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唯有脱胎换骨般更新思想,中共方能重获新生/周巨川
(博讯2007年1月04日)
    问:为什么中国共产党需要脱胎换骨般更新思想?
    答:因马克思主义理论缺陷太大。
     (博讯 boxun.com)

    问:都有什么缺陷?
    答:最主要(这里暂不涉及其它)是关于公有制的思想。
    
    问:这个思想产生已不是一天两天,为什么先前没质疑?
    答:认清此道理是需要时间、过程的,在以往,这属于“集体偏见”。
    
    问:这种思想欠缺在哪里?
    答:马克思究竟经过怎样的逻辑推理推论出了他的公有制理论,这里我们不做详细介绍,总之他认为:人类未来的社会,是一种个人无权占有财产(也即:财富都为大家共有)的社会......
    
    问:还有呢?
    答:并且他还认为,这种公有制形态能有效地消灭阶级、阶级斗争以及剥削、压迫等等之类,总之,在马克思看来,没有这种公有制,就没有共产主义,也就没有人间天堂。
    
    问:对此你怎么看?
    答:他的公有制设想基本就是原始公社公有制的翻版,所不同的仅仅是:他认为这种公有制将来会扩展到全世界,成为一种最具完美性的社会制度。在这种制度下,人们共同拥有一切财富,不分彼此,各尽所能地为社会(也即所有的“他人”)做奉献,同时从社会中取自己所需......
    
    问:这种社会好像挺不错嘛,为什么不行?
    答:这是个很大的理论课题,在此不便细说,下面我只简单讲两句。
    
    这种公有制最大的弊端是怎么也无法做到合理分配,也就是说,怎么也搞不清究竟谁为集体做了多少贡献、应该分到多少劳动果实,最终只能采取“大平均”的办法......
    
    问:据我所知,所有的人类群体,最初时都经历过这个历史阶段,不是吗?
    答:这不假,在生产力极其低下、生存环境极其恶劣的年代,人们不这样做就无法生存。
    
    问:那为什么后来变了?
    答:先前能力强的人是自愿将劳动果实分一部分给能力弱的人,并视之为“美德”,但后来,因生产力提高了,人们的生存基本有了保障,这种美德渐渐“变了味儿”,变成了弱者对强者永无止境的剥夺。强者们感觉心里不平衡了,于是就提出“分家”,把生产资料“私有化”,谁劳动所得归谁......
    
    问:你是说,这种公有制是一种弱者剥削强者的剥削制度,于是强者们不干了,便起来闹革命(分家),推翻了这种公有制,走上了私有化的道路?
    答:是这样。伴随着人类一步步进化,人们离那个连基本生存都没有保障的年代越来越远了,先前那种大公有制也就被历史永久地淘汰了。
    
    问:我明白了,你是说,马克思主义最大的失误,是把这种早已被历史淘汰的公有制又重新抬了出来?
    答:是的,这是其全部悲剧的总根源。
    
    问:既如此,为什么马克思主义还有那么多人信奉?
    答:因为那种原始的公有制体制对弱势群体来说是非常合乎理想的,所以自原始大家庭解体后千百年来,弱势者们始终没忘恢复自己昔日的“天堂”,马克......
    
    问:马克思主义给他们提供了“充足的理由”,帮助他们组织了起来,指导他们......?
    答:是的,指导他们实现了“公有制大复辟”的千年理想。
    
    问:于是共产党出现了,成为了这场大革命的领导核心,是这样吗?
    答:正是。
    
    问:记得我国自1949年解放以来,曾有相当一段时期政治高度稳定,生产力突飞猛进啊?
    答:不假,千年理想的终于实现,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了人们的劳动积极性,也确实曾一度辉煌,但很快那种弱者剥削强者、懒者剥削勤者的公有制体制之弊端便显露无疑,随之便是生产力逐年下降,日渐窘迫,并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矛盾,悲剧频频。
    
