命,促生产!”“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对伟人毛泽东原创的那些匝看一下就眼睛为之一亮甚至触目惊心的诸多口号,谁要是能把它全部列出来并讲清楚其妙用,我猜想,他一定可以凭此去中国的人民大学乃至美国的哈佛大学拿个博士学位。自然,上面我的列举,其挂一漏万自是简直令人可笑的。
    有很多人都说,毛泽东是打天下的天才,但治国却一无可取,一塌糊涂。对此观点,那要分站在什么角度上看、是由谁来看,其结果未必就是如此。如果由我来现身说法,我会从理智上对“口号大师”毛泽东伟人治国确实不敢恭维,但是,我从感情上如果对他不感恩戴德,那我就是个没有良心的忘恩负义的小人。了解我家世的朋友们都知道,我家兄弟姐妹六人,大哥1945年出生,小妹1960年出生,可说全是毛泽东时代的人。说来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父母作为一对抗战时逃避战火的难民夫妇,按我妈的说法:“以一担谷箩,一个箩筐里坐着我哥,一个箩筐里放了一个破木箱及几件换洗衣服”,由我爸从200多公里外的老家挑着,星夜兼程,辗转逃到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在共和国成立后,仅仅以我父亲一人在毛泽东时代及其微薄的工资收入,尽管一直家徒四壁,有三年全家人饿得浑身没劲,可总算养活了我们全家八口,且使我们兄弟姐妹六人全受到了初中以上的教育。我家在我老实巴交的父亲和文盲母亲操持下,能取得如此惊人的成就,这,绝对不是我父亲所能创造的奇迹,而是只有在“口号大师”毛泽东的治下,才能创造的奇迹。由于有这段个人经历的巨大历史局限,我一直对伟人毛泽东存有极大的尊重,虽然我知道他开创的时代根本就不是天堂,但对我们一家而言也绝对不是地狱,如果有人非要说那是地狱,我觉得那是富人的地狱、懒汉的地狱和自由主义者们(就象如今的我)的地狱,至少对我父母这样的文盲和半文盲,又是逃难从农村来到这座城市的人及其子女而言,那绝对是仅次于天堂的地方。因为,就凭我父亲能活到86岁,母亲能活到85岁,都比“口号大师”活得长久,我就觉得“口号大师”在历史上所做过的任何错事,我都能宽容地予以对待,虽然他做的一些错事,我并不赞成有些甚至坚决反对。
    我父亲生前曾告诉我,他一生中,自5岁时死了父亲后,一直苦不堪言,几度接近夭折。只有“解放后”才感到活得象个人,不仅从此后没有人再欺负过他,而且三次大病都死里逃生,一次是1962年得败血症,一次是1970年得肺结核,一次是1983年消化道大出血。我父亲他1997年端午节那天去世时,居然和我们兄弟姐妹们一起吃过晚饭后于当夜安详辞世,寿终正寝。我完全相信他是带着对“口号大师”极为感恩的心情告别这个世界的,因为他领取退休金的时间几乎和他为国营企业工作的时间一样长。
    毛泽东走进历史之后,“口号中华”的口号生产开始迥异于“口号大师”时代。其转折点是短暂的华国锋时代“两个凡是”口号的出台和黯然退出历史舞台,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
    后来,中国最出名的口号,是“不管白猫黑猫,捉得住老鼠就是好猫!”和“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一百年不动摇!”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一百年不动摇!”现在,这个两个口号的提出者虽然也象“口号大师”一样走进了历史,但他比“口号大师”成功之处在于,并没有人亡政息,其原创的“口号”依然是中国最有人气的口号。尽管在当代中国,一直有不少人希望把“口号大师”唤醒来,请他再来带头喊他原创的那些口号,但就连我这个受他恩惠最大的阶层子弟也不支持唤醒“口号大师”的工程上马。
    以我对中华民族创造口号的历史了解,其实,我最钟情的口号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官无欲,民自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如果别人非要我以感恩的心情在“口号大师”原创的口号中,为中华民族选一条口号,我选的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中华民族生产口号的能力,在一个外国人如美国人看来,是不是可以作为国家软势力的组成部分。以我对美国最肤浅的了解,我只知道美国人最喜欢的口号是“上帝保佑美国!”。我至今也没有闹明白,为何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会如此没有自信,居然寄希望于虚无缥缈的“上帝”来保佑自己的国家和国民?这,或许就是当年山姆大叔要选中国的古琴曲“高山流水”,作为中华民族最有文明价值的符号的原因吧。
    中华民族以原创如此诸多脍炙人口的口号而扬名世界,我实在弄不懂,这究竟能证明这个民族是当今世界上最有创意、最自信的伟大民族?还是表明这个民族,离了喊口号,是不是就象人走夜路一样而心里害怕?
    (2006-9-30)
    
    推荐:抒萱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亦忱:余秋雨擅长鞭尸,也喜欢为当代中国文化抹“口红”
  • 亦忱:北大拒绝丘成桐的批评标志着中国将成为羞耻感荡然无存的社会
  • 中国谴责朝鲜是朝核问题解决的转折点/亦忱
  • 我很高兴能作为“猪的传人”而扬名世界/亦忱
  • 中国人是龙还是猪的传人?/亦忱
  • 王斌余杀人是中国社会朝恶序化演进的必然现象/亦忱
  • 错乱的医疗秩序:医生收红包没事 借钱给病人下岗/亦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