    问:被“倒转了的历史”,最终一定会被重新倒转过来,是这样吗?
    答:是的,历史有它自己的运行规律,违背不得,自文革结束后,中国共产党终于觉醒了,认定了此前的道路行不通,必须改弦易辙,从那时起,中国“又重新”走向了私有化的正确道路。
    
    问:公有制社会弱者剥削强者,私有制社会强者剥削弱者,都不甚合理,为什么单单私有制合乎历史规律,难道弱者命定就该受剥削吗?
    答:历史就是这样,因只有强者占主导地位,社会才能进步,这似乎挺残酷,却也无法改变。在动物界也一样,如果越弱者越吃喝占先、交配占先,那就离灭绝不远了。
    
    问:后来改革结果怎样?
    答:当然是生产力获得了解放,经济建设成就举世瞩目。但有一点令人担忧,由于此举“没有成熟理论指导”,于是“改革”便以“最原始、最野蛮”的方式实施了,财富被近乎“掠夺性”地集中到了少数人手中,引发着越来越尖锐的矛盾对立,埋下了悲剧的隐患。
    
    问:你对目前形势怎么看?
    答:目前社会贫富差距越拉越大,民怨四起,即便如此,和另一潜在危机比起来,仍显微不足道。
    
    问:什么危机,请讲?
    答:如站在原马克思主义立场上看,现执政党的做法正好是“标准的背叛”,人们之所以至今仍保持克制,无非是对其“左转”尚存一丝希望,一旦这种希望破灭,恐怕动乱会瞬间来临。
    
    问:依我看,问题的根本是没能实现“均富”,至于实行什么主义,民众一般不太关心,你说呢?
    答:这点没错,我的意思是说:其一、没有成熟理论指导,根本实现不了均富;其二、没有新的理论出现,人们必然还会站在先前立场上看问题,这两者加起来,问题就严重了。
    
    一旦对“左转”彻底不抱希望,现执政党将会失去民众的支持,而那些有产者,又向来不认马列主义,眼下无非因互利关系,和执政党保持着合作,假如有一天经济上再出问题,这种互利关系破灭,势必马上翻脸,届时,执政党将会失去全部立足之地,那才真叫危机了。
    
    目前执政党处境十分尴尬,一方面,为证明自己政权的合法性,还举着原来的马列主义大旗;另方面,又已走到了“自己原宗旨”的反面,而且还十分清楚不能回转。
    
    问:那么请问路在何方?
    答:话题又要回到前面说的“脱胎换骨般更新思想”了,执政党唯有建立起“和自己当前所作所为”相适应的理论体系,为“自己的选择”找到强有力的理论根据,方能在未来稳稳地立于不败之地。
    
    问:用什么来论证,佛教、道教、儒教之类行吗?
    答:共产党只能以共产主义理论来论证自己,其它都不行。
    
    问:现如今还能谈共产主义吗?
    答:当然能谈。其实,旧共产主义理论体系有很多地方值得借鉴,未必不能和现实很好吻合,前提是必需要加以改进。
    
    问:再说了,私有和公有是对立的,难道还能把私有制“圆成”共产主义?
    答:私有制发展到极端就是公有制。
    
    问:莫明其妙,请接着说,为什么?
    答:两个极端有同一性,万物皆循此理,比如纯白和纯黑一样什么也看不清;极端聪明和极端愚蠢一样没人理;极端谦逊等于极端骄傲,等等吧,公有与私有也同样,一旦财产“纯粹为个人私有”了,也就相当于“全社会公有”了。
    
    问:我感觉还是一头雾水,请再说明白点?
    答:这样说吧,古往今来,人们都是以“家”做为划分公有与私有的界限,“家内认同公有,对外持私有态度”,比如原始公社时期,人们只和自己大家庭成员共有财产,对外不仅不认同共有,而且还常常大打出手、互相掠夺;大家庭解体后,人们又以个体小家庭为划分公有与私有的界限,同样持对内公有对外私有态度;将来个体小家庭也解体了,全社会便成了所有人的“大家”,那时家内、家外合为了一体,个人财产自然也就同时是全社会的公有财产了,所以说,极端私有也就是极端公有。我预言,由现今至未来,在全世界范围内,个体小家庭必然要伴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渐渐走向解体,所不同的,只不过是有的地方早些,有地方迟些而已。
    
    问:怎么,你想拆散人们的家庭?
    答:我是搞学术研究的,我的职责仅在于揭示历史规律,从不倡导或“鼓吹”什么。
    
    问:你是否详细论证一下个体小家庭解体的必然性?
    答:这个问题几句话说不清楚,再说这里也不便展开,此前我已就此写过一些文章,可供你参考,如有兴趣,请到http://zxwh.cc333.com(21世纪新共产主义者俱乐部网站)查看。
    
    问:你的意思是说,等未来社会发展到个体小家庭普遍解体了,财产都归个人所有了,那时无论人们愿意与否,个人身后财产也只能交由社会世代传承(一如现在由个体小家庭世代传承一样),那时也就是共产主义了?
    答:我以为是这样。
    
    问:这就是你们“21世纪新共产主义者”对“共产”这个概念的理解?
    答:是的。
    
    问:这与马克思主义可是大相径庭了啊?
    答:不错,在我们看来,不需要经过暴力革命,也不需要建立公有制经济,在现有“个体小家庭私有制”的基础上,经过个体小家庭的逐渐解体而进一步发展成为“个人私有制”,共产主义的公有制体制自然而然也就实现了。
    
    问:难道为给共产党找到理论根据,你就这么“瞎编排”?
    答:莫要取笑。当然,未来社会究竟怎样,不看到事实谁也没法绝对肯定,但我们现在需要提前预知,以便为我们指明前进的方向。我自信,我们的这个论断可以经受住最严密的追问,无有逻辑漏洞。
    
    撇开理论,我们单从实际来看,若倒退回百年(更多自不必说),像比尔·盖茨般把自己成百亿家产留给社会能想象吗?由此可见,个体小家庭观念的淡化乃至消失,离我们已不再遥远,也就是说,共产主义的公有制离我们已不再遥远。
    
    问:这个观点是挺有道理,可这个“思想弯子”不好转啊?!
    答:是啊,对中国共产党来说,这确实是个“难咽的苦果”,因这意味着,以往那些抛头颅撒热血的先烈们为革命所付出的代价基本没意义,共产主义差不多是“另回事”,这很残酷,但却不得不面对。
    
    问:人之最大弱点,就是很难否定自己,在以往年代,皇上们做了错事,即使生前弄明白了也不承认,只好等其“驾崩”,由后人纠正过来。当前在我国,还有许多老革命、老干部、老党员,他们都是“解放运动”的参与者,有许多人还立下赫赫战功,一旦现在对他们说,你们先前为革命所付出的代价基本没意义,那将是怎样一幅场景啊?!他们大多都是掌握权力的人,会不会也如当年皇上般“不准翻案”?
    答:这确是个棘手问题,目前中国正处于“改良与革命赛跑”的年代,如今的执政党,多么需要迅速建立起一个与时代相适应的、成熟的理论体系,并在其指导下,“赶先”把方方面面问题处理好,以便将“革命风暴扼杀在摇篮中”啊!但能否做到,确实还存在一个巨大的问号。
    
    问:有无这种可能,即是等那些老革命、老干部、老党员们都仙逝了,有思想包袱的人没了,那时再建立新共产主义思想体系,再在其指导下处理方方面面的事务,而届时革命风暴还尚未来临?
    答:恐怕等不及了。再说,建立一个思想体系要花很长时间,如果不从现在就开始抓紧,动乱一起,就什么也搞不成了。
    
    问:你成立21世纪新共产主义者俱乐部,就是想为此做些什么吧?
    答:是啊,从民间起步,能做多少做多少吧。
    
    问:脱胎换骨的改变,很痛苦啊?!
    答:当然免不了痛苦,但不经历一番痛苦,就不能焕发出新的青春、新的活力,为了中国共产党不致象前苏联以及东欧诸国共产党那般遭受失败,为了中国能够平稳、安全地度过社会转型期而不致陷入动乱,也为了全世界共产主义事业不致中途夭折,必需得忍受痛苦,因不忍受这小的痛苦,必将遭受更大得多的痛苦!
    
    问:有成功希望么?
    答:我坚信,苍天一定会保佑我中华!
    
    
    看周巨川更多文章,请键入网址:
    http://www.woducom.com/xt129/(国际)
    http://zxwh.cc333.com (国内)
    
    周巨川:
    QQ:454123711
    群号:13747319
    E-mail:[email protect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中共人大换届和地方选举看中国民主化进程/曾建元
  •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 中华民主先进者联盟给中共中央胡总书记的信/郭永丰
  • 中共改革迈牛步/陈破空
  • 从两个人的经历看中共政法系统/孤山
  • 舒晓航:中共名为反腐败,实为垄断腐败
  • 郭永丰:由陆建华案看中共本性之邪恶
  •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 邢晓西致中共四川省委及全国总工会的公开信
  • 阿衍:胡錦濤想解體中共時他能解體得了嗎?
  • 牟传珩:中共官员为何漠视政改
  • 杨光:辛亥革命与中共僭政
  • 郭永丰:实名制是中共进一步对人民犯罪
  •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 陈破空:中共盗取他国财富自肥
  • 从今年中共的征兵工作透视专制/泛蓝联盟
  •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刘水
  • 中国作协:中共文化附庸与装饰/刘逸明
  • 中共专制是大学“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的根本原因
  • 党内自清杜世成-缺舆论监督中共难彻底反腐
  • 中共乞灵佛道解决意识型态危机?
  • 昝爱宗:2007年请记者和普通百姓你我给中共及中央发言人拨个电话
  • 中共十七大谁上谁下?
  • 中共四大军区高层大变动
  • 山东省委副书记杜世成遭中共查处 与党内斗争有关
  • 中共处置贪官或出于权力斗争需要
  • 中共高层首次承认:2008恐经济崩溃
  • 中共人事密码318与456
  • 中共第五代领导接班人 李克强获选亚洲明日之星(图)
  • 中共海军司令张定发病逝发布方式不寻常
  • 第五代已相继浮出台面,胡春华被看好是中共隔代接班人
  • 中共组织在沃尔玛中国店发展壮大
  • 中共十七大胡锦涛面临挑战
  • 中共政改两大重心:党内民主和行政改革
  • 中共处置掌管奥运项目北京副市长刘志华
  • 年轻“黑马”部长孙政才向世人显现中共未来接班人
  • 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 七大议案遭否决
  • 中共地方一把手不再提名纪委书记 反腐形势有变动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 我们被中共中央新闻办控制
  • 任靖玺:中共恶政借机抢钱 司法黑洞制造冤案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恐惧反动,中共三封中文维基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古侯:彝族人与中共攀枝花市
  •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 请看中共高级机关人员之素质(车号甲A02072)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美多次关切香港基本法23条但中共峻拒
  • 张钢:高强同志,您是否还打算和中共中央“保持一致”?!
  • 兰剑: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 中共再施阴招, 让张宏堡身边的人来干掉张宏堡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 黄鹤云:中共政权就是萨斯政权
  • 骗取“子弹费”:评中共外围组织在海外的募捐活动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吕占锁:中共说「五十年不变」,结果呢?五年就变!
  • [启事]---清水君原有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被中共网特盗用,,请网友注意安全,暂停联系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 中共领袖行宫知多少?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坚决响应中共中央关于全面分裂中国的伟大号召
  • 中共统治的中国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 赵南: 江泽民为什么要出卖“无产阶级”──评中共的转型
  • 过度吹捧中共 最近的新闻实在看不下去
  • 福建劳务输出:中共官商勾结、剥削压迫 外派劳工
  • 海外学子: 公众施压促中共释放高